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34

Chapter 34

        Chapter    34

        江攸宁记得他们领证那天,    是很寻常的一个星期五。

        她穿了一条白色长裙,头发柔顺地披散在肩膀,    也是来得很早。

        两人先去领的证,    从民政局出来之后,她肚子饿得咕噜作响,沈岁和开车带她去吃饭,    但她在拐过第一个弯之后,    说想吃小笼包。

        他们在那家小笼包店里,吃了婚后的第一顿饭。

        那天早上江攸宁吃了三屉包子,    喝了一碗米粥,    自始至终她都温和笑着,    是不自觉的。

        不是因为那家小笼包的味道很好,    也不是因为喜欢吃小笼包,    只不过那是第一次和他在街边小店吃东西,    因为在那一天领了结婚证,她心情好。

        其实她根本不记得那家的包子味道。

        那天她吃完以后才后知后觉自己吃得可能有些多了,她舔了舔唇角,    略显尴尬,    “不好意思啊,    我吃得好多。”

        沈岁和脸色不变,    吃得比她多。

        他说:“你多吃点,    我能养起。”

        那天江攸宁笑了一天,脸都快要笑僵了。

        时隔三年,    江攸宁仍旧记得他们领证那天的场景。

        那天的天气,    那天的景色,    那天的路边标识,那天,    一切的一切。

        她记得清清楚楚。

        此刻再出现在这里,未免唏嘘,难免泪流。

        他以为自己爱吃小笼包,其实婚后三年她一次没吃过。

        他只对那天的事情上过一点点心。

        江攸宁察觉到自己流出泪来,别过脸微扬起头,她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沈岁和听到自己哽咽的声音,“不用了。”

        江攸宁尽量平静地说:“我不饿。”

        “哦。”

        沈岁和应了声。

        他给江攸宁递了张纸过去,江攸宁没接。

        她自己扯了一张,然后在眼睫下轻轻擦拭。

        心中默念,不能哭,妆会花。

        车子平稳地驶回芜盛,江攸宁下车上楼,沈岁和紧随其后。

        哪怕是在狭小的电梯内,两人也是隔得很远,谁也没跟谁再说过话。

        回家以后,江攸宁把户口本和结婚证妥善放好,然后在主卧里收拾东西。

        沈岁和站在门口,“我搬吧。”

        正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江攸宁抬起头看他,沈岁和轻微侧头,避开她的目光,只温声道:“等领完证以后我就收拾东西搬走。”

        “过几天把房子过户完。”

        沈岁和说:“钱也会汇到你账户。”

        江攸宁把衣服放到行李箱里,“哦。”

        她把行李箱的东西腾出来,然后坐在那儿百无聊赖。

        主卧留给了江攸宁住,沈岁和搬去了客房。

        中午江攸宁只做了自己一个人的饭,她吃过后洗了碗,回到房间里继续发呆。

        和平常不同的是,她一回房间就落了锁。

        卧室里空荡荡的,依稀还能听到沈岁和的脚步声。

        江攸宁在房间里坐了会儿,身侧手机忽然响了下。

        辛语在群里艾特了她跟路童。

        紧接着一条长语音发了过来。

        江攸宁懒得听,直接点了转换文字。

        【两位宝贝,我有个小忙需要你们帮啊。

        我同学现在跟她老公闹离婚呢,她老公名下十几套房子,还有四五家公司,估计市值几百个亿,但是只给她两百万,这个官司你们谁能打啊?

        】

        路童:?

        ?

        ——几百亿的财产只给两百万,是这女的出轨了吗?

        辛语:狗屁,这个狗男人出轨了。

        路童:那这男人还敢这么肆无忌惮?

        他不怕那女的把他给捅到公众视野面前吗?

        到时候公司市值已缩水,他赔得不比200万多?

        辛语:现在就是我同学手里没有他出轨的证据,所以他才肆无忌惮啊。

        路童:那你同学是怎么知道他出轨的?

        辛语:他都把人带到家里来了,结婚两年,听说这是第三次了,以前好歹是在酒店,但这次把人带到家里,还是在他们房间的床上。

        ——我去,我听得都快吐了。

        路童:……是挺恶心的。

        辛语:所以你要伸张正义吗?

        路童:我们律所不允许私自接案啊!况且我现在就是个小实习生,我不配!

        辛语:@全世界最好的江攸宁,宝贝你呢?

        你要是不行的话问问你的同学们,要便宜一点的律师,我那同学可能掏不起高额的律师费。

        江攸宁一直看着她们的消息,本来不太想说话,但辛语又艾特她,她才戳着屏幕回:我帮你问问。

        路童:你上呗!@全世界最好的江攸宁,你以前不是专攻过一段时间婚姻法么?

        而且作为已婚人士,你肯定更有话语权啊。

        路童的话给辛语提供了新方案,她立马在群里刷了屏。

        ——宝贝你上!

        ——我请你吃饭!不对,是我让我同学请你吃饭。

        ——对了,她老公好像是你们公司老板。

        江攸宁:……我还没辞职呢。

        路童:可你不是打算年后辞职吗?

        正好啊,辞职!干他吖的!

        ——我可太想看你上法庭了!

