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35(大修)

Chapter 35(大修)

        Chapter    35(大修)

        复工的第一天,    江攸宁去部长办公室提了离职。

        因为办公室人手多,新的实习生也已经转正,    江攸宁只要在三天内办理好交接就能离职。

        她坐在办公室里,    部长跟她聊了很久,包括对未来的职业规划等。

        部长算是她的伯乐。

        在办公室里,她一直都是比较被部长偏爱的人。

        下午六点,    江攸宁从公司出来,    她漫无目的地开车,不知道该去哪里。

        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家。

        她开了很久,    直到华灯初上,    这座城市的灯猝不及防地亮起,    点燃了整座城市的黑夜。

        肚子也饿了,    她随意找了家街摊,    随意点了碗面,    但也只吃了一半。

        吃完面后,她沿着步行街走了很久,绕过这条街的每一个灯,    逛过这条街的每一家店。

        什么都没买,    哪里都空荡。

        一直耗到晚上九点,    她才慢悠悠开车回家。

        家里的灯亮着,    沈岁和已经回家了。

        很奇怪,    昨晚他也回得很早。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早。

        江攸宁摁了指纹,解锁。

        她推开门,    沈岁和不在客厅,    反倒是厨房里传出乒乓声,    是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江攸宁瞟了眼,    沈岁和背着身在厨房里不知道忙什么。

        她脱下外套,卸了包,径直往主卧走。

        “江攸宁。”

        沈岁和喊她。

        江攸宁顿住脚步,没回头,“嗯?”

        “要一起吃饭吗?”

        沈岁和问。

        江攸宁愣怔,她回头看了眼,桌上摆着三盘菜,色泽鲜艳,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沈岁和之手。

        “不了。”

        江攸宁不知道他的企图,也不想知道,“我吃过了。”

        她往主卧走,沈岁和一直在盯着她看。

        虽然没有回头,但江攸宁能感受到那道目光。

        炙热的、快要灼烧她的背。

        “我一会儿去卧室收拾东西。”

        沈岁和说。

        江攸宁握着门把的手微顿,手指下意识蜷缩了下,“哦。”

        门啪的关上。

        一扇门,隔绝开了两个世界。

        门外是无奈。

        门内是深爱。

        —

        沈岁和的东西不少。

        光衣服就装了两个行李箱,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

        属于他的私人用品,他都带走了。

        但凡是属于两人公共的财物,他全都留在了这里。

        他平常很少收拾东西,有时候出差也是江攸宁帮他收拾,如果是他自己收拾,那必定在去了酒店后需要重新购置一些东西。

        他放衣服进行李箱的手法不对,衣服叠的乱七八糟,江攸宁坐在床边,捧着一本书看,懒得管。

        只是——

        “江攸宁,这个是你的吗?”

        “江攸宁,我把这个留下了。”

        “江攸宁,我的领带都在这里了么?”

        “江攸宁,我的书先只带一些,今晚收出来,搬家公司来搬吧。”

        “江攸宁,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把房子过户。”

        一句又一句的江攸宁。

        每隔几分钟,江攸宁这个名字就会从沈岁和的嘴里蹦出来。

        他收拾东西却要事事问过江攸宁。

        在这间卧室里,他的存在感无比强。

        江攸宁皱着眉,敷衍回答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去了书房。

        只留下沈岁和一个人收拾。

        —

        书房里也是空荡荡的。

        书架上的书已经空了一多半,都是沈岁和的。

        那一排排的看起来很贵重的书全都被装进了打包箱里,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江攸宁,这个本就空荡的家里很快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以后,也都是一个人。

        她的蓝色书包还安静的放在书架最上边。

        沈岁和有一点特别好,他非常注重隐私,从来不会去动别人的东西。

        江攸宁盯着书包看了会儿,然后把它拿下来,盯着门口的箱子看了会儿,最后挑了个最有眼缘的,平常沈岁和看得最少的放了进去。

        就这样吧。

        没能亲自送到他手中的就以另一种方式送达。

        她不想再放在自己的手里,时刻提醒自己还有那一段轰轰烈烈的过去。

        江攸宁坐在椅子上,转了个方向,正好能看到外面的星空闪烁。

        今天的夜景很好看,天上的星星也格外多。

        晚上十点半。

        沈岁和敲响了书房的门,他温声道:“我收拾好了。”

        江攸宁起身往外走,途径他身侧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颇为冷淡地回:“嗯。”

