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50

Chapter 50

        Chapter        50

        天慢慢阴沉了下来,    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风也刮得渐大。

        江攸宁的脚忽然钻心似地疼了一下。

        已经很久没这样了。

        她一直都遵照吴大夫的医嘱,两周前还在闻哥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南江,    因为怀孕,    很多药都不得不停掉了。

        可上周下雨,她也没有疼,那天晚上她还睡了个好觉。

        大抵是今天的雨比较大。

        江攸宁在原地站着,    身子微微倾斜,    她扶住一棵树,活动了几下脚腕。

        她听到了脚步声,    略显急促。

        却在离她不远处停下。

        他又喊她,    “江攸宁。”

        声音比前两次都温和。

        江攸宁的脚也只麻了一下,    她甚至觉得自己只是普通的抽筋,    而不是旧疾复发。

        但沈岁和问:“你脚……又疼了么?”

        他停顿的那一瞬间,    江攸宁好像听到了他在哽咽。

        她皱着眉,    不太相信,但那个声音又真真切切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回过头看向沈岁和,他仍旧站得笔直,    像一棵杨树。

        他还是熟悉的装束,    熟悉的神情。

        刚刚的那个声音,    只是江攸宁的错觉。

        “没有。”

        江攸宁看了眼自己的脚,    “大概是扭到了。”

        “哦。”

        沈岁和说。

        江攸宁问:“有什么事吗?”

        沈岁和下意识摇头,    “没。”

        却又在瞬间反悔,“有。”

        江攸宁站在原地错愕。

        一阵大风刮来,    吹得她快要睁不开眼睛。

        “去里边说吧。”

        沈岁和说。

        江攸宁看了眼,    咖啡厅外边的桌上都是小情侣,    他们进去跟那个环境格格不入,但她又不想委屈自己在寒风下听他说话,    所以抬起下巴指了个方向,“去车上说吧。”

        沈岁和的车就停在她车后边,一会儿走得时候都方便。

        沈岁和也没异议。

        而这次,江攸宁没等他,径直过马路,朝着他的车走去,站在副驾驶的那边等他。

        沈岁和则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

        江攸宁坐在副驾上,这个位置她很熟悉,因为她坐了三年。

        副驾上还有专门给她准备的靠枕,沈岁和手边还有她买的水杯,车前边还悬挂着她从网上淘来的好看大气的吊坠,靠近玻璃的地方还摆了一个招财猫,也是江攸宁买的。

        当时去外地旅游,她买了一对。

        一个在她车上,一个近乎强制性的放在了沈岁和车上。

        离婚以后,她把所有跟沈岁和相关的东西都打包了起来,有得扔了,有得放在一个大纸箱里,扔在了仓库。

        再没翻过。

        这个招财猫好像还在仓库。

        因为她觉得好看,但因为沾上了跟沈岁和相关的记忆,所以变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她只能放起来。

        这会儿再上沈岁和的车,很多回忆涌来。

        她忽然发现,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一直冷清,沈岁和几乎从没正面强硬地拒绝过她的要求,也没有强制性地要求她做任何事。

        他很多时候是商量,但说出来的语气像命令。

        江攸宁坐在副驾上发呆,直到沈岁和又喊了她一声,这才回过神来。

        “啊?”

        江攸宁问:“什么事?”

        刚刚经历了一场精神十二分集中的对峙,她这会儿很累,累到不想说话,更多是想睡觉,她的声音都带上了浓浓的疲惫。

        “没什么事。”

        沈岁和说。

        江攸宁皱眉,“那我走了。”

        “等一下。”

        江攸宁作势要开车门的手又顿住。

        “你到底要不要说?”

        江攸宁的语气有几分不耐烦,“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说。”

        沈岁和抿了抿唇,他看了眼江攸宁的脚,又看了眼江攸宁,仍旧不知道该怎么问。

        江攸宁却道:“如果你还是来劝我放弃宋舒这个案子的话,我劝你放弃。”

        “上次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江攸宁侧过脸看他,但只是一眼便别过脸,“我想以你的理解能力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

        “嗯。”

        沈岁和点头,“我不是来说这件事的。”

        “那是什么事”

        “你……”沈岁和顿了下,“你的脚还疼么?”

        江攸宁疑惑:“你是来关心我身体的么?”

        沈岁和沉默。

        “那我挺好的。”

        江攸宁说:“脚偶尔疼吧,但比以前好多了。

        我现在过得不错,你也看到了,我找到了喜欢的事情,也在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所以……”

        她耸了耸肩,“往后,别来找……”

        “你当初那场车祸为什么不追责?”

        沈岁和的语气急促,似是怕江攸宁说出之后的话,所以一口气就把问句说了出来。

        江攸宁也愣怔了两秒,她看向沈岁和。

        车内是死一般地寂静。

        良久之后。

        江攸宁笑了下,“没必要吧。”

        “为什么?”

        沈岁和问:“你就这么善良么?”

