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43

Chapter 43

        Chapter        43

        江攸宁和杨景谦约在华政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上午8:15,    江攸宁化好淡妆,换了件浅色的外套,    开车驱往那家咖啡厅。

        她习惯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十分钟,    再加上预防路途拥堵,她刻意早五分钟出门,所以她到达咖啡厅的时间是8:45。

        没等五分钟,    杨景谦就出现在咖啡厅门口。

        他今天没戴眼镜,    穿slim    fit修身款式的白色polo衫,下边搭了一条宽松的深灰色牛仔裤,    脚上是经典款的白色高帮AJ。

        从上到下,    搭配很有讲究。

        江攸宁只是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杨景谦平日的装扮都偏老干部风,    今天的装束显得年轻了许多。

        “好久不见。”

        杨景谦和她颔首,    算作打招呼,    尔后在她对面的位置上落座。

        江攸宁站起来迎接他,    直到他落座才又坐下,“好久不见。”

        服务员过来点单,江攸宁要了一杯热牛奶,    杨景谦也点了杯热牛奶。

        江攸宁略有些诧异,    “你也喝牛奶?”

        “嗯。”

        杨景谦点头,    “我其实……不喝咖啡。”

        “啊?

        哦。”

        江攸宁收起了自己错愕的神情,    低头笑了下,    “抱歉。”

        跟沈岁和相处久了,她有一种“沈岁和即世界”的错觉。

        沈岁和爱喝咖啡,    她便以为所有男人都喜欢喝咖啡。

        所以才导致她这么错愕。

        “没事。”

        杨景谦说:“我喝咖啡睡不着。”

        “我也是。”

        江攸宁笑了下,    “喝一杯能提神一天一夜。”

        杨景谦点头,    “确实,这种东西不适合我们。”

        一杯牛奶,    一句我们,两人的聊天变得熟络起来。

        “很唐突地约你,没有耽误你的事吧?”

        江攸宁问。

        杨景谦:“没有,今天是周日,刚好没有课。

        昨天在家看了一天书,眼睛都有些乏,出来走走也挺好的。”

        “那就好。”

        江攸宁问:“现在法学院的课表你还有吗?”

        “有。”

        杨景谦笑:“我现在还能登录教务网。”

        “我想去旁听一些课程。”

        江攸宁说:“可惜已经不是华政的学生了。”

        “没事。”

        杨景谦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份课表过去。

        江攸宁扫了眼,法学院的课一如既往,从周一到周五,排得满满当当。

        而周二和周三还有晚课。

        江攸宁只是想回去补一下婚姻法相关课程,便于她从中找到新思路。

        与此同时,她也报名了法院庭审的旁听人。

        太久没进过法院,对这些东西都有些生疏,所以得一点点补回来。

        学校里学到的东西都是皮毛,需要从实践中一点点获取经验。

        但她的经验太缺乏了,这会儿只能从头开始。

        其实,她约杨景谦并不是为了华政的课程表。

        “我还是很好奇。”

        江攸宁捧着那杯热牛奶吹了下,轻轻抿了一口,唇边沾了些许奶渍,她稍一抿唇,“你为什么会如此笃定我能打得了情感类的诉讼?”

        毕竟连她自己都没有信心。

        “我记得跟你说过。”

        杨景谦说:“你的声音、还有你的气场,都很适合民事类诉讼,也有可能是你之前在学校一直打四辩积累下的优势。”

        江攸宁摇头,“我觉得这并不能成为一个人适合某一类诉讼的关键点。”

        杨景谦沉默,他看向江攸宁。

        良久之后。

        “那我能说。”

        杨景谦抿了下唇,眉头微蹙,“是因为——”

        江攸宁下意识挑了挑眉,一副认真神态。

        “直觉。”

        杨景谦在拖了很长的音调后,如是回答。

        不知为何,江攸宁悬着的心,忽然砰地落下。

        她很认可这个答案。

        比之前的那些,更让她接受。

        —

        周一,江攸宁晚上去看了场法学院的模拟法庭。

        周二上午约了辛语,去她家见宋舒。

        因为宋舒有一对两岁的双胞胎女儿,江攸宁便在去辛语家前先去了超市,买了很多零食跟玩具,然后驱车前往辛语家。

        辛语今天有拍摄,早上六点就出门了。

        是宋舒给江攸宁开的门。

        江攸宁把买来的零食拎到茶几上放好,佯装轻松地跟宋舒打招呼,“你好,我是江攸宁。”

        “你……你好。”

        宋舒跟她招呼都有些磕绊。

        她头发凌乱,一看就是早上起来没来得及梳,整个人瘦得跟副皮包骨头似的,她身上穿的衣服不太合身,略松垮。

        只扫了一眼,江攸宁便移开视线,温声道:“语语跟你说过我要来吧?”

