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65

Chapter 65

        Chapter        65

        新芽出版社是目前国内数一数二的小说类出版社。

        目前做得最热门的是两个版块,    温馨治愈言情文和惊险暗黑悬疑文。

        以前也有出版社找过江攸宁,但都是些不太知名的小网站,    钱给得少、要求还多,    后来谈到一半说书号太难拿,合约也就算中止了。

        如今面对新芽出版社递过来的橄榄枝,江攸宁还是有几分犹豫。

        一旦出版,    实体书上市,    岁岁平安这个笔名会被更多人认识,但她跟沈先生,    后来并算不得好,    这个故事终究算不得HE结尾。

        她思考了会儿,    回:请问您想出版哪一部分?

        新芽出版社—洛奇奇奇:从初遇到重逢的这部分,    如果您想要分享您的婚后生活,    我们可以就后续再签订合同呢。

        江攸宁:好的。

        考虑了一天,    江攸宁决定将版权卖掉。

        无他,看到私信评论里那么多和暗恋相关的心酸故事,而她的这段心路历程可以感染和鼓舞很多人。

        她跟出版社协商,    出版内容应当截止到她大学毕业以后出国,    跟沈先生岁岁不相见,    出版社也同意,    并且她想要加两篇后记,    一篇是她为一段感情坚持11年的感悟,一篇是她最终决定放下这段感情的心路历程。

        完美契合出版社的要求。

        她加了编辑的微信,    两人在微信上协商了一番之后,    商议好了见面时间,    就在本周五上午10:00,可以直接签合同。

        洛奇是个很温柔的女孩,    看上去年纪不大,交谈之间江攸宁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会不会积压着拿不到书号,洛奇自信表示新芽出版社每年都有很多指标,只要加快节奏,半年内这本书一定能面世。

        而她们领导字里行间是想催他们更快一些,因为有前些时候离婚热度的加持,这本书会更好卖。

        跟洛奇签订合同的当天,江攸宁便发了微博。

        @锦离—岁岁平安:经过考虑之后,《写给沈先生》还是签约实体了。

        虽然我与沈先生的婚姻关系已经结束,但从前的那些感情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些曾照亮过我生命的微光是真实存在过的,我不能因为一段关系的结束就残忍地否认我所有的过去。

        但是用这本书来赚钱,我也做不到。

        在此我做出承诺,本书所有收益会在出版社打到账户之后,全部用来资助给贫困地区的女孩上学,我希望世上所有的女孩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江攸宁不缺这部分钱,在决定出版那刻她就有了将钱捐出去的想法。

        起先想得是捐给贫困山区的儿童,但后来看到在贫困地区很多重男轻女的家庭不愿让女孩上学,许多女孩还不曾有梦想便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所以她想将这笔钱捐给女孩。

        捐给那些不曾被公平对待过的女孩们。

        微博刚发出去没多久,就有粉丝评论。

        [我终于可以拥有这本书的实体了吗?

        呜呜呜,沈先生永远是我的BG文白月光。

        ]

        [平安真的好棒!你的过去那么好,为什么要否认?

        能遇到沈先生,我想你应当从不曾后悔吧。

        ]

        [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爱过呀,但平安你坚持爱了一个人11年,这爱轰轰烈烈,也是你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支持你!]

        [知道了,会买的,平安记得让出版社多印一些,我到时候买十本,给我的小姐妹一人送一本,礼物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青春期暗恋指南。

        ]

        [哈哈哈楼上你太笋了,全天下的笋都被你夺完了吧,小心你以后没朋友!]

