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31

Chapter 31

        Chapter        31

        曾雪仪是在次日一早醒来的。

        医院里一切都有条不紊进行着,    她醒来之后望着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

        “姑妈。”

        曾嘉煦小心翼翼喊她,“你……你醒了。”

        曾雪仪动了动脖子,    眉头微蹙,    扫了一圈,尔后闭上眼睛,沉默不言。

        病房里只有曾嘉煦一个人守着,    冷清又寂寥。

        面对这样的沉默,    曾嘉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尴尬。

        他慢悠悠蹭过去,“姑妈你吃橘子吗?”

        “要不……吃个苹果?”

        曾雪仪都不说话。

        曾嘉煦把剥开的橘子默默喂到了自己嘴里。

        他摁下了铃,    医生过来又给曾雪仪检查了一番,    各项指标都显示正常。

        但是等到医生走了之后,    病房里又恢复了冷清。

        曾嘉煦给他爸发消息:姑妈醒了,    身体正常,    就是有点吓人。

        曾寒山没回。

        曾嘉煦又给沈岁和发:你妈醒了,    有点吓人。

        沈岁和秒回:知道了。

        ——马上就回去。

        曾雪仪需要住院,沈岁和跟曾寒山回她家取了些日用的东西。

        同时,也看到了那封绝笔信。

        信上的字迹很漂亮。

        【弟弟寒山:

        见字如面。

        这一生没有别的愿景,    在我死后请将我与沈立合葬。

        】

        她没有写任何多余的话,    甚至提都没提沈岁和。

        沈岁和从来医院后便一言不发,    看到了信便也撕碎扔到了垃圾桶,    没递给曾寒山看。

        他回医院时,    曾嘉煦正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晃晃悠悠戳手机。

        病床上的人闭着眼,    看似熟睡。

        却在他们推开门的瞬间,    她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很红,    瞪得又大,猛地一看还有些吓人。

        沈岁和只瞟了一眼就拎着东西转过了身,    曾寒山却在一瞬间红了眼,颤着声音喊:“姐,这是何苦呢?”

        曾雪仪嘴唇一翁一合,“我没事。”

        “你……”曾寒山坐在她病床前,“我该说你什么好?”

        曾雪仪沉默。

        她的目光盯着沈岁和的背影。

        他就算是放下了东西,也没有转过身来,仍旧那样站着。

        身形颀长,初晨的阳光洒落在他背上,看上去异常清冷。

        曾寒山见状,拉着曾嘉煦出了病房。

        病房里就剩下了他们母子两人,熟悉的沉默再次席卷而来。

        良久之后,沈岁和深呼吸了口气坐到她床边。

        曾雪仪的目光仍旧盯着他,不说话,就那样盯着他看。

        他的左脸昨天被她打得青紫痕迹还未消散,他低敛着眉眼,沉默不言。

        他们的每一次呼吸都听得清楚。

        病房内的表秒针声音很大,每过一秒都听得真切。

        过了很久,曾雪仪的手微微颤抖,尝试着抚向沈岁和的脸,却被沈岁和避开。

        他看向曾雪仪,一夜未眠的眼睛又干又涩,眼尾还泛着红。

        “疼么?”

        曾雪仪温声问。

        沈岁和抿了抿唇,没说话。

        曾雪仪轻吐了口气,“昨晚吓到你了吧。”

        “还好。”

        沈岁和平静地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确实不是第一次。

        但这是她带着沈岁和搬离那个地方后的第一次。

        还是因为要让他离婚。

        他不知道曾雪仪是怎么想的。

        她的世界好像跟所有人都有壁垒,她永远站在悬崖边上,她的世界永远非黑及白,非对即错。

        而她永远是对的。

        曾雪仪闭上眼,自嘲地笑了笑,“我命还真大。”

        “是挺大。”

        沈岁和低头削苹果,“一次又一次,次次死不了。”

        “所以呢?”

        曾雪仪笑:“你还是不离婚么?”

        沈岁和削苹果的手顿了一下,苹果皮断开掉在地上,他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唇,“就是为了逼我离婚么?”

        “不是。”

        曾雪仪笑着,但那笑有些瘆人,“就是不想看到你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活着,不如死了。”

        沈岁和一时无言。

        因为他的不顺从让曾雪仪感到了痛苦,所以她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痛苦。

        从来不去考虑活着的人是何感受。

        曾雪仪处理事情的方式永远这么极端。

        沈岁和将苹果削完放在桌上,水果刀在他手里漂亮地打了个转,刀把对准了曾雪仪,刀剑正对着他。

        “什么意思?”

