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66

Chapter 66

        Chapter        66

        裴旭天跟江攸宁打了个招呼才接起电话。

        “嗯,    我在外面。”

        裴旭天的声音比寻常低,带着几分笑意,    温柔而缱绻,    “在工作。

        晚上?

        只要你喊我,我都有时间。”

        “想吃什么?

        日料?

        好。

        我安排。

        你今晚不加班?

        那我7点去接你。”

        “知道,我开车一定慢。

        懂。

        你好好工作。

        你挂吧。”

        江攸宁自始至终没听到对面说了什么。

        但她能通过裴旭天的回答猜出来。

        “阮言?”

        等裴旭天挂了电话,    江攸宁才温声问了句。

        裴旭天点头,    “是。”

        他知道江攸宁跟阮言算是不对付,所以没有过多说一句。

        而江攸宁也适时保持了沉默,    气氛忽然就冷了下来。

        隔了会儿,    裴旭天才把话题扭过去,    “你刚刚想说什么?

        就我接电话之前。”

        江攸宁盯着他看。

        坐下之后,    江攸宁也很难平视裴旭天。

        但裴旭天见她看过来,    会刻意放松一些肩膀,    尽量和她的目光处在同一高度,而且他眼神很真挚,这真挚是温柔耐心等待你回答,    并且给予你足够的尊重。

        他说话的声音也足够舒缓,    只是跟刚才接电话的声音判若两人。

        几分钟后,    江攸宁温声道:“只是随便谈谈。”

        她放弃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裴旭天。

        很难开口。

        她跟辛语不一样,    遇到这种事情,    辛语能千方百计找来电话号,非常莽地打过去告诉当事人这个残忍的事实。

        辛语说这种事情绝不姑息,    所以她见一次就要说一次,    只要有一个人能从这烂泥沼里爬过来,    她就算没白做坏人。

        但辛语是极度唯心主义者,通俗来说就是双标,    她不喜欢阮言,连带着也不喜欢裴旭天,所以这事儿她选择了明哲保身,装瞎看不见。

        江攸宁从不适合做这些,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残忍的话。

        还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她做不到。

        但放任不管又觉得有几分愧疚,于是她继续旁敲侧击地说:“有些感情拖太久,说不准都会遇上背叛的吧。”

        裴旭天愣怔了两秒,尔后眉头皱成了“川”字。

        一个危险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形成,下意识想说些什么,但又及时止住了话头。

        很多话,问出来伤人。

        反正已经尘归尘,土归土,那就各自安好吧。

        裴旭天把剩下的冰可乐一饮而尽,叹了口气道:“或许吧。”

        江攸宁:“那就看开些。”

        裴旭天:“嗯。”

        江攸宁:“人生这么长,没必要非在一个人身上浪费时间。”

        裴旭天:“说得对。”

        裴旭天的语气真挚,看向江攸宁的眼神甚至带着几分怜爱。

        而江攸宁望着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无奈。

        之后,两人随意聊了会儿,到了江攸宁的上班时间,她便起身。

        裴旭天紧随其后,跟她隔了半个肩膀的距离。

        但走到门口,他长臂一伸帮江攸宁推开门。

        江攸宁朝他颔首,“谢谢。”

        裴旭天的车停在楼下路边,江攸宁目送他开车远去,这才上了楼。

        还有工作要收尾。

        电梯缓缓上升,她脑子里仍旧盘旋着裴旭天刚才的话。

        他可能是明白了?

        或者,他原本知道?

        但裴旭天说一段感情是容不得背叛的,即便他是个有礼貌的绅士,也不会大度到容忍女朋友出轨。

        他应当能想到。

        江攸宁想。

        —

        黑色的保时捷转过路口,后视镜里丰腴的身影迈入办公楼,消失不见。

        路上车流如梭,路边人影交错。

        裴旭天对刚才的消息仍旧震惊着。

        他只是面上不显,这会儿其实心跳都有些加快。

        这样的状态不适合开车,于是他看准一个停车位,非常漂亮地侧方停车开进去,动作干净利落,车子也熄了火。

        车子轰鸣声消失的瞬间,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毫不犹豫地戳进了跟沈岁和的会话框。

        【老沈,你也太不是人了。

        跟你认识这么久我怎么没发现你是这种人?