        她往主卧走,直接落了锁。

        沈岁和站在客厅,有些尴尬。

        这几天,他好像一直都是在看江攸宁的背影。

        她很少跟自己说话,表现得极为冷漠。

        他站在沙发处环顾了一圈,这里好像有一点变化,但好像也没有变化太多。

        属于他的东西其实很少。

        这个家里很多都是江攸宁布置的。

        餐桌上的花是她买的。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是她买的。

        电视也是她挑的。

        从大到小,很多很多,他几乎都没有参与过。

        他特别像这个家里的过客。

        沈岁和往外搬行李箱,一共三个。

        还有就是他的书,叫了搬家公司明天来搬。

        他先拎了两个箱子出去,然后再回来拎最后一个。

        但站在客厅,只要竖起耳朵,就能听到泊泊水声在流淌。

        伴随着泊泊水声的,还有撕心裂肺的哭声。

        —

        江攸宁给主卧的门落了锁,她没有往里面走,而是倚靠在门上。

        她听到沈岁和的脚步声在客厅和书房徘徊。

        她听到沈岁和叹了口气。

        她听到沈岁和在跟人打电话,语气淡漠。

        她听到沈岁和拎着箱子离开了这个家。

        再也听不到关于沈岁和的任何声音。

        她打开沐浴乳,但沐浴乳的瓶子忽然坏了。

        在那一瞬间,她愣在原地。

        两秒之后,她放声大哭。

        堆积了三天的悲伤在这一瞬间如同洪水开了闸,她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一块在被活生生的剜掉。

        他走了。

        他来过又走了。

        两者之间,江攸宁希望他是前者。

        不如让时光停在最初相遇那瞬间。

        他直接走了,而不是来过又走。

        她拥有过,期待过,但一次次落空。

        最后,他彻底走了。

        而她,彻底地、温顺地步入寂静深夜。

        这几天,她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情绪起伏。

        好似离婚这件事对她没什么影响,但是她忘记了,哀莫大于心死。

        她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三年。

        她看过他清晨起床的样子,见过他笑,认真观察过他工作。

        他们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床。

        曾经,她真的以为她得到了。

        可没想到,镜花水月,终是一场空。

        江攸宁蹲在卫生间里,伴随着淋浴的水声,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

        “我是不是特别混蛋?”

        沈岁和问裴旭天。

        银辉酒吧包厢内,沈岁和灌了一杯又一杯酒。

        裴旭天点了点头,“是。”

        “我操。”

        沈岁和猛地灌了一杯酒,竟然蹦了句脏话,“她哭得时候,我……”

        “怎么?”

        裴旭天问。

        沈岁和深呼了一口气,往沙发上一倚,“没什么。”

        就是觉得心口疼,说不上来的堵。

        甚至很想冲进去说,不离了。

        但他不能。

        最后,他几乎是逃似地离开了家。

        “沈哥,闷声干大事。”

        裴旭天调侃他,“你家江攸宁多好啊,你怎么就想不开跟人家离婚?”

        “一言难尽。”

        沈岁和说:“反正,离了对谁都好。”

        裴旭天瞟了他一眼,“无语。”

        “那就喝酒吧。”

        沈岁和语气仍旧很淡,“今晚我请。”

        “不是我说。”

        裴旭天喝了杯酒,盯着他看,“这事儿你做得真挺混蛋。

        一点儿预防针都不打就跟人家提离婚,人家肯定难以接受啊。”

        “嗯。”

        沈岁和说:“混蛋。”

        裴旭天看他,“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没有。”

        沈岁和否定,“就是想单身了。”

        裴旭天:“……”

        “渣男。”

        裴旭天嗤之以鼻,“我要是江攸宁,我得把你钱都分完。”

        “我给了她挺多的。”

        沈岁和露了个口子,其他的没再说,只是提醒裴旭天,“律所的股份,我给了她8%。”

        “嗯嗯?”

        裴旭天震惊,“你……”

        沈岁和半闭上眼,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架势。

        没过几秒,裴旭天就消化了这个事情。

        “也倒是应该。”

        裴旭天说:“人家嫁给你,什么都没捞着,你脾气又差,跟你过三年也挺不容易,钱多拿点,离婚以后也好过点。”

        “她不缺钱。”

        沈岁和说。

        “哦。

        她缺不缺是她的事,你给不给是你的事。”

        裴旭天说:“冲你这点,我还挺佩服你。”

        包厢内寂静了几秒。

        短短一个小时,沈岁和已经灌了三瓶酒下去。

        裴旭天忽然想起来,“你什么时候和她提的啊?”

