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54(大修)

Chapter 54(大修)

        Chapter        54(大修)

        夕阳西下,    落日余晖映照在两人身上,画面美得不像话。

        江攸宁盯着沈岁和看了许久。

        她只是淡淡地摇头,    “我从没骗过你。”

        从未。

        她表情温和,    缓缓下了楼梯。

        沈岁和指间的烟还在随着风的方向燃,头发有几根立了起来,看着凌乱。

        两人隔着几步远的距离,    江攸宁温声喊他:“沈岁和,    一起走走吗?”

        沈岁和掐灭了手里的烟,鬼使神差地点头。

        —

        两人并肩而立,    在落日余晖中散步,    连昏黄倒影都是两个人。

        这样的场景,    江攸宁只在梦里有过。

        想不到有一天,    梦想照进了现实。

        她却一点悸动都没了。

        这个时间点操场上人很多,    还有很多在跑步的。

        男男女女,    面孔都很年轻。

        天色渐晚,操场的喧嚣声更甚。

        “几个月了?”

        在操场走了半圈后,沈岁和率先开口。

        江攸宁:“快五个月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岁和问。

        江攸宁看向他的侧脸,    “这件事,    还跟你有关系吗?”

        她问得很平静。

        不是故意在气沈岁和,    是发自内心的认为这件事跟沈岁和没有关系。

        孩子是她一个人的。

        “为什么没有?”

        沈岁和反问,    “这个孩子,    我……”

        “你提供了精丨子是吗?”

        江攸宁眉头微蹙,“确实是这样,    但我们离婚了,    孩子也是在离婚后才查出来的,    所以我没骗过你。”

        “你是打算生下来才告诉我么?”

        江攸宁摇头,“不是。”

        她从没想过隐瞒沈岁和这件事情,    也从未想过主动去告诉他。

        对她来说,这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孩子是她自己决定要的,也是在离婚后查出来的。

        所以孩子的所有权归她,抚养权归她,由这个孩子带来的,或好或坏她都接受。

        “江攸宁。”

        沈岁和的语气很僵,“你到底想怎么样?”

        “啊?”

        江攸宁愣住,“什么意思?”

        没等沈岁和回答,她忽然想到——“你不会以为我生下孩子后,用孩子来要挟你跟我复婚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岁和说:“只是……”

        他一时语塞。

        不知道说什么。

        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他只是知道这个消息后,一时冲动跑到了江攸宁楼下。

        至于想跟江攸宁说什么,完全没想清楚。

        他很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但确实,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估计都很难冷静。

        “算了。”

        江攸宁说:“你家人也知道这个消息了。”

        沈岁和忽然皱眉,“她也知道了?”

        他也没说是谁,但江攸宁一瞬间就懂了。

        这好像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她,这个不能言说的存在,除了曾雪仪外,没有其他人。

        江攸宁点头,“是。”

        沈岁和顿时无话。

        他们绕着操场走了两圈,江攸宁额头浸出了薄汗。

        操场的大灯已经亮了起来。

        江攸宁说:“我请你去吃食堂吧。”

        沈岁和点头。

        他们往食堂走,路过喧嚣人群,路过安静的一草一木。

        “孩子的事,你想怎么做?”

        江攸宁问。

        沈岁和:“你会听我的么?”

        “会做参考。”

        江攸宁说:“但不会听你的。”

        沈岁和忽然笑,他手插在兜里,“那不就得了,我好像没什么话语权。”

        江攸宁想都不想,“嗯。”

        “孩子父亲是我。”

        沈岁和问,“这没疑问吧?”

        江攸宁:“不想承认的话也可以不是。”

        沈岁和:“……”

        “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岁和说:“孩子的抚养权我不会争,但是我会负责养。”

        “嗯。”

        江攸宁说:“虽然不需要,但你如果想的话,可以。”

        “还有,以后孩子的成长,我会参与。”

        江攸宁点头:“可以,但我不希望你因为孩子参与到我的生活中来。

        我想你应该明白,孩子是孩子,我是我,而你是你。”

        沈岁和:“……”

        “我会开始新生活。”

        江攸宁说:“你也是,孩子有权享受父亲和母亲的爱,这我无法剥夺,但我不会因为孩子就去做任何妥协。”

        “我知道了。”

        沈岁和闷声道。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就是觉得很闷。

        江攸宁的话从逻辑上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他们没有婚姻事实,只是共同抚养一个孩子。

        孩子会喊他爸爸,会喊江攸宁妈妈,但他们注定不会生活在一起。

        这天晚上,江攸宁请沈岁和吃得是华师的葱油拌面。

        两人安静的吃完了饭,在送江攸宁回家的路上,沈岁和一直都没说话。

        等到了江攸宁家楼下,她挥手告别沈岁和,“再见。”

        沈岁和却没走,他只是淡声开口,“崔明回老家了。”

        江攸宁:“嗯?”

