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45

Chapter 45

        Chapter        45

        [你看那九点钟方向

        日内瓦湖的房子贵吗

        世界上        七千个地方

        我们定居哪

        ……]

        轻缓的音乐在车内不厌其烦地响起,    陈绮贞那自带少女感的声音和温和春日的风搭配得恰到好处。

        江攸宁把车窗摇下来。

        任由铃声在车内响。

        没接。

        这歌是她存到沈岁和号码那天就设置上的,只有他一个人是这首铃声。

        但后来两人加了微信,    电话就很少响。

        即便响了,    只要江攸宁听到,往往第一句还没听完就已经接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地、不带任何喜悦情绪地听完这首铃声。

        原来铃声的最后一句定格在了[夜晚有三年]。

        近一分半。

        江攸宁已经上了回家的主路,    车子平缓地行驶着。

        电话响了两次。

        似乎再没动静。

        这是沈岁和一贯的作风。

        再一再二不会有再三。

        打两个电话不接就会默认你在忙,    不会打第三次。

        之后会等你不忙了给他回拨过去。

        但等江攸宁开车下意识回到芜盛时,她的车停在地库那熟悉的停车位上时,    她错愕了几秒。

        还是受影响了。

        周日下午她已经跟闻哥收拾好东西,    搬了家。

        本来是想搬到新买的别墅去,    跟路童辛语一起住,    但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    最后一致协商搬回了家里。

        她的房间一直都在,    慕老师还给她买了新的床上四件套。

        昨天她是在岔路口,意识到自己开错了车。

        但今天直接开到了芜盛。

        坐在车里,她把手机里给沈岁和设置的铃声换掉,    尔后扫了眼微信,    沈岁和给她发了两条消息。

        【听说你要接宋舒的案子?

        】

        【别了吧。

        水太/深。

        】

        她皱着眉,    正思考着怎么回。

        沈岁和又发来一条。

        【工作找到了吗?

        】

        江攸宁从上往下划。

        他们两个上次的聊天记录截止在他提醒她去民政局,    她回了一个字好。

        今天的沈岁和话格外多。

        江攸宁想了会儿,    还是回:【谢谢关心,有着落。

        】

        【宋舒的案子为什么不能接?

        】

        沈岁和:你不适合。

        ——这案子对女方太不利了。

        ——从崔明手里胜诉,    太难。

        江攸宁:哦。

        ——华峰在宋舒身上装了监控?

        沈岁和:?

        ?

        江攸宁:你怎么知道我要接宋舒的案子?

        沈岁和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而是回道:一个多月都没人敢接这个案子,    可想而知难度多大,你别被骗了。

        江攸宁:被谁?

        沈岁和那边一直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但断断续续,一直也没消息发过来。

        他大概是想说辛语,但又怕江攸宁生气。

        所以输了又删。

        隔了五分钟,他才发过来:没谁。

        ——崔明打这类案件有多厉害,你应当知道的。

        江攸宁:所以?

        沈岁和:你没必要一来就挑战高难度。

        江攸宁:哦。

        她所有的回答都特别简短。

        像极了从前的沈岁和。

        沈岁和那边还在输入,江攸宁却兀自结束了这场对话。

        【沈先生,我们已经离婚。

        】

        【谢谢您的关心,我会真诚考虑您的建议。

        但是,我的事情和您没有关系了。

        往后,还是少联系吧。

        】

        沈岁和那边发来一个问号。

        江攸宁直接把他拉入了黑名单。

        就这样。

        少联系,还能少生气。

        从前是爱他的十年,往后该爱自己。

        尽管把他拉入黑名单的那一刻,江攸宁的手指还在颤抖。

        可她仍是笑着的。

        刚从微信里退出来,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一首不知名的纯音乐,随便换的。

        江攸宁直接挂断。

        把手机号也拉黑。

        这种事情做过一次,第二次也便轻车熟路。

        处理好了一切,世界都变得安静。

        她在地库里坐了会儿,心神平静后往外开。

        表情仍旧恬淡,车子开出芜盛,开向不知名的前路。

        春夜晚风带着新的希望,夜晚霓虹璀璨。

        仍旧是她熟悉的北城。

        这座城市宽阔又包容,冰冷也温暖。

        见证了她的飞蛾扑火。

        也会看到她在火中涅槃。

        —

        晚上八点。

        办公室里的灯开成了昏黄色,沈岁和坐在松软的沙发椅上,手中转着一支笔,电脑屏幕仍旧亮着,上边还有他最新接手的案件基本事实梳理。

        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手机屏幕忽明忽灭。

        不停有人发消息过来。

        他指纹解锁手机,一点进微信就看到了那句“对方拒绝接收您的消息”。

        被拉黑了。

        上边还是那句“往后,还是少联系吧。”

        少联系=不联系。

        沈岁和扣上了电脑,把消息又看了几遍。

        心烦。

        他打了内线出去,“崔律还在么?

