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74

Chapter 74

        Chapter        74

        “哇。”

        响亮的哭声的房间里响起,    漫漫没睁开眼睛便开始哭。

        沈岁和已经养成了习惯,下意识看江攸宁。

        但他下意识环顾房间,    才发现这里没有江攸宁。

        一切都得靠自己。

        他拍了拍漫漫的肩膀,    但漫漫不吃这一套,仍旧在哭。

        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哭不是因为饿就是因为尿了。

        漫漫这会没睁眼,    沈岁和便扒开他的纸尿裤看。

        果然。

        漫漫干了坏事。

        他把漫漫抱起来,    小心翼翼拆下纸尿裤,这些事情他已经做得很熟练了,    在月子中心时,    漫漫的纸尿裤基本也都是他换的。

        而且漫漫有时晚上格外清醒,    沈岁和怕吵到江攸宁睡觉,    便把漫漫抱到他房间里去,    嚎啕大哭不止时才会去找江攸宁,    但这样的事情也极少发生。

        沈岁和本来想去找江攸宁要新的纸尿裤给漫漫换,但发现江攸宁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了这个房间,应有尽有,    物资齐全。

        摆明了就是一个态度:看孩子随意,    看我,    算了吧。

        沈岁和终于从她的言行之中读懂了这个意思,    并且对江攸宁的认知又上了一个台阶。

        在正经事上,    江攸宁从不会跟你开玩笑。

        她非常严肃地说完之后,一定会付诸行动。

        这是江攸宁的态度。

        离婚之后,    不该拉扯的不要拉扯。

        沈岁和知道这样是对的,    这样的态度完全没有问题,    但心里总梗着,尤其他习惯了一抬眼就能看到江攸宁的生活。

        自从江攸宁生产完之后,    沈岁和便意识到他不想失去江攸宁。

        有她温和的说话声,有婴儿的啼哭声,这样才是真正的烟火人间。

        而不是一回到某个空间,冷清寂寥,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或是无休止的争吵和说教,他真的厌倦了那样的生活。

        但烟火人间般的生活,他已经失去了资格。

        这是事实。

        令人绝望。

        不过江攸宁是好的,她还给了他看漫漫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把他拒之门外。

        只是沈岁和不满足于只有这些。

        他想要的,是温暖的地方,是能让他感到平和的人。

        但这人,在他选择放手的那一刻,就永远失去了。

        给漫漫换好纸尿裤后,漫漫终于停止了哭声,睁开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沈岁和看,时而笑一下。

        沈岁和找了个玩具逗他。

        漫漫嘎嘎直乐,甚至伸出汤圆般的小手跟沈岁和互动。

        沈岁和跟漫漫玩了一会,漫漫的瞌睡属性爆发,于是再一次睡着。

        这期间不超过半小时。

        漫漫睡得很平静,沈岁和忽然叹了口气。

        他盯着漫漫看了会儿,没忍住拿手机拍了张照。

        然后,一张,一张,又一张……

        以前觉得朋友圈晒娃的人都是闲得没事干,但沈岁和这时候竟然特想发朋友圈。

        不过,他忍住了。

        他只是发给裴旭天。

        【图片】

        一连七八张。

        裴旭天那边秒回:【?

        ?

        】

        沈岁和:【他变白了。

        】

        裴旭天:【看得出来,我干儿子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

        沈岁和:【这是形容女孩子的。

        】

        裴旭天:【你不是一直想要女儿?

        就把他当女儿养吧。

        】

        沈岁和:【……这不一样。

        】

        在没出生的时候,他是更想要女儿,但现在他已经接受了现实。

        而且……人类幼崽的可爱不分男女。

        漫漫挺可爱的,尤其是朝他笑的时候,眼睛眯起来,两个小手握成拳在空中乱挥,两只脚还翘起来,就是特别白嫩的奶团子。

        沈岁和:【以后他长大了还能陪我喝酒。

        】

        这没头没尾的话发过去,裴旭天懵了两秒,随后才反应过来。

        裴旭天:【你都已经想这么远了吗?

        】

        沈岁和:【不然呢?

        而且我觉得还是不要生女儿了。

        】

        裴旭天:【嗯?