        !三年啊!三年就很久了吗?

        你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亏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禁欲系美男子,hetui!你简直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你做错事承认我都敬你是条汉子,但你竟然不认,我差点以为是江攸宁对不住你呢!结果……你太让我失望了。

        】

        修长的手指飞快在屏幕上戳着,不一会儿就打完了一大段。

        尔后按下发送。

        消息直接占满了一整个屏幕。

        但一秒之后,他又点了撤回。

        江攸宁说得那么隐晦,应当是不再愿提起。

        他发那么多谴责沈岁和,如今也没什么用,还会让沈岁和觉得江攸宁这人不好,在背地里跟人告状,显得她人品不好。

        这事儿就没地说。

        裴旭天在驾驶位上坐了五分钟,车窗摇下来。

        风沿着窗沿吹进车内,他冷静了。

        几分钟后,沈岁和发来了消息。

        【?

        】

        【撤回了什么?

        】

        裴旭天:发错了。

        微笑.jpg

        【哦。

        】

        【你什么时候回来?

        】

        【江攸宁的状态还好么?

        】

        【她什么时候开始休产假,你问了么?

        】

        【月子中心呢?

        我跟你说的那个地方你有没有给她推荐?

        】

        裴旭天盯着屏幕,消息不断在刷新。

        沈岁和一连发了五条,这才停下来。

        以往他们聊天的消息都特别简短。

        沈岁和回消息最多不超过十个字,超过十个字的他都发语音。

        但自从他知道了自己即将跟江攸宁代理了同一个案子后,他总时不时转发个公众号文章过来,偶尔也会在半夜发一连串的话过来,包括昨晚千叮万嘱让他记得给江攸宁推荐月子中心的事情。

        昨晚,他还觉得沈岁和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做到如此卑微。

        想联系江攸宁都只能通过他这个靠巧合得来的“一面之缘”。

        但现在,裴旭天觉得就两个字——虚伪。

        四个字——虚伪至极。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

        尾巴都已经藏不住了。

        他死盯着屏幕看,但就是不回。

        沈岁和又转了一篇公众号文章过来。

        标题是:最新的疼痛等级你get了吗?

        产妇分娩时疼痛可达十级!

        【生孩子真这么疼?

        】

        裴旭天:没生过,你试试?

        【没子宫。

        】

        裴旭天:做一个人造的。

        【目前技术不成熟。

        】

        裴旭天:那就等技术成熟再当爹吧。

        【……你有病吗?

        】

        裴旭天:闭嘴吧你。

        聊天至此终结。

        裴旭天往上划拉他们的聊天记录。

        沈岁和最迟在凌晨4:00给他发过一条消息。

        他问:江攸宁会死么?

        裴旭天那会儿没睡醒,迷迷瞪瞪回:是人都会死。

        【生产的过程好可怕。

        】

        裴旭天:活着也很可怕。

        【我国的MMR是万分之1.5。

        】

        裴旭天:MMR是啥?

        【孕产妇死亡率。

        】

        裴旭天:暴躁.jpg

        ——你每天看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产前知识。

        】

        这种奇奇怪怪的对话常发生在深夜。

        有好几次。

        沈岁和常会问:江攸宁会死么?

        裴旭天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让江攸宁死还是不想。

        有一次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有病?

        ——江攸宁得罪你了吗?