        曾雪仪说。

        沈岁和抿了下唇,声线一如既往清冷,“杀了你,要么杀了我。”

        曾雪仪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这是做什么?”

        “这不就是你的意思么?”

        沈岁和说:“痛苦了就去死,那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这把决定生死的刀交给她,她想如何便如何。

        曾雪仪却错愕了许久,她皱着眉笑,笑得瘆人,“那个跛子就这么重要么?”

        “为了她,你不惜让我去死?

        !”

        “不是她。”

        沈岁和猛地站起来,椅子跟地面摩擦发出刺啦的响声,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曾雪仪,“以前你用自残逼着我结婚,现在用自杀逼着我离婚。”

        “结婚是你,离婚是你。

        我要永远这样过下去么?”

        “我是你手中的傀儡还是木偶?

        只要我不顺你的意,你就用这样的方式逼着我妥协,一次又一次,这个世界上是只有你痛苦吗?

        !”

        沈岁和面无表情,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悲伤或是绝望。

        他只是很平静地叙述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是这么残忍。

        让他难过,更让他无力。

        “你难道觉得我过得很幸福快乐吗?”

        沈岁和说:“我到底是为了谁在活?”

        “你如果用这样的方式逼我,不如我们死一个好了。”

        他说得很平静,语调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目光也望向远方,虽然说得是生死大事,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说晚上吃什么一样。

        他不怕死。

        甚至,他也想过用各种各样极端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是从未实践过。

        他跟曾雪仪,互相折磨。

        他便一次次妥协,起码也能好一个。

        可没想到一次次妥协,换来的是一次次得寸进尺。

        那就这样吧。

        用她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

        沈岁和在曾雪仪面前向来不是个话多的人。

        上一次他这么多话还是在结婚以前,婚后他很少跟曾雪仪见面。

        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沈岁尽量能忍便忍,不想跟她发生正面冲突。

        他这一次是真的气极。

        曾雪仪的行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从未见过有谁的母亲用自杀来逼儿子离婚的。

        她的掌控欲已经强到令人发指。

        沈岁和也不能被动地接受。

        病房里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见。

        沈岁和深呼吸了一口气,“今天刀递在你手里,想怎么做都随你。”

        “出了这道门,你再用自杀的方式来威胁我,我不会理的。”

        沈岁和说到自己哽咽,“真的……不会理。”

        “等你死后,我把你跟爸葬在一起,给你办一场风光的葬礼。”

        曾雪仪盯着沈岁和,良久之后吐出两个字,“混账。”

        “有什么样的母亲,便有什么样的儿子。”

        沈岁和平静地说:“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曾雪仪闭上了眼,没再说话。

        沈岁和往病房外走。

        —

        江攸宁醒来的时候,沈岁和已经不在家。

        她发微信问沈岁和去了哪里,他只是说在忙。

        没说忙什么,也没回答去了哪里。

        江攸宁起床做饭吃饭,一切都按平常的步调走。

        只是心底隐隐有几分不安。

        她吃过饭后看了会电视,节目也没什么新意。

        干脆关掉去了书房。

        她看了一整天书,沈岁和也没回来。

        她给沈岁和发微信:晚上回来么?

        那边很迟才回:我妈住院,今晚不回了。

        江攸宁想了很久,就回了个哦。

        然后关掉了手机。

        她懒得关心曾雪仪,连表面敷衍都懒得做。

        曾雪仪并不会因为她的关心就好起来,她也不想问曾雪仪为什么进医院,答案一定不会是让她愉快的。

        所以何必去自寻烦恼。

        她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这座城市无论什么时候都很热闹。

        过年的时候,北城温度一向很好。

        就连晚上的风都比平常温柔。

        江攸宁窝在椅子里看夜景,隔了会儿,手机响起。

        是沈岁和发来的消息。

        【明天我把妈接回咱们家。

        】

        江攸宁皱眉:哦。

        ——她病得很严重么?