        】

        沈岁和:【她结婚的时候,你可能会很悲伤。

        】

        裴旭天:【……%¥#……】

        他怀疑沈岁和就是在炫耀。

        裴旭天:【我劝你好好做人。

        】

        沈岁和:【当爸爸的心情你不懂。

        】

        裴旭天:【微笑.jpg,所以你不来上班给你儿子挣奶粉钱吗?

        】

        沈岁和:【……】

        最近他的上班时间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接案子也没那么频繁了,他开始对工作丧失了兴趣。

        美好的家庭生活使人丧失工作欲望。

        所以,沈岁和没有再回裴旭天的消息。

        他打开相册翻阅给漫漫拍的照片。

        起初他只是想偶尔拍一两张留个纪念,但这会儿已经养成了习惯,想多拍几张,还想选几张漂亮的。

        原先他的相册空空如也,如今倒也有了近百张图,往下翻时还看到了保留在他相册里的那几张被他标了星号的图。

        是当初江攸宁发给他的。

        他们站在皑皑白雪之中,天地间一片素白,她眉眼带笑,他眼神清冽,只是唇角微微扬起,神色带着些许僵硬。

        可两个人颜值都不差,同框也是精修图。

        他心念一动,将这张图设成了手机壁纸。

        用了这么多年手机,他的壁纸都是手机自带,多以风景照为主。

        他看习惯了素淡倒也还好,但在换完壁纸之后,他打开桌面,是另一个风格,让人眼前一亮。

        漫天大雪,江攸宁很温柔的笑着,看向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诚挚的喜欢。

        那双漂亮的鹿眼里,只有他。

        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合照。

        他记得那天的江攸宁很高兴,他们牵手在马路上漫步。

        那天的太阳很和煦,风很温柔。

        连雪都是暖的。

        沈岁和盯着屏幕看了会儿,在房间里待着也过于无聊,于是起身离开。

        客厅里空无一人,连在厨房里忙碌的慕老师估计也去了书房。

        这会儿十一点多。

        往常他会待到十二点以后,慕老师会很勉强地留他吃饭,他也会很识时务地离开,但今天,慕老师没做饭。

        他去敲了敲江攸宁的门。

        “谁?”

        江攸宁问。

        沈岁和:“我。”

        房间里沉默了两秒,江攸宁的声音再度响起,“有事吗?”

        “没。”

        沈岁和下意识说,但又补充道:“我看过漫漫了。”

        “哦。

        那就走吧。”

        江攸宁的语气跟往常也没太大差别,她风轻云淡地赶客。

        沈岁和在门口踯躅了会儿,慢吞吞地说:“我走了。”

        江攸宁:“嗯。”

        沈岁和:“我明天再来。”

        江攸宁:“嗯。”

        沈岁和:“……”

        看得出来江攸宁真没打算见他。

        沈岁和便慢吞吞地拖着脚步离开。

        临走之时,他还看了江攸宁的房门那一眼。

        紧闭的房门似乎都在跟他挥手:再见。

        沈岁和:“……”

        心情异常复杂。

        —

        慕曦听从江攸宁的话,趁着沈岁和平日里到访的点把漫漫放到了婴儿房里,然后去忙碌家务。

        等到沈岁和来时也原封不动把江攸宁告诉她的话转述,最后回了书房看书。

        等沈岁和走后,她才从书房出来,正好跟好从房间出来的江攸宁撞个正着。

        慕曦温声问:“人走了?”

        江攸宁朝着婴儿房走去,“走了。”

        慕曦低声说:“这样合适么?”

        “合适。”

        江攸宁坐在漫漫的婴儿床旁边,看到房间里有新换下的纸尿裤,漫漫的衣服也被换过,而且他被弄脏了的旧衣服也已经洗了,在照顾孩子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沈岁和态度严谨的好处。

        他洗孩子衣服,非常干净。

        江攸宁伸手勾了勾漫漫的小手指,漫漫咂巴了一下嘴。

        阳光投射在她的身上,她看向还想说些什么的慕曦,温声道:“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觉得我跟他有了孩子,他品性也不错,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看能不能跟他再复婚。”

        被戳破了心思的慕曦:“……”

        是这样没错。

        “还不是看着你还喜欢他?”