        “也不是。”

        江攸宁看向前方,而沈岁和看向她的侧脸,她的笑容轻轻浅浅地挂在脸上,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整个人柔和而有力量,她笑着说:“那天我也有过错。

        况且,我看见了那只猫。”

        江攸宁把一切都说得朦胧。

        没有经历过那场车祸的肯定不知道猫是何意。

        而经历过车祸,又把两者联系起来的,自然知道猫是何意。

        沈岁和知道了,而江攸宁猜到了。

        车里再一次寂静。

        沈岁和忽然笑了,但这笑带着几分苦涩:“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啊?”

        “因为说了也没用啊。”

        江攸宁看向他:“过去的,都过去了吧,现在,应当是以后的。”

        她在劝他,也是在劝自己。

        发生过的,无能为力。

        无论疯还是骂,都没有用。

        时间不会因为后悔就倒退或停驻。

        “你真的……”沈岁和顿了下才想到之前看到过的一个比喻,“你的善良,一点锋芒都没有。”

        用通俗点的形容来说,是圣母。

        江攸宁几乎是一秒把这个词解码,前段时间恶补的网络知识让她有了敏锐的洞察力,所以她摇摇头,“我不是圣母。”

        沈岁和却皱眉,“什么?”

        “就是对所有人都同情心泛滥,永远伤害自己成全别人的好人。”

        江攸宁解释道:“也就是你所谓的善良没有锋芒。”

        她的善良,从来都有锋芒。

        只是遇上了沈岁和,她收敛了一身锋芒。

        沈岁和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反正这场盛大的独属于她一个人的狂欢已经落幕。

        她在台上已经笑着转身,离开。

        “沈岁和。”

        江攸宁不带一丝眷恋地喊他的名字,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她这次是笑着的,但那笑意不达眼底,那双漂亮的鹿眼里,再不是完整的、毫无瑕疵的沈岁和。

        沈岁和忽然有些不敢应了,但他还是勉强应道:“嗯?”

        “以后。”

        江攸宁说:“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吧。”

        “我们的婚姻结束了,财产分割得也没有异议,如果你想把君莱和芜盛都买回去,可以用市场价来跟我交易,没必要让裴旭天换着人来,君莱还没过户,芜盛的尾款我也没收,你挑个时间,我们把过户办了。”

        “不用了。”

        沈岁和的声音沉了下来,“这两幢房子就在你名下吧,来来回回过户麻烦,如果你不住的话,我就把房子租出去,房租我收,可以吧?”

        江攸宁想了想,“可以,但是最迟10月份吧,半年之内办好过户,我先把芜盛的那笔款项给你打回去,过户完成后我再收,房子还是你的。”

        “嗯。”

        沈岁和应。

        “就这样。”

        江攸宁笑了下,“以后……”

        “江攸宁。”

        沈岁和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你说,我们如果有个孩子会不会现在就不一样。”

        至少不用像分钱这样冷冰冰的。

        分人,还是有温度。

        说不准,他们不用这样疏离。

        “可能更鸡飞狗跳吧。”

        江攸宁说。

        她的手在兜里摁了两下,尔后看向沈岁和,“如果有孩子,离婚的时候,你会跟我争孩子的抚养权吗?”

        沈岁和摇摇头,“不知道。

        我想,应该不会……”

        他本意是想说不会离婚,但想了想曾雪仪,他忽地笑了,眼尾泛着红,“你带小孩肯定比我好,到时候抚养权给你,我还可以看小孩。”

        要是小孩来他们家,大抵成为第二个他?

        或许比他还惨。

        “哦。”

        江攸宁的手又在兜里摁了两下。

        沈岁和却只是望向外边,颇为感慨地来了一句:“江攸宁你长大了。”

        “嗯?”

        江攸宁诧异。

        “跟我说话都要录音了。”

        沈岁和说:“偷录的音频不作为参考依据,你不知道?

        再说了,咱俩又没小孩,财产也都分完了,你录这个干嘛?”

        江攸宁顿住。

        她揣在兜里的手指微微蜷缩,有种做坏事被抓包了的感觉。

        但也只是片刻便调整了过来,她低敛下眉眼,故作无谓,“毕竟离婚了,总要有警惕性。”

        “跟我也警惕?”

        沈岁和看她,尔后轻吐了口气,“也挺好的。”

        江攸宁沉默。

        “不过。”

        沈岁和说:“江攸宁,我这人或许真不怎么样,但我肯定不会害你。

        离婚时说的那句话,永远作数。

        如果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天真也好,幼稚也罢。

        这是他能做得为数不多的事情。

        “好。”

        江攸宁这次没拒绝,“虽然用不到,但还是谢谢你。”

        沈岁和问她,“宋舒的案子还顺利吗?”

        “还好吧。”

        江攸宁说了几个字忽然噤声,“沈律,你是不是来套话的?”

        她跟沈岁和笑得时候早已隔开了距离。

        “这案子又不是我打。”

        沈岁和说:“我套你话做什么?”

        “谁知道呢。”

        “算了。”

        沈岁和笑了下,“不问了。”

        “嗯。”

        江攸宁应,“这下没事了吧?”

