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61

Chapter 61

        Chapter        61

        深海蓝鲸乐队的音乐风格多样,    乐队的每个人长得都很帅,尤其solo秀技术的时候,    引发了全场粉丝一轮又一场的尖叫。

        起初曾嘉柔还因为沈岁和在有些克制,    但没多久,她就开始了尖叫之旅。

        她头上戴着曾嘉煦的应援发卡,手上拿着应援棒,    随着节奏声挥舞。

        开场唱的是一首快节奏燃歌,    之后换成了慢节奏的舒缓风,两首之后,    继续燃炸全场,    曾嘉柔拉着江攸宁在台下大喊。

        偌大的体育馆内,    人声鼎沸,    尖叫不止。

        江攸宁也被气氛感染,    她虽挺着孕肚,    但仍旧做了个合格的应援粉丝,跟曾嘉柔一起拿着荧光棒在台下挥舞,随着音乐的节奏声轻轻晃动,    没动一会儿,    她便出了汗。

        演唱会两个半小时,    她几乎就没消停过。

        在全场音乐声戛然而止的那瞬间,    曾嘉柔朝着舞台大喊:“曾嘉煦,    你真棒!”

        声音穿透力极高,曾嘉煦自然也听到了,    他朝着台下wink了下,    镜头正好投映在他脸上,    又引发了新一轮的高潮。

        他们的主唱难得调侃道:“妹妹你只喊一个人,其他哥哥们怎么办?”

        曾嘉柔:“……”

        “纪星河你也棒!”

        曾嘉柔立马找补。

        曾嘉煦在台上帮曾嘉柔说话:“我亲妹,    自然得夸我。”

        演唱会就在调侃中结束。

        江攸宁把手边剩余的牛奶喝完,然后在暗下的灯光中回头扫后排,粉丝们都意犹未尽,朝着舞台看了一眼又一眼,慢悠悠地开始出场。

        这么多人,她们大抵得等二十分钟才能出去。

        她扫完全场,扭头时正好跟沈岁和的目光撞上。

        他眼里有许多她看不懂的情绪。

        但江攸宁无意深究,她把目光转到了已经全暗的舞台上。

        散场之时的体育馆跟之前比起来,显得无比寂静。

        曾嘉柔此刻才感觉到尴尬。

        沈岁和看江攸宁,江攸宁低头玩手机。

        她坐在一对离了婚的夫妻中间,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于是,她也拿出了手机,手指飞快戳着屏幕。

        【哥!SOS!】

        曾嘉煦估计在忙,没回她。

        她只能当缩头乌龟,动都不敢动。

        —

        江攸宁看见了沈岁和的消息,但没回。

        等到人潮散得差不多,她才起身喊曾嘉柔,“走吧。”

        曾嘉柔先看沈岁和,然后几乎没犹豫地站起来,“好。”

        两人挽着往体育场外走,沈岁和就跟在她们身后。

        他没穿外套,只一件白衬衫,场馆内太热,他把衬衫最上边的扣子解开来,头发略长,眉眼仍旧清冷。

        只是,他走路时脚有些拐。

        许是出来时在桌角碰得那一下有些严重,他如今走路,脚都传来阵痛般的麻。

        一直到体育馆外,曾嘉柔才注意到他的脚,“哥,你怎么了?”

        “没事。”

        沈岁和动了动脚腕,“碰了一下。”

        “没事吧?”

        曾嘉柔问。

        沈岁和摇头,“没。”

        他说话时自始至终都在看江攸宁,而江攸宁只是朝他的脚瞟了一眼便移开目光。

        她没过问一句。

        直到曾嘉柔给曾嘉煦打电话时,江攸宁才温声开口,“产检的事,闻哥之前就约过了,我跟他去,你就不用费心了。”

        沈岁和:“哦。”

        两人隔着不远距离,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江攸宁的发顶,目光下移,她神色恬淡。

        “如果你要去的话。”

        江攸宁补充道:“下个月吧。”

        沈岁和:“好。”

        “我那天看到一个母婴课程。”

        沈岁和问:“你要去上么?

        我帮你报名。”

        “不用,我之前上过了。”

        “嗯?

        有些课需要宝爸陪同,你怎么上的?”

        “闻哥陪我去的。”

        江攸宁说:“而且大部分是一个人就能完成。”

        在怀孕四个月的时候,闻哥就给她报了名,趁着闲暇去把课上了一些,目前还有一些知识理论类的课程,她一个人慢慢上。

        沈岁和再也不知道问什么,外面逐渐安静了下来。

        隔了会儿,江攸宁问他,“华峰的案子,二审还是你来么?”

