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68

Chapter 68

        Chapter        68

        挂断电话后,    江攸宁瞟了眼桌上的水果,尔后把目光投向不敢看她的曾嘉柔身上,    轻描淡写地问:“他买的?”

        名字都没说,    但曾嘉柔莫名心虚。

        她点头如捣蒜,立马承认错误,“是。

        呜呜呜,    宁宁姐我错辽,    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我只是在学校门口看到他的车一时好奇,没控制住打了个招呼,    怪我手欠。”

        曾嘉柔现在就是后悔,    非常后悔。

        她感觉自己怎么做都不对。

        她当时就不应该去打招呼。

        不对,    她当时应该装作没看见径直走开,    发什么微信。

        以为自己大方开朗人缘好吗?

        不,    只是简单的愚蠢罢了。

        曾嘉柔坐在那儿经历了一场头脑风暴。

        她根本不敢抬头,    但她知道江攸宁在看她。

        “哇,宁宁姐,我真的知道错辽,    我就是……看他一个人呆着可怜……”

        说到后边噤了声。

        可怜,    个屁。

        她现在才是弱小无助又可怜。

        她腹诽道:做人好难。

        “那你怎么当时不叫他一起上来?”

        江攸宁问。

        曾嘉柔:“……”

        做个好人真的好难。

        几分钟后,    门铃响动。

        曾嘉柔坐在那儿探出一只脚尔后又缩回来。

        又探了一次,    又缩回来。

        算了。

        门铃响了三声,    江攸宁才说:“去开吧。”

        曾嘉柔:“……”

        呜呜呜,莫名吓人。

        —

        江攸宁岿然不动坐着,    自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沈岁和挑的之后便再没吃过,    看着鲜艳欲滴的樱桃也没了最初的喜爱。

        沈岁和的脚步声在客厅里响起,    她没有刻意扭过头去看,只是淡然地、单刀直入地问:“什么事?”

        “就是来看看。”

        沈岁和说。

        江攸宁:“……我家摆设有变化吗?”

        沈岁和:“没有。”

        “好巧。”

        江攸宁这才看向他,    跟中午遇见时的装束一样,当时隔得远没细看,如今离得近了才发现他瘦了许多,眉眼间带着几分萧条感。

        即便如此,她还是淡淡地说:“你也没有。”

        沈岁和:“嗯?”

        “看完了吧?”

        江攸宁问。

        沈岁和:“……”

        他变得愈发沉默。

        两人隔着不到三米的距离,目光在空中对上。

        沈岁和只是看着她,江攸宁表情仍旧淡漠,“看完了就走吧。”

        沈岁和脱口而出,“我能解释。”

        江攸宁眉头微蹙,“解释什么?”

        “中午……”

        他只开了个头便被江攸宁打断,她恍然大悟道:“哦~没有必要。”

        拉长音调之后又戛然而止,显得格外清冷。

        很是绝情。

        “那个……”曾嘉柔在一旁弱弱开口,“我舍友喊我去吃饭,我先走了。”

        她一边看着对峙的两人,一边迅捷地拿起了自己的书包,“你们慢聊哈。”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经快要低到听不见,尔后几乎是逃似的离开了这个空间。

        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人。

        “没人请你吃饭么?”

        江攸宁问。

        似意有所指。

        沈岁和低敛下眉眼,漆黑的瞳孔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目光深邃,“没有。”

        “啊~”江攸宁又拉长了音调,却在最高潮处戛然而止,“可惜了。”

        “哪里可惜?”

        沈岁和问。

        江攸宁自动无视了他的话。

        不想回答,便不回答了。

        “中午是个意外。”

        沈岁和说:“我本来是一个人去吃饭的……”

        江攸宁没听他的解释,兀自道:“跟我没关系。

        如果你是为了解释这件事上来的话,我劝你回家。”

        沈岁和:“……”

        她的表情平静,全然没有听这件事的欲望,反而是把话题拐到了别处。

        “芜盛那边房子过户尽早办了吧。”

        江攸宁公事公办道:“上午产检完下午去过户,你预约一下。”

        沈岁和:“……”

        “好了。”

        江攸宁说:“我的话说完了,如果你还有事,请简明扼要说。”

        沈岁和:“……”

        “没事?