        “他妈重病,请了年假。”

        沈岁和说:“他手头的案子现在都分了出来。”

        江攸宁:“哦,那华峰的案子呢?”

        沈岁和看她,“只能从我跟老裴中选,你想跟谁打?”

        江攸宁忽然笑了。

        在昏黄的路灯下,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那双澄澈的鹿眼里带着几分戏谑,“我第一次听说,打官司还能自己挑对家律师呢。”

        被她的情绪感染,沈岁和说话也带上了几分笑意,“关系好,能让你选。”

        “那你跟裴律,谁的离婚官司打得好一些?”

        江攸宁问。

        沈岁和:“半斤八两,都一样菜。”

        本来他们就不是负责打离婚官司的,这相当于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老裴对劳动法的研究更深入,擅长的是争议解决。

        他擅长的是公司法,擅长诉讼。

        所以相对而言,他上法庭还是比老裴好一些。

        “你们律所难道没有其他负责离婚诉讼的律师了么?”

        江攸宁问。

        沈岁和:“有,但手头都有案子,而且……都很重要。”

        江攸宁:“这么巧啊?”

        “嗯。”

        沈岁和说:“老裴现在也犹豫,他不想接,但……”

        他顿了下,江攸宁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也不想接?”

        沈岁和点头,他耸了耸肩,“本来就不是自己擅长的事情。”

        “我还以为是因为不想跟我在法庭上对峙呢。”

        江攸宁笑:“对手我随意,你们自家的事还是自家抉择吧。”

        “那你觉得……”沈岁和顿了下,“你看我行吗?”

        “行啊。”

        江攸宁说:“跟谁打不是打。”

        沈岁和却瞟了眼她的肚子,“要不这案子,我们律所退了吧。”

        江攸宁:“嗯?”

        她笑:“沈岁和,看不起我啊?”

        沈岁和摇头,“你这样让我怎么打?

        你站在对面,我能说什么?”

        “意思是如果对面是我,你会放水咯?”

        江攸宁问。

        “不是。”

        沈岁和说:“我接的案子,好像都没输过。”

        江攸宁站在路灯下,夜晚的风拂过她的耳畔发梢,眼角眉梢。

        她眉毛一挑,带着几分笑意喊他的名字,“沈岁和,这个案子你接吧。”

        沈岁和:“嗯?”

        “我想跟你,在法庭上试试。”

        她很早就想跟他真真正正的来一场。

        “你会输的。”

        沈岁和说。

        江攸宁只是笑,“你别放水,我会全力以赴的。”

        “况且,谁输谁赢,真的不一定。”

        背水一战的人比从未输过的人更要认真。

        沈岁和是很厉害。

        但江攸宁觉得,自己不差。

        “对了。”

        江攸宁在上楼之前给他留了最后一句善意的提醒,“你的诉讼风格太直了,打离婚官司别像商事诉讼一样,会吃亏。”

        沈岁和还是不信,“你真的要我接?”

        “你会手下留情吗?”

        “不会。”

        江攸宁站在楼梯之上,风吹起她的裙角,她俯瞰着沈岁和,笑得无比自信,“你接,我一定会赢。”

        这是张扬的,肆意的,骄傲的江攸宁。

        —

        “我靠?”

        裴旭天坐在沈岁和对面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

        “不然呢?”

        沈岁和瞟了他一眼,“你来打?”

        裴旭天摇头,“说实话,我不想。”

        “不然这案子给了金科?”

        裴旭天说:“我认识方涵,她打这种官司也挺好的。”

        “非得降维打击江攸宁,你才高兴?”

        沈岁和把手头资料收拾到一边,“全天下的笋都被你夺完了吧。”

        方涵这种级别,跟初出茅庐的江攸宁对上。

        甚至比崔明跟江攸宁对上还恐怖。

        “那你要在法庭上放水?”

        裴旭天嗤笑,“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不会。”

        沈岁和说:“我打这种官司,跟你打不是差不多?”

        都不是擅长的领域,赢面不高。

        裴旭天想了想,“倒也是。”

        “而且,你知道江攸宁现在在哪上班吗?”