        不等沈岁和回答,江攸宁就笑道:“那我先走了,慕老师还在家等我吃饭。”

        “嗯。”

        “以后。”

        江攸宁拉开车门,声音都跟风糅杂在一起,“你别再做这种惹人误会的事了。”

        她下了车,看向沈岁和,“咱俩之间,谁都不欠谁的。

        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砰。

        车门关上。

        江攸宁的马尾随风扬起,她站在风里跟沈岁和笑。

        尔后转身走向她的车。

        沈岁和自始至终,都在望着她的背影。

        她说得那句谁都不欠谁的,意有所指。

        聪明人一下就能听出弦外之音。

        她说——往后我们泾渭分明。

        ——前尘往事都随风去,往后再无交际。

        她要跟他,断得彻底。

        —

        清明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江攸宁接到了慕承远的电话。

        “小舅。”

        江攸宁正在跟江闻推荐的精神科医生聊天,说话也急忙忙的,“什么事?”

        “你去金科律所实习。”

        慕承远直截了当,“我跟方涵打好招呼了,她当你的代教律师,正好,她是主攻离婚案的。”

        “可我手头还有案子啊。”

        江攸宁说:“我去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是等我处理完暗自再去吧。”

        “那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你去了以后继续做你的案子,方涵会帮你一二,我这次可是腆着我这张老脸去找得她,你给我好好表现。”

        慕承远轻嗤一声,“你妈说你天天除了图书馆就是卧室,没有一个适合打官司整理资料的地方,想要上法庭还是要去律所呆一呆,适应环境,正好跟着方涵上法庭学学。”

        “哦。”

        江攸宁窃喜,“那您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宋舒的案子带过去呗,不仅不用做事,还能多个厉害的帮手?”

        “是这意思。”

        慕承远说:“诉讼我是帮不上忙了,但进个律所还是小意思。”

        “呦呦呦。”

        江攸宁调侃他,“不是都拉下老脸来求同学了吗?

        又小意思啦?”

        “皮痒了是吧?

        小心我去你家揍你。”

        “小舅我错辽。”

        江攸宁立马认怂,“谢谢小舅给我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负期待!”

        “知道就好。”

        慕承远叮嘱道:“可别在方涵面前丢我的人,我可是跟她吹了,我外甥女真百年难得一遇法学天才,未来诉讼金牌律师,日后就是他们律所的活招牌。”

        江攸宁:“……”

        这压力可有点大。

        “知道了!”

        江攸宁说。

        慕承远的话又拐了个弯,“不过,还是身体要紧,别累着孩子,也别累着自己,做不完的活儿让方涵给你做也行,大不了我多请她吃顿饭,打不赢的案子输了也行,身体最重要,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

        江攸宁满口答应,“我什么时候去报道啊?”

        “明天上午十点。”

        慕承远说:“带上学位证复印件去人事处报道,然后直接去找方涵。”

        “哦。”

        慕承远又碎碎念似地交代了她一些事,这才把电话挂断。

        江攸宁看着手机屏幕愣怔了两秒,尔后戳开微信在路童辛语的小群里发了N多转圈圈的表情包,直接刷了屏。

        【我要去金科律所啦!】

        【@路童,跟你们律所一栋楼!】

        【以后中午叫我一起吃饭!】

        临近中午,她高兴地拿着饭卡去华师找辛勤加班的园丁慕老师一起吃饭。

        天气很好,中午的阳光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

        她轻车熟路去了历史系的楼,敲响了慕老师的办公室。

        “慕老师,中午啦,一起吃饭呗。”

        慕曦这才从电脑中抬起头来,把写到一半的论文保存关掉,起身挽着江攸宁往外走,在路上,江攸宁跟慕老师说了明天要去工作的事情,言语间的兴奋之情难掩。

        慕曦也由衷为她高兴。

        两人走到一楼,江攸宁忽然问:“妈,你听到什么声音没?”

        星期天的教学楼格外空旷,慕曦仔细听了听,指着楼梯口角落说:“好像是从那传来的。”

        江攸宁点头。

        两人一起走过去,只见一个女生蹲在地上小声地哭。

        江攸宁看着眼熟,试探地喊了声:“柔柔?”

        快要哭到缺氧的曾嘉柔缓慢抬起头来,整张脸都很红,右脸还有一道一道的棱,是卫衣袖子蹭上去的。

        她看见是江攸宁,哇的一声就哭了,“表嫂……呜呜呜”

        江攸宁一脸懵,“你怎么了?”

        “我……”曾嘉柔抽噎,“呜呜呜。

        我失恋了。”

        她说着朝江攸宁走过来,身子有些晃。

        慕曦下意识保护江攸宁,怕她被撞到。

        而曾嘉柔盯着江攸宁宽松的衣服,还有慕曦挡在江攸宁肚子前的那只手,忽然定在原地,她抹了把眼泪,上上下下打量江攸宁。

        尤其是她的肚子。

        曾嘉柔吸了吸鼻子,一脸震惊道:“表嫂,你怀孕了?”

        “没有。”

        “嗯。”

        前者是慕曦。

        后者是江攸宁。

        曾嘉柔盯着江攸宁,嘴巴张得能塞下一颗鸡蛋。

        她磕磕绊绊道:“我……我要当姑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