        那我打算下楼散步了。”

        言外之意就是:好走,不送。

        沈岁和听出来了,但他只是问:“你去哪散步?”

        “楼下。

        操场。

        附近公园。”

        江攸宁说:“难道你也想去?”

        沈岁和:“……”

        —

        江攸宁的习惯是去附近公园散步。

        起初月份小的时候,她常迎着晚风去华师的操场散步,但后来肚子渐显,她在满是学生的操场散步显得格格不入,而且晚上北师的灯不算亮,夜跑的人也多。

        她跟以前独身时不一样,这会儿脆得堪比琉璃,磕一下碰一下都是瑕疵,干脆就去人更少的公园。

        公园里的格调跟大学完全不一样。

        在公园里散步的人普遍是中老年人,节奏要舒缓地多。

        打太极的、练剑的、慢悠悠夜跑的,多种多样。

        江攸宁混在其中,毫无破绽。

        散步是一个人来的。

        沈岁和跟她一起下了楼就开车离开了,许是也看出了她不太想见他。

        临别之际连句明天见也没说,反而仍旧是不变的那句:照顾好自己。

        江攸宁只敷衍地点了点头。

        没等他给生产汽车尾气,她已经转身离开了那儿。

        公园的环境一如既往,连空气都是新鲜的。

        江攸宁走累了便坐在亭子里歇脚,秋风温柔地掠过湖面,夜晚昏黄的灯泛着温暖的光,波澜阵阵,水波潋滟。

        她看了眼表,已经七点了。

        干脆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刚路过两盏昏黄的灯,拐了一个弯,她就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沈岁和站在瓷白色的石栏边,身形颀长,孤身而立。

        他望着水面在发呆。

        风吹乱了他的发梢,他安静地像是一副水墨画。

        遗世而独立。

        在那一刻,她觉得他很孤独。

        比多年前见的时候,更加孤独。

        江攸宁的心,不受控制地跳了下。

        是出自于生理反应。

        她至死相信一眼就心动。

        但中途也要学会拐弯和放弃。

        江攸宁甚至没去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下意识地转过身,走向和她相反的方向。

        可没走几步,她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不疾不徐、不紧不慢,跟她隔着适当距离。

        他没有上前打扰她,以及跟她搭讪。

        但他也确实打扰到了她。

        江攸宁忽然顿住脚步。

        沈岁和也顿住。

        江攸宁回过头,沈岁和的目光直勾勾地望过来。

        那双眼睛没有半分神采。

        初见那一眼,江攸宁竟莫名心悸。

        沈岁和……好像病了。

        她眉头微蹙,“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

        许是很久没说话,沈岁和的声音有些晦涩,说话声也被温柔的晚风割裂,“送你,回去,”

        江攸宁:“不用。”

        沈岁和没说话。

        “我家离得很近。”

        江攸宁说:“我认识路。”

        沈岁和继续沉默。

        他站在那儿,身姿挺拔,但他的眼睛却不知在看向何处,他的手垂在身侧,手指微微蜷缩了下。

        浑身就表达着两个字:颓、丧。

        那种毫无生机的、不带任何欲望的眼神,那种对这个世界厌烦厌倦的神情,江攸宁很熟悉。

        她站在原地,忽然放缓了声音朝沈岁和招手,“沈岁和。”

        “嗯?”

        “你来。”

        江攸宁说。

        沈岁和先站在原地迟疑,他眉头皱紧,右脚先迈了一步,但又缩回去。

        “沈岁和。”

        江攸宁尝试着把声音放得更缓,“你过来吧。”

        沈岁和抿了抿唇,他摇头,“你走。

        我送你。”

        他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有点克制不住。

        一切的变化似乎都是从江攸宁的家里出来之后,开车绕过华师,没五分钟,他的情绪忽然变得很down。

        心情也很颓,于是调转方向来了公园。

        在看到水波粼粼的湖面之后,他愈发沉寂,愈发忧郁。

        他很想跳下去。

        顺着水波,无尽漂流。

        但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看着。

        江攸宁盯着他看,也没再说话。

        良久之后,她转过身往前走,步伐比之前慢了一些,但也在十分钟之后到达了华师。

        沿街摆摊的小贩放着大喇叭,麻辣烫烧烤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江攸宁原本就打算好散步回来以后去吃麻辣烫。

