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57

Chapter 57

        Chapter        57

        北城的夏天夜晚闷热,    连迎面吹来的风都是热的。

        江攸宁站在杨景谦面前,很久都没说话。

        她从没想过,    杨景谦会站在她面前,    望着她的眼睛坚定不移地说喜欢她。

        “今晚的《七里香》是给你唱的。”

        杨景谦说:“我喜欢你,比你想象得早。”

        “你或许从没注意到,大学时教室里每天早上6:30只有我和你,    你在第一排,    我在最后一排;大四毕业那年,在学校播音站给你读情书的人不是我,    但当年我的情书也已经写好,    只是没来得及送;大学里我没能再见到你,    那会儿的我也没勇气跟你说这一切。

        “之后你销声匿迹,    再后来我听说你已经结婚,    我只能笑着祝福你。

        我不喜欢沈学长,    因为他没把我珍惜的人放在心上,我所认识的江攸宁是温暖柔软,坚定有力,    是大智若愚,    是沉默但不寡言,    是眼里有光的女孩,    在所有人眼里,    或许是沈学长站在高处,你配不上。

        但在我眼里,    他配不上你。”

        “你离婚了,    我也攒够勇气了。”

        杨景谦吞了下口水,    “这一次再不说,我怕会遗憾和错过一辈子。

        江攸宁,    我喜欢你,我想追你。”

        他把之前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江攸宁只是看着他。

        从大学开始的么?

        她真的从来没注意到。

        甚至她不记得杨景谦这个人。

        “抱歉。”

        江攸宁还是往后退了半步,她仍旧笑得温和,“我不会答应。”

        “为什么?”

        杨景谦皱眉问,“是因为你还没放下沈学长吗?

        我可以等。”

        “等不到的。”

        江攸宁想都不想便说。

        她眼里忽然泛了泪光。

        昏黄路灯下,杨景谦身形挺拔,像是不屈的杨树。

        单是站在那儿,就能给人温和的力量。

        “今年。”

        江攸宁笑着,声音哽咽,“是我爱上沈岁和的第十一年。”

        “你注意到我,可能是因为我的排名在你之前,可能是因为我在台上作为优秀新生代表发言,是所有我耀眼的瞬间。

        但我爱上沈岁和的那天,他在我身边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因为那一天,我搭上了我的十一年。

        说这些或许对你很残忍,但跟你想说出来一样,我拒绝你时也希望把这些说出来。”

        “杨同学,你很好。

        不是恭维,是真心地认为你这个人品性非常好。

        如果在谁更适合结婚的选项里把你跟沈岁和放在一起,从长相、性格、人品、人情世故、职业、家世等放在一起选一个,那你一定比沈岁和合适千倍万倍。

        但感情不是选择题,不是非他即你,更不是在我用十一年排除掉沈岁和这个错误选项后,再去选一个更合适的你。”

        “你在关注我的时候,我所有的精力都在另一个人身上……”

        杨景谦忽然打断她,“如果你还没放下沈学长,我可以等,等你放下的那天,我想跟你在一起。”

        “不会的。”

        江攸宁摇摇头,眼泪忽然掉下来,她抬起指腹迅速擦掉,“我是没完全放下他,因为那是我拼命燃烧自己的过去,但我会放下他,因为我不能陷在过去出不来。”

        敢于承认,不过是她的爱恨都坦诚。

        她爱了沈岁和十一年,也悄悄的恨过他。

        但最后都要放下。

        “杨同学,你非常优秀。”

        江攸宁说:“所以这样优秀的你为什么要选择成为备胎呢?

        一见钟情的人永远钟爱一见钟情……”

        “可我相信日久生情。”

        杨景谦辩驳道:“你都没有跟我真实日常相处过,怎么知道不会喜欢上我呢?

