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53

Chapter 53

        Chapter        53

        江攸宁给宋舒倒了一杯热水。

        氤氲雾气在客厅散开,    一时无话。

        江攸宁坐在沙发上,安静地望着宋舒的侧脸。

        她在等,    等宋舒主动开口。

        半个小时后,    房间里传来了啼哭声。

        闪闪醒了,在哭着找妈妈。

        宋舒几乎是连跑带跌的回了房间,房间里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也一直没有出来。

        江攸宁等了会儿才去房间。

        宋舒正抱着闪闪,    低声呜咽,    听起来像幼小的困兽在笼子里挣扎。

        闪闪的小手在宋舒背上轻拍,“妈妈,    不哭。”

        她的脸正对着门口,    看见江攸宁后扁了扁嘴,    作势要哭。

        江攸宁朝她摇了摇头。

        房间里的空气有些闷,    五月的北城已经热了起来。

        “宋舒。”

        隔了很久,    江攸宁才不疾不徐开口,    “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谈。”

        “啊?”

        宋舒吸了吸鼻子,“哦。”

        她抱着闪闪出门。

        星星还在床上睡,小身子已经落到了最边缘的地方。

        “把闪闪放在房间里玩吧。”

        江攸宁说:“有些话她虽然听不懂,    但我还是不太想让她听到,    或许你也不想。”

        宋舒的脚步一滞。

        闪闪被留在了房间看着星星,    宋舒亦步亦趋跟在江攸宁身后,    低敛着眉眼。

        她们坐在沙发的两端,    江攸宁低敛眉眼。

        声音不似之前温和,反而愈发清冷,    带着几分胁迫喊她的名字:“宋舒。”

        “嗯。”

        宋舒应。

        “你放弃吧。”

        江攸宁直截了当地说。

        不带任何感情,    只是简单地陈述事实。

        宋舒忽然错愕地抬起头,    “江……江律师。”

        “嗯。”

        江攸宁自始至终都没看她,声线沉了下来,    “放弃争取两个女儿的抚养权,拿着华峰给你的两百万,离婚。”

        “为什么?”

        江攸宁抬起头,和她四目相对,眼神犀利。

        在那一瞬间,宋舒仿佛看到了出鞘的利刃,泛着冷淡的光,她慌张避开。

        江攸宁却缓缓道:“为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吗?”

        说着,她扔出一份精神诊断书。

        “你自己的精神状态没了解过吗?

        你的困境自己不清楚吗?

        你的工作是我帮你找的,可你就去上了一天班。

        你的住处是辛语提供的,你在她这住了三个多月,她一句话没说过,难道你真的以为她是扶贫办的吗?

        我免费打官司,用我的人脉资源去收集证据,每天十几个小时都花在你的事上,但你呢?

        你做了什么呢?”

        “我们帮你,但你不自立,甚至对着你的代理律师谎话连篇,如果不是我警觉,难道要我在法庭上拿着你谎话连篇的证词去跟对方律师唇枪舌战,然后被对方的铁证反击得毫无还手之力吗?

        到底是我的能力不足还是你从最初就不信任我?”

        “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和经济能力,完全不足以抚养两个女儿。

        不如,就交给华峰。”

        江攸宁缓慢地下了这个结论,语气笃定。

        说完之后,根本没给宋舒反应的机会,起身拿包就走,步伐迈得坚定。

        还未走到玄关,宋舒终于开口,“江律师!”

        她站起来,泪流满面,“对不起。”

        “你需要说对不起的不是我。”

        江攸宁顿住脚步,头都没回,“是你的两个女……”

        “我真的很需要你帮助。”

        宋舒打断了她的话,哑着声音说:“我什么都说,真的求求你不要放弃我们,要是没了两个女儿,我活着,真的没有意义了。

        别的我都可以不要,但想要星星和闪闪。”

        江攸宁忽然松了口气,终于把这个口子破开了。

        但她没有动,继续沉默。

        宋舒:“华峰确实虐待过星星和闪闪,但那是在她们刚出生不久,他掐了星星的腿,咬了闪闪的肚子,我只看到过一次。

        之后我没让他给她们洗过澡,也没有让他们单独在一起待过。

        他喝醉酒打我,一共有过三次,第一次是掐我的脖子,第二次在我肚子上踢了好几脚,第三次就是他说过的那次,打了我三个巴掌,而且还把我的头发揪了一把下来。”

        宋舒说得哽咽,几次都差点说不下去。

        江攸宁语气平静:“这跟你之前说得相差无几。”

        直到现在还在撒谎。

        “但我说得都是真的。”

        宋舒说:“江律师,我没有骗你。”

        “华峰重男轻女吗?”