        但这会儿站在楼下,她又有些犹豫。

        沈岁和始终站在十米远处。

        他神色清冷,双眼无神,只是机械式地盯着她看。

        江攸宁没有问他,直接拐去了她常吃的那家麻辣烫店。

        平常她很少吃这些高热量的东西,对街边小摊也不是很感兴趣。

        但极偶尔地,她会非常想吃。

        今天正好是极偶尔的一天。

        这家麻辣烫店类似关东煮,中间沸腾的锅里放进串好的食物,香味弥散在空气之中,人们边聊边吃,好不热闹。

        这家店日常人多,这会儿几乎已经坐满了2/3的位置。

        这场景是极具烟火气的。

        江攸宁找了个位置坐下,问服务员要了小料,尔后看向仍旧站在门口踯躅的沈岁和。

        他紧抿着唇,仍旧盯着江攸宁的方向看。

        来来往往的人从他身侧路过,他仍岿然不动。

        江攸宁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你吃么?

        】

        沈岁和看了眼,手指在屏幕上戳了几下,但一直没回过来。

        有两个女孩要坐在她对面,江攸宁摁了摁额头,“抱歉,这里有人。”

        女孩另外找了别的位置。

        隔了两秒,她又发:不吃就走。

        【看着碍眼。

        】

        沈岁和:【……】

        最终他还是走了过来,坐在江攸宁的对面。

        印象中沈岁和很少吃这类食物,连江攸宁很喜欢的火锅他都不怎么爱。

        但他有一个优点,不挑食。

        即便是不喜欢,也会吃。

        他陪着江攸宁吃过几次火锅,很多次还没怎么吃,他已经撂了筷子。

        有时会忙着回消息,有时会帮江攸宁放菜、夹菜。

        他是很有教养的一个人,出去吃饭,他一定是负责开车、买单的人。

        但这种教养,放在婚姻之中有时会显得微不足道。

        江攸宁低敛着眉眼,慢吞吞地吃着面前的食物。

        这家店的味道是出了名的好。

        但今晚,江攸宁颇有些食之无味。

        吃到一半,江攸宁忽然温声开口,“你跟乔夏……”

        “没关系。”

        沈岁和立马道:“只是个意外。”

        “没有。”

        江攸宁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的意思是,你跟乔夏在一起的话,我不介意。”

        “我也不会让孩子介意,你不需要为了我跟孩子放弃你自己的幸福。”

        “我们的人生不会跟你捆绑在一起。

        你想跟谁结婚就跟谁,当然了,跟乔夏结婚,你的生活压力会相对小一些,毕竟能够得到家长的祝福。”

        店里人声鼎沸,锅中汤底不断沸腾着,浓浓的白烟蒸腾而上。

        沈岁和的筷子忽然落在桌上,他直勾勾地盯着江攸宁看。

        透着朦胧雾气,江攸宁看到他的眼尾泛了红。

        沈岁和嘴巴微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又把所有的话都收了回去。

        他只是盯着江攸宁看。

        “没必要。”

        江攸宁说:“如果你在这个环境里感到痛苦,那就试着脱离这个环境,一直做个有责任感、有教养的好人,会很累的。”

        “把自己逼到绝境之后,你的人生会一直好不起来。”

        她声音温和,虽然是在嘈杂的环境之中,但她的每一个字都可以准确无误地传达到沈岁和的耳朵里。

        她说:“你可以考虑跟她结婚。”

        她说:“我跟孩子都不会介意。”

        沈岁和的眼里忽然又酸又涩,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受。

        他艰难晦涩地开口,“我是个东西吗?

        江攸宁。”

        喊她的名字时,沈岁和都卡顿了一下,他的手搭在微热的桌上,手指不断蜷缩着。

        江攸宁看着他,只是摇头,“如果对现在的生活感到痛苦,那就换一种生活。”

        “我只是不想让我跟孩子捆绑住你,这不是我本意。”

        这话落在沈岁和耳朵里就变成了:以后少来看我跟孩子。

        “江攸宁。”

        沈岁和的嗓子眼发堵,说话都带着不可言状的悲伤,“我不是个物件,你不想要就把我推出去。”

        他站起来往外走去。

        在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回头。

        他望向江攸宁的眼神复杂,最终什么都没说。

        孤零零的背影融于喧闹的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