        慕曦无奈叹气,“如果你俩之间无牵无挂的,倒也算了,你慢慢走出来,以后不见他就好。

        但现在有了漫漫,你跟他之间注定有牵绊,如果当初是因为不涉及原则性的问题离婚,以后可以再观察观察,能复婚也是比较好的选择。

        毕竟他是漫漫的父亲,以后如果你再找到爱你的人,漫漫也一定会是其中一个考虑因素,你得考虑他的接受度,得考虑跟你结婚那人对漫漫的接受度,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

        “我知道。”

        江攸宁说:“你说得这些问题我都想过,可我以后必须要结婚吗?”

        慕曦愣怔两秒,“不然呢?”

        “我不想结婚了。”

        江攸宁摇摇头,“或者说,不会在短时间内结婚。”

        慕曦盯着她看,她的眼神看起来温和,但异常坚毅,良久之后慕曦叹了口气,“倒也行。”

        “妈。”

        江攸宁放松了身体,靠在后边的床上,她温声唤慕曦,“我在他身上耗了十一年,我不想一直跟他耗下去。

        无论他品性有多好,如今你看到的好也不过是责任感的驱使,可对我来说,我不想要他这份责任感。”

        她曾经想要的,是爱,是跟她一样炽烈的爱,或者比她少一些也行。

        如今想要的,是自由,是让她选择人生的自由。

        其实在跟沈岁和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她考虑过复婚这件事。

        但只要想到,复婚以后她会再次陷入到那段令人纠结的感情生活中挣扎,去考虑曾雪仪的感受,考虑沈岁和的感受,她会再度活得没有自我。

        她觉得那不过就是个牢笼。

        好不容易跳脱出来,为什么还要再进去呢?

        这也是她下定决心不再跟沈岁和拉扯的原因。

        他想要的,江攸宁给不了。

        江攸宁想要的,他给不了。

        两人注定无法在同一条轨道上行走,不如渐行渐远。

        如果以后时机合适,她也想谈恋爱了,那她会考虑爱情跟婚姻。

        但这个人,不会是沈岁和。

        “婚姻里面,责任感很重要。”

        慕曦语重心长道:“新鲜感和爱意会在鸡零狗碎的生活之中被消磨,但责任感不会。”

        江攸宁仍旧摇头:“如果是开始一段将就的婚姻,那我觉得责任感重要。

        但如果是凭爱情开始的婚姻,责任感在其中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沈岁和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但他的责任感在婚姻之中让江攸宁觉得窒息。

        就是你能感觉到他对你很负责,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他会去做,但他不会注意任何婚姻里的细节。

        你知道他是个好人,但这种好跟婚姻无法并存。

        甚至,跟你的爱情相悖。

        所以你会在那段婚姻中挣扎迷失,最后遍体鳞伤。

        慕曦见无法说服江攸宁,便也噤了声。

        房间里只剩下江攸宁一个人,她盯着婴儿床里的漫漫发呆。

        良久之后,她温声道:“我相信,你不会怪妈妈的。”

        “因为,我是你的妈妈,我很爱你。”

        江攸宁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但我也是江攸宁,也应该爱自己。”

        —

        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日子过得飞快,北城的冬天来得猝不及防。

        初雪一落,天气逐渐变冷,元旦过完,春节也悄然而至。

        今年的江攸宁什么都不需要忙碌,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好处就是你可以永远是个小孩。

        尽管江攸宁如今已经是小孩的妈。

        江攸宁今年的元旦跟春节都过得比往常热闹。

        跨年夜那天晚上,她是跟辛语路童一起过的,三个人在江攸宁房间里一起迎来了新年的倒数。

        那天晚上三个人围着漫漫的婴儿床拍照。

        辛语发朋友圈:我真羡慕漫漫小朋友,年纪轻轻就可以跟三个大美女合照。

        路童点赞。

        江攸宁点赞。

        江攸宁发朋友圈:漫漫,你慢慢长大,而我,永远年轻。

        路童辛语点赞。

        杨景谦点赞。

        时隔五个月,江攸宁收到了杨景谦的微信消息。

        他说:【江同学,新年快乐。

        】

        江攸宁笑着回他:【杨同学,新年快乐。

        】

        他终是退回到朋友的位置。

        江攸宁也深感欣慰。

        而春节就更热闹了。

        往年只有她跟沈岁和,除夕夜也不怎么出去玩,就待在家里看春晚,但春晚又一年比一年无聊,或者说是他们的审美已经跟不上时代,总之过得无趣的很。

        也就去年才把两人的朋友聚在一块在她家过了一次除夕夜,但也没玩得尽兴,考虑到第二天还得去给曾雪仪拜年,不能起得迟了,而且在去见曾雪仪的前一天晚上,江攸宁就胆战心惊,总也睡不好。