        让他来一趟。”

        手头还有一沓助理递过来的资料,他没看,反而拿起了另外一沓。

        都是崔明助理整理的华峰事件简易资料。

        案件陈述、对方资料、对方律师资料。

        两方都还未提起诉讼,所以还没发展到上法庭的地步。

        华峰名下公司的案件一直都是他们律所做的,这次华峰亲自找到他,想让他代理这个案件,但他从没打过离婚官司,所以把这案子给了在这个领域颇负盛名的崔明律师。

        今天,他偶然在资料上看到了江攸宁的名字。

        就在对方律师那一栏里,她是众多选项之一。

        其余的那些,都不值一提。

        几乎是下意识地,沈岁和就给她打了电话。

        而且,不止打了一个。

        结果就换来了“少联系”的结果。

        这两个电话大抵是提醒江攸宁,她还留了前夫的联系方式,记得删除拉黑。

        她也搬出了芜盛,而且把芜盛挂在网上卖,售价1700万,她好像比他想象的更坚强,也更狠心。

        沈岁和手中的笔转了几个来回,竟突兀地掉在手机屏幕上。

        屏幕的膜也碎了,四分五裂。

        像极了他的家。

        他瞟了眼,烦,干脆翻过去。

        转椅转向窗外,天色已晚,灯火通明。

        不一会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

        沈岁和说着转过了身子,两条修长的胳膊搭在桌子上,左右手十指交扣,是很典型的谈判手势。

        “坐。”

        沈岁和说。

        崔明穿着黑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用发胶喷起来,显得很精神,他微微颔首,“沈律。”

        “华峰的离婚案,已经决定起诉了?”

        沈岁和问。

        崔明眉头微蹙,对他突然过问自己的案件有些抵触,没回答,而是反问道:“怎么了?”

        “随意问问。”

        沈岁和表情仍旧波澜不惊,“华峰一直都是咱们的大客户,对他的事情上点心。”

        “哦。”

        崔明的眉眼这才舒展,“已经跟华总交涉过了,他目前更倾向于坐下来解决问题,毕竟还是公众人物,上法庭对他的社会形象有所损害。

        但对方一直都没有律师,每次约她出来,她的精神状态都有点异常,根本无法进行正常沟通,所以我更建议华总上诉,拿回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华峰的意思呢?”

        沈岁和问。

        崔明:“他正在考虑上诉。

        华总还是感念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如果有可能,他还是不想走到上法庭那一步,但对方狮子大开口,而且用两个女儿作威胁,走到这一步,华总也很为难。”

        沈岁和轻点了点头,似在思考。

        “这事儿。”

        他顿了下,“崔律师可以考虑跟对方再坐下来交谈一下,如果对方还能降底线,我跟华峰商谈,让他可以让一些步,毕竟有两个孩子,他也不是那么狠的人。”

        崔明蹙眉,“这事儿现在应该是非上法庭不可了,华总那边已经拿到了宋舒的精神鉴定,她确实是有轻微的精神障碍,偶尔还会虐待两个女儿,华总不可能把抚养权交给她。

        如果我们最后劝华总拿钱摆平,分明就是在侮辱我们律所的招牌。”

        说到最后,崔明的语气有几分严厉,并不友善。

        他在暗暗给沈岁和施压,但沈岁和并未受影响,淡然道:“我会跟他说一下,这个案子有些特殊,上法庭是逼不得已的办法,崔律还是先约见对方吧。”

        崔明瞟他,“沈律在教我做事?”

        沈岁和:“没有。”

        他平静地翻阅资料,温声道:“离婚诉讼我确实不如您,但华总公司的商业价值,股票升值与否,华总的商业形象,我总还是要顾虑的,这案子影响的确实不止一个方面。

        如果对方撕破脸皮,利用舆论把华峰造成渣男呢?

        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谁来亏损?

        您也是结了婚的人,夫妻之间哪怕闹到了离婚这一步,总还是有些感情的,更何况对方还年轻,用钱能解决,便也解决了,华峰也不会在意这一点。”

        崔明一时语塞。

        一分钟后,他语气不善道:“知道了。”

        尔后气势汹汹地出了办公室。

        正好遇到了来找沈岁和的裴旭天,两人打了个照面,裴旭天还笑着跟他打招呼,崔明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那表情分明在说:一丘之貉。

        裴旭天:……

        一脸无辜.jpg

        “你怎么得罪他了?”

        裴旭天关上门打趣他,“那表情跟吃了……emmm似的。”

        沈岁和把所有的资料归档,“没有,正常的工作交流。”

        “成吧。”

        裴旭天给他扔了份资料过去,“君莱已经买了,芜盛正在谈,但听中介说,江攸宁好像知道是我买的了,不大想卖给我。”

        沈岁和翻阅了几下,放到抽屉里,“那就换个人买。”

        “?”

        裴旭天无奈,“那是一千多万啊,我买到谁名下合适?

        到时候你钱打水漂了,能行?”

        “找靠谱的。”

        沈岁和说:“你爸你叔你小妈,别找——”

        他顿了顿,“阮言跟阮暮。”

        裴旭天:“……”

        他坐在沈岁和办公室里开始找靠谱的人。

        而沈岁和也平静地坐在那,开始重新梳理华峰的案子。

        无论从哪个面上讲,华峰都能胜诉。

        宋舒有精神疾病,华峰有她发疯时的视频,还有她威胁华峰的录音。

        甚至,还有宋舒出轨的证据。

        孩子的抚养权根本落不到宋舒手里。

        沈岁和正想得入迷,电话忽然响起。

        他瞟了眼——妈。

        眉头忽然皱起,忍着不耐烦接了起来,“喂。”

        “还有几天就是你爸的忌日了,你也不回来了么?”

        曾雪仪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沈岁和愣怔了两秒。

        他爸的忌日。

        是该回了。

        “我知道了。”

        沈岁和说:“3号晚上回去。”

        “你是不是又跟江攸宁在一起?”

        曾雪仪厉声问。

        “没有。”

        沈岁和说。

        提到江攸宁,沈岁和的语气也变得不善,“你别去打扰她。”

        “果然。”

        曾雪仪说:“你就是看上那个女人了。”

        沈岁和抿唇,沉默不言。

        曾雪仪还想说什么,刚开了个头,沈岁和便打断了她,“我会回去的。”

        尔后兀自挂断了电话。

        宛若打完了一场仗,疲累的吐出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