        “嗯。”

        宋舒点了点头,纤长的手指拢了拢脸颊的碎发,仍旧显得有些病态,她局促地笑了下,“江律师,您坐。”

        “没事。”

        江攸宁坐在沙发上,“你就叫我宁宁吧。”

        宋舒也坐下,只是离江攸宁略远了些,在最边缘的位置,她搓了搓胳膊,“好,您叫我小宋就行。”

        “不用说您。”

        江攸宁说:“我比语语还小,不用这个客气。”

        “而且,我喊你小宋总觉得怪怪的,我就跟语语一起喊你宋舒吧。”

        “好。”

        宋舒拘谨地笑了下。

        “我听说你有两个女儿是吗?”

        江攸宁的声音很温和,语调平稳,语速均匀,听得人很舒服,会让人不自觉放下心防。

        但宋舒明显是个意外,她的腿不停磨蹭着,十分局促。

        “是。”

        宋舒说:“是一对双胞胎。”

        “今年几岁了?”

        江攸宁问。

        “两岁。”

        “叫什么名字呀?”

        “星星和闪闪。”

        宋舒说着,忽然顿了下,尔后讪笑了声,“她们一直没起过大名,华峰……华峰说女孩子都是赔……赔钱货,不值得起大名。”

        江攸宁愣了下。

        但也只是瞬间,她很快又恢复到那副温和的状态,“那两个孩子上户口了吗?”

        “上了。”

        宋舒说:“一个叫华星,一个叫华闪。”

        说到这,她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好好的女儿凭什么要起名字这么随意?

        当初刚查出怀孕的时候,华峰……华峰就找人算卦,说我这胎肯定是男孩,他找大师把男孩的名字的都起好了,可一看我生了两个女儿,他连名字都不给起,我起了好多,他……他连用都不用,直接找人把户口给上了。”

        “华闪、华山,女孩家叫了这么魁梧个名字,华峰……华峰也毫不在意,他就要儿子,我……我一个人又生不出来。”

        一提到华峰,宋舒的声音就变得哽咽。

        说到最后,她捂着脸开始哭。

        眼泪似洪水泄了闸,大滴大滴地顺着她的指缝流下来。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宋舒一边哭一边说:“我以为……带着两个女儿,华峰……华峰不会那么绝情的,可……可我真的没想到,他……他竟然只给我两百万,那个离婚协议书上……他……他不是人啊。”

        江攸宁从抽屉里找到纸巾,撕了两格给她递过去。

        宋舒接过,继续哭。

        “我真的……我26嫁给他,才不到三年啊,他……他就算不为我,也要为了两个女儿考虑考虑,他……他怎么就这么……”宋舒哭到说不下去。

        她揪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眼睛红肿起来。

        江攸宁趁机坐得离她近了些,一直沉默地听着。

        宋舒也不说话了,只是哭。

        好几次差点哭到喘不上气来。

        江攸宁掐着表,她大概哭了十五分钟,声音才变得小了一些,开始慢慢抽噎。

        二十分钟后,她的哭声停止。

        江攸宁又给她递了张纸过去,宋舒擦掉眼泪,“不好意思江律师,让您见笑了。”

        “没事。”

        江攸宁说:“你两个女儿的名字很好听。”

        “我也没办法了。”

        宋舒说:“但凡我在那个家里能做主,我都不会让我的女儿叫那样的大名,我想了好多个,但华峰根本不听我的,我……”

        说着她又再次哽咽。

        江攸宁递纸过去,低敛着眉眼,声音愈发温和,“我很喜欢这两个名字啊,星星会一直挂在天上,闪啊闪,而且每一颗星星都是会发光的,她们以后一定很棒。”

        “是……是吗?”