        但今年不一样。

        江攸宁不需要担心那么多问题。

        只要漫漫不哭,她可以睡到自然醒。

        而且,路童辛语家离闻哥家不远,他们都是去闻哥家的大别墅里过得除夕夜,而闻哥今年在小婶的死亡审视下还带了童瑾回家。

        本以为童瑾跟辛语的气场会相冲,但没想到两人玩得异常的好。

        花瓶美人跟花瓶美人之间也会惺惺相惜。

        除夕夜这晚,他们玩麻将玩到了凌晨四点。

        四个女生凑了一桌,江闻坐在江攸宁身后看。

        童瑾那哀怨的小眼神一直往他身上瞟,江攸宁干脆把闻哥直接推了过去,“别来看我的牌。”

        江闻:“……”

        漫漫在婴儿房里睡得异常香甜。

        在凌晨十二点,江攸宁收到了沈岁和发的短信。

        【江攸宁,新春快乐,平安喜乐。

        】

        但那会儿的江攸宁正忙着打麻将,根本没看到。

        跟玩得开心的江攸宁比起来,沈岁和的元旦跟除夕夜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他不怎么过元旦,对跨年夜也漠不关心,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时间更迭。

        只是以往江攸宁会打开电视看跨年演唱会,他便也跟着看,打发时间罢了。

        在没结婚以前,他从来不看这些节目,看了三年倒也养成了习惯,今年没有江攸宁,他自己竟也打开了电视看,只是身侧少了个人,电视也看得没滋没味。

        正好裴旭天给他发消息:【孤寡老人,出来喝酒吧。

        】

        沈岁和:【……】

        侮辱性极极极强。

        他给裴旭天发消息:【你说话就跟青蛙叫一样。

        】

        裴旭天:【?

        ?

        】

        沈岁和:【除了孤寡孤寡,不会说人话。

        】

        裴旭天:【……】

        两人单身汉互相伤害。

        最后,沈岁和拎着外套去了银辉。

        那天晚上,他们喝酒喝到凌晨一点。

        他拿出手机给江攸宁发微信:新年快乐。

        但是看到了红色感叹号。

        江攸宁早把他的微信拉黑了,只勉为其难留了一个联系的手机号。

        即便如此,那个手机号也只能用于紧急联系。

        江攸宁说联系得多了,会把他这个号也拉黑。

        所以沈岁和每次给她发消息都会提前斟酌语句。

        除夕夜这晚,他是回骏亚跟曾雪仪一起过的。

        往年有江攸宁,他只需要初一回去过年就好,但今年变成了孤身一人,曾雪仪早早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回家过年。

        两人的关系早已在律所那次之后就降到了冰点,曾雪仪极偶尔才会打电话问一下他的病情,有时会问几句孩子的事情,但沈岁和基本都以跟我们没关系这种理由搪塞过去,他不希望漫漫跟曾雪仪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幸好,曾雪仪对漫漫也并不太关心。

        除夕夜回去之后,沈岁和的脸色并不好看。

        甚至,像是报复似的,他在晚饭时把要吃的药摆在一旁,曾雪仪问他,“这什么东西。”

        他神色淡淡,“治病的。”