        你每天都盼着她死。

        沈岁和:狗屁。

        ——我就是怕她死。

        ——我死她都不能死。

        两秒之后,后两条消息全都被撤回。

        但裴旭天还是看见了。

        他一直都觉着沈岁和很焦虑,焦虑到影响日常生活的那种。

        还想着带他去上几节产前心理辅导课。

        现在看来,上个屁的课。

        焦虑吧。

        活该。

        —

        沈岁和坐在办公室里,刷完了公众号文章之后坐立难安。

        偏偏裴旭天也不回消息。

        手头紧要的工作都做完了。

        他坐在那儿,下意识又打开了公众号。

        啊,危言耸听。

        但好像很又有道理。

        想关掉,但已经一目十行的扫完了整篇内容。

        这就是他近期的日常。

        其实最初只是想查一下哪个医院更好,哪里的月子中心比较靠谱,他想给江攸宁提前预订。

        但查着查着就关注了很多孕期知识的公众号,每天发得内容都是这种,看似科普,实则惊悚。

        然后他忽然就陷入了这种情绪。

        有时候睡着了会做噩梦,梦里是倒在血泊之中的江攸宁。

        他总担心江攸宁死。

        噩梦惊醒之后就再不想睡,然后睁着眼睛到天亮。

        医生给他配了药,不断调整他的精神状况,但里边有最重要的一条:早睡早起。

        他根本做不到。

        不到很累的时间点,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子里都是江攸宁。

        尤其是在他看完了一些分娩纪录片之后,血泊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然后越发焦虑。

        他打开电脑,强迫自己开始工作。

        一个字都不能完整进入他的脑子里。

        算了。

        他拿着手机直接去了裴旭天的办公室。

        裴旭天还没回来,他坐在沙发椅上,闭目养神。

        距离江攸宁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

        两天后是江攸宁产检的日子,上次见江攸宁还是一个月前。

        除了每次产检能见到,其余时候他们从不联络。

        江攸宁说:少联系。

        ——联系多了会拉黑。

        沈岁和几乎从不给她发消息,只有在产检前一天约好时间几点去接她,叮嘱她带好相关的东西。

        聊天从不超过五句。

        他们维持这种客气又疏离到不行的状态已经很久了。

        沈岁和想,要是没孩子的维系,江攸宁可能从此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

        看似温柔,实则坚韧。

        认准了的事情就不再动摇。

        似乎从离婚后,沈岁和才对江攸宁的性格有了完整认知。

        也是在离婚之后孤枕难眠的日子里,他会频繁地想起江攸宁。

        因为有时他会忽然喊江攸宁,问她饭做好了没?

        或明天还要不要去上班?

        抑或是金天想吃什么?

        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喊完了之后发现没人回答。

        房间里空荡荡的,他才会恍然想起他们离婚了,他已经不跟江攸宁住一起了。

        之后,是说不上来的失落和怅然。

        他大概用了半年才又慢慢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但还是不可避免想起江攸宁。

        尤其是陪江攸宁产检完那几天,看她挺着大肚子走路不便的样子,心头很涩,但他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或许对江攸宁来说,他少出现在她的面前就是帮了最大的忙。

        “呵。”

        裴旭天推开门进来,把西装外套搭在衣架上,看都没看沈岁和就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公文包打开,把资料分门别类,头都不抬。

        “谈得怎么样?”

        沈岁和问。

        裴旭天:“还行。”

        “我让你问的事儿问了么?”

        “问了。”

        “然后?”

        裴旭天面无表情:“没有然后。”

        沈岁和:“……”

        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你怎么了?”

        沈岁和问:“又跟阮言吵架?”

        裴旭天睨了他一眼,“狗屁。

        别什么都往我跟阮言身上扯。”

        沈岁和:“……”

        他一脸“不然呢”的表情看向裴旭天,看得裴旭天直翻白眼。

        “老沈。”

        裴旭天特别严肃地看他,“我问你个事儿,你得跟我说实话。”

        沈岁和:“说。”

        “你跟江攸宁,到底为什么离婚?”

        沈岁和:“……”

        “问这些做什么?”

        沈岁和往沙发后倚,显得漫不经心,“不管为什么,反正都离了。”

        裴旭天:“……那你让我问个屁?”

        沈岁和:“她怀着孕呢,我关心一下不行?”

        “那你是关心她呢还是关心孩子呢?”

        沈岁和:“……”

        他忽然沉默。

        关心谁?