        我喜欢你,是在每一个清晨,跟你一起在教室里学习的日子确定的。”

        “不会。”

        江攸宁笃定地摇头,“我至死相信一眼就心动。

        如果有一天你能等到我,那说明我在将就。

        我在因为俗世目光想找一个避风港,所以拿你将就。”

        “我愿意让你将就,当你的避风港。”

        他的声音忽地拔高,说得江攸宁愣了下。

        “可我不愿意将就。”

        江攸宁说:“这辈子,我不会再为感情将就、也不会为感情迁就,我的世界里不能只有爱情。”

        “而且,无论经过多少次,我永远相信一见钟情。”

        江攸宁对着他笑了下,这笑略有些苦涩。

        “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天真,也很幼稚,为什么我在遭遇过那样的婚姻之后还会有这种想法?

        但这是我内心最后一点关于感情的倔强了。”

        “杨同学,我很佩服你的勇敢。”

        江攸宁上前一步,踮起脚尖轻抱了他一下,但也只是瞬间便推开,仅限于同学的礼仪,“所以我也要对得起你这份勇敢。”

        她声音温和,跟夏夜的风融在一起,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作响声在为她伴奏。

        她不疾不徐,笑得温和又坚定:“你永远等不到一个大步往前走的人回头,如果有一天他回头了,不过是他在将就。

        但我们努力学习、拼命生活,不是为了等他的将就,无论是谁,都不值得。”

        杨景谦盯着她看,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他说话的声音略有哽咽,“所以你永远都不会喜欢我,对吗?”

        江攸宁点头,“是的,我永远不会给你这份无谓的希望。”

        早一点勇敢,早一点了断。

        如果能回到过去,她也要这样勇敢。

        或许在华政的某个拐角,她有勇气拦住沈岁和跟他告白,得到他同样坚定的拒绝,她不会在这条不归路上走这么多年。

        她不会沉溺于他可能喜欢我这样的虚伪戏码中,抽不出身来。

        暗恋就是一场欲望陷阱,海市蜃楼。

        看你勇气几何,敢不敢击碎。

        夏夜的蝉鸣声此起彼伏,月亮也在云层中跟人玩捉迷藏,若隐若现。

        江攸宁的睫毛在杨景谦的手心中轻轻刷动,她跟初见时一样乖巧。

        十年过去,她仍旧抱有赤子之心。

        少女怀春,怀得是永恒和希望。

        他的掌心温热,她的站姿乖巧。

        良久之后,他弯腰俯身而下,吻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躲闪。

        他闭着眼,在昏黄世界里沉溺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尔后起身,但他的手没有松开。

        他说:“我的代驾到了,这次我先走了。”

        “好。”

        江攸宁抬起自己的手,跟他的手隔了五厘米,“我会闭着眼。”

        这是两个体面人的道别。

        杨景谦的手在撤离的同时,江攸宁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两只温热的手在空气有轻微的触碰,但又瞬间擦身而过。

        杨景谦转过身说:“等到下次我联系你,我会退回到朋友的位置。”

        “好。”

        江攸宁说:“谢谢你的喜欢。”

        “谢谢你……”杨景谦的声音忽然哽咽,“曾来过。”

        江攸宁的嘴角始终扬起,微笑。

        杨景谦的车在昏黄路灯下渐行渐远,消失在转角。

        江攸宁拿下手,她环顾四周。

        好似有一场狂风暴雨呼啸而过,最终归于寂静。

        原来这是被偏爱的感觉。

        是明目张胆被偏爱。

        —

        车里一派寂静,灯没有开,略显昏暗。

        坐在副驾的裴旭天终于忍不住,低咳了声,“要不,我给小羊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不……”沈岁和话说到一半噤了声。