        “初五。”

        沈岁和说:“那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喊你喝酒来着。”

        裴旭天愣了会,他记得那天,因为那天他和阮言在一起。

        阮言不让他接电话。

        不过,那天……

        “卧槽?”

        裴旭天瞪大了眼睛,“沈岁和你畜/生吧。”

        “嗯?”

        “妈的,那天是情人节!”

        裴旭天翻了个白眼,“你是人吗?

        !”

        沈岁和:“……”

        他捏了捏眉心,尔后一口烈酒灌下去,辣得他嗓子疼。

        礼物买了,但他为了制造个小惊喜,藏在了书房的柜子里。

        今天收拾的时候,也忘了。

        隔了很久,沈岁和说:“忘了。”

        忘了那天是情人节,脑子里都是曾雪仪。

        她说:离婚。

        她给江攸宁的牛奶里放安眠药。

        纯白色的牛奶在厨房里流了一地。

        只是想想,他便脊背生寒。

        哪还能记得那么多。

        裴旭天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岁和吸了吸鼻子,别过脸去。

        又是一口烈酒灌下,“以前也没过过。”

        “她跟着我,确实辛苦。”

        次日,沈岁和下班后又开车回了芜盛。

        他没察觉出任何不对,直到车子停在小区门口,他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搬家了。

        搬去了这座城市的另一个方向。

        此刻,昏黄的路灯亮起,小区里正是热闹的时候。

        不少人已经下了班,正往里走。

        沈岁和将车停在路边,过了很久,他看到马路对面有个卖冰糖葫芦的。

        他下车,一路小跑过去。

        花十五块钱买了两根,好像跟那天一样。

        只是车上的副驾没有人。

        他坐在车里待了会儿,尔后下车,这天风有点大。

        他扯开外包装,山楂又大又圆,晶莹的糖衣均匀地裹在山楂上,看上去好似跟那天买的一样。

        但他吃了一口,眉头顿时皱起。

        这糖葫芦,酸得倒牙。

        但他站在外面,就着寒风面无表情地吃完了那根糖葫芦。

        尔后将另一根扔进了垃圾桶。

        抬头向上望,一层一层数,二十四楼的灯是最亮的。

        只是,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只配,站在寒风之中,跟孤独寂寥作伴。

        只能慢慢步入幽暗寂静深渊。

        —

        辞职之后,江攸宁的日子清闲很多。

        她待在房子里几乎不出门,偶尔去小区附近的超市采购点东西。

        做得最多的事情便是看书。

        晚上看到很晚,早上又很早醒来。

        她睡不着。

        空荡的房间里,不会再响起手机铃声,也不会再有其他人的呼吸声。

        安静到可怕。

        她待在这座充满了他们共同记忆的房子里,几乎夜夜不能眠。

        房子的过户已经办好了,资产也全都划到了江攸宁的账户里,就连股权转让书,沈岁和也快递给江攸宁签了字。

        20号以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二月底。

        元宵节那天,江攸宁一个人回了家,她强撑着笑在家里待了一天。

        慕老师问沈岁和怎么没来?

        江攸宁坐在沙发上,对着慕老师的眼睛愣怔了两秒,尔后猝不及防流下泪来。

        其实她想好了说辞的。

        ——沈岁和律所忙。

        ——沈岁和出差了。

        无论什么理由,含糊过去也便过去了。

        但当她对上慕老师时,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只剩呜咽。

        她先是无声地流泪,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把慕曦吓了一跳。

        慕曦很少见江攸宁哭,她自小顺遂,性子恬静,无论众人说什么,她都是温温柔柔地笑。

        印象中,她上次这样哭还是在小学三年级,当时被同班的男同学给欺负,回家后哭得鼻子都红了。

        平日里特好说话的江洋去学校,站在老师办公室里跟对方家长对峙,舌战群儒,最后让对方小孩给江攸宁道了歉,还给江攸宁转了班。

        那会儿大家都觉着江洋小题大做,但江洋说,女儿就得这么养,一分委屈都不能受。

        “怎么了?”

        慕曦轻拍着她的背,声音温和,“两个人吵架了?”