        沈岁和:还好。

        情况有点特殊。

        ——你如果不想见她,就回爸妈家,等她情况稳定之后,我再去接你。

        江攸宁盯着屏幕。

        大过年的,让她一个人回娘家,也不知道沈岁和是怎么想的。

        但是,她实在不想面对曾雪仪。

        平常健全的曾雪仪都阴晴不定,病了之后的一定更难伺候。

        回家以后还是更舒服些,况且,她也想回家取些东西。

        想了很久,她才给沈岁和发消息:我回家。

        沈岁和:嗯。

        晚上十点多,江攸宁正坐在书房里看书。

        沈岁和突然给她弹了个视频电话过来,铃声在寂静的书房里响起,把江攸宁吓了一跳。

        但也只是一瞬,她戳了接听。

        沈岁和的脸突兀地出现在屏幕里,他还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不过一天,胡子都密密麻麻地长了出来,嘴边围了一圈黑,看上去有些憔悴。

        他应当是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坐着。

        红色的椅背,昏黄的路灯在他身边打下一圈光晕。

        “还不睡?”

        沈岁和问。

        江攸宁晃了晃头,舒展了一下筋骨,“马上睡了。”

        “你呢?”

        江攸宁问。

        “还不知道。”

        沈岁和说:“睡不着。”

        “你昨晚什么时候出去的?”

        “一点多。”

        沈岁和说:“看你睡得熟,就没叫你。”

        “哦。”

        “今天看了一天书?”

        沈岁和问。

        江攸宁点头,“嗯,一个人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

        “路童和辛语呢?”

        沈岁和问。

        往年江攸宁在家里待的时间也不多。

        应该是,他们两个在家里待的时间都不算多。

        各自有各自的圈子,也没有谁刻意提起来要融在一起。

        今年是因为辛语的事情才认识了裴旭天,大家聚在一起也不算太尴尬。

        融圈其实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就像路童和辛语,她们跟沈岁和的交际不多,辛语还对沈岁和有意见。

        很难聊到一块去。

        但今年好似大家都刻意给对方留出了时间,沈岁和没去找裴旭天,江攸宁也没去找路童和辛语,也算是种不一样的默契。

        只是今年又有了别的事。

        大年初一,曾雪仪就进了医院。

        “她俩各自应付催婚。”

        江攸宁说:“今天已经在群里直播一天了。

        路童她爸妈合力催婚,辛语她妈是花式催婚,今天竟然给她做了一盘花生。”

        “嗯?”

        沈岁和不解,“花生怎么是催婚?”

        “因为花生是多子多孙多生,然后她妈剥到了一个三粒的花生,说是羡慕,可惜辛语连个预备条件都没有。”

        江攸宁笑着说:“辛语妈妈也很有意思的。”

        “是挺有意思。”

        沈岁和附和道。

        “你晚上在哪里睡?”

        江攸宁问。

        “病房外有房间。”

        “她……”江攸宁顿了下,还是问道:“得了什么病?”

        沈岁和想都没想,“心病。”

        江攸宁:“……”

        沈岁和深呼吸了口气,喊她的名字,“江攸宁。”

        “嗯?”

        “我看见外面有很多卖玫瑰的。”

        沈岁和说:“马上快要情人节了吧。”

        “嗯。”

        江攸宁说:“快了。”

        “我有礼物么?”

        沈岁和说:“我给你准备礼物了。”

        江攸宁错愕看他,笑了下,“有礼物。”

        沈岁和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一个人待着无聊、压抑。

        所以漫无目的地找江攸宁聊会天。

        这大抵是他们打过最长的视讯电话,近一个小时,聊得都是些很无聊的话题,甚至是平常从来不会提起的话题。

        沈岁和还说,等有时间,要一起去华政看看。

        最后他叮嘱江攸宁,明天回去的时候去储物间拿上给慕老师买的礼物。

        挂断电话后,江攸宁打开手机日历看了眼。

        情节人,2月14,农历初五。

        还有三天。

        她伸了个懒腰,给慕老师发了条微信:妈!

        ——我明天回家。

        ——我要吃酱猪蹄!

        慕老师还没睡,问她:几点回来?

        江攸宁:大概九点多吧。

        慕曦:岁和回来么?

        江攸宁:不回。

        ——说来话长,我明天再跟你说。

        ——我要回家避难。

        曾雪仪对她来说,确实也很像灾难。

        —

        江攸宁上午九点半离开,离开前还给家里留了饭。

        临近中午,沈岁和把曾雪仪接回了家里。

        芜盛这里有四个房间,但曾雪仪没来住过。

        自从他们搬到芜盛之后,曾雪仪也就来过一次。

        这次是舅舅提议,让曾雪仪回曾家住,或是去沈岁和那里。

        曾嘉煦悄悄跟沈岁和说了那个房间的事,沈岁和说自己早就知道。

        他有很多次被关进里面罚跪。

        那个房间被布置的像个灵堂,阴气逼人。

        曾寒山怕曾雪仪再想不开,所以想让人看着她,最后曾雪仪提出想来这边。

        等过完年就离开。

        沈岁和也没办法,只好让江攸宁避开。

        他也不想看江攸宁被为难。

        曾雪仪进门之后便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了很久都是沈岁和一个人在忙。

        江攸宁临走前把客房整理了出来,沈岁和把曾雪仪的东西都放了进去。

        等到收拾完出来,曾雪仪幽幽问:“江攸宁呢?