        这问题好像有点难回答。

        他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答案是江攸宁。

        但他现在好像连关心江攸宁的立场都没有。

        “我两个都关心,不行么?”

        沈岁和仍旧是那副慵懒的态度,声线一如既往地清冷,“你突然问这些做什么?”

        “随口一问。”

        裴旭天懒得搭理他,言语之间都带上了怨气。

        很冲,也很敷衍。

        “你真跟阮言又吵架了?”

        沈岁和盯着他看,不错过他每一个微表情。

        裴旭天瞪他,“你他妈整天关心我这点儿事干啥?

        有时间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那点破事,到底干了啥不要脸的事。”

        沈岁和:“?

        ?

        我怎么了?”

        裴旭天看他一脸无辜,看着来气,干脆转过了椅子,朝他背过身,“你自己干了啥自己清楚。”

        沈岁和:“?

        ?”

        他干啥了?

        “江攸宁跟你说了什么?”

        沈岁和问:“你今天吃炸丨药了啊?”

        “狗屁。”

        裴旭天愈发暴躁,“我不想跟你说话。”

        沈岁和:“靠!从阮言那儿受了也别撒我身上啊。

        早跟你说了,分手解决一切问题,你这隔三差五就吵一架,离分手也不远了。”

        “操?”

        裴旭天直接起身,“你倒是分手,不对,离婚了,但你解决问题了吗?”

        沈岁和:“……”

        “再诅咒我跟阮言分手,我跟你急。”

        裴旭天说。

        沈岁和见他这样,也有点口不择言,“我又不是诅咒。

        就你现在跟她这样儿拖着,她都不是言言,她是你爷爷。”

        裴旭天:“……”

        他直接把沈岁和往办公室外推,“滚滚滚,他妈的活该你单身。”

        沈岁和:“?

        ?”

        “我让你问得事儿你到底问没问?”

        沈岁和还不放弃。

        裴旭天:“没有,想知道就自己问去。”

        沈岁和:“老裴你还能不能行?”

        “跟你有屁的关系。”

        “你疯了么?”

        沈岁和站在办公室门口,不可置信地看向三十多岁了还像一头炸毛狮子的裴旭天,“出去一趟怎么这样了?”

        “用你管?”

        裴旭天瞪他一眼,直接关上门,但声音还在沈岁和耳边回荡。

        他义正言辞地说:“好好找找你自己的原因吧。”

        “渣男!”

        沈岁和:“……”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他站在裴旭天办公室门口,两分钟都没晃过神来。

        他干了什么?

        怎么就成渣男了?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最后只得出两个结论。

        一,裴旭天疯了。

        二,裴旭天幼稚。

        三十多岁的人了,说话都说不清楚?

        真废。

        他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的材料堆叠如山。

        他瞟了一眼,所有的材料都已经拿各种颜色的便利贴写好,写得不是材料的类型和名称,而是时间。

        好像从他开始焦虑以来,他的拖延症就越来越严重。

        不是紧要的任务,他不会提前完成。

        所以从前的分类方式也改掉了,交到他这里的资料全都按照时间顺序排,他会挑最重要的看。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看。

        拿着手机戳屏幕,想发短信给江攸宁。

        又觉得没必要。

        最后兜兜转转,跟他的主治医生约了个时间。

        —

        因为案子办得比较顺利,江攸宁在双方签订完合同之后就提前休了产假。

        原定于10月份开始休的产假提前到了9月20日。

        她收拾东西离开办公室那天,岑溪委屈巴巴地一直看着她,眼里都积蓄了泪花。

        “以后又就我一个人。”

        岑溪说:“我太孤单了。”

        江攸宁摸摸她的脑袋,“跟着涵姐好好做,我休完产假就回来了。”

        “那小宝宝那么办?”

        岑溪问:“谁帮你带啊?”