        曾雪仪便也噤了声。

        飞速吃完饭后,曾雪仪本想喊他看春晚,但他一撂筷子就回了卧室。

        外面灯火通明,而他孤身一人。

        卧室的门隔开的,是他们早就疏远的心。

        这天夜里,他在房间枯坐到凌晨两点。

        在十二点时,他给江攸宁发:新春快乐,平安喜乐。

        他记得往常一到十二点,江攸宁都会在他身侧跟他说一句:新春快乐。

        他也会回她,新春快乐。

        今年,他给江攸宁发了消息。

        但石沉大海。

        他很想念那一句新春快乐。

        江攸宁,新春快乐。

        年年有新春,但再无江攸宁。

        —

        漫漫的百日宴是正月初八,正好赶上了岑溪的婚礼。

        江攸宁也没法去,只捎了份子钱去。

        百日宴这天是曾寒山订的饭店,跟满月时来得人一样。

        众人都到齐了,唯独没有曾雪仪,大家也都默契的没有提及这件事情。

        到了抓周环节,漫漫在琳琅满目的物品中抓了一沓钱,被大家戏称是小财迷。

        而在百岁宴当天,漫漫学会了翻身。

        众人光是逗他翻身就逗了半天。

        漫漫已经会“阿巴阿巴”地说话了,其实也算不得说话,只是会咿咿呀呀。

        尤其是他的皮肤蜕出来之后,显得又白又嫩,特招人喜爱。

        他的眉眼也愈发像沈岁和,尤其是绷着脸不笑的时候。

        很快,过完了漫漫的百岁宴,也就意味着江攸宁的产假结束,慕老师正式退休后跟漫漫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所以江攸宁可以放心去上班。

        产假结束后上班的第一天,江攸宁刚到办公室,岑溪就拎着豆浆和油条进来,正好又有江攸宁的一份。

        分明在这里上班的时间还没休假的时间多,但江攸宁就是想感叹一句,这熟悉的职场生活。

        岑溪照旧是狼吞虎咽吃完早餐,打开电脑,但近期律所不算忙,她不需要整天加班以及生死时速。

        于是在吃完早餐后,她还有时间跟江攸宁聊天。

        “你真的瘦了好多。”

        岑溪说:“仿佛是生了一个假孩子。”

        江攸宁低头看了眼,她还没瘦到生孩子以前的体重,但也相差无几。

        她原本偏瘦,怀孕之后才慢慢变得丰腴了一些,但基本上也就腰和腿那一块丰腴,其余地方的变化不大。

        再加上怀孕时她也有锻炼,不算太胖,而且照顾新生儿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尽管漫漫算乖的,但他淘起来也时常让江攸宁有想把他塞回去的冲动,所以这会儿比月子里瘦得明显。

        江攸宁笑道:“可能是带孩子累吧。”

        又跟岑溪聊了几句,她才投入了工作状态。

        方涵一进办公室看到她,还笑着打趣了几句。

        江攸宁这个产假休完,人们对于她之前的事情也忘得差不多了。

        赢了律届大魔王沈岁和,成为众人口中热议的焦点,在她回归之时,这些事情全都被人们遗忘到了记忆长河之中。

        但她凭借这个案子成为了金科的正式律师,也逐渐有案子找上门来,比休假之前的案子数额小,但也算不错。

        女性休产假就意味着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一段时间。

        等到这段时间过后,人们会很快把你忘记。

        宋舒案胜诉之后,江攸宁这个名字算是被律圈津津乐道,但等她产假休完,她已经成为了平平无奇的小律师。

        激流勇进需要勇气,急流勇退更需要。

        但她既然选择了勇退,就不缺乏重头再来的勇气。

        对她而言,在法庭上能赢过沈岁和就意味着赢过了自己,所以之后无所畏惧。

        三月一过,北城的春雨如约而至,淅淅沥沥地落在地面上,天色雾蒙蒙的,显得格外凄清。

        但一场春雨一场暖,天气逐渐好了起来。

        而江攸宁的生活步调也非常有节奏,上班认真工作,下班回家带娃。

        跟别的同事相比,她加班的时间很少。

        所以她必须在上班时保证最高的工作效率,幸好,她属于有天赋的那类。

        白日里在公司忙完,晚上回家看漫漫,等漫漫睡着以后,她再看书或是看案宗,每天十二点左右才能睡着,而漫漫会在半夜三四点醒一次,她喂了漫漫之后再睡,漫漫早上七点会准时醒,顺带把她也哭醒。

