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78

Chapter 78

        Chapter        78

        北城六月的天向来晴朗,    但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

        清晨的太阳分明还带着初夏耀眼的光芒暖洋洋地落在人身上,可不一会儿天上大片大片的乌云飘过来,    将之前晴朗的蔚蓝色遮了个彻底,    金光也变得晦暗。

        江攸宁抱着漫漫头也不回地下楼,她步伐极快,走得带着几分怒意。

        刚走出那条长街,    天就变了。

        阴沉晦暗的天空看着颇有山雨欲来之势。

        卖早餐的已经开始收摊,    有工具的也纷纷拿出来,张扬的大伞在瞬间撑开,    生怕老天爷不给面子飞速下起瓢泼大雨来。

        江攸宁仰头看了眼天,    又回头望了眼长街,    这条主街仍旧人烟旺盛,    但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多了几分匆忙。

        慕曦正气喘吁吁地向她跑来。

        她站在车前等,    漫漫还在朝着慕曦笑,    小手在空中挥舞着。

        “终于到了。”

        慕曦靠在车上,舔了下有些干裂的唇,“你抱着漫漫不累啊?”

        江攸宁摇头,    尔后又点头。

        起初是不累的,    因为在那个环境之中,    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带着漫漫离开这里。

        所以她必须不停地向前。

        这会儿歇下来,    倒是觉得肚子有些疼。

        不过也只有一点儿,    尚在能忍受的范围之内。

        “回家吧。”

        江攸宁说。

        她声音清冽,也听不出喜怒。

        “我开车。”

        慕曦说着上了驾驶位,    江攸宁绕车一圈去了后排,    如今把漫漫抱在怀里,    这才多了几分真实感。

        慕曦系安全带的手顿了下,“不等等他们?”

        “不用。”

        江攸宁低敛着眉眼,    伸手逗弄着漫漫,“他们估计还得好长时间。”

        “哦。”

        慕曦瞟了眼窗外,她一边往外倒车一边道:“他妈……带漫漫到底是做什么?”

        江攸宁摇头:“不知道。”

        “还给漫漫换了新衣服。”

        慕曦说:“漫漫在她那待得看上去还挺开心,你刚刚听到了么?

        漫漫说话了。”

        “嗯?”

        江攸宁皱眉,“说话?”

        她倒是真没注意。

        “也不算说话,只是低声喊了个什么。”

        慕曦说。

        江攸宁:“哦。”

        她现在只想离那一家人远远的,越远越好。

        漫漫相对别的小孩儿来说没那么怕生,他晚上一个人躺在婴儿车里也能睡得很舒服,从不需要人一定在他旁边哄着抱着。

        所以在昨夜众人都失眠的时候,漫漫仍旧睡饱了,如今还精神气十足,单是玩江攸宁的手指也玩得不亦乐乎,而且一直在笑。

        “都过去了。”

        慕曦似有千言万语想问,但又把所有话头收住,她叹了口气,“往后我会好好看着漫漫。”

        “嗯。”

        江攸宁如今松了口气,这才跟慕曦道:“妈,昨天的事跟你没关系,你也吓坏了吧?”

        “确实有点儿。”

        慕曦笑了下,“不过知道是他妈抱走了孩子,我其实就没那么担心了。”

        慕曦的车子从中间倒出来废了好大功夫,倒出来之后,她冲漫漫回头笑了下,“奶奶带你玩什么了呀?”

        漫漫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笑得更开心了。

        “妈。”

        江攸宁忽然皱起眉,“你怎么说这些?”

        慕曦目视前方,这才收敛了笑意,“在漫漫面前,还是少说些不好的。”

        江攸宁:“……”

        “那个人……”慕曦叹了口气,“或许没你想象的那么坏。”

        “妈?”

        江攸宁眉头皱得愈发紧,她有点听不明白慕曦的意思。

        慕曦也没解答,只是话题更加跳脱,“之前在他家,你受了很多委屈吧?”

        车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安静。

        慕曦也没有发动车子,她只是很平和地坐着。

        漫漫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无聊了便倚在江攸宁怀里,抬起手玩江攸宁有些发皱的衣服。

        这问题一下子倒把江攸宁给问住了。

        结婚以后,她很少跟慕曦聊沈岁和家里的事情。

        她一向固执的认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两个人相爱,其余事情都无所谓。

        所以她更顾虑的是沈岁和的感受。

        可那会儿在曾雪仪面前受到的委屈又岂止是一星半点?