        “嗯。”

        江攸宁仰起头看他,微顿了下,尔后温和道:“加油。”

        沈岁和:“……”

        他忽然笑了,带着几分肆意,“江攸宁,我现在这么弱么?”

        风带着他的尾音上扬。

        “没有。”

        江攸宁说:“客气罢了。”

        “那天宋舒的母亲把两个孩子带走了。”

        沈岁和说:“抱去找华峰要钱。”

        江攸宁每天忽然皱起,她紧紧盯着沈岁和:“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两三天。”

        沈岁和刻意模糊了时间,“从华峰这拿了两百万。”

        江攸宁:“……哦。”

        “你为什么这么执拗想把抚养权争给宋舒呢?”

        沈岁和说:“她真的一点也不适合带两个孩子。”

        “华峰合适?”

        江攸宁的语气一下就变得锋利起来,“我建议你好好了解一下你的当事人。”

        谈到案件,她顿时竖起了所有的倒刺。

        针锋相对,剑拔弩张。

        比起法庭上的气氛来更加紧张。

        “华峰起码能给两个孩子优渥的教育环境。”

        沈岁和平静地说:“如果孩子跟着宋舒,以后的教育怎么办?

        她养活自己尚且费事,更遑论两个孩子。”

        “这点我想沈律师就不必担心了。”

        江攸宁目眺远方,神情坚毅,“一切都在法庭上见分晓吧。

        孰是孰非,适不适合,法官自会判定。”

        沈岁和碰了个软钉子,他眉头微蹙,“江攸宁。”

        “嗯?”

        “你非得这么跟我说话吗?”

        江攸宁看他,“不然呢?”

        “我在认真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沈岁和说:“宋舒的母亲能把两个孩子抱到华峰那里换钱,以后就能做出更极端的事情来,为什么不及时止损呢?”

        “我也很认真。

        身为双方律师,我们不应该在这种环境下谈论案情,更何况我不想要从你的口中知道这个消息,我的当事人会说。”

        江攸宁目光澄澈,坚定温和,“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主动放弃自己的孩子。”

        “从星星和闪闪出生开始,就是宋舒一直带着,现在就因为她没钱让她放弃抚养权,那你考虑过宋舒的感受吗?

        考虑过星星和闪闪的感受吗?

        如果你认为经济能力能决定一个家庭的分工和支配权,那女性的权利是否永远得不到保障?

        全职家庭主妇是否永远都不能选择离婚这一条路,一旦离婚,人财两空。

        那女性为什么要结婚?”

        江攸宁的声音不高,但说到最后也难免带上了情绪,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沈岁和,倒像是在示威。

        沈岁和闻言沉默。

        “身为律师,我能理解你作为华峰的代理律师想要为他争夺抚养权的行为,你必须为你的当事人负责,这是你的职业素养。”

        江攸宁掷地有声地说:“但你为什么会提出这种想法?

        经济能力在一个家庭中占主要因素吗?

        如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会离婚?

        缺钱吗?

        是你缺还是我缺?”

        沈岁和:“……不是……我没有。”

        他忽然卡壳。

        “咱俩离婚是因为……”沈岁和找了个方向解释,但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江攸宁打断,“因为什么不重要,反正已经离了。”

        沈岁和:“……”

        “我没有认为经济能力在一段婚姻中占主导因素。”

        沈岁和解释道:“是在他们两人之中,明显华峰是更合适的人。”

        “那你眼睛有问题。”

        江攸宁笃定道。

        沈岁和:“……宋舒出轨了你知道吗?”

        江攸宁皱眉看向他,“然后?”

        “她还虐待过星星和闪闪。”

        沈岁和说:“在她精神状态不佳的时候。”

        “所以?”

        沈岁和:“……”

        “证据会提交给法院。”

        沈岁和说:“诚如你所说,法庭见分晓。”

        江攸宁:“好。”

        “不过——”江攸宁抿了下唇,思虑两秒后道:“我建议你先调查一下你的当事人。”

        “具体?”

        “他吸丨毒。”

        江攸宁说。

        沈岁和眉头忽然皱起,“宋舒说的?”

        “你知道这件事?”

        江攸宁问。

        如果是知道了还要坚定不移站在华峰立场的话,那她对沈岁和的认识又迈入了一个新台阶。

        “不知道。”

        沈岁和说:“宋舒在污蔑吧?”