        也还是挺想知道。

        杨景谦跟江攸宁站在路边,两人有说有笑,距离不远不近。

        两人站在那儿,看起来气场很合,从视觉效果来说很搭,但沈岁和看着扎眼,但又忍不住想看。

        就像是不知道大结局的观众,期待最后一幕的出现。

        他看见杨景谦隔着手背吻了江攸宁的眼睛,看见江攸宁踮起脚尖轻抱了杨景谦,还看见他们一起笑,江攸宁朝他挥手告别。

        这些场景,在昏黄路灯下,像一出偶像剧在现实中上演。

        他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

        一直忍耐到杨景谦离开。

        他隔着车窗看向马路对面的江攸宁,她仍旧站得笔直,挺着孕肚也没将她的气质削减半分,反而愈发温婉。

        她的目光在四周流转,偏偏没在他这驻留一秒。

        裴旭天无奈叹气,“想知道你就过去呗,在这跟自己较什么劲。”

        沈岁和瞟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裴旭天:“……”

        他做了个手拉拉链的动作,“OK,我不会说我闭嘴。”

        “打个电话吧。”

        沈岁和倚在车座上,他的头偏向外边,只给裴旭天露出了完美侧脸,照在昏暗光影中的他显得很颓,“我想知道。”

        “什么?”

        裴旭天没懂。

        “杨景谦。”

        沈岁和顿了下才道:“跟江攸宁告白了。”

        “什么?”

        裴旭天瞪大了眼睛,“老沈,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我都不知道小羊喜欢你家江攸宁。”

        “已经不是我家的了。”

        沈岁和说:“你打吧,一会儿跟你说。”

        裴旭天:“……”

        这个消息的信息量有点大,他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我打了……那怎么说啊?”

        裴旭天问。

        沈岁和抿唇,用他所剩不多的耐心尽量平和地说:“刚刚在街上偶遇了他跟江攸宁,问他给江攸宁庆功如何?

        江攸宁的心情如何?

        看着江攸宁好像心情不太好,所以想问一下,毕竟她还是你好朋友的前妻。”

        说到最后两个字,沈岁和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裴旭天轻咳一声,像盯怪物一样盯着沈岁和,“老沈,这不像你啊。”

        “嗯?”

        “你什么时候学会迂回婉转了?”

        裴旭天啧了一声,“这词是别人帮你想的吧?”

        “我倒是想让你帮我想。”

        沈岁和嗤了声,“你打吧,我不说话。”

        他的声音又沉又闷,盯着马路对面一动不动。

        裴旭天给杨景谦打电话。

        一次。

        两次。

        都没有打通。

        在打第三次的时候,沈岁和摁住了他的手。

        裴旭天一脸疑惑,“怎么了?”

        “不用了。”

        沈岁和说:“她应该没同意。”

        “嗯?”

        裴旭天皱眉,“你怎么知道?”

        沈岁和忽然沉默,半晌没说话。

        他发动车子,摇下车窗,夏天的热风从他脸侧呼啸,从后车镜里还能看到江攸宁,她正跟路童在路边散步,她的笑容一如既往挂在嘴角。

        他伴着风声跟裴旭天说:“猜的。”

        他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

        杨景谦告白了。

        江攸宁有没有答应?

        应当是答应了吧。

        她笑得那么开心。

        也可能没有答应。

        最后杨景谦走时,神情落寞。

        他不知道,他只能猜。

        但他越猜心里越烦。

        理智告诉他,江攸宁答应杨景谦是好的,对江攸宁好。

        毕竟在当初杨景谦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找裴旭天把这个人调查了一般,从背景家世到人品性格,几乎跟江攸宁绝配。

        和家里有个偏执到近乎疯了的妈的他不一样。

        江攸宁应该离他远一点,越远越安全。

        但他从心底里不想。

        他第一次觉得乱了,心乱如麻,脑子里许多条线交错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他开车在马路上疾驰,裴旭天坐在他的副驾上,一直沉默不语。

        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转过云逸路的拐角,银灰色的卡宴再一次汇入车流之中。

        裴旭天忽然问:“老沈,你是不是一直放不下你家江攸宁。”

        沈岁和的手紧握方向盘,“已经不是我家的了。”

        “曾经是……”裴旭天还想说些什么,沈岁和却忽然像疯了一样转动方向盘,在无尽车流里大秀车技,最终几乎是漂移一般地停在了路边,他高喊道:“不是我的了!”