        “还好。”

        宋舒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但他……吸/毒。”

        —

        宋舒最终选择了坦诚。

        真正重男轻女的人是她的父母,不是华峰。

        华峰对两个女儿的态度一直是不温不热,不算差,但也算不得好,起初刚生下两个女儿的时候,华峰确实恨她们不是儿子,但久而久之,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确实有重度精神衰弱和中度抑郁症,都是在产后出现的疾病,因为带两个女儿太耗费心神,她又不放心让保姆带,担子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华峰带她去检查过,所以华峰手上有她的病历。

        华峰不止家暴过她三次,还差点把她送去酒局。

        那天晚上,她差点被华峰的商业合作伙伴带去酒店开房,最后她差点自杀,这才作罢。

        也是经由这件事,她才决定离婚。

        第二天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了别墅,走之前从卡里取了五十万现金,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等到跟华峰的官司结束,她打算带两个女儿离开这座城市。

        但她最近的记忆力愈发不好,情绪也极不稳定。

        她感觉自己好像出了问题,但又不敢去医院检查。

        她跟华峰打官司,钱是次要,主要是想拿到两个女儿的抚养权,之前那么说是听说只要过错都在男方身上,错越严重孩子判给她的可能性越高。

        那副说辞说了太久,她自己都相信了。

        江攸宁从中午跟她聊,一直聊到日落西山。

        傍晚红霞在天空中无限蔓延,宋舒从她那个“吸血鬼”一般的原生家庭聊到了华峰,一下午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真的很想死,可为了星星和闪闪,我不能死。

        “江律师。”

        宋舒最后说:“如果两个孩子判给了华峰,我真的只能死了。”

        在之前,江攸宁或许还不理解她的话。

        但在她说完自己的事之后,江攸宁忽然明白了。

        那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地方,不是她的家。

        那个充斥着家庭暴力的地方,不是她的家。

        她生命里唯一的温暖是星星和闪闪带来的,如果有一天温暖消失了,她的存在也就没有意义。

        江攸宁把目前的情况跟她说了之后,宋舒忽然起身去了房间。

        隔了五分钟,她才从房间里出来。

        “前天。”

        宋舒把一张纸递给江攸宁,“我回了一趟别墅,以星星生病要病历本的名义回去的,顺带拿出了这个。”

        这是一张平展的信纸,标题五个大字:婚前保证书。

        华峰婚前写给她的财产保证,摁过手印,但是没有拿到公证处公证过。

        算作新证据。

        至于华峰吸丨毒的事,宋舒对此知之甚少,因为她也只见过一次。

        但那个动作跟神情,她觉得八丨九不离十。

        这点儿倒是跟江攸宁的怀疑契合。

        宋舒最后问:“江律师,我的病,能治好吗?”

        江攸宁抿了抿唇,“只要你想治就可以。”