        江攸宁:“……我也是这样怀疑的。”

        沈岁和沉默。

        隔了会儿,江攸宁忽然笑着问他,“如果知道了他吸毒,你还会为他辩护吗?”

        沈岁和:“有确凿证据吗?”

        “如果有呢?”

        “不会。”

        沈岁和不假思索地说:“我不会为吸丨毒的人辩护。”

        “如果他们也值得被辩护,那么多缉毒警每年岂不是在白白牺牲?”

        沈岁和盯着她看:“江攸宁,我在你心里这么坏吗?”

        江攸宁没说话,只是抬起头看他。

        四目相对。

        江攸宁眼里似有星河流动。

        “我不是个好人。”

        沈岁和忽然转过身,江攸宁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他的声音散在风里,“我也从没掩饰过这种不好。”

        “可我是真的……”他顿了顿,“从未想过害你。”

        江攸宁:“哦。”

        从未想过跟从未做过是两码事。

        但江攸宁懒得跟他争执这些没意义的事。

        “如果有天你真的发现了华峰吸丨毒的证据,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江攸宁说。

        “嗯。”

        沈岁和问她,“你回家么?”

        “我开车来的。”

        江攸宁说:“我先走了,你跟他俩说一声吧。”

        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

        晚上11:30,沈岁和开车到家。

        从芜盛搬出来之后,沈岁和就搬到了离律所近的那一个家,也是高层,跟芜盛的格局相似。

        站在玄关处,他没有开灯。

        外面的昏黄光影映照进家里,客厅里有微弱光线,家里空无一人。

        跟晚上的演唱会场馆形成了鲜明对比。

        冷清、凄凉、孤独。

        这就是一个人的生活。

        他脱掉了鞋,顺势脱袜子,但右脚踝处往下一拽袜子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一只手撑着玄关处的鞋柜,一只手撕扯,皱着眉头硬是把袜子脱了下来。

        在那一瞬间,他听到了皮肉被撕扯开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异常刺耳。

        他开了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他随意扫视了一圈,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但从那样热闹的环境里回来,好像愈发凄冷,一点儿烟火气都没有。

        他低头看了眼脚踝,正在泊泊地流血。

        鲜红色的血蔓延过他的肌肤,顺着他的肌肤纹理滴落在地毯上,很快便渗了进去。

        他站在那儿,眉头微皱。

        视觉上血流不止,而他自身感官上只觉得骨头疼。

        他往沙发处走,去茶几那儿找医药箱,但翻了两个抽屉才想起来,这里没有。

        芜盛有,君莱有,都是江攸宁放的。

        他一直都没有在家里放医药箱的习惯。

        从前跟曾雪仪一起住,家里都有保姆,需要药可以随时买到,而且只要发烧就会被曾雪仪逼着去医院。

        其实他很讨厌医院那个地方。

        可曾雪仪不行,她也讨厌,但她还近乎自虐似的要去。

        江攸宁是跟曾雪仪完全不同的类型。

        她会把药分门别类地放在医药箱里,感冒的、退烧的、下火的,甚至是消食的,起初刚结婚时,沈岁和其实完全不适应,他每次买药也都是去楼下药店。

        但病不会那么凑巧,他有时应酬多了,第二天就会有些低烧,江攸宁总能很快给他拿过药来,他慢慢体会到了这种便利。

        很多习惯是在跟江攸宁结婚以后有的,但也仅仅是习惯江攸宁在的时候。

        后来离开了江攸宁,没了给他备东西的人,他的习惯忽然就无所适从。

        搬出芜盛之后,沈岁和也几乎夜夜不能眠。

        起初在想曾雪仪,想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可怕,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后来就在想江攸宁,只要闭上眼,脑海里都是江攸宁的哭声。

        她的哭声跟浴室里的水声夹杂在一起,哀恸绝望。

        那一个月,他几乎没接案子。

        夜里没睡过一个好觉,白天很难有精神去做事。

        慢慢跟曾雪仪离得远了,时常不见江攸宁,他的状态才好了一些。

        如今已经过了五个多月的独居生活,但仍旧没习惯。

        偶尔甚至觉得家里有人,或是在厨房做饭,或是在客厅看书,或是在阳台小憩。

        但其实家里空荡荡的。

        他忽然想起,当初是用多久习惯了婚后生活的呢?