        她有时也会恼,漫漫这烦人的生物钟竟跟沈岁和莫名相似,但哄完漫漫之后,她可以有时间继续看书以及研究案宗。

        有了孩子并没有把她的工作时间压缩,只是把她的时间变得碎片,所以她需要把碎片化的时间拼凑起来。

        最后算下来,其实比自己以前能用来工作和学习的时间更多。

        江攸宁几乎是连轴转地在工作,她上法庭的次数越来越多,积累的经验也越来越多。

        她跟沈岁和一样,从未输过。

        她找到了自己的优势所在,在接案子的时候就会衡量这个案子的胜算有多大,在法庭之中,她永远能四两拨千斤。

        诚如当初的赵律师所言,她的风格就是“温柔一刀”。

        看似温柔极致,但暗藏锋芒。

        她像是一把开了刃的宝剑,所到之处无往不利。

        可风头过去便是风头过去,这些案子太小,根本引不起众人注意。

        江攸宁这个名字不会再像当初那样被人好奇地提起。

        直到——她代理了一个女明星的案子。

        再次一战成名。

        女明星是很有话题度的国民影后,跟老公在荧幕前非常恩爱,但突然将丈夫告到了法院,因为丈夫嫖—娼。

        这件事的国民度很高,得益于闻哥是娱乐圈内部人员,这个女明星找到了江攸宁来帮她打这次官司。

        又是一次很难找证据的案件,而且男方的代理律师是崔明。

        没想到之前错过,这次竟又对上。

        可江攸宁早已不复当初青涩,她找证据游刃有余,而且总能从细节化的地方找到突破口,在法庭上,她的证据或许不是最有益的,但在双方证据都不算很足的情况下,她一定能从某个角度以最柔和的态度勾动所有人的恻隐之心。

        最后,女明星成功离婚,江攸宁赢得诉讼。

        江攸宁这个名字,再一次被人提起。

        前有沈岁和,后有崔明。

        天合律所仿佛成了江攸宁成功路上的奠基石。

        这案子结束以后,江攸宁再度成为了律圈公众号标题的热门人物。

        甚至有好事者更直给的标题是#江攸宁专克天合律所#,路童把这篇文章转给江攸宁的时候,江攸宁正在忙着梳理下一个案子的案卷事实。

        她打开之后扫了眼,一笑置之。

        对她来说,她如今不是在跟任何人比较。

        她只是在把过去遗失的时光补回来。

        同时,还有那些未曾拿到的赞美和荣光。

        —

        “啊。”

        裴旭天坐在沈岁和办公室里,再一次感叹,“太强了太强了。”

        沈岁和从堆积如山的卷宗中抬起头,“这已经是你说得第五遍了。”

        自从知道江攸宁胜诉之后,裴旭天就坐在他办公室里以没五分钟说一遍的频率来说这句话,沈岁和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我这不是感慨么。”

        裴旭天啧了声,“她赢你这个门外汉也就算了,竟然能赢崔明,非常可以。

        很强。”

        沈岁和:“……”

        他抬起头淡淡地瞟了眼裴旭天,“你不是说她争议解决也做得很好么?

        赢崔明怎么就这么惊讶?”

        “你不惊讶吗?”

        裴旭天问。

        沈岁和摇头,尔后又点头,“有一点。”

        其实主要还是崔明在这方面太权威了。

        当初挖崔明到他们律所的时候可用尽了办法,去年崔明赶上那事,沈岁和接手他的案子,得知输了以后,崔明对沈岁和一直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尤其知道沈岁和还将华峰起诉了之后,更是觉得这人有病,已经多次在开会时跟沈岁和对冲了。

        而沈岁和这半年多来接的案子虽不多,但胜率仍旧百分之百。

        只要不碰婚姻法,他就是永远的王。

        即便如此,崔明仍旧不服沈岁和。

        这次输给江攸宁,也正好挫挫他的锐气。

        “沈先生。”

        裴旭天忽然调侃道:“请问你的前妻在离开你之后事业发展得如此之好,你有什么看法呢?”

        沈岁和:“……”

        他翻了个白眼,低下头继续看卷宗。

        自从跟阮言分手之后,裴旭天是一句人话不讲。

        “老沈。”

        裴旭天笑道:“你别避而不谈啊,说说你的感想。”

        沈岁和:“……跟你有屁的关系。”

        裴旭天:“……啧,你就是羡慕嫉妒后悔。”

        沈岁和随手拿了只笔扔在他身上,“我看你是太闲了,滚吧。”

        裴旭天笑:“就是来看看你心情如何。”

        “挺好的。”

        沈岁和说:“如果不看见你,心情会更好。”

        裴旭天:“……”

        最终,裴旭天离开办公室。

        沈岁和也看不进卷宗,他坐在宽松的办公椅里,身子往后一仰,彻底放松。

        感受?