        她挑的礼物,曾雪仪从来都挑三拣四。

        她做的饭菜,曾雪仪觉着味道差极了。

        只要是和她相关的一切,曾雪仪都不满意,而她无法辩驳,甚至那些委屈都没办法跟人说。

        因为那是她自己选的路,是她自己种的因,最后得了苦果。

        一切归根结底四个字——自作自受。

        “都过去了。”

        江攸宁低敛下眉眼,声音淡淡地:“妈,我们不提过去,只往前走行吗?”

        慕曦盯着她的侧脸,良久之后才叹了声,“好。”

        她至今记得,江攸宁当初小心翼翼跟她说想结婚时的表情,那会儿江攸宁提起沈岁和这三个字时都会脸红。

        所以在所有人反对的时候,只有她是站在女儿这边的。

        本以为她能跟沈岁和相爱一生,可没想到几年就分开了。

        几多唏嘘感慨。

        慕曦也跟着她担忧了一晚上,如今找到了漫漫,心里总算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但其实更多的是惋惜。

        诚如跟江攸宁所说,在知道抱走漫漫的人是曾雪仪后,她便没那么担心了。

        曾雪仪抱走漫漫的理由可能有很多个,但她不会伤害漫漫。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直觉。

        曾雪仪那人,看着心高气傲不好相处,但她做不出来真正害人的事情。

        真正敏感、冷傲的人,其实怯懦胆小,不过是在用嚣张跋扈来掩饰那些敏感罢了。

        简而言之——让她杀人,她一定不敢。

        更何况,虎毒不食子。

        但这些慕曦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江攸宁说,说了怕江攸宁觉得她是在偏袒曾雪仪或沈岁和,没有那个必要。

        而且,江攸宁不喜欢,日后便少往来。

        甚至可以不往来。

        生活是江攸宁自己的,她不想过多干涉。

        如果受了委屈便随时回家来,这是她跟江攸宁曾经说过的话,这话永远奏效。

        她不想让女儿觉得自己没了家,没了偏爱她的人。

        慕曦坐在驾驶位上发了会儿呆,江攸宁亦如是。

        刚刚从楼上下来时走得确实猛了,如今腿肚子才缓过劲儿来,一抽一抽地疼。

        车子里寂静无声,慕曦终于发动了车子。

        汽车的轰鸣声响起,但刚刚起步就听到了救护车的声响。

        一声又一声,由远及近。

        慕曦正要调转车头去对面路上,却迫不得已只能继续往前开,开了一截才在路口掉过弯来,尔后便往前行驶,但心里存了几分担忧,行驶得略慢。

        救护车正好在她们刚刚停过的地方停了下来。

        慕曦的车子缓缓驶过主街的时候,漫漫忽然喊了声:“bo……bo……”

        他的脸趴在车窗上,声音很低,但是叫得很亲昵。

        慕曦猛地一刹车停在路边。

        江攸宁看向外边。

        只一瞬间,她伸手捂住了漫漫的眼睛。

        大雨忽然毫无预兆地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落在玻璃车窗上,也落在了还躺在担架上的沈岁和身上。

        那一滩鲜红的血迹被稀释,但他侧过脸,好似在看她。

        漫漫的小粉手握成拳轻轻敲击着窗,他口中低声咿呀着:“bo……bo……”

        说得并不流畅。

        江攸宁的眼睛,忽然又酸又涩。

        不过十几分钟而已,他怎么就把自己搞成了这样?