        怎么什么事都是你来做?”

        沈岁和说:“我让她回家了。”

        “回家?”

        曾雪仪嗤道,“是怕我欺负她么?”

        “欺没欺负,你不知道么?”

        自从经历了昨天那出,沈岁和说话也没客气过。

        他把曾雪仪的话全噎了回去。

        两人一起吃了中饭。

        沈岁和起身去洗碗,曾雪仪皱眉道:“你平常在家就是这样?”

        “不然呢?”

        沈岁和反问,“难道都要等江攸宁做么?”

        “沈岁和。”

        曾雪仪大声喊他的名字,“我辛辛苦苦培养你这么多年,就是让你每天在家里洗碗的么?

        !”

        沈岁和站在洗碗池前,修长的手指抹在碗边,他已经熟练掌握了洗碗的技巧,做起来又快又好,“我吃了饭,难道不用洗么?”

        “呵。”

        曾雪仪嗤道:“江攸宁可真是好手段啊。”

        “跟她有什么关系。”

        沈岁和说:“家务不就是人来做么?”

        “但我可没让你做过一次啊。”

        曾雪仪气道。

        沈岁和把洗好的碗放在一边,语气淡漠,“今天的饭是咱们两人吃的。”

        言外之意,这也是在帮你做。

        曾雪仪顿时语塞。

        她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

        自小到大,她可从来没用沈岁和做过家务。

        但这才过了多久,江攸宁就把沈岁和使唤得团团转,而且,沈岁和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

        她感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失控。

        但又说不上来。

        曾雪仪坐在那儿待了会,等到沈岁和也坐在沙发上时,她不疾不徐开口道:“你去把江攸宁接回来吧。”

        “嗯?”

        沈岁和诧异。

        “大过年的,你让她一个人回去。”

        曾雪仪的语气并不好,但说得话还算妥帖,“让别人怎么看她?

        怎么看我们?”

        “没事。”

        沈岁和说:“我过几天去接。”

        曾雪仪瞪着他,“你怕我吃了她?

        哪有大过年让媳妇一个人回娘家的规矩?”

        她站起来,“要么你把她接回来,要么你就跟他一起回你岳丈家过年去。”

        说完以后就往房间里走。

        声音不高,却正好传到沈岁和的耳朵里,“没离婚的人整得跟离婚了似的,看着心烦。”

        沈岁和站起来喊她,“妈,我把她接回来,你别给她甩脸色。”

        难得的,他又喊了一声妈。

        曾雪仪的脚步顿在原地,“我就这个脾气,她要是怕就不嫁给你了。”

        “别在她面前提乔夏。”

        沈岁和说:“也不要喊她——跛子。”

        房间寂静了几秒,曾雪仪说:“沈岁和,我在你心里是恶毒的老巫婆么?”

        沈岁和没说话,他只是盯着她看。

        曾雪仪忽地叹了口气,“你去接吧。”

        “我试试,接受她。”

        沈岁和这才松了口气。

        —

        放了寒暑假的学校很空,江攸宁家就在学校周围,这会儿正是人少的时候。

        附近的商铺全都关掉,路上车辆稀少。

        沈岁和两点多就出发去江攸宁家,四十多分钟就到了。

        来之前,曾雪仪还叮嘱他记得去商场买些东西过去,不然太难看。

        所以他拎着大包小包敲响了江家的门。

        江攸宁在屋里喊:“来了。”

        尔后是踢踏踢踏的脚步声。

        江攸宁拉开门,看到是他颇感惊讶,“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回家。”

        沈岁和一边说着一边进门。

        江攸宁接了他手上的东西,关上了门。

        慕曦在看书,江洋出门跟老友下象棋去了。

        看到沈岁和来,慕曦放下书,给他摆出了水果和糖,热络地招呼他。

        沈岁和也笑了笑,问了慕曦新年好。

        “你妈怎么样了?”

        慕曦问:“病得严重么?”