        ……

        以前就有很多读者私信江攸宁,说为什么找不到这本书的实体,问江攸宁会不会考虑出实体书。

        这会儿终于签了,大家的反响都很好,都说要多买几本,还希望江攸宁能多签名,想要签名珍藏版。

        在合同签完的第二周,洛奇给江攸宁汇报了最新进度。

        出版社开过会后,决定将她的这本书作为第一梯度开发书籍,会加紧步调将书出版,初步估计两个月内实体书就能面世。

        只是现在书名需要更改,洛奇让江攸宁重新思考一下。

        但江攸宁算是起名废,后来还是洛奇想了四个让江攸宁挑,江攸宁一眼就看中了那个名字——《站在光的暗处》。

        沈先生是光。

        但她永远站在光的暗处。

        注定不会被看见。

        在确定了书名之后,洛奇还让江攸宁写序。

        序算是提纲挈领的东西,有些作家的序写得很有趣,有些作家在序里写得就是自己的创作历程,写什么东西完全由自己决定,写成什么样子都行,自由度很高。

        而江攸宁是第一次写序。

        以往看书的时候,她很少会把序当做有意思的东西看,所以这会儿想回忆一篇文的序,脑海里完全没有印象。

        洛奇尝试着给她提供了几种思路,江攸宁都没有想法。

        不知道该写什么,幸好这事也不算急,便暂且搁置。

        如今她已经怀孕八个多月,在办公室里坐着也会觉得疲累,是故将办公时间缩短了许多,而且怕对宝宝不好,她看文件也都是打印出来在纸上勾画。

        在解决完宋舒案子的这一个月里,她解决了三起案子,都不算很复杂的离婚案,其中有一对复合,两对没有上法庭就将财产和孩子分割完毕,成功离婚。

        跟她做过争议解决的律师在评价她的风格时,总会用到一个词:温柔。

        之前跟她在法庭唇枪舌战过的赵律师在发文形容她的诉讼时,评价她为“温柔一刀。”

        她是温柔的,但这种温柔永远带着锋芒。

        像水,可随万物变幻,但又永远有自己的形态。

        在这个行业,很难会看到一位女性用如此柔和的力量来四两拨千斤,你以为她杀伤力不大,其实剥开内心,是不容小觑的核丨武器。

        江攸宁这个名字,逐渐被更多的人知道。

        —

        作为金科的正式员工,江攸宁的产假是从10月正式开始,一直到第二年的2月份。

        在休产假之前,她要处理完手上最后一件案子。

        但没想到对方代理律师是裴旭天。

        接到裴旭天电话的时候,江攸宁还愣怔了几秒。

        如果不是她听出了裴旭天的声音,她大抵也想不到这世上事有这么凑巧。

        这一次的案子所涉及的是理财,双方当事人只是单纯的朋友,因为投资理财闹了些龃龉,这会儿裴旭天的当事人希望江攸宁的当事人将当初理财的款项退回来,并且拿到理财应得金额一千万元。

        裴旭天需要为他的当事人争取更多的钱,而江攸宁需要据理力争把损害降到最低。

        双方当事人都是比较怕麻烦的类型,不大愿意上法庭,所以这样的争议解决基本上属于比较好做的类型,只要钱谈到位,一切都解决了。

        而裴旭天打电话就是要和对方代理律师约时间见面洽谈,他一上来便公事公办道:“你好,是林女士的代理律师吗?”

        江攸宁听着熟悉的声音皱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谁,只木讷地应了声。

        “你好,我姓裴,是王先生的代理律师。”

        裴旭天说:“不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可以约出来谈谈。”

        “裴旭天?”

        江攸宁这才喊出了他的名字。

        把他的声音从记忆里抽丝剥茧地拉出来,也算是一个挺难的事儿。

        江攸宁说完之后,裴旭天也一秒听出了她,“江攸宁?”

        江攸宁轻咳了一声,“是我。”

        电话那头有几秒的沉寂。

        尔后裴旭天的声音变得比之前轻松,笑道:“你明天有时间么?

        把这事儿谈一下?”

        江攸宁直接定了时间跟地点,“上午10:00,我们律所见。”

        裴旭天嗯了声,但又带着几分戏谑道:“江律师不来我们律师看看吗?”

        “你觉得让怀胎八个多月的孕妇开车过去合适吗?”

        裴旭天:“……我明天准时到。”

        挂断电话后,江攸宁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又转念一想,北城就这么大,律所也就这么多,既然都从事一个行业,那遇上的可能性也不算小。

        只能是,凑巧吧。

        —

        江攸宁仍旧比约定的时间早十分钟坐在位置上。

        这是金科专门用来做争议解决的小办公室,不到一分钟,裴旭天便拎着公文包进来,精明干练。

        他比沈岁和还高几厘米,目测有185—187,穿了一身灰色西装,看上去很显年轻。

        事实上跟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比起来,裴旭天确实算年轻有为。

        她对裴旭天的观感一般,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

        只对他的女友阮言意见很大。

        不过两人无须深交,自然也无所谓。

        沈岁和的朋友很少很少,能够数得上名字来的大抵也就裴旭天一个。

        那会儿跟沈岁和结婚的时候,江攸宁跟他也只算是点头之交。

        在他这儿,她也只不过是沈太太。

        是沈岁和的附属品罢了。

        如今离了婚,跟裴旭天自然也没什么交际。

        但裴旭天看到她时还蛮热情。

        “好久不见,江攸宁。”

        裴旭天丨朝她伸出手,笑着开口,“或者现在该叫江律师。”

        “嗯哼。”

        江攸宁点头,“裴律师好。”

        “没想到会跟你遇上。”

        裴旭天笑着落座,就在她对面的位置,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公文包,取出电脑跟文件。

        江攸宁作为东道主,给他倒了杯水放到面前,“我也挺意外。”

        “你什么时候休产假?”