        而他的身后不远处,跟着披头散发的曾雪仪。

        她站在滂沱大雨之中,被整个世界阻隔在外。

        —

        身体好像无限在往下沉,似乎是从顶楼坠落。

        沈岁和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漂浮在半空之中,无论如何都落不到一个定点。

        耳边总是有嘈杂的声音,沈岁和想说安静会吧,但怎么也张不开嘴。

        他身体所有的器官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他却并不觉得痛苦,只是感觉解脱了。

        这种无须再挣扎的痛苦,终于从他的身体里剥离出去。

        只是,他终究还是先丢下了江攸宁跟漫漫先走一步。

        他想,如果有下辈子,他还想跟江攸宁结婚。

        在这段关系里,无须有第三者的存在。

        她如果做饭,他就洗碗。

        他还要鼓励江攸宁去做她喜欢的事情,因为他实在太喜欢看她的笑了。

        濒临死亡,前半生很多记忆都会被勾起来。

        但奇怪的是,沈岁和想到的大多跟江攸宁有关。

        那个风铃轻响的下午,她抬起头来看他的那一眼。

        那个拍婚纱照时,小心翼翼不敢偎在他肩膀的女孩。

        那个领结婚证时,跟他牵手都会汗津津的女孩。

        她在他身侧待过的每一天,好像都有迹可循。

        甚至,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相对陌生的场景。

        也是一场瓢泼大雨,晦暗不明的雨夜中,有一个女生背着双肩包站在公交站台下躲雨,但华政北门外的公交站台是坏的,所以她只能用手遮住头顶。

        从北门出来那一刻,他就看到她淋湿了半个肩膀。

        半边头发也湿漉漉的,有些可怜。

        沈岁和倒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只是那天恰好动了恻隐之心。

        他原本只打算到马路对面买个夜宵,但不知觉竟走到了公交站牌底下,他黑色的大伞跟雨夜融在一起也恰到好处。

        他的伞往女生那边偏移,自己的肩膀露了半个在外面。

        他假装自己在等公交,目不斜视。

        不过眼角余光瞟到了女孩的眼睛,那是一双极好看的鹿眼,水灵灵、湿漉漉,还蛮惊艳的,但沈岁和并没多看。

        对于感情之事,他向来避之不及。

        如果不是看天色太晚,这里又空无一人,他应当是不会过来的。

        隔了会儿,有一趟公交车来,他把伞直接近乎强硬地塞给了女孩,尔后自己奔跑着上了公交车。

        他没有回头,自然不知道女孩望着他的背影发了多久的呆。

        也不知道女孩因为他这一把伞,搭上了自己的十一年。

        回忆在脑海里无限翻滚。

        沈岁和不止忆起了那个大雨滂沱夜晚里的那把伞、那双澄澈的鹿眼,还忆起了另一个雨夜。

        他在学校的操场上漫无目的地奔跑,那天华政的操场空无一人,灯光昏黄又黯淡,像极了他的人生。

        因为那天是外公的葬礼,他刚跟着曾雪仪回到曾家不久,在葬礼上他听到了许多人的议论,闲话入耳,比事实还要残酷百倍。

        他只是个跟着曾雪仪回来分家产的白眼狼。

        只是个情绪淡漠的冷血动物。

        只是……

        一句又一句,他无法争辩。

        刚刚二十出头的他一向自立自强惯了,根本受不得那些话。

        但那是外公的葬礼啊,他偏生什么都不能做,于是忍着所有的情绪回了学校。

        当晚的雨下得极大。

        他近乎自虐在走,尔后开始跑,只想让自己跑得累了乏了,然后忘掉那些人说的话。

        空荡寂寥的操场只有雨滴落下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一双干净的小白鞋落入他的视野里,尔后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朝他伸过去,给他递了一把伞。

        那双手柔弱无骨,在暗夜里也白得发光。

        可那夜的沈岁和,并不想看到任何人。

        他只想一个人在雨夜中消化掉自己所有的坏情绪。

        于是他看都没看,直接把伞扔在了地上,甚至他怒声道:“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

        他无暇顾及那个人是什么心情,兀自跑远。

        只是在跑来第二圈时恰好跟女孩打了个照面。

        雨水模糊着他的视线,但他仍旧看到了那双澄澈的鹿眼。

        这两段记忆里的鹿眼皆跟风铃轻响的那个下午江攸宁抬起头来看他的那一眼重合。

        沈岁和想,原来他们那么早就见过了吗?

