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33

Chapter 33

        Chapter        33

        书房的灯亮了一夜。

        《离婚协议》是她一字一字敲下来的,    写完时凌晨两点二十。

        里边的每一字每一句,她都读了十几遍,    最后甚至能把里边的内容都背下来。

        她没有要钱。

        沈岁和的婚前财产和婚后所得,    她一分不要,而她名下的财产也跟沈岁和没有半分关系。

        他们在一起搭伙过了三年,从此泾渭分明。

        江攸宁把包书的礼物纸撕掉扔到垃圾桶,    拆开了那封很漂亮的信,    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如今不值一文。

        她发了狠地揉皱它扔到垃圾桶。

        但又在半小时后从垃圾桶里捡起来,    慢慢在书桌上铺展开来。

        上边的字迹还没晕染,    仍旧清晰,    她又字字句句读过。

        下午写的时候满怀热忱,    如今格外讽刺。

        她铺展之后,    又将其随意夹到了书里。

        书里的那一页标题刚好是——他只是单纯从我的世界路过,    却在我的世界下了一场大雨。

        江攸宁从书架最高的地方拿下蓝色背包,把书又重新放进去。

        她坐在书桌前发呆。

        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好像也没有定点。

        书房里的灯是整个家里最亮的,    这会儿开着明亮如白昼。

        她没有丝毫睡意,    脑子格外清醒。

        她尝试着站在沈岁和的角度思考,    他为什么会提出离婚?

        但想了很久,    她忽然想,    不重要了。

        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他都要放弃自己了。

        就算知道又如何,    她难道就不离开了吗?

        不,    也还是要离开。

        江攸宁只是想,    为什么是今天呢?

        哪怕迟一天也好。

        但没有用。

        墙上的表时针划过4,江攸宁的思绪仍旧溃散。

        整整一夜,    她坐在椅子上没有挪动位置。

        她一夜没有合眼。

        没有哭,甚至没感觉到悲伤。

        她就那样木讷地、沉默地、平静地在书房里坐了一夜,耳机里一直在循环播放着前段时间听过的一首歌。

        当时只一眼,她就被歌词打动,从此加入了自己的单曲循环。

        就像年少时的心动,只一眼便此生难忘。

        [像若无其事

        又像孤注一掷

        要怎么启齿

        这深藏的心事

        ……

        像反复尝试

        又像偶尔偏执

        该怎么去解释

        这卑微的样子]

        她的十年暗恋,十年孤单,终究浩浩荡荡落下帷幕。

        —

        卧室里黑压压的,一点儿光都透不进来。

        沈岁和睁着眼睛,眼里又干又涩,但还是不愿闭上。

        一旦闭上眼,脑子里就跟走马观花似的,不知在放些什么片段。

        他没有洗澡,浑身酒味躺在床上。

        喝了很多酒,却还是没睡意,反倒愈发清醒。

        今晚的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似乎有点冷。

        他侧过身躺着,但躺得是江攸宁平常躺得那一侧。

        夜深了,时针滴答滴答,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闻到了枕头上的清香味,独属于江攸宁的。

        —

        早晨六点半,遥远的东方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朦朦亮光照进了房间里。

        江攸宁僵硬地转了转身子,把电脑上的文档一式两份打印出来,然后拿笔颤着手在最后边签下自己的名字。

        江攸宁三个字,还是第一次写得这么艰难。

        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儿,她望着天边太阳升起的方向,半眯着眼看。

        夜里下雪了,但下得不大,房顶上也只铺了很淡的一层。

        分明太阳还泛着冷光,她却觉得今天应当是个好天气。

        下着小雪,也应当是个好天气。

        她阖上电脑,拿着文档出了书房。

        客厅里空荡荡的,分明和平常一样,但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过了今天,这里就不再属于她。

        或许,从未真正属于过她。

        她没有开灯,就着太阳微弱的光坐在沙发上。

        坐得笔直。

        太阳缓缓升起,和以往的每一天都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的门才被打开。

        沈岁和的衣服还没换,他身上仍旧有酒味,他在看向江攸宁的瞬间,江攸宁也看向他。

        四目相对,沈岁和率先避开。

        许是喝多了酒,沈岁和的眼睛就跟充血了似的。

        他的步伐和平常一样,平稳地走到了厨房。

        通过声音,江攸宁也能判断出来,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然后他在慢慢喝水。

        这是他的习惯。

        睡醒后要喝一杯水,早饭前要喝一杯又苦又涩的黑咖啡。

        他端着水杯路过客厅,经过江攸宁,尔后顿下脚步,背对着江攸宁说:“回卧室睡吧。”

        江攸宁没应答。

        隔了会儿,他补充道:“睡一会,我不回去。”

        “几点去民政局?”