        “还好。”

        沈岁和含糊着说:“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

        慕曦瞟了江攸宁一眼,“我上午还在教育宁宁呢,我们把她惯坏了,长辈生病她也不去照料,在家里待得无聊竟然就直接回来了,哪有这么做儿媳妇的?”

        江攸宁朝她吐了吐舌头,“妈,你就偏心吧。”

        “我偏谁?”

        慕曦嗔怪道:“都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儿事都不懂,不孝顺。”

        “你就是偏沈岁和。”

        江攸宁说:“你看他过来,你给他端瓜子糖果,我上午回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还遭了一顿数落。”

        慕曦在她胳膊上拍了一下,“还不是你自己做了没理的事。”

        江攸宁没再说话。

        她怕慕曦担心,从来没跟慕曦说过曾雪仪的事。

        但慕曦这么大年纪,形形色色的人都见了不少,虽然跟曾雪仪不常见面,但基本上一眼也就能看出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好相处。

        沈岁和在江家待到六点多离开。

        江洋留他们在家里吃饭,慕曦却斥了他一顿,江洋只能叮嘱道,改天过来喝酒。

        沈岁和跟江攸宁一起下楼。

        但到了楼下,江攸宁忽然拍了下脑袋,“我回去一趟,落下东西了。”

        沈岁和说陪她上楼取,她已经蹬蹬蹬跑着上楼。

        沈岁和望着她消失的背影,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回家了的江攸宁,很活泼。

        她会偎在慕曦胳膊上撒娇,也会嘟嘴嗔怪。

        她的马尾辫甩起来,在空中留下个完美的弧度。

        她的背影也很好看,脚步轻快。

        没有在家的沉稳劲儿,但是很鲜活。

        也很治愈。

        沈岁和站在原地没动。

        他在等江攸宁下楼,想和她一起走。

        今天风不大。

        在江攸宁家楼下就能看到寂寥的华师,灯虽然都亮着,但没有人走。

        宛若一座空荡鬼城。

        江攸宁动作很快,不肖五分钟就已经下了楼。

        看见沈岁和还错愕了两秒,“你怎么没去开车?”

        “等你一起。”

        沈岁和说。

        江攸宁:“……哦。”

        这突如其来的好,让她莫名慌张。

        沈岁和看她,身上比刚才多了个书包。

        还是个蓝色的双肩包,看上去跟现在的她有些违和。

        江攸宁见他看,晃了下肩膀,“这我大学时候买的,背了四年。”

        “看着就有些年头了。”

        沈岁和说,“不过,你背它做什么?”

        “装了点儿东西。”

        江攸宁说:“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包,就用它了。”

        沈岁和没再问,自然地拉过了她的手。

        十指相扣的姿势。

        他的手冰凉,江攸宁的手要比他暖和得多。

        以往,江攸宁的手也很凉,但今年一直服用吴大夫的药,感觉体寒的症状比往年减轻了很多,她的手在外面也是温热。

        江攸宁捏他的手指,“你妈看见我会气死吧。”

        沈岁和笑了下,“不会,是她让我来接你的。”

        “啊?”

        江攸宁很诧异,“她……”

        话到嘴边又全收回去。

        江攸宁想说,她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临终之前突然变好吧。

        但又觉得像在诅咒人家,所以就收回了所有的话。

        “她好像……”沈岁和说:“在变好。”

        他说话的声音上挑,在风中显得格外悦耳。

        能听得出来,沈岁和对于这件事情很愉悦。

        “怎么变好?”

        江攸宁问。

        沈岁和:“应该是想通了吧。”

        所以才会让他来接江攸宁。

        还会叮嘱他上门的时候,给江家买礼物。

        也会给他发消息,让带着江攸宁回家来吃饭。

        沈岁和忽然觉得,是不是在生死之间,人会明白一些事?

        或者是,当他不愿意去忍让的时候,曾雪仪就会退一些。

        “那我……”江攸宁说:“回家以后她不会再朝我发脾气吧?”

        “不会。”

        沈岁和说:“我跟她说好了。”

        说完之后他忽然看向江攸宁,很认真地说:“抱歉。”

        “嗯?”

        沈岁和说:“我这两天在医院想了很多。”

        “什么?”

        “我自己都忍受不了的事情,让你受了两年。”

        沈岁和勾起唇角自嘲地笑了下,“好像是挺过分的。”

        “习惯了。”

        江攸宁低敛下眉眼,也跟着笑了下,“反正回去的时候也少。”

        一夜之间,沈岁和好像变了很多。

        最大的变化就是对着江攸宁,话变多了起来。

        在回去的路上,江攸宁看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便惊讶了声。

        “怎么了?”