        —

        江攸宁虽帮宋舒找了工作,但其实宋舒只去上了一天班。

        因为星星和闪闪放在家里她不放心,可她也不好意思跟江攸宁说,还是店长打电话告诉江攸宁的。

        江攸宁生气,但能理解。

        这么长时间,她其实一直在等,等宋舒真正下定决心。

        如果她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那江攸宁完全可以放弃掉这个案子。

        辛语跟宋舒,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说是高中同学,其实真正相处也只有半年。

        辛语中途跟着她妈转去别的城市,最后又转回来。

        是因为后来在北城偶遇了宋舒,再加上跟闻哥也有几分交际,两人才重聚。

        说白了,这个案子如果宋舒不努力,外人怎么样都帮不到。

        而江攸宁不知道的是,宋舒在她们没看见的地方也做了很多努力。

        从五月初开始,她就在家里拍短视频,做美妆博主。

        因为以前刚辍学那会儿她学过一段时间的化妆,再加上在娱乐圈的历练,她会简单的剪辑,所以在短视频盛行的浪潮下,开始做这个。

        刚半个多月,她发了八条仿妆视频,已经积攒了30万粉丝。

        她把视频给江攸宁看得时候,江攸宁终于认可了她的决心,也才有了后来的谈话。

        她自己去看过心理医生,每个星期会练半天的瑜伽。

        如果江攸宁今天不来找她,她也打算过几天去找江攸宁。

        什么都不说,只是想拿到更多证据。

        而且,她怕华峰知道。

        最后,江攸宁帮她约了医生。

        可涉及到她的原生家庭,江攸宁也没有办法,只能搬家。

        宋舒说自己已经找好了房子,是五十多平米的小家,在城郊新盖起来的小区。

        五月底,宋舒带着两个女儿从辛语家里搬了出去。

        而在同日,热搜上爆了一条#江闻        隐婚#。

        —

        江攸宁是在6点半看到这条热搜的。

        宋舒的案子终于步入了正轨,她终于能歇一下心,躺在床上刷微博就看到了这条。

        呕吼。

        惊天大瓜。

        江攸宁都没急着点,而是见证了这条热搜在二十分钟内从第45蹿到第1,她这才发现江闻的国民度有多高。

        等到热搜变成#爆#的时候,她截图给江闻发了过去。

        【闻哥,你可以啊。

        】

        江闻秒回:微笑.jpg    。

        ——你仿佛是个智障。

        江攸宁:?

        ?

        江闻:你先点开看一眼再跟我说话。

        江攸宁:……

        她点回微博,戳开视频。

        满屏的水印,还有一个带着东北口音的解说,“前两天儿,哥拍的年轻影帝江闻跟一个素人妹子……”

        嘴碎,话多。

        关键是,视频里的人不是别人。

        是她跟江闻,虽然给她的脸打了马赛克,但从衣服和肚子都能很明显地看出来。

        那天她跟江闻去清河钓鱼,从她们出小区到她们去清河,一直拍到她们钓完鱼回家。

        一天的行程快剪了十五分钟的视频。

        解说的声音让江攸宁很受不了,明明在解说,但江攸宁愣是听出了调侃的劲儿,而且很多动作明明就不是那个意思,但他硬是往歪了说,言语之间都带着猥琐和油腻。

        江攸宁切回微信:对不起,我回来了。

        江闻:哦。

        江攸宁:你不解释吗?

        江闻:等到热度再高点。

        江攸宁:?

        ?

        江闻:后天我新剧上映。

        江攸宁:你不是吧?

        闻哥我真的不想把你想歪。

        ——但你这行为让我心梗。

        江闻:狗屁。

        热搜是别人买的,视频是狗仔拍的,估计是想让我的戏糊。

        江攸宁:……好吧。

        江闻:我只是想踩在别人给艹的热度上宣传下戏而已。

        江攸宁勉强接受。

        她又切回了微博,给自己弄了微博认证。

        ——江攸宁,律师,江闻亲妹。

        认证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通过。

        她继续在网上冲浪,然后看到词条——童瑾江闻。

        江攸宁:?

        ?

        #童瑾认爱江闻#

        #童瑾江闻隐婚#

        #童瑾承认视频里的人是自己#

        四个词条飞速爬到了前边。

        江攸宁立马给江闻截图:闻哥!瓜!新鲜的!

        江闻:……嘎嘎嘎嘎嘎.jpg

        江攸宁点进词条快乐吃瓜。

        原来童瑾发了一条微博:是我。

        然后po了结婚证出来,两张。

        在这种时间点,发这种微博,很难不让人遐想。

        于是,词条立马就爆了。

        江闻那原本理智到不行的粉丝第一次替江闻“勇闯天涯”。

        童瑾的那条认爱微博下被江闻粉丝攻占。

        [认真的?

        ]

        [姐姐你到底要跟多少男人炒CP啊?

        这种大事你都敢认?

        ]

        [要是你的话,视频里就不会说素人妹子了!]

        [能不能带上脑子再发微博?

        真当自己出道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

        [你从哪找得结婚证,现在为了炒CP已经这么不择手段了吗?

        ]

        ……

        粉丝为了江闻“勇闯天涯”,江闻看着微博就两个字:头疼。

        如果再多两个字,那就是:无语。

        江攸宁给江闻实时转播微博战况。

        【闻哥,你跟童格格真结婚了?

        】

        【闻哥,你太可以了。

        】

        【我上次问你,你跟我说不可能的。

        】

        江闻:……

        ——我跟你说假结婚,你信么?

        江攸宁:你在跟我演电视剧么?

        江闻:算了,解释不清,我现在去澄清。

        江攸宁开了微博会员,认证快了一些,然后把自己这个微博号发给了他。

        当为自己打广告。

        江闻:蹭流量,你最行。

        江攸宁:还有嫂子呢。

        ——她也不错。

        江闻:……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于是在一分钟以后,江攸宁收到了艾特。

        @江闻:视频里的人是她@律师江攸宁,我异父异母的亲妹妹。

        江攸宁立马回复:感谢闻哥带我散心。

        评论区立马炸了。

        [异父异母亲妹妹?