        沈岁和挑了挑眉,“金科,就在方涵办公室隔壁。”

        “你怎么知道?”

        “方涵跟小舅是大学同学。”

        沈岁和说:“上次我去金科,听说她去了。”

        小舅。

        叫得很顺口。

        沈岁和忽然愣怔了下。

        裴旭天笑,“还小舅呢?

        沈律,需要我提醒你吗?

        你离婚了。”

        沈岁和朝他扔了根笔,椅子往后一转,声音漠然,“哦。”

        “不过你们昨天到底怎么说的?”

        裴旭天问:“孩子怎么办?”

        “她带着。”

        沈岁和说:“我可以去看。”

        “你不争抚养权?”

        沈岁和摇头,在安静的办公室里,他的声音又闷又重,“我不可能带好那个孩子。”

        “而且,不想给江攸宁添堵。”

        昨天是裴旭天从热搜上看到了消息告诉他的。

        他专门下载了微博,把那个视频看了十几分钟,然后想都没想就开车去了江攸宁家。

        但站在江攸宁面前,他觉得孩子是该给江攸宁。

        那样的江攸宁,温柔美好。

        而他这里,什么都没有。

        —

        叮咚。

        曾嘉煦拎着果篮和几大盒补品站在江攸宁家门口,不大确信地问:“你确定我们不会被拿扫把打出来吗?”

        曾嘉柔淡然地瞟他一眼,“有点出息好么?

        表嫂那么温柔,怎么会!”

        “但……”曾嘉煦无奈摇头,“我真服气姑妈。”

        “不止你一个人服气。”

        曾嘉柔附和着,又摁了下门铃,“咱们说好了啊,爱别提。”

        曾嘉煦:“嗯?”

        “爱就不要在表嫂面前提起姑妈。”

        曾嘉柔科普道。

        “好。”

        曾嘉煦一万个同意,“不过……我们现在喊表嫂,合适吗?”

        曾嘉柔一愣,斩钉截铁,“不合适。”

        曾嘉煦:“要不我们叫宁宁姐?”

        “可。”

        曾嘉柔又按门铃。

        商量和决定就是这么快。

        曾嘉柔直接把微信备注也改了。

        “宁宁姐到底在家没?”

        曾嘉煦没空着手,抬脚踢了下曾嘉柔的小腿,曾嘉柔回头就朝他胸口挥了一拳,“我新买的裤子!”

        “你又不是只买了这一条。”

        曾嘉煦说:“快点给宁宁姐发消息,我手快要断了。”

        “好。”

        她拿出手机,戳屏幕发:宁宁姐,你在家

        刚打完“家”字,门就开了。

        曾嘉柔的手顿在原地,但不小心按了个发送。

        “啊啊啊,宁宁姐,我还以为你不在家。”

        曾嘉柔顺势从她哥手中抢了一点儿东西过来,拎着往家里拿。

        “我刚在洗头发。”

        江攸宁说:“没听到,不好意思。”

        “没事啦,反正我们也刚到。”

        曾嘉柔略有些紧张地坐在沙发上,眼神在她家里各个角落瞟。

        江攸宁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图,笑道:“慕老师不在。”

        “呼。”

        曾嘉柔松了口气,立马笑嘻嘻地:“宁宁姐懂我。”

        “宁宁姐。”

        曾嘉煦问:“她平时成绩是不是特差?

        看见老师就跟老鼠看见猫似的。

        就这,考北师还被夸死了。”

        “略略略。”

        曾嘉柔一脸骄傲,“有本事你也考北师啊,不知道咱家人对传媒行业意见大吗?”

        曾嘉煦:“……”

        北传没理,懂了。

        江攸宁笑着看他们兄妹互怼,从厨房端了果盘出来。

        曾嘉柔跟曾嘉煦的性格都很开朗,单是两个人聊也不会冷场,家里的氛围比平日热闹。

        两人聊天也都极有分寸,闭口不提曾雪仪跟沈岁和,哪怕沈岁和才是架构她们之间关系的桥梁,这条桥虽然断了,但两人仍旧巧妙地寻了另一条路。

        她很喜欢这兄妹俩。

        其实曾嘉煦跟她同岁,只比她小五天。

        她12.24,曾嘉煦12.29。

        几人聊起来也没有代沟。

        聊了一上午,中午江攸宁要请他们去外边吃饭。

        曾嘉柔非要带曾嘉煦去品尝北师的食堂,传说中北城最好吃的大学食堂。

        江攸宁拿着饭卡跟他们一起出去,路上曾嘉煦还被要了签名跟合影。

        在食堂吃饭,曾嘉柔安利了很多美食,江攸宁也跟着一起安利,最后曾嘉煦的面前摆上了近五种食物,味道各不相同。

        他觉得自己太浪费,还发了条微博,结果一眼就被认出在北师食堂。

        他在评论区回复:找我妹而已。

        结果就被沈岁和微信私戳:有江攸宁?