        江攸宁不说话,只是哭。

        好似要把之前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出来,她哭了近半小时,眼睛又红又肿,慕曦便一直陪着她。

        等哭够了,她才慢慢收了声音。

        垃圾桶里塞了半桶纸,她一说话,声音喑哑嘲哳,“没。”

        没有吵架,一步到位。

        仿佛是她一个人完成了这一场盛大的仪式。

        “妈。”

        江攸宁哑着嗓子喊,仰起头看向慕曦,“我……离婚了。”

        那两个字说得格外艰难。

        慕曦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但也只是瞬间。

        片刻之后,她拍了拍江攸宁的背,声音愈发温和,“没关系,回家来。”

        江攸宁只是抱着她,脑袋埋在她怀里,“妈,我好难过啊。”

        那种说不上来的、甚至想要去死的难过。

        她一个人在家里待了近半个月,拒绝跟任何人交流,手机对她来说都是没用的摆设。

        每天起来都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坐在书房的书桌前,打开书,但脑子都是空白。

        她根本提不起力气去做任何事。

        半个月,她只看了三十页。

        慕曦拍着她的背,什么都没问,只说:“难过就回家来,我们都在。”

        “我真的好没用啊。”

        江攸宁哽咽着说:“我知道我应该忘了他的。

        我知道离婚是对的。

        我知道我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我知道他不值得。

        可我还是……”

        她哭到说不下去。

        所有的道理都懂。

        却还会在面对他时,保留那一点点希冀。

        希望他一回头,能看见自己,然后转身朝自己走来。

        可现实是他从未回头,一直都在大步流星往前走,而她只能远望他的背影。

        暗恋太苦了。

        就像是沾了糖衣的黄连。

        只有最外层是甜的,里面苦不堪言。

        江攸宁窝在慕曦的怀里哭了很久,她以为慕曦会问她为什么离婚?

        可慕曦没有,她只说:累了就回家来。

        ——再难过也都会过去。

        ——这一次哭过了,以后别再为他伤心。

        江攸宁温顺地点头。

        后来江洋回家,看到江攸宁哭红了的眼睛一脸困惑,还是慕曦帮着打圆场才含糊过去。

        夜里,江攸宁猛地惊醒。

        她躺在床上辗转,尔后打开手机APP,定了一张第二天去鼓浪屿的机票。

        凌晨两点,她想去看海。

        一个人。

        —

        南方的温度比北城要高得多。

        江攸宁只带了几件夏天的衣服,她独自一人登机,远行。

        她订得是风情民宿,海景房。

        只要打开窗户,就能听到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还能闻到独属于海水的咸味,带着几分潮湿。

        江攸宁在阳台上待了一晚。

        翌日一早,她穿着泳衣去了海边。

        江攸宁高中就学会了游泳,但很少实践。

        她来得很早,这会儿海边人烟稀少。

        她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下了海。

        海浪一次次越过她的身体,她跟着浮沉。

        等到风平浪静之时,她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好想就这样,平静地离开。

        但也只是瞬间,她的脑袋便露出海面。

        从远方到岸边,她一次次往返,不断消耗着体力。

        海水漫过她的身体,思绪慢慢溃散。

        但有很多东西逐渐变得清明。

        沙滩上不知道哪里在放摇滚乐。

        江攸宁的身体跟着节奏在海里游,像一条灵活的美人鱼。

        [能不能竭尽全力奔跑

        向着海平线

        余晖消逝之前都不算终点

        曾经的关于以后所有的幻想已经太遥远

        可记忆中的你想要我        怎么说再见]

        江攸宁筋疲力竭地躺在沙滩上,烈日炎炎,海风温柔抚过她的身体。

        她想:就这样。

        会好的。

        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

        曾经十年属于热烈青春,往后终将归于平淡。

        她,要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

        海边很适合放松心情。

        江攸宁在这里待了一周,早上听涨潮声,晚上看风景。

        白色帆船停在海的正中间,海上时而平静,时而波涛诡谲。

        在离开鼓浪屿的这天晚上,江攸宁发了一条朋友圈:

        [等到黑夜翻面之后

        会是新的白昼]

        来自于她早上听过的一首歌。

        她想,站在光里之时,必定一半阳光,一半黑暗。

        半个小时后,沈岁和给她点了个赞。

        她点开设置,屏蔽了沈岁和的朋友圈。

        也点了“不让对方看我的朋友圈”。

        飞机刚落地北城,江攸宁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杨景谦(同学):【下周六,华政跟国外有一场友谊辩论赛,你要来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