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63

Chapter 63

        Chapter        63

        哐当。

        又是一声巨响。

        漂亮的青色瓷釉花瓶跟干净的地板碰撞在一起,    顿时四分五裂。

        空气中飘散着泥土的味道,沈岁和半蹲下身子,    面露痛苦地说:“江律师,    你来得正好,给我搭把手先。”

        江攸宁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沈岁和把自己的手机往不远处一扔,    直接强硬地拉过她的手,    并且把她的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佯装搀扶,

        “什么……”江攸宁想问什么意思,    后两个字还未出口,    拐角处已经出现了华峰的身影,    只见沈岁和的表情愈发难受,    他眉头紧皱,    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律。”

        华峰疾步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沈岁和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声音,“过来的时候低头看手机,    不小心跟这花瓶撞了,    就成这样了。”

        说着,    他拿起了自己的手,    手心里满是碎瓷片,    已经渗出了血迹。

        看着触目惊心。

        “我让人送你去医院包扎吧。”

        华峰说。

        沈岁和摇头:“不碍事,我去卫生间处理一下伤口就行。”

        语罢,    他还狐疑地问华峰,    “华总,    你怎么在这?”

        “哦。”

        华峰说:“我出来透透气,抽了根烟然后就听见你这的动静了。”

        沈岁和点头,    “成吧。”

        他说着站起来,语气顿时疏离,“谢谢江律师。”

        江攸宁的神色冷漠,“哦,顺手而已”

        她走过去,稍一弯腰捡起了沈岁和的手机递给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沈律师可记得看路,这次撞花瓶,下次说不准就撞路灯了。”

        沈岁和讪笑,“没下次。”

        江攸宁没跟他搭这话,抬起手看了眼表,“我还约了人,要迟到了,你们聊。”

        说着就往前走,她步子迈得小,尽量避开了地上的碎瓷片。

        她怀孕七个月,正是丰腴的时候,但她穿着宽松的孕妇装倒也不显胖,只是肚子尤为明显。

        她转过拐角看了眼门牌号,而后又淡定地回头问:“对了,888在哪里?”

        “拐过去走到头然后右拐第二间。”

        沈岁和说。

        江攸宁:“哦,谢谢。”

        她径直转过拐角,步伐稳健。

        沈岁和的手仍旧在流血,顺着掌心的纹路落到地上,原本光滑的地板顿时变得色泽鲜艳,他倚在墙上,借力支撑着自己的腿,前些天跟桌角碰过的地方还没好全,一时情急又用了那条腿,倒是给这场“意外”增添了可行性。

        沈岁和的手机防窥膜也摔得四分五裂。

        他瞟了眼手机,“华总先回吧,我去卫生间处理下伤口。”

        华峰狐疑地看着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

        沈岁和转过身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华峰忽然问道:“沈律跟那位江律师,关系很近啊。”

        沈岁和的脚步忽然顿住,“曾经挺近的。”

        “嗯?”

        华峰疑惑。

        沈岁和说:“她是我前妻。”

        —

        【你别报警。

        】

        【我来。

        】

        收到这两条短信的时候,江攸宁倚在888包厢的门内,刚给警察打完电话。

        她匿名举报天香一品顶楼666包厢内有人吸食毒品,建议做血液检查。

        电话也就打了一分钟。

        江攸宁挂断电话后,心跳仍旧没恢复过来。

        她倚在门上,看了眼短信,回:我报了。

        【……】

        【你跟谁约的?

        】

        江攸宁:闻哥。

        【回的时候让闻哥送你。

        】

        【不要落单。

        】

        江攸宁:好。

        江攸宁收了手机,倚在门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宁儿。”

        江闻喊她,“怎么了?”

        “让我静静。”

        江攸宁说:“五分钟。”

        她站在那儿,脑袋完全一片空白,只机械式地不断做深呼吸调整状态。

        五分钟后,他扫了眼包厢,这才缓缓走过去落座。

        之前的惊吓让她心脏差点跳停,如今才算恢复过来。

        “闻哥。”

        江攸宁落座后跟江闻打招呼,然后瞟了眼旁边,分别是童瑾、辛语,以及一个眼熟的人。

        但也仅止于此。

        她警惕地看向那人,江闻晃了下神,这才介绍道:“我朋友,许枳。”

        “哦。”

        江攸宁不冷不热地应了声。

        江闻又补充道:“演《风起时》里陈珏的那个,之前我给你看过。”

        他这么一说,江攸宁才有了些印象,但由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惊心动魄,她这会儿看见以前挺喜欢的角色也没什么热络的心思,又是敷衍地应了声。

        “江小宁,你怎么了?”

        辛语问,“你刚才打电话说得那事……”

        “是华峰。”

        江攸宁坚定道:“我看到了。”

        “我操。”

        辛语知道点儿内情,她皱眉道:“想不到他还是个法制咖。”

        江攸宁点了点头。

        一侧的童瑾给她倒了杯水递过来,水还氤氲着热气,江攸宁伸手摸向玻璃杯,有几分烫,她朝着童瑾微微颔首,“谢谢。”

        “那你刚刚……”江闻问。

        “我下意识去拍照。”

        江攸宁深呼吸了口气,捧着水杯抿了口水说:“差点被他发现,但沈岁和把这事给遮过去了。”

        “沈岁和?”