        从那个家里剥离出来,跟江攸宁生活在一起,虽然有曾雪仪会挑刺,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刚结婚那会儿,因为曾雪仪在,他也不大会上手帮江攸宁做家务,只是回来时尽量买熟食,把家里的一切都换成了自动化,尽量减轻江攸宁的负担。

        他知道曾雪仪难伺候,基本上一定会赶在江攸宁到家之前回去。

        好像是自然而然的,他就习惯了。

        而曾雪仪搬走之后,两人的生活节奏愈发契合。

        他的生物钟会在七点准时醒来,而江攸宁的闹钟是七点五十,等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烤好面包热好牛奶。

        两人一同吃饭,一同出门,然后各自开车上班。

        两人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吃饭,他的手艺极差,能做的东西有限,而江攸宁做得葱油拌面特别好吃。

        他记得他吃了整整一个月的葱油拌面,后来他怀疑江攸宁只会做这个,于是带着江攸宁去外边餐厅吃了两天,第三天时,江攸宁就换了别的菜。

        她会做的菜多,做家务也很拿手。

        沈岁和下班后准时回家,偶尔有应酬,回得再晚家里也总亮着一盏灯。

        起初江攸宁会坐在沙发上等,有一次他半夜两点才回来,江攸宁坐在沙发上看书,书侧盖在脸上,身子微微蜷缩,人已经睡着了。

        从那之后,在应酬前他会给江攸宁发消息,让她不要等。

        其实他更想让江攸宁等。

        因为回家的那一刻,他心里会忽然安定下来。

        那盏昏黄的小灯承载着的,还有温暖。

        没结婚前,曾雪仪也会在他应酬时坐在沙发上等,但他推开门是感觉到窒息的,因为曾雪仪的目光太过凌厉,似乎下一秒就会斥责他。

        他二十六岁以前,从未有过丝毫自由。

        他的交友被限制,他的婚姻被限制,他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在曾雪仪的掌控之中。

        二十六岁那年的尾端,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选择。

        江攸宁是他自己选择的结婚对象。

        她不是世人眼中世俗的漂亮,但很温和,尤其是那双鹿眼。

        无论做什么,她都是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地做,她很少有慌乱的时刻。

        只要有她在,沈岁和会变得平静许多。

        所以,江攸宁坐在沙发上等的时候,她投来的目光永远是关怀的、心疼的,是令人温暖的,沈岁和偶尔会趁着喝醉,就那么腻着她。

        他觉着舒服。

        跟江攸宁相处的状态,非常舒服。

        可后来,什么都没了。

        婚姻再无江攸宁,他也再没了自由。

        咚。

        世纪公园午夜的钟声响起,沈岁和的思绪才慢慢回拢。

        一不小心发了那么长时间的呆。

        他好像跟江攸宁越来越像,江攸宁就喜欢发呆,尤其喜欢坐在阳台上发呆。

        他望了眼阳台,那里空荡寂静,只有风吹过,把阳台上那几盆已经枯萎了的花瓣给吹落下来,明天得清扫阳台了。

        一个人住以后,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

        原来家务真的很难,葱油拌面也能做得很难吃。

        血滴落在客厅的地板上,格外刺眼。

        他只是随意瞟了眼,没再理。

        反正不会死。

        他隔着玻璃望向天空,今夜的星星格外多,明天应当是个很好的天气。

        可他不想到达明天。

        客厅寂静无声,他看了会儿,忽然像被卸掉了浑身气力,什么都不想做。

        平常格外洁癖的他竟慢慢地躺在了地板上,任由脚上的血不停流。

        他,想去远方。

        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在荒无人烟的角落里,孤独寂寥的死去。

        —

        翌日,沈岁和到达律所时已经11点。

        他很少到得这么晚,从电梯走到办公室的路上,引来了众人侧目,但众人噤若寒蝉,等他一进去,办公室外立马炸开了锅。

        “我们的沈Par最近精气神都好差啊,不会真的被那场官司打击到了吧?”

        “看到他的黑眼圈了吗?

        天啦噜,男神颜值都要丢了吗?”

        “那个女的到底是谁啊?

        她是不是买营销了?

        为什么一夜之间在律圈就出名了?

        我好多同学都在跟我问她。”

        “你赢了沈Par,你也红。”

        “一个从来没输过的人突然输了,肯定要难过死,但沈Par应该不是那种一蹶不振的人吧?