        那会儿的江攸宁好像还没长开,但气质跟如今是像的。

        她好像一直都没怎么变,是他没认出她来。

        他向来很少去记生活中的琐事,再加上那一次车祸,大部分记忆是复原了,但一些琐碎的事情跟平常擦肩而过的人基本上都忘记了。

        那些似乎都不重要。

        但没想到在那些不重要的片段里,他遗忘了重要的江攸宁。

        临近死亡,他才把一切都想起来。

        但是都迟了。

        他跟江攸宁,注定有缘无分。

        只希望她日后能遇到一个爱她、尊重她,脾气温和,能够包容她一切的人,当然,这个人还得喜欢漫漫,对漫漫好。

        他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真正的好好去爱江攸宁。

        对的,是爱。

        他是爱江攸宁。

        比爱漫漫还爱。

        只是他太抗拒爱这个词了,也太抗拒这种感情了。

        曾雪仪爱沈立,爱到面目全非,爱到疯狂偏执,这种爱是畸形的,是让他感到害怕的。

        他怕他爱上江攸宁,就会变成第二个曾雪仪。

        变成了固执己见又偏执的疯子。

        人的身体在放空状态时,思绪总是容易飘散。

        从空间到时间,每个维度都要拉一遍。

        尤其是将死之时,总爱回顾自己这一生。

        但沈岁和觉得,他这一生除了江攸宁,好像没什么能回顾的。

        其余的回顾起来,都太苦了。

        江攸宁是他苦涩生活里,唯一的那抹甜。

        后来也没了。

        人各有命。

        他大抵就是这样的命数。

        看啊,多无奈。

        他原来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竟然相信了命数。

        世事太不寻常,也太不如意,除了信命和天意,他没能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说服自己接受这挫败又痛苦的人生。

        就这样吧,一切都结束了。

        沈岁和想:江攸宁,再见了。

        ——最好别再记得我。

        —

        往年六月几乎都很晴朗,但今年的六月从那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之后,雨便没停过,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没完。

        “姐。”

        曾寒山的声音有些晦涩,叫这声姐也叫得极为勉强,“你决定了?”

        曾雪仪的眼神空洞,整个人苍老了许多,她低敛着眉眼,浑身都散发着平静的绝望,是对生活的绝望,也是对自己的绝望,“嗯。”

        她把那一沓文件往前推了推,“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用。”

        “我跟着沈立,再苦的日子都过过。”

        曾雪仪说:“当初我觉得爸妈不爱我,他们分明更疼你,但所有人都觉得爸妈是爱我的。

        那我回来,他们肯定要给我分财产,不然怎么证明他们爱我呢?

        事实证明,他们爱我么?

        可能有点,但他们也防着我。”

        “我回来不过是想帮岁岁,但他跟我说,我这么做让他痛苦。”

        曾雪仪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她望向窗外,“但我想知道,谁不痛苦啊?

        他只需要按照我安排好的路去走就好了,为什么还能感觉痛苦?

        他……”

        说到这,曾雪仪顿了下,及时收了声。

        她抿了抿唇,“多说无益,我不想在北城待了。”

        “他的事情,往后我也不会再管。”

        “姐。”

        曾寒山叹道:“你如果早点想明白该多好?

        孩子的人生是孩子的,不管你有……”

        “好了。”

        曾雪仪轻睨了他一眼,“我不是想明白。”

        她的语气很淡,“我只是觉得,我的儿子已经死了。”

        在他把刀子刺向自己的那一刻,她曾雪仪的儿子便死掉了。

        活下来的,只是沈岁和。

        跟她无关的沈岁和。

        “这……”曾寒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

        “这些东西也都是爸妈给我的,都留给那个孩子吧。”

        曾雪仪却没管他的情绪,兀自道:“我也不喜欢他,不过,也没个给的人,就给他吧。

        总归,还是沈家的孩子。”

        曾寒山:“……”

        “那你打算去哪里?”

        曾寒山问。

        曾雪仪瞟了他一眼,“做什么?”