        沈岁和问。

        “还有卖糖葫芦的。”

        江攸宁说:“很久没见过了。”

        沈岁和一踩刹车,从倒车镜里看了眼,尔后往前行驶,等到路口拐了个弯,一直驶到那个卖糖葫芦的人前。

        江攸宁看着他,满眼错愕。

        只见他下了车,站在风里跟卖糖葫芦的人交涉,之后买了两串糖葫芦。

        上车之后,他递给江攸宁,“喏。”

        “啊?”

        江攸宁愣了两秒才接过,“哦。”

        他开车,江攸宁也没拆开糖葫芦吃。

        做糖葫芦的人很良心,一个个大山楂裹着糖衣,个个鲜艳欲滴。

        “怎么不吃?”

        沈岁和问。

        “等你。”

        江攸宁的心情很好,语调微微上扬,“一会儿下车一起吃。”

        “都是给你买的。”

        沈岁和说:“我不吃甜食。”

        “但偶尔也能吃。”

        江攸宁笑,“可以慢慢学着吃。”

        沈岁和瞟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车子停在车库,江攸宁把糖葫芦拆开递给沈岁和,然后自己轻舔糖衣,还是小时候的味道。

        沈岁和也拿过来,咔嚓一口就咬下了第一个。

        圆溜溜、特别大的一个山楂把他的嘴给堵得严严实实。

        他咬了一口,先是甜,而后酸,最后化在嘴里是绵延不断的甜。

        江攸宁笑他,“糖葫芦不是这么吃的,我们小时候都要先舔糖衣。”

        沈岁和便也学着她的样子吃。

        两个人一路到家,山楂也只各自吃了三个。

        一开门,曾雪仪便在餐桌前坐着。

        江攸宁下一秒就收敛了笑,下意识把糖葫芦往身后藏。

        还是沈岁和拉着她的手往前走,捏了下她的手指,低声道:“没事。”

        曾雪仪只是淡淡瞟了她一眼,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声音淡漠,但说的话很客气,“回来了就吃饭吧。”

        江攸宁看沈岁和,沈岁和耸了下肩,带着几分轻松。

        似乎在说:她真的变好了。

        晚饭是曾雪仪做的。

        她做饭的手艺不算好,但对江攸宁来说,能吃到曾雪仪的饭怕是“三生有幸”,吃这一顿饭都胆战心惊。

        只要不是毒药,江攸宁吃完就得夸一句很好。

        正如沈岁和所说,曾雪仪好像想通了。

        她吃过饭后,自己去洗了碗。

        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甚至给江攸宁跟沈岁和一人倒了一杯水,之后就回了客房去睡觉。

        不知怎地,江攸宁心底隐隐闪过不安。

        她总有种错觉,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曾雪仪在他们家待了两天,非常平静。

        她不喜欢江攸宁,所以不跟江攸宁说话,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指使江攸宁去做事。

        很多事情,她默默就做了。

        在这样的环境里,江攸宁基本不会留家务给她做。

        一到时间,江攸宁就去做饭,吃过饭后,她就主动把碗洗掉。

        她甚至产生了一种能跟曾雪仪和平共处的错觉。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岁和在家里的缘故。

        初四这天晚上,沈岁和跟江攸宁在房间里看了会儿电影。

        沈岁和有些渴了,便打算去厨房倒杯水。

        江攸宁喊他,“顺便将我的牛奶也拿过来。”

        尔后甜甜冲着他笑,“谢谢。”

        沈岁和应:“好。”

        沈岁和往厨房走,路过曾雪仪房间的时候还刻意瞟了眼,房间灯已经灭了。

        大抵已经睡了。

        他没多想,径直往厨房走。

        刚走到门口,长臂一伸开了厨房的灯,里边的景象把他给吓了一跳。

        ——曾雪仪穿着睡衣,头发凌乱,她拿着一个纸包,白色粉末纷纷落进牛奶里。

        灯亮的那一瞬间,她把纸包往身后藏。

        转身看向沈岁和。

        沈岁和却看到了她睡衣兜里的药瓶——氯硝/西泮片。

        曾雪仪以前常吃的一款安眠药。

        本来是大半杯的牛奶,这会儿已经快要溢出杯口。

        沈岁和站在门口,一时之间忘了呼吸。

        这一刻,脊背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