        曾嘉煦正吃得高兴,看见消息顿时脸色微变。

        他尴尬地回:说没有你信吗?

        沈岁和:照旧吧。

        曾嘉煦知道有些事儿不归他管,但还是忍不住发:哥,姑妈对宁宁姐意见真的很大,她昨天知道宁宁姐怀孕以后,失魂落魄地走了,我还是很担心她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沈岁和:知道了,我会处理。

        ——好好吃饭,别在她面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儿。

        曾嘉煦:好!

        他收了手机,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问:“7月25,我们乐队在北城体育馆开万人演唱会,你们要去吗?”

        曾嘉柔:“要!我要看纪星河!”

        纪星河是他们乐队的主唱,传闻中的天才词曲创作人,被认为是最有能力单飞,但一直在乐队待着的人,长得最帅,粉丝最多。

        曾嘉煦抬手一个爆栗,“我才是你哥!”

        曾嘉柔瞪他,根本不理他的话,反而安利江攸宁去看,“宁宁姐,一起去吗?

        他虽然菜,但他们乐队主唱、贝斯手、吉他手、键盘手都很可!”

        曾嘉煦:“……”

        来自亲妹妹的一万点暴击。

        江攸宁其实对乐队不感兴趣,但她很喜欢演唱会的气氛。

        那会儿也开完庭了,正好能放松。

        “好。”

        江攸宁笑着答应,“我要前排票啊。”

        “没问题。”

        曾嘉煦打了个响指,“超前排VVVVIP。”

        最后,三人聊到了七月份的那场官司。

        江攸宁风轻云淡地扔下一个重磅消息——她跟沈岁和对垒。

        曾嘉柔听完以后,一时不知该佩服江攸宁的勇气还是该给沈岁和点根蜡。

        反正她觉着,这场官司无论谁赢,都是沈岁和输。

        江攸宁却笑,“各凭实力吧。”

        曾嘉煦坚定地拍桌子,“我站宁宁姐!宁宁姐必赢!”

        “我也站宁宁姐!”

        曾嘉柔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宁宁姐必胜!”

        江攸宁笑,不管两人说得是不是真心话,她都很开心。

        不是因为恭维,而是在曾家,也有人认可她、喜欢她。

        不喜欢她的,只是少数罢了。

        两人待到下午才离开,曾嘉柔直接回了学校宿舍,曾嘉煦去排练室。

        江攸宁目送他们离开。

        彼时夕阳西下。

        沈岁和的车就停在她家马路对面,他刻意换了一辆车,今天还戴了顶鸭舌帽。

        他看着江攸宁进了楼道才拿出手机,给曾雪仪发了条短信,尔后驱车前往骏亚。

        —

        “你知道了吧。”

        沈岁和开门后的第一句便是如此。

        他没有坐,只是站在客厅里,声线是一贯的冷漠,听起来像极了挑衅。

        曾雪仪嗤笑,“果然,你还是为了她才回来的。

        怕我对她做什么吗?”

        “嗯。”

        沈岁和想都没想地承认,“你向来心狠。”

        反正俩人的关系在之前已经到了冰点,如今也无所谓雪上加霜。

        “我心狠?”

        曾雪仪瞪大了眼睛,“沈岁和!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沈岁和面无表情地重复她的话,尔后看向她,“那就别去打扰她。”

        “好啊你,沈岁和,你为了她是要跟我断绝关系吗?”

        曾雪仪质问道。

        “没有。”

        沈岁和说:“我只是在提醒你,我跟她离婚了。”

        “你跟她之间不再有亲友关系,如果这会儿你去对她做什么的话,我不会请律师为你辩护,你想进去待几年就几年。”

        他很平静地看向曾雪仪,“当然,如果你想借刀杀人或者钻法律漏洞,像当初那些人对我爸一样,你尽管做,你大可以成为你当初最恨的那些人,也可以成为我爸最讨厌的那类人。”

        “你!”

        曾雪仪指着他鼻梁的手都在颤抖,“为了她,你要跟我做到这么绝么?”