        其实有点酸涩。

        但更多的是骄傲跟自豪。

        江攸宁离开他之后,是闪闪发光的江律师,是能够站在法庭上跟崔明之流对峙的厉害人物。

        他又想起了去年站在法庭上跟她对峙的那一幕,那会儿她还怀着漫漫,站在那里的时候,沈岁和就觉得她应当是属于法庭的,她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诉讼律师。

        但没想到,她的成长速度如此之快。

        快到令人咂舌。

        其实他也有见证她的成长,在他每一次去江家看漫漫的时候,他都能看到江攸宁伏案看书,她的投入度非常高,看得非常认真,偶尔会问他一些问题,但更多时候对他避而不见。

        能够赢崔明,他相信江攸宁一定付出了比崔明多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

        她生来就适合做这件事情,她的勤奋也让她弥补了过去的不足。

        沈岁和记得她当初问自己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诉讼律师之时,眼神里满是不确定。

        但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沈岁和却否定了她。

        可江攸宁用事实证明,她做到了。

        沈岁和想,如果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对那时候的江攸宁说:你很棒,你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诉讼律师。

        但他没有时光机器。

        错过的便是永远错过了。

        他忽然意识到,当初那些话对江攸宁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他灭掉了江攸宁那仅存的希冀。

        沈岁和确实是个不太会说话的人,尤其是在日常相处上。

        他觉得对亲近的人应该说实话,因为他喜欢听到实话,可忘记了有时实话会伤人。

        时隔很久,尽管知道无用,但他还是给江攸宁发了一条短信。

        【江攸宁,对不起。

        你很棒,你是一名优秀诉讼律师。

        】

        若是放在以前,沈岁和就算知道当初做错了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点道歉。

        因为错了的就是错了,就算道歉也无法弥补之前造成的伤害。

        没有用。

        而他从不会去做没有用的事情。

        但他这时候发短信完全是想到了江攸宁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做不做是你的事,听不听是别人的事。

        有没有用这件事,应该交给对方来判定,而不是由你内心兀自审判。

        —

        收到这条信息的江攸宁觉得莫名其妙。

        她没回,但晚上下班,在家里看到了沈岁和。

        他正在客厅陪漫漫玩。

        漫漫已经会爬会坐了,大人跟他说话,他也能隐约听懂。

        沈岁和坐在专门给漫漫铺的爬行垫上,跟漫漫玩骑大马,漫漫坐在他脖子里嘎嘎乐。

        江攸宁对这情形已经见怪不怪。

        自从有了漫漫后,沈岁和的高冷形象荡然无存。

        他仍旧话少,但陪着漫漫玩的时候几乎是有求必应,有一次漫漫直接顺着他的身子往上爬,他就把漫漫抱起来骑大马,漫漫拽他的手,揪他的头发,然后……这就成了漫漫最爱的游戏。

        有一次竟然想顺着江攸宁的身子爬到脖子里,江攸宁直接把他薅下来,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非常严肃地对他说:“妈妈头发少,经不住你薅。”

        漫漫:“……”

        漫漫哭了。

        哭声响彻房间,但没人管他。

        在这件事情上,江攸宁不会妥协。

        于是,漫漫更喜欢沈岁和来了,每次看到沈岁和来,他都会笑得眯起眼。

        听到开门的动静,沈岁和回过头看江攸宁。

        漫漫也看她,还歪着头咯咯笑,估计是太开心了,手里一个用力,揪着沈岁和头发就不放,沈岁和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倒吸一口冷气。

        即便如此,他都紧紧拉着漫漫,生怕把他掉下来。

        “你回来了。”

        沈岁和礼貌性地跟她打招呼,但还是略有些尴尬。

        江攸宁只敷衍地点了点头,嗯了声。

        自从她回来,沈岁和的目光便黏在她身上,但又不敢看得太过分,等漫漫玩累了,睡了,江攸宁从他怀里接过漫漫,放到婴儿床上,沈岁和就在门口站着。

        房间里静悄悄的,沈岁和背靠着门,忽然道:“对不起。”

        他声线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但比以往多了几分温度。

        “以前,是我轻易否定了你。”

        江攸宁微微抬眼看他,终于知道他今天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她盯着他看,正好跟沈岁和的目光对上。

        许久之后,她笑道:“已经过去了。”

        沈岁和说:“我知道迟来的道歉应该没用。

        但你说过,有没有用这件事应该交给当事人评判,所以我欠你一个道歉,我现在说。”

        江攸宁的舌尖抵着口腔,下意识道:“你欠我的仅仅是一个道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