        辛语问:“他来做什么?”

        “应该是跟华峰约好的。”

        江攸宁说:“距离二审开庭也没多久了。”

        辛语跟江闻皆安抚了她,江攸宁摇头道:“我缓过来了,吃饭吧。”

        “你这么举报……”辛语担心道:“不会被华峰盯上吗?”

        “不清楚。”

        江攸宁说:“盯上也没办法,我总得找证据。”

        江闻拍了拍她的肩,“别担心,这几天我接送你吧。”

        江攸宁也没客气,“好。”

        江闻喊童瑾来,是跟江攸宁和辛语认识一下。

        顺带亲自解释一下那天的热搜。

        而许枳是单纯跟来蹭饭的。

        童瑾本人比电视上更漂亮,又白又瘦又高,荧幕里的女团身材放在现实中就显得过瘦了些,刚刚她给江攸宁递水的时候,江攸宁看到她戴的手环是蒂芙尼的最小号,手背上的筋络都看得很明显。

        两条腿又细又长,跟辛语的不遑多让。

        江攸宁看了看她的,又看了看自己的,顿时不是滋味。

        怀孕以后,她的身材逐渐变得臃肿起来,原来穿一尺九的裤子,这会儿得穿二尺三,原来的紧身t恤、露脐装全都束之高阁,换来的是宽松的孕妇装。

        不得不说,童瑾给她的视觉冲击有些大。

        “你好。”

        童瑾朝她伸出手,“我是童瑾,你哥的……emmmm,假老婆。”

        江闻:“……”

        “你怎么不说自己是个假人?”

        江闻没好气地说。

        童瑾瞪他,“你会说话吗?

        你才是假人,我脸是原装的好不?”

        江闻:“那你说假老婆?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词?”

        “不然呢?”

        童瑾说:“要是真的,那你还让我来解释什么?

        你要是会说,来,你来。”

        江闻:“……”

        他往后一倚,做了个请的手势。

        童瑾言简意赅,“反正就是我家里有点事,我需要一个临时的结婚对象,你哥呢,人好,心地善良就帮了我这个忙,我们本来等我家里的事处理完就悄悄去离婚的,但那天我看他爆热搜了,一时着急就……”

        “你那是一时着急吗?”

        江闻打断了她的话,“你那是没长脑子。”

        童瑾瞪他,“你还让不让我说?”

        江闻依旧做了个请的手势,“说。”

        “就这样。”

        童瑾直接做了总结,“反正我俩塑料夫妻,没感情,估计过段时间去离婚吧。”

        “但我小婶……”江攸宁低咳了声,看了眼江闻但也没把他当回事,直接道:“今年中秋节,我小婶说看不到你,闻哥以后都不能进家门。”

        童瑾愣怔了两秒,又瞪了江闻一眼,“这么大的事你不早说?”

        江闻:“?

        ?”

        “我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嘛?”

        童瑾哥俩好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进不去家门的。”

        江闻:“……寡。”

        聊过之后才发现,童瑾的性格并没有网上传的那么不堪。

        就是为人直爽了些,说话有些不经大脑,也就是情商低,但人不坏。

        而许枳作为来蹭饭的,全程充当了背景板。

        他们聊了会儿才听到走廊里的动静。

        最后,666包厢的人被警察全部带走,江攸宁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

        晚上10:35,沈岁和被裴旭天从公安局保释出来,两人回到他住的地方。

        一路上,沈岁和都坐在副驾假寐,一言不发。

        到家之后,他先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冷水一饮而尽。

        尔后拿出手机,把碎裂的防窥膜直接撕掉,露出了原本干净的屏幕。

        想都没想就拨了个号码出去。

        响铃两声之后接通。

        “沈岁和?”

        是江攸宁的声音,带着几分哑,听起来有些干涩。

        “你没事吧。”

        沈岁和问。

        江攸宁:“嗯,闻哥送我回来的。”

        “华峰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沈岁和说:“因为是第一次,小剂量,只给了罚款的行政处罚,不过法院能够调到华峰留案的记录,算作关键性证据。”

        江攸宁:“哦。”

        顿了几秒后,他说:“华峰的案子,我已经推掉了。”

        “嗯。”

        江攸宁的反应都很冷淡,沈岁和忽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的事,谢谢。”

        江攸宁说。

        沈岁和:“没事。”

        “还有事么?”

        江攸宁问。

        沈岁和:“没。”

        “那我就挂了。”

        话音刚落,电话就已经被挂断。

        沈岁和盯着回到主屏幕页面的手机还有几分恍神。

        裴旭天倚在厨房门口,笑着调侃:“老沈,撞墙头的感觉如何?”

        沈岁和斜睨了他一眼,“会说话吗?”

        裴旭天:“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不过,我得先跟你商量一下咱们赔付华峰违约金的事。”

        “还用赔他?”

        沈岁和语气平静,涉及到这种事时锋芒毕露,“起诉他吧。”

        裴旭天震惊,“要做得这么绝?”

        “不然?”

        沈岁和说:“给他留机会报复我么?”

        裴旭天:“……”

        他忽然笑了,“你是怕他报复江攸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