        “我妈,我爸,我哥,还有我闺蜜。”

        江攸宁笑道:“主要是我妈吧,她今年退休,本来打算再做外聘的,估计也不做了。”

        “啊。”

        岑溪点头,“那也挺好,在家带宝宝可以年轻不少。”

        “估计会很累,不过请月嫂啦。”

        江攸宁说:“我到时候可能不会跟你一起加班。”

        岑溪:“没关系,白天有人陪我就已经很不错了。”

        江攸宁跟岑溪闲聊了会儿,岑溪说她今年可能要结婚了,男友的父母出了一百万,她父母出了二十万,再加上男友跟她的积蓄,两个人已经把首付凑齐了,这会儿在挑买哪里的房子。

        平常上班两人基本闲聊得少,大多时候都围绕着案子聊,这是距江攸宁入职之后,再次听到岑溪说跟男朋友买房的事情。

        不过进度也算快,上次听到的时候还在为买房发愁,现在基本已经凑够了首付。

        “你们打算在哪里买?”

        江攸宁问。

        岑溪说了几个地方,“大范围就这些,但涉及到具体的就不太确定了,中介带着我们看了好几套房子,不是太贵就是装修得太不好,我跟我男朋友都倾向于买刚开发的小区,但现在北城的房价飙升,买房名额又少,刚开发的小区基本上一开盘,好户型都被抢走了,剩下的就是些卖不出去的一层和顶层,我们又不想要。”

        “好吧。”

        江攸宁点了点头,忽然道:“你们要买柒新苑的房子吗?”

        “柒新苑?

        是聚城路最南边的那个小区吗?”

        “应该是。”

        江攸宁说:“反正在芜盛到咱们公司的路上。”

        “那就是了。

        离芜盛不远,离公司也挺近的,但那边房价高,而且都是大平米的房子,我们付不起啊。”

        “有小平米的。”

        江攸宁说着,“你等等,我帮你问下。”

        岑溪坐在那儿眼巴巴地看着她。

        江攸宁给叔叔江河打电话,具体问了下情况。

        她如果没记错的话,叔叔上次还问她要不要给她在那儿留一套90平米的房子,特别适合独居。

        电话拨通以后,江河说那边的房子基本上都卖完了,但给她留了两套90平米的,如果想独居的话就自己住一套,想宽敞一点的话就把两边打通。

        “哦。”

        江攸宁说:“叔叔,那我想卖掉咋整?”

        “卖呗。”

        江河笑道:“反正也不缺,你快休产假了吧?”

        “是。”

        江攸宁说:“今天休,我有个同事想买那边的房子,但听说已经卖完了,所以就问问你。”

        “好吧。

        关系好的话就卖吧,那边只给你简装修了一下,我们开盘时候卖的价格是四万一平米,现在已经炒到四万五一平了,你自己看着卖。”

        “好。”

        江攸宁忽然道:“我两套都卖了行不行?

        钱给你。”

        “我不要。”

        江河说:“本来就是送你的,那会儿想着能给小家伙留一套。”

        “啊。

        他已经有好多套了。”

        江攸宁笑:“您之前送的,以后不都给他吗?

        我又住不完。”

        “成吧,你自己看着卖就行。

        你休假之后过来住几天呗,你小婶想你了,成天在我耳边念叨着。”

        “好。”

        江攸宁说:“我明天产检,产检完了之后就过去,正好让我妈歇一歇,过去叨扰你们。”

        “求之不得。”

        江河跟她闲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那边的房子是80平米的,你们按照市场价买吧。”

        江攸宁说:“四万一平。”

        “真的?”

        岑溪惊讶道:“宁宁你也太棒了吧。”

        “正好是我叔叔开发的,所以……”

        后边的话她没再说,但岑溪懂。

        江攸宁帮岑溪解决了苦恼许久的问题,中午她说什么都要请江攸宁吃饭。

        于是,两人去了一家西餐厅。

        消费等级在北城打四颗星的那种,人均上千。

        江攸宁拿着菜单看向岑溪,无奈笑道:“一顿饭得搭你好几天工资。”

        “没事,你可劲儿吃。”

        岑溪笑,“我没钱还有男朋友养,他饿着也不会让我饿着。”

        “啧,秀男友啊。”

        江攸宁说:“你们趁早结婚,我给你包大红包。”

        “那我可要努力!”