        ——我还能帮你出谋划策。

        ——你想想啊,这案子女方虽然没钱,但男方有啊!这一波要是赢了,咱们稳赚不赔,输了也没啥更坏的结果。

        我记得你们公司好像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了吧,旗下艺人好像挺多的,咱们法律手段用不上,还能用舆论造势,能用的方法多了,怕啥?

        !不怂!给我刚!

        江攸宁:……

        辛语和路童在群里讨论得热烈,但江攸宁一直没插话。

        她不敢答应。

        她很久没上过法庭,如今生活更是一团糟。

        心乱如麻,生活一盘散沙,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怎么可能帮别人打得了官司?

        况且在这桩案子里,男方有钱就意味着对方的律师团队一定是顶尖的,她就算是当初上学时成绩好又如何,多年不练早已生疏,怎么可能赢得过?

        就算是辞职,她也打算从助理重新开始,和路童现在这样,甚至比路童还不如。

        路童跟辛语给她鼓劲加油的那些话,在她这里不过是无脑吹捧。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必须停下来重新开始。

        但她现在完全不具备重新开始的心境。

        路童:@全世界最好的江攸宁,答应吧!信我,你能!

        江攸宁:我不能。

        辛语:你友情打官司还不行?

        就当给你练手了,我一定跟她说好,输赢自负。

        江攸宁:……别丢人好嘛?

        辛语:哪里丢人了?

        !各取所需而已,她需要一个免费的律师,你需要一个官司练手,这不是正好吗?

        江攸宁:……一点也不正好,我打不了的,倒是可以问问我的同学。

        路童:?

        ?

        江攸宁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你还认识几个同学?

        ——据我所知,咱们班之后去专职打离婚官司的都在方全、诚玉这种律所里,没有一个混得好的,这些律所价格还贼贵,你确定可以?

        江攸宁:……

        她确实不清楚。

        江攸宁看着聊天记录,终于妥协:我考虑一下。

        辛语:考虑什么?

        就你了。

        江攸宁:你让我想想,等我辞职以后回你行么?

        辛语:……江攸宁你不对劲。

        江攸宁:……

        辛语:你很不对劲,说话的语气为什么这么不耐烦?

        跟你家沈岁和吵架了吗?

        ——不对,是你家沈岁和惹你生气了吗?

        江攸宁:……没有。

        路童:好啦,她很久都没代理过官司,让她好好考虑下呗,你别追得这么紧。

        路童在群里打圆场。

        江攸宁没再说话,辛语只发了个表情包。

        群里归于沉寂,路童戳她私聊: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跟沈岁和的事情告诉她啊?

        瞒着她好累。

        江攸宁:等离婚以后。

        没等路童再问,江攸宁直接给她发了个具体的时间:初八,民政局开门就去离。

        路童那边沉寂了两秒,尔后弹来一大堆消息。

        ——我去?

        ?

        你们已经说好了?

        ——谁先提的?

        你吗?

        ——他什么反应?

        悲伤吗?

        难过吗?

        ——昨天情人节哎,你们没有过最后一个?

        她的问题太多,江攸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回哪个。

        其实哪个都不想回。

        离婚不是她提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也没过。

        她只是很被动地,离了个婚。

        哦对,还没能离得了。

        【反正初八去领证。

        】

        江攸宁只这样回了一句。

        路童跟辛语不一样,不会刨根问底。

        见江攸宁这样回,便什么都没问,给她发了个抱抱的表情包。

        ——等你搬出来,住大房子,我要蹭住!

        江攸宁:好。

        她没再收到消息。

        辛语大抵是去忙了,江攸宁翻到群里的聊天记录。

        有些人熟悉到隔着屏幕都能发现你语气有问题。

        但有些人同床共枕三年,面对面都发现不了你的悲伤。

        —

        沈岁和律所初七上班,江攸宁一个人在家呆了一天。

        初八那天应当是她们公司复工的日子,但她们的上班时间在十点,所以她早上起来吃了饭,化了妆,换了条蓝色的裙子,然后坐在沙发上等沈岁和。

        沈岁和还是一如往常。

        他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只跟江攸宁对视了一眼,便往外走去。

        结婚证和户口本仍旧是江攸宁收的,她拿着要去开车,沈岁和却喊住她,“坐我的车去吧。”

        “嗯?”

        “快一些。”

        沈岁和说:“到时候我送你去上班。”

        江攸宁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后上了他的副驾。

        一路无话。

        刚复工的民政局有很多来办结婚的,小情侣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而来离婚的只他们一对。

        工作人员很负责任的调解,询问两人之间有什么矛盾,确定不再过下去了吗?

        问题问了很多,沈岁和跟江攸宁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表情:冷淡。

        工作人员见状,便也不再劝导,只问有没有孩子、财产分割等问题协商好了没,两人皆回答协商好了。

        离婚的程序比结婚还要麻烦。

        而且,结婚可以半小时出证,离婚却没拿到证。

        离婚冷静期实行以后,两人拿到的只是一张纸,三十个自然日后两人拿着这张纸来领取离婚证,遇到节假日则顺延到工作日。

        如果逾期三十日未领,便视为撤销申请,而且在这三十天内,双方都有权利申请撤销离婚申请。

        江攸宁跟沈岁和面无表情地从民政局出来。

        这一天,风轻云淡。

        他们很平静地,离了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