        但他今天竟然迟到了!呜呜呜,沈Par真的被打击到了。”

        “应该不是吧。

        他怎么可能……”

        话还没说完,员工忽然噤了声,立刻变成了十二级战备状态。

        所有人立马挂上了标准的微笑,已经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字,以表示自己工作态度的严谨。

        只见来人目不斜视地朝沈岁和办公室走去。

        几秒之后,她进了沈岁和的办公室。

        而员工们瞬间松了口气,讨论的声音也压低了一个度。

        “你们说今天里面还会吵架吗?”

        “我猜会的。”

        “我也猜会。”

        “……”

        —

        “你怎么来了?”

        沈岁和刚进办公室一分钟,把西装外套刚挂在了衣架上,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他想都没想便喊了进。

        没想到是意料之外的人——曾雪仪。

        “我来看看。”

        曾雪仪在待客沙发上坐下,伸出指腹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抹了一下,都是灰,她皱起眉头,“官司输了就连办公室都不清扫了么?”

        沈岁和坐在办公椅上,尽量平心静气道:“没有。”

        这是公司,他不想跟她吵架。

        “听说你官司输了?”

        曾雪仪终于单刀直入,问到了点上。

        沈岁和也没隐瞒,反正是人众皆知的事情,“嗯。”

        “输给了谁?”

        曾雪仪问。

        沈岁和瞟了她一眼,忽然嗤笑,“你连我输了都知道,还不知道我输给了谁么?”

        不等曾雪仪回答,沈岁和就补充道:“江攸宁啊。”

        他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还刻意比之前高了一些,尾音带着几分上扬。

        听起来还挺得意。

        曾雪仪皱紧了眉,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你为什么会输?”

        “不好意思,涉及当事人隐私,无权告知。”

        沈岁和说:“如果你不想我被吊销律师职业资格执照的话,就别问。”

        曾雪仪:“那你为什么能输给江攸宁?

        你是故意让着她吗?”

        沈岁和语气仍然平静,“心服口服。”

        曾雪仪已经站了起来,她走到沈岁和的办公桌前,不可置信地重复了那几个字:“心服口服?”

        沈岁和点头,“对,她很厉害,我心服口服。”

        曾雪仪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啪地一拍桌子,大声吼他,“沈岁和!”

        “这是律所。”

        沈岁和眉头微蹙,“你不要太过分。”

        “你说。”

        曾雪仪却没理会,只是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想要复婚?

        !”

        沈岁和跟她对视,忽地笑了,这笑里带着几分戏谑和嘲弄。

        是对自己的,也是对她的。

        “外面钥匙三块钱一把。”

        沈岁和勾着唇角,语气轻松,“你看是你配还是我配?”

        曾雪仪:“……你!”

        沈岁和低头整理自己桌上的资料,“如果你来就是为了问这件事的话,那我无可奉告,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输给了江攸宁,但她光明正大赢,不涉及任何私人感情。”

        “你!”

        曾雪仪怒不可遏,她盯着沈岁和的动作,忽然在桌上看到了一封信件。

        准确来说是来自医院的快递。

        沈岁和的手指微抖,要将其放进抽屉里,但曾雪仪愈发眼疾手快,她直接抢了过来拿在手上问:“这是什么?

        !”

        沈岁和:“快递。”

        曾雪仪瞟了眼发件地址,是医院没错。

        她瞪了眼沈岁和,直接撕开快递。

        沈岁和伸手去抢,“你做什么?

        这是我的隐私。”

        曾雪仪根本不听,她飞速拿出了里面的东西,只有一张薄薄的纸。

        沈岁和瞟了眼便背过身。

        他看到了结果。

        但曾雪仪却将结果读了出来,“初步诊断该患者患有轻度双相情感障碍。”

        她讷讷地读了两次,尔后问:“沈岁和,这是什么意思?”

        沈岁和深呼吸了两口气,转过身低敛着眉眼从她手上把那张纸抽走,尔后随手扔进了碎纸机里,一言不发。

        “岁岁,这是你的诊断报告?”

        曾雪仪顿时有些慌张,慌张到换了称呼。

        “是。”

        沈岁和说。

        曾雪仪问:“你得了什么病?

        严重吗?”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是不是因为江攸宁?”

        曾雪仪大声道。

        沈岁和也恼了,声音忽地拔高,“你为什么事事都能扯上江攸宁?

        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病了,单纯地病了,这病跟谁有关系,难道你不知道吗?”

        曾雪仪:“我……”

        “还是说,你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