        裴旭天问。

        江攸宁:“初步定在了10月份,但涵姐说做完这个案子,我就能回家养胎了。”

        “啊?”

        裴旭天笑,“那我肩上的担子还挺重啊,我们争取今天就把它谈成。”

        “我也想呢。”

        江攸宁看他,“但你当事人要的钱太多,我方根本不可能出那么多的。”

        裴旭天喝了口水,还略有些烫,他放下杯子后看向江攸宁,“这就开始了?”

        “时间紧,任务重。”

        江攸宁半开玩笑道:“我一会儿还想早点去吃饭。”

        “成吧。”

        裴旭天也一秒切换了工作模式,把资料递给江攸宁,“这是王先生跟林女士之前签订的一个协议,上边注明了如果任意一方想要退出理财,那另一方应当以三天后的市场值来终止交易……”

        他飞快地把对己方有利的证据给列了出来。

        不得不说,裴旭天的工作能力是真的很强,他全程说了近十几句,没有一句是废话。

        每一句的信息量都很大,而且他把所有的证据全都给你列出来,每一项证据可能引发的后果,再设身处地进入江攸宁方当事人的视角来看这整个过程,条理分明,声情并茂,引起共鸣。

        江攸宁听他说完之后,第一反应是这完全可以当做争议解决的教科书模板。

        不过,江攸宁事前的准备工作也做得很充分。

        面对裴旭天提出的问题和质疑,以及他所说的一切后果,江攸宁皆不疾不徐地回击,并且用几乎是跟他如出一辙的方式来重申问题,都站在了两方的立场上来考虑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两人就是在谈判。

        用所有可倚靠的证据来谈判,最后拉锯出一个中间数额来。

        近一个半小时的拉锯之后,双方拉锯出的数额是六百万。

        因着是熟人,裴旭天也就没了平常收尾那一套,譬如我方当事人其实不太能接受这个价格,但顾念信任林女士以及跟她之间的友情,这才勉强接受等虚情假意的场面话。

        谈拢之后,两人分别给当事人打了个电话,约好了时间签订合同,这才算是结束。

        一结束,裴旭天瞬间就放松了下来,毫不吝啬地夸奖道:“江律师,你很厉害哦。”

        “还行。”

        江攸宁低头收拾手边的资料,“比起裴律来,我还差得远。”

        语气敷衍,一听就很假。

        裴旭天笑道:“过分的自谦可是在自夸了啊。”

        “啊?”

        江攸宁佯装叹气,“这都被你发现了,裴律,人艰不拆。”

        江攸宁的语气轻松,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变得愈发和谐,裴旭天也收拾自己的东西,“去吃饭么?

        一起吧。”

        江攸宁猜到了他要请自己吃饭,毕竟以裴旭天的情商来说,案子圆满解决,跟她也勉强算熟人,为了表面客气,他也会这么提。

        “好。”

        江攸宁也没拒绝,只是道:“我请你。”

        裴旭天先是诧异地看向她,几秒后笑了,“也成,毕竟是我到你地盘上了。”

        江攸宁只是温和地笑。

        她选的地方是离律所不远的一家中餐厅。

        江攸宁先把菜单递给了裴旭天,裴旭天说:“我随意,不挑食。”

        他没点,把选择权给了江攸宁。

        这就是一家很平常的餐厅,装修的格调一般,但胜在干净。

        “委屈你了。”

        江攸宁点完菜后说:“我们律所附近没有太多好餐厅,这算是……最好的一家。”

        “我懂。”

        裴旭天说:“我们楼对面的餐厅也很一般。”

        江攸宁笑:“懂就好。”

        两人其实没什么共同话题。

        如果以前没离婚,还能用沈岁和来展开话题,但如今离了婚,两人坐在这儿怎么也有些尴尬。

        但裴旭天毕竟年长一些,阅历多,也算是人精,自然不会冷场。

        他起身拿了碗筷,帮江攸宁事无巨细地弄好,因为他想喝冰可乐,但江攸宁不能,而这家店里没有除了冰镇饮料之外的饮品,他起身去隔壁的奶茶店打包了一杯热牛奶回来。

        他把牛奶放在江攸宁的碗边,笑道:“听说你爱喝牛奶,没买错吧?”