        是我想得那个意思吗?

        ]

        ……

        江攸宁虽然没有带着大名在江闻的微博里出现,但大家都知道江闻有个妹妹,毕竟逢年过节就在线征集礼物,偶尔微博小剧场还会出现相处日常。

        在澄清了这件事之后,立马就有粉丝催婚。

        [妹妹都结婚了,你还单身,是该反思一下了。

        ]

        江闻回复:不好意思,我妹单身。

        又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消息。

        但江闻没理那些,而是发了第二条微博。

        @江闻:视频里的人不是她,但结婚本上的人是她。

        @童瑾

        互联网引发了新一轮浪潮。

        江攸宁吃完了瓜,然后给江闻发消息。

        江闻直接给她跟童瑾、辛语拉了个群。

        江闻:@童瑾,你跟她们解释吧。

        童瑾:?

        ?

        江攸宁:嫂子好。

        乖巧.jpg

        辛语:你对童年女神就这态度?

        闻哥,你是不是膨胀了?

        @江闻。

        童瑾:介绍一下,我跟江闻,塑料婚姻,没有感情。

        ——他逼我这么说的。

        江闻:我……

        江攸宁:啧,闻哥渣男。

        辛语:回来接受林姨的审讯吧。

        江闻:?

        ?

        你在哪?

        辛语:你家沙发上坐着呢。

        ——我妈正在跟林姨聊天。

        江闻:……

        辛语:你知道的,我妈冲浪速度比我还快。

        ——嘴也快。

        江闻:菜鸡落泪.jpg

        群里不再说话。

        江闻跟童瑾作为公众人物,肯定还要继续处理后续的事情。

        江攸宁也不再打扰。

        她从书架上拿了本书看。

        书刚翻阅了十页,她收到了曾嘉柔的微信消息。

        【表嫂对不起,我把你怀孕的事情说出去了。

        呜呜呜。

        】

        【主要是姑妈知道了。

        真的对不起!】

        【刚才我太气了,话都没过脑子。

        】

        江攸宁盯着屏幕看了几秒,回复:没事。

        尔后又问:沈岁和知道了吗?

        曾嘉柔:没有!今天家里就我爸我妈我哥还有……姑妈。

        曾嘉柔:表哥好像已经很久没跟姑妈联系过了。

        江攸宁:嗯,没事。

        ——不用内疚,他们迟早都要知道的。

        曾嘉柔:呜呜呜我有罪!我气死我这张嘴了。

        江攸宁:拍拍头.jpg

        ——她说我的坏话了吧。

        曾嘉柔:……

        没有名字,但谁都知道这个代指是谁。

        而曾嘉柔的省略号也表明了一切。

        不过都无所谓了。

        江攸宁现在一点也不在意

        曾嘉柔:表嫂你放心,我爸说我们家人都会站在你这边的!一定一定不让姑妈去打扰你,你好好养胎!开心点!别累着!

        ——我爸让我跟我哥买点营养品带过去,你看……我还配过去吗?

        江攸宁:来吧,我明天在家。

        ——但说好,只能你跟你哥来哦。

        曾嘉柔:没问题!

        江攸宁刚怀孕的时候,其实很怕曾雪仪知道。

        但这会儿,江攸宁反倒无所谓。

        知道便知道,反正跟她也没关系。

        她不喜欢江攸宁,肯定也不会喜欢这个小孩。

        而现在,江攸宁和小孩也不需要她的喜欢。

        江攸宁看不下去书,想下楼去散步。

        她换了双休闲鞋,内搭了一件杏色的长裙,天色晚了,外面也起了风,她就随手披了件外套。

        刚出楼门,她就看到了熟悉的车。

        还有熟悉的人。

        沈岁和站在她家楼底下,正在抽烟。

        他颀长的身影立在那儿,落日夕阳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

        淡青色的烟雾在他身侧飘散,他始终背对着楼门。

        江攸宁的脚步忽然顿在原地。

        似有感应一般,沈岁和竟蓦地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

        两人谁都没说话。

        江攸宁竟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沈岁和手中的烟还有一半。

        只是几秒,江攸宁便转身向另一条路走。

        沈岁和在她身后淡声开口,“骗我,好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