        江攸宁问。

        一夜没睡,嗓子沙哑极了,就跟被锉刀磨过似的,一说话都觉得疼。

        “九点吧。”

        沈岁和说:“早点去,不用等。”

        “好。”

        江攸宁低敛下眉眼,把茶几上的协议往前推了一下,“这里是《离婚协议》,签了吧。”

        沈岁和皱眉,他回头看向江攸宁,“你一夜没睡在做这个?”

        “没有。”

        江攸宁说:“两个小时就写完了。”

        “你看一下吧。”

        江攸宁又往前推了推,也没看他,“我回房间了。”

        她站起来往前走,路过沈岁和,闻到了他身上浓郁的酒味。

        一夜过去,也没散去多少。

        在拉开门进去的那瞬间,她站在门口喊:“沈先生。”

        “嗯?”

        沈岁和看她,却又在瞬间移开目光。

        “我要洗澡,进来前请先敲门。”

        江攸宁面无表情地说。

        沈岁和愣怔错愕了两秒,“……”

        江攸宁没有理会,反而关上了门。

        啪的一声。

        在寂静的客厅里听得格外清楚。

        沈岁和站在原地,很久很久。

        他把手里的水一饮而尽,尔后回到沙发上坐着,拿起了那份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在网上都能找到模板,涉及到的无非是财产分割、孩子抚养权等问题,他们两人没有孩子,甚至连宠物都没有,根本不考虑这件事。

        所以只有财产。

        可江攸宁没有要他任何资产,几乎是净身出户。

        沈岁和看着那份协议,手指在那张纸的右下角不断摩挲。

        他抿了下唇,去书房拿了自己的电脑出来。

        沈岁和从来没写过离婚协议,哪怕是在他实习期的时候。

        想不到第一次写,竟然是因为自己要离婚。

        他按照江攸宁的那一份,重新拟了离婚协议。

        跟那份不一样的是财产分割。

        在新的离婚协议上,沈岁和给江攸宁划了很多钱。

        他将自己的婚前财产也算作了夫妻共同财产,资金的百分之六十给了江攸宁,他名下的房产一共有四处,他将地段最好的君莱和芜盛给了江攸宁,甚至连律所股权都转让了8%。

        他去书房把新的离婚协议打印出来,一式两份。

        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江攸宁洗了个澡,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她平常都是淡妆,她的皮肤底子好,擦个素颜霜,涂个豆沙色的口红就很有气色。

        但她今天坐在梳妆台前细细描摹自己的眉眼。

        从底妆到粉底、眼影、腮红、高光,一步不落。

        她还将自己的长发侧辫了马尾辫,绑了一条天蓝色的丝巾。

        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水蓝色的长裙换上,气质尽显。

        时针划到八点,江攸宁从卧室出来。

        沈岁和已经不在客厅坐着了,她听到客房的卫生间里有水声,大抵他去了客房洗澡。

        江攸宁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

        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完了这份协议,她没有动,坐在沙发上等沈岁和。

        沈岁和换上了白色衬衣,打了领带。

        他们穿得比结婚那天都隆重。

        “什么意思?”

        江攸宁拿着那份离婚协议问他。

        沈岁和:“正常的财产分割。”

        江攸宁盯着他看,“拿钱打发我吗?”

        “不是。”

        沈岁和说:“离婚是我提的,应该给你补偿。”

        “哦。”

        江攸宁坐在那儿想了会,在他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名。

        嗯,他愿意给,那她便要。

        指针划过八点半,两人心照不宣同时起身。

        走到门口,沈岁和问:“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江攸宁点头,“户口本跟结婚证都拿了。”

        “嗯。”

        他们出了门。

        外面的雪慢慢停了。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

        这一天也不过是很寻常的2月15日。

        他们开车去了民政局,一路无话。

        路上行人很少,民政局也大门紧闭。

        江攸宁跟沈岁和面面相觑,尔后默契地别开脸。

        “改天再来吧。”

        沈岁和率先打破了尴尬:“等初八。”

        “哦。”

        江攸宁淡漠地应了声。

        离婚的日子,也没挑好。

        “去吃早饭吗?”

        沈岁和问:“小笼包。”

        他勉强地笑了下,“我记得你很喜欢这边拐角的那家小笼包店。”

        江攸宁猛地扭过头,看向他的侧脸。

        她坐在车里,忽然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