        沈岁和声音温了下来,“不止是为了她。”

        “如果我不把你当妈,我不会在这里跟你说这些。”

        沈岁和说:“你有千万种害人的方式,我也有千万种阻止的方式,但我仍旧尊重你,也相信你。”

        “我知道我的母亲,不会谋害陌生人,跟那些当初害死我爸的人,不一样。”

        他中途停顿了几次,刻意放缓了语速,试图找寻曾雪仪的脆弱点。

        “我跟江攸宁离婚了。”

        沈岁和说:“那个孩子也跟我们没关系。”

        曾雪仪抿唇。

        良久之后,她转身回房间,“我知道了。”

        沈岁和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这算是曾雪仪妥协了。

        他找对了。

        曾雪仪站在房间门口,她握着门把手,背对着沈岁和,忽然沉声问道:“岁岁,妈妈在你心里已经这么丧心病狂了吗?”

        沈岁和盯着她的背影,沉默以对。

        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不管你信不信。”

        曾雪仪说:“我没想过害那个孩子。”

        沈岁和:“哦。”

        “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爸最讨厌的那类人,绝不会谋害陌生人。”

        说完之后她便进了房间。

        门关上的刹那,沈岁和想:你知道自己已经变成我爸最讨厌的那类人了吗?

        你已经,偏执了。

        —

        七月中旬开庭。

        江攸宁这边一切都步入了正轨。

        最主要是宋舒配合,她在七月初重新做了鉴定,精神状况要比之前好了许多。

        她整个人也重新焕发光彩,只是对外还是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是江攸宁刻意交代的。

        而江攸宁仍旧没找到华峰吸丨毒的确凿证据,华峰太警惕了,根本拍不到。

        手头上这些证据,只能让她有50%的可能赢了这场官司。

        尤其对方是沈岁和。

        她兴奋,却也紧张。

        眼看着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江攸宁确实着急。

        在开庭的前一晚,她失眠到晚上两点。

        凌晨1:32,她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晚安,别担心,早点睡。

        】

        江攸宁心头涌上一个名字,却又不敢确认。

        她拨通了那个电话。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匀速的呼吸声。

        “沈岁和?”

        她试探地喊出了那个名字。

        对面应:“嗯。”

        “你做什么?”

        江攸宁问。

        沈岁和:“怕你明天状态不好。”

        “哦。”

        江攸宁笑,“你真的很扯。”

        沈岁和:“还行。”

        “这个号码我留下。”

        江攸宁说:“但是没事别给我发短信打电话了。”

        沈岁和:“哦。”

        “明天。”

        江攸宁顿了下,“记得全力以赴。”

        “好。”

        电话挂断。

        江攸宁看到微信上杨景谦给她发了条消息。

        【明天加油!】

        江攸宁回复:好的,谢谢。

        她看着消息,忽然陷入了思考。

        该找个机会说清楚。

        她跟杨景谦的联系不算密,但她总能感觉到,杨景谦对她是特殊的。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有一种杨景谦暗恋了她很多年的感觉。

        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跟她以前看沈岁和一模一样。

        可他什么都没说过,江攸宁不可能主动去说:我不喜欢你,别跟我告白。

        所以江攸宁自始至终对他都是客气疏离的。

        回复完消息之后,她阖上手机。

        一觉睡到了早上七点。

        —

        案件由北城市江云区人民法院负责审理,华峰跟宋舒都申请了不公开审理。

        所以今天到场的人很少,只有双方律师跟亲属。

        因为要争夺星星和闪闪的抚养权,星星跟闪闪也都到了场。

        两个小女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刚到法院门口的时候,闪闪还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一脸无辜地问:“妈妈,我们今天要干嘛啊?

        来这里逛街吗?”

        宋舒眼一涩,差点掉下泪来,但她笑着跟闪闪说:“今天妈妈要跟爸爸离婚了,我们以后不在一起生活,但我们还会一起爱你,爱星星。”

        闪闪懵懂地点头。

        许是做了母亲,江攸宁听着都觉得心酸。

        孩子已经六个多月,她肚子算比较明显的,凸起的弧度较大,所以穿了件宽松的孕妇装,只在外面穿了件大码的西装,还化着淡妆。

        站在这里,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像是律师,反倒比较像当事人。

        而宋舒今天也换上了职业套装,一副精干女强人的模样。

        证据在开庭之前就已经交到了公证处。

        九点一到,由书记员请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入场,并宣读法庭纪律,之后全体起立,有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江攸宁看到了沈岁和。

        他的装束照旧,西装衬衫,一丝不苟。

        四目相对。

        她微笑着朝沈岁和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