        裴旭天呆滞了两秒,他偏过头看向沈岁和。

        沈岁和的脸有些红,眼睛也泛着红。

        很红。

        比今天天边的晚霞还要红。

        明明没喝酒,但比喝多了还要疯。

        他的手握成拳,忽然敲在了方向盘上,“已经不是我的了!”

        印象中沈岁和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他向来是冷静自持的,那会儿读研的时候就有人说他冷漠疏离。

        后来两人创业,把天合律师事务所发展扩大,在每一次上法庭的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说,沈岁和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他从来不把自己的感情显露出来,众人便以为他没有感情。

        裴旭天轻咳了声,声音尽量变得温和,不去刺激他,“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知道。”

        沈岁和往车窗处靠,忽然,他脑袋探出车窗,朝着外边大声喊,“我家没了!彻底没了!”

        “我不配有家这玩意儿!”

        “我草泥马的世界!”

        “我做错了什么啊!”

        “我凭什么不配啊!”

        他像是疯了。

        一句比一句声音大,一句的声音比一句嘶哑。

        他对着夏夜的风,对夏夜路边的流浪狗说,对夏夜树上的蝉说。

        风掠过他的脸颊,去往别处。

        流浪狗从他的视野里消失。

        蝉鸣声也在隐匿的月亮里停止。

        最可怕的是他什么都做错,但命运的齿轮转错了。

        裴旭天喊他,“老沈,你疯了!”

        沈岁和忽然笑了,“我就是疯了。”

        他往后一仰,几乎是瘫倒在座椅上。

        “你说,我应该祝福她吗?”

        沈岁和说。

        裴旭天听得一头雾水,只能试探着问:“你说江攸宁和小羊?”

        “我应该祝福她。”

        沈岁和笑着,“祝她在没我的日子里继续耀眼。”

        裴旭天:“嗯?”

        “我去。”

        裴旭天学着他的样子往后仰,“你不想就不用祝福,没有人逼着你祝福。

        人家又不是没有你的祝福过不下去。”

        “你要是爱江攸宁,就让人家知道。

        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突然离婚,但江攸宁喜欢你,要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你就低头服软,把人给追回来,毕竟还怀着孩子,你这个当爹的一点儿心都不尽,江攸宁辛苦,孩子以后也不会看见你亲的。”

        裴旭天劝道:“如果真是原则性错误,那就算了吧,各自美丽吧。”

        “爱?”

        沈岁和笑:“我会爱吗?”

        他的笑里,藏着裴旭天看不懂的苦涩。

        他的话裴旭天也听不懂。

        “她那样的教育方式,我怎么可能会是个正常人?”

        沈岁和笑着说:“要么是和她一样,做个占有欲强的偏执疯子,连骨灰的一寸都不让人动,要么就是什么都不做,离所有人远点。”

        沈岁和的声音透露着平静的绝望。

        一滴晶莹剔透的泪从他的眼角滑下来,落在黑色的座椅上,转瞬消失。

        他跟裴旭天说:“我就是应该离所有人远点。”

        “当初我不应该因为看着美好就去靠近。”

        “美好在我这里,也只能化成灰烬。”

        “最后,我什么都没了。”

        裴旭天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沈岁和笑,“我说,我想去远方。”

        去最遥远的地方。

        在最荒无人烟的角落,安静、孤独、寂寥的死去。

        裴旭天问:“去远方干嘛?”

        气氛太过沉重,裴旭天忽然笑着打趣,“远方可没有江攸宁跟你女儿。”

        沈岁和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

        他看向前方,是车流如梭,是灯火通明。

        这里,还有一点点美好跟温暖。

        裴旭天尽量笑着问他,“还去远方吗?”

        沈岁和忽然认真地看向他,“帮我约个心理医生吧。”

        裴旭天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帮谁?”

        “我。”

        沈岁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