        “等岁岁醒来,我总要告诉他。”

        曾寒山叹道:“你好歹是他的母亲。”

        曾雪仪轻嗤,“呵”

        “他是真的敬你爱你。”

        曾寒山说:“只是你做的……”

        他收了这个不愉快的话头,温声道:“给我留给联系地址吧,到时候要不要跟你联系,还是问岁岁。”

        “我说过了。”

        曾雪仪说:“我的儿子,已经死了。”

        话音未落,她便拎着包站起来。

        “跟陌生人,没有联系的必要。”

        曾雪仪说:“我跟他之间,母子情分,没了。

        他不必关下心我,我也不会再管他。”

        “我就当他,死了。”

        曾雪仪顿了几秒,声音总还是有几分晦涩,“他也当我,死了吧。”

        曾雪仪头也不回地离开,曾寒山一直望着她的背影。

        跟印象中一样,她的脊背仍旧挺得笔直。

        一步一步,摇曳生姿。

        她撑着一把透明的伞迈入雨中,从未回眸看一眼。

        不带任何眷恋的离开。

        她还是那个骄傲到不可一世的曾雪仪。

        —

        “你说哥什么时候能醒啊?”

        曾嘉柔咔嚓咬了口苹果,叹气道:“都已经第四天了,医生不是说没大碍吗?”

        曾嘉煦坐在她对面低头削苹果皮,手上的动作认真专注,但嘴上却不饶人,“医生说得是命没大碍,又不是人没大碍。”

        “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曾嘉柔说:“不都一个意思?”

        “怎么没区别?”

        曾嘉煦斜睨了她一眼,带着几分鄙夷,“亏你还是北师历史系呢,好意思?”

        曾嘉柔:“……这跟我读北师有什么关系?”

        “阅读理解都做不好,你怎么考上的北师?”

        曾嘉柔:“我数学考137啊,怎么了?

        羡慕吗?

        嫉妒吗?

        你是不是酸?”

        曾嘉煦:“……”

        “命没大碍说得是死不了,还能活。”

        曾嘉煦看着特“勉为其难”地给曾嘉柔科普,“人没大碍的意思是醒了,快好了。”

        曾嘉柔:“……你确定你这解释对得起你的语文老师?”

        “那你来。”

        曾嘉煦把水果刀往旁边一扔,“你看你要怎么解释。”

        曾嘉柔:“我闲得吗?”

        曾嘉煦:“……”

        “你把那刀的鞘合上。”

        曾嘉柔冲他挥挥手,“我现在看不得。”

        “哎。”

        曾嘉煦一边合一边吐槽,“事儿真多。”

        “那你去看看那天的场景。”

        曾嘉柔叹气,“那把水果刀——这么长——直接就——呲——进去了,只能看到刀柄,一点儿刃都没有。”

        曾嘉柔一边说还一边在自己身上演示,她觉得那个场景可以列为她从小到大见过最恐怖的场景了,没有之一。

        “那天哥的血流了得够两升吧,调了另外两个医院的血库给他输血,医生连轴转做了27个小时手术,最后才能听见没大碍三个字。”

        曾嘉煦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了。

        他没见到沈岁和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光是听曾嘉柔描绘都觉得瘆得慌。

        得是有多绝望才能把刀子对准自己插那么深,还是对着自己亲人的面。

        平常看着他哥挺正常的,没想到情绪压得这么深。

        “哎。”

        曾嘉煦叹气,“哥也太难了。”

        “没办法。

        谁让摊上那样的妈了呢?”

        曾嘉柔扁嘴,“那天姑妈都杀疯了,真就把咱爸、我、哥都骂了一遍。

        而且,我们在外面听,姑妈为了哥也做了好多,但都是在自我感动,她这些行为吧……我能理解,但我觉得好疯啊。”

        “爸不是说今天去见姑妈么?”

        曾嘉煦说:“听说好像是要离开北城。”

        “真的?”

        ——咳咳。

        床上的人忽然咳嗽了一声,曾嘉煦立马摁铃让医生过来。

        好似在黑暗中沉睡了太久,也在不见天光的地方艰难跋涉了许久。

        沈岁和终于缓缓动了动眼皮,睁开看这明亮天光。

        他的眼睛慢慢睁开,光线还有几分刺眼。

        他眯了几下,这才算睁开。

        他的唇干裂得很,想说话,但感觉自己的声带像被粗粝的沙子磨过一样,刚发出个音节就疼。

        但他还是顽强地开口,问了第一句话。

        他看向窗外光亮,哑着声音问:“江攸宁呢?”

        曾嘉柔曾嘉煦:“……”

        两人面面相觑。

        一时间谁都没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