        “没有,谢谢。”

        江攸宁笑着把头发挽起,服务员已经陆续开始上菜。

        这里的菜便宜又大份,江攸宁有时跟岑溪来吃,基本上点两份米,一个菜。

        但今天她点了五个菜,还有个汤。

        点的时候,裴旭天说两个菜足够,但江攸宁以自己每个都想尝一尝的名义点了五个,总不能带人家来了个档次低的餐厅,还吝啬的不给点菜。

        裴旭天的吃相很文雅,拿筷的姿势都像是刻意训练过的。

        不是装出来的文雅,而是浸润在骨子里的绅士。

        他的坐姿挺拔,哪怕是吃饭,肩膀也不会耷下来,看着赏心悦目。

        “你最近跟小羊有联系么?”

        裴旭天问。

        江攸宁错愕了几秒,尔后摇头,从给她庆功完之后,两人就没见过,更没有联系。

        如果此刻裴旭天不提,她都快忘掉这个人了。

        这个认知让江攸宁惊了下。

        她是杨景谦世界里的狂风暴雨。

        而杨景谦不过是她世界里的微风。

        吹过,便就散了。

        “没有。”

        江攸宁说:“怎么了?”

        “没事,我也很久没联系上他了。”

        裴旭天说着划开了手机,“他微信跟停用了似的,我给他发过几次消息也没回,打电话也没人接,但我给他爸打电话,他爸说他还在北城。

        我总感觉他有事儿,但他的同学我也就认识你一个,正好遇上了就问问。”

        江攸宁摇头,“很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

        “哦。”

        “你预产期在什么时候?”

        裴旭天问。

        “10月底。”

        江攸宁说:“但也不确定,听我妈说男孩的日期比较正,女孩的话可能会比预产期稍迟几天。”

        “你比较期待男孩还是女孩?”

        裴旭天顺着话茬问。

        江攸宁摇头,“没想过,顺其自然吧。”

        现在医院不会告诉你胎儿性别,而江攸宁本人对这个问题也不甚在意。

        她是第一次怀孕,也是第一次做母亲,于她而言,如何做好一个母亲比知道胎儿性别更重要。

        但沈岁和好像很期待是个女孩。

        他们原来很少聊孩子相关的话题。

        等到有了孩子已经是离婚以后,自然无从讨论。

        那天从法庭出来后沈岁和自然而然说这是女儿,辛语也表示疑惑,问她是不是查过了,她哂然一笑,“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

        只能说,沈岁和潜意识里更喜欢女儿。

        “确实,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裴旭天温声道:“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尽早住院吧,稳妥些好。

        你找好月子中心没?

        还有月嫂,你找的时候不要从招聘网站上找。”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我认识一个开月子中心的,那儿的月嫂质量都不错,需要帮你联系一下么?”

        江攸宁摇头:“我哥已经帮我联系好了。”

        “好吧。”

        裴旭天的话都极有分寸。

        他说话时语气也很真诚,聊起天来确实比较舒服。

        而且他在江攸宁面前,完完全全避开了沈岁和。

        江攸宁想起了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她抿了抿唇,眉头微蹙。

        思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裴律师,我有个问题一直很想问你。”

        裴旭天:“嗯?”

        江攸宁的语气很严肃,但又极为真诚。

        她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很差呢?”

        “啊?”

        裴旭天异常错愕,“我没有啊。”

        “之前在中洲国际那边,你知道我法考508的时候,比现在的表情还夸张。

        而且,你跟沈岁和在厨房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江攸宁平静地说着那些事,以前觉得特别难过的事情这会儿可以非常平静客观地表达出来,“你觉得我是花瓶,所以你每次叫我都不叫我的名字,只喊沈岁和老婆、你家江攸宁,我仿佛不是个独立的个体,只是沈岁和的附属品。”

        裴旭天惊讶地嘴巴都合不拢。

        他听完之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而且这个问题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

        江攸宁说得那些,是事实。

        是他一直都忽略了的事实。

        江攸宁用如此严肃的语气把这些事情说出来,证明这些事情对江攸宁来说一直梗在心里没有过去,也就是说她很在意这些事情。

        但裴旭天并不觉得这些问题很大,或者说,他从没认为这些会是问题。

        不过江攸宁如此认真严肃地问了,裴旭天也非常有必要认真解答。

        他喝了口冰可乐,先尽量平静地跟江攸宁说:“你等我想一下从哪里开始解释。”

        “好。”

        江攸宁的语气又恢复了以往的温和,“我只是很想知道一个答案,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很差呢?