        江攸宁之前跟沈岁和来这里吃过两次,除了牛排好吃一些,其余的都一般。

        她点了两份牛排,价格中等偏下。

        “哎呀,你干嘛给我省钱啊。”

        岑溪见她点的便宜,立马拿过了菜单,“我请你吃一顿这个又不会把我吃穷。”

        说着她就点了起来。

        总价大概3000+。

        江攸宁无奈,“你啊你。”

        “宁宁。”

        岑溪笑,“你这样说话,我总感觉你比我大好多。”

        实际上,两人差不多大。

        “我比你走在前边。”

        江攸宁说:“你看,我娃都快生了,你还没结婚。”

        岑溪:“……”

        倒也有几分道理。

        “那孩子他爸呢?”

        岑溪知道她离婚了,甚至是律界对她好奇的人都知道她离婚了,是个离异的单身母亲,不知道消息是从哪儿传出去的,反正就跟插上翅膀一样飞到了很多人的耳朵里,岑溪一直对此讳莫如深,基本没问过,但这会儿她提了起来,岑溪也就顺势聊几句,“他以后会负责养孩子么?”

        “养吧。”

        江攸宁说:“就是不知道怎么养。”

        “嗯?”

        江攸宁耸了耸肩膀,“如果我们还生活在一起,他倒是能在很多事情上帮忙,但我们现在离婚了,我跟我爸妈住,他能负责的部分就很少,基本上就负责了陪我产检,也只有偶尔几次,之后就算我生孩子,他也无能为力,再之后的事情,除了钱他能帮忙之外,其余的基本都做不了,但我也不缺钱。”

        岑溪:“……哎,单亲妈妈好辛苦。”

        “也很幸福啊。”

        江攸宁说:“我现在每天住在家里,心态都变年轻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江攸宁跟岑溪吃完饭,岑溪结得帐。

        “啊。”

        岑溪晃了晃手机,“我现在不仅能请你吃牛排,还能请你喝牛奶。”

        江攸宁:“嗯?”

        岑溪:“他发工资了,刚到账。”

        江攸宁:“……”

        她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戏谑道:“我觉得我喝不下,狗粮都吃撑了。”

        岑溪只是笑。

        两人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那儿,店里忽然砰地响了声。

        是杯子跟地面狠狠!

        碰撞的声音,吓得江攸宁打了个激灵。

        岑溪立马道:“没事没事,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江攸宁的心又忽地一紧。

        尔后才反应过来岑溪说得是另一个意思。

        两人都不可避免地看向了声响的来源处,在最偏僻的角落,江攸宁看到了很熟悉的人。

        岑溪也看到了,她惊讶地问江攸宁:“那是不是传说中的大魔王沈律师?”

        江攸宁面无表情地点头。

        “咋回事啊?”

        岑溪低声道:“他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吗?

        怎么公共场合就摔杯子?”

        江攸宁目光遥遥望过去,眼神清冽,她摇头道:“不知道。”

        沈岁和对面站着的,是乔夏。

        两人隔桌相对。

        隔得太远,江攸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终于,兜兜转转,他还是回到曾雪仪安排的路上了吧。

        江攸宁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失落?

        谈不上。

        悲伤?

        更是无稽之谈。

        只是稍稍有些不高兴。

        但没有多大关系。

        她拽了拽想要看热闹的岑溪,“我们走吧。”

        说着,她也收回了目光。

        但在那一瞬间,她跟投望过来的沈岁和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四目相对。

        江攸宁转过了身,懒得再看。

        跟她又没关系。

        岑溪收回了好奇的目光,挽着江攸宁的胳膊往外走。

        两人刚迈了一步。

        后边突然传来一声喊,声线清冷,但语调微扬带着几分急促,“江攸宁。”

        江攸宁忽然想,喊贼呢?

        她头都没回,带着岑溪离开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