        宋舒有些不确定。

        江攸宁笃定点头,“一个挂在天上,一个闪闪发亮。”

        宋舒吸了吸鼻子,“谢谢江律师。”

        “你跟华先生是奉子成婚吗?”

        江攸宁问,“虽然有点不礼貌,但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你可以不用把我当律师,就跟我话话家常呗。”

        “是。”

        宋舒点头,“我当初怀孕两个月,华峰就找大师给我算了一卦,说我这一胎必定能生出人中龙凤来,肯定是个儿子,华峰一高兴,就跟我结婚了,婚后对我特别好。

        我……我那会儿没想到那么多,我也以为是个儿子,可没想到生下来,是一对双胞胎女儿,华峰……华峰当下就变了脸色,他说两个女儿是赔钱货,还骂我,骂我生不出儿子来,还不如一只能下蛋的老母鸡,我……我能怎么办啊?”

        宋舒说着再次哽咽,“女儿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难道我还能不要吗?

        !我两个女儿又漂亮又可爱,她们……她们哪里比不上儿子了?

        我没想到华峰……华峰重男轻女那么严重,他……”

        宋舒捂着脸又开始哭。

        江攸宁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忽然,房间里传出了一声大哭,宋舒立马慌乱地扯了两张纸,把眼泪鼻涕全都擦掉,站起身往房间里跑。

        隔了会儿,她抱着一个女孩儿走了出来。

        女孩儿长得跟宋舒特别像,尤其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两岁的小女孩皮肤又白又嫩,和刚出炉的嫩豆腐似的,虽然刚哭过,但她看到了妈妈,被妈妈抱在怀里,很快就喜笑颜开。

        江攸宁看到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下意识去那一大袋里找玩具。

        她找到一根会闪光的仙女棒,笑着逗小女孩,“你想不想要啊?”

        小女孩显然很有礼貌,她先怯怯地看向宋舒,宋舒朝她点了点头,她才拍着手伸出来拿,拿到手里以后在空气中挥舞了几下。

        “谢谢呃姨。”

        小女孩囫囵着说。

        小女孩儿正是说不清楚话的年纪,但叫出来的那声“呃姨”奶声奶气的,看得人忍不住想在她脸上摸一把。

        但江攸宁记得这么大的小孩儿是不能随便被摸脸的,不知道会碰到哪里。

        宋舒大抵是看出了她的意图,笑道:“她已经不怕流口水了,你能摸她的脸。”

        江攸宁也只敢伸出手指,轻轻蹭了一下。

        小女孩儿抬起头看着她笑。

        江攸宁问宋舒,“她是星星还是闪闪?”

        “是闪闪。”

        宋舒说:“她精力比较旺盛,星星还在睡。”

        江攸宁逗闪闪,“你是闪闪发光的闪闪吗?”

        “是呀是呀。”

        闪闪挥着仙女棒,朝她笑。

        江攸宁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她笑道:“我也想生个女儿。”

        “好可爱啊。”

        她说。

        宋舒诧异,“你也怀孕了?”

        江攸宁点头,她耸了耸肩,“而且,一周前刚离了婚。”

        “啊?”

        宋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深呼吸了口气,“那你可怎么办啊?”

        “你要把她生下来吗?”

        宋舒问。

        江攸宁点头,“是啊,生个小孩陪自己玩不好吗?”

        “啊?

        一点也不好玩。”

        宋舒说:“大的哭完小的哭,我一天都没个消停的时候。”

        江攸宁叹气,“可是打掉也确实舍不得。”

        “那你要到钱了吗?”

        宋舒问:“要是没钱,一个人养小孩真的很辛苦。”

        “嗯。”

        江攸宁说:“他给挺多的。”

        “那也倒还行。”

        宋舒点了点头,说着话锋一转,“不过这男人也不是个东西,竟然在孕期就跟你离婚。”

        “啊。”

        江攸宁笑了下,“他还不知道。”

        宋舒皱眉,“那你岂不是给他免费生了个小孩?”

        “不啊。”

        江攸宁说:“小孩以后跟我姓,名字我都想好了。”

        “什么?”

        “男孩就叫江一泽,女孩就叫江一暄。”

        宋舒忽然无话。

        隔了会儿,她问:“你说,我能不能把两个孩子的户口上到我这里,顺带给她们改了姓?

        改姓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