        虽然我没有做律师,但我也有工作,从客观条件上来说,我并不比沈岁和差,但为什么从你们的主观感受上来说,我就是很差。”

        “没有。”

        裴旭天立马摆手否认,“我从没有觉得你很差,这是真的。”

        裴旭天总算是捋清楚了一些思路,开始认真解答江攸宁的问题,“首先,无论从哪个方面出发,你都不差,甚至你非常好,知道你法考那么高分表现惊讶只是正常反应,无论是谁跟我说考了那么高,我都会很惊讶;

        “其次,我从来从来没有轻视你的意思,喊你那些称谓只是因为觉得那样会比较亲昵,因为从我的角度来看,你是沈岁和的妻子,这跟是不是附属品没关系,我喊你小名不合适、大名太疏离,至于江女士、江小姐这样的称谓用在这种关系里又很奇怪,所以加上沈岁和之后,我会觉得是一种比较正常的称谓,就像你的朋友们如果称呼沈岁和,也会是你家老公之类的,因为对各自的朋友来说,这个人是中间的维系,我个人认为这种称呼很正常,如果有人喊我阮言老公、阮言男朋友,我不会觉得这是一种问题,但你跟沈岁和都觉得这有问题,在剥夺你的姓名权,那我以后会注意这个问题。”

        既然开始解释,裴旭天所幸把之前堆积的所有问题一并解释。

        “第三,那天我喊你去,并不是让你当陪玩或陪聊。

        只是阮言太心高气傲,她看不上圈子里那些女生,我觉得你性格好,本以为能够处到一块才想方设法让沈岁和邀请你,但我没想到中间出了一些事,我也不说是不是误会,但阮言那天肯定有问题。

        后来沈岁和也因为这件事骂过我,我一直想向你道歉来着,但那段时期特殊,一直搁置着就忘记了,是我的问题,这件事我必须道歉。”

        一共就这三条,裴旭天把所有的问题都解释完毕。

        甚至,他也没说那段时期特殊在那里,给江攸宁留了体面。

        并且还郑重其事地给江攸宁补上了道歉。

        江攸宁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光,纤长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裴旭天解释的一切都合情合理,站在他的角度看确实没有问题。

        他从没轻视过她,甚至,她总能听到他劝沈岁和:对你家江攸宁好点儿。

        他是个礼貌的绅士,是她之前太过敏感。

        因为主动把自己放在了很低的位置,所以做什么都觉得别人看不起她。

        却忘了世人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刻板印象。

        她也会有。

        身边也时常有人秀恩爱时说我家xxx。

        他们只是单纯觉得亲昵,但听在她这个婚姻不幸福的人耳朵里,她觉得这是讽刺。

        至此,一切症结都解开。

        她站在时间的这个刻度上回望,原来好像有过太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江攸宁想了会儿,终是笑了。

        那笑灿烂若骄阳,“裴律师,谢谢。”

        “没事。”

        裴旭天总算是松了口气,“解释清楚就好,如果你不提,我们之间可能会一直留存着这些误会,原来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

        江攸宁只是温和地笑,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但又不能明确说,只好旁敲侧击,“你快要结婚了么?”

        “啊?”

        裴旭天的笑容忽然凝在脸上,他摇头道:“还不确定。”

        “怎么?”

        江攸宁问。

        “阮言可能恐婚。”

        裴旭天说:“我还在等。”

        “那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不是恐婚呢?”

        江攸宁问得时候语气尽量舒缓,不让裴旭天觉得不舒服,但这话本身就存在着冒犯,她很想给裴旭天提个醒,但又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那些事情,说了裴旭天可能也不会信,反倒是让两人之间再闹龃龉。

        她无所谓这段关系好不好,但也不太想插入到两人感情中去。

        对她来说费力不讨好,里外不是人,没有必要。

        裴旭天只是愣怔了几秒,尔后笑道:“你们夫妻俩还真是如出一辙啊。”

        江攸宁:“嗯?”

        “说话都挺刺耳的。”

        裴旭天说:“但说得是实话。”

        他不知道阮言爱自己比爱他多吗?

        他知道。

        只是,他认准了这个结婚对象,恋爱也谈了八年,对她好似乎都成为一种生活习惯,这会儿放弃之后为了结婚再慢慢从最初了解一个人,太累太难。

        他能做得,好像也只有等。

        江攸宁看着他的表情,带着几分苦涩。

        想必被这段感情也折磨得挺惨。

        她想起辛语说阮言因为肚子疼对跑前忙后的裴旭天凶,而裴旭天还在温声软语地哄她,殊不知阮言已经背叛了这段感情。

        阮言对不起对她这么好的裴旭天。

        “裴律,你能接受一段感情中有背叛吗?”

        江攸宁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裴旭天提个醒。

        裴旭天摇头,“感情中一旦有了背叛,这辈子都回不去。”

        “那……”江攸宁的话还没说完,裴旭天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