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84

Chapter 84

        Chapter        84

        从咖啡厅出来,    江攸宁找到自己的车,驶离这个地方

        这一次,    她没有回头。

        是沈岁和远眺她的背影,    很快,连车子的残影也消失不见。

        沈岁和站在原地愣怔了许久。

        午后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目光仍旧飘向江攸宁离开的方向。

        隔了会儿,    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给他递了过来。

        他低头皱眉,    看向递烟的人。

        是之前在三楼办签售的作者,虽然此刻戴着口罩,    但沈岁和认得那双眼睛。

        他在下楼时两人打了个照面,    片刻之间那人就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    而他也没示弱。

        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    他觉得对方像孤狼。

        身上有股吊儿郎当的痞劲儿,    气质特别像他以前见过的“变态杀人狂魔”。

        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喏。”

        祁蒙轻喊了声,    递烟的手没有缩回去。

        沈岁和便也没拒绝,他拿过烟在手里翻转了几下,声音清冽,    “谢谢。”

        祁蒙:“不必。”

        啪嗒。

        打火机在瞬间亮起的光比遥远的太阳还亮。

        祁蒙已经吸了口烟,    他的眼睛似乎一直都是那种睁不开的样子,    或许是刻意的,    但在沈岁和看来更像是不屑。

        他以前只跟这样子的犯人打过交道。

        吊儿郎当、痞里痞气,    带着股桀骜不驯的劲儿,要么不说话,    一说话就是脏得不能听,    但祁蒙比那些人要友好得多。

        祁蒙把打火机给沈岁和递过来。

        沈岁和点燃了烟,    青灰色的烟雾顺着朦胧光影散在空中,他仍旧站得笔直,    目光的方向没有偏移。

        这烟一点儿味都没有,细烟,更像是女士烟。

        跟祁蒙的形象也一点不符。

        沈岁和抽着也没多大感觉,就像是嚼个口香糖在嘴巴里。

        “有点淡。”

        祁蒙的烟已经抽了一半,带着几分不喜道:“那些味重的都扔掉了,将就抽吧。”

        “没事。”

        沈岁和说。

        他平常抽烟少,各种牌子的都会试试,倒是第一次抽这个牌子,感觉也挺新鲜。

        “你在追她?”

        祁蒙顺着沈岁和目光的方向看去,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似乎他提出的也不是个问句,解不解答都无所谓。

        沈岁和点头,“嗯。”

        之后是漫无边际的沉默。

        两人默不作声地抽完了手上的烟。

        良久,祁蒙说:“加油。”

        沈岁和愣怔了两秒,“嗯?”

        “起码她还肯见你。”

        祁蒙轻笑了声,“有机会。”

        沈岁和:“哦。”

        “能给你写那种书的人。”

        祁蒙说:“肯定爱你到骨子里了。”

        沈岁和低下头,苦涩地笑:“是。

        但我不知道。”

        他错过了所有江攸宁爱他的岁月。

        “所以。”

        祁蒙笑了下,“放下很难的。”

        “可她很坚持的。”

        沈岁和说:“认准了一件事情就不会被动摇的坚持。”

        祁蒙沉默片刻,声音变得飘忽,“人是会变的。

        她肯来见你,就说明没有完全放下。”

        沈岁和看向他,“还有烟么?”

        他今天出来的时候换了衣服,兜里没烟。

        祁蒙给他递了一根。

        “真羡慕你。”

        祁蒙说。

        沈岁和:“嗯?”

        “她还肯来见你。”

        祁蒙笑道:“我今天被放鸽子了。”

        沈岁和:“……”

        他没看过祁蒙的书,跟这人也不熟。

        只是觉得这人身上有股劲儿,但聊天的时候着实也没感觉到他那股孤狼的劲儿在哪,完全是凭借第一印象去判断的。

        “那你加油。”

        沈岁和说。

        祁蒙笑:“你也加油。”

        两个陌生人在午后的路边站着抽了两支烟。

        临近结束,沈岁和问:“你一直追不到那个人会放弃么?”

        祁蒙漫不经心地摇头,“在我眼里,这世上就两种人。”

        沈岁和:“嗯?”

        祁蒙:“一种是普通人,一个是她。”

        “放弃了她。”

        祁蒙把抽完的烟蒂随意弹进垃圾桶,“那不如去死。”

        沈岁和:“……”

        他一直是用漫不经心的语调在说,但话里的虔诚一分不少。

        “那她一直不肯见你怎么办?”

        沈岁和问。

        “多约几次。”

        祁蒙说:“或者多约几百次。

        只要她没结婚,我就有机会。”

        “结了婚,我也能——”他嘴角微扬,带着几分邪气,“抢。”

        沈岁和点头:“知道了。”

        “除非她真的爱上别人了。”

        祁蒙说:“那我就祝她幸福。”

        沈岁和深呼了口气,“我一直无法想象,爱上别人的她是什么样子。”

        “所以,让她只爱你。”

        祁蒙说:“别放弃。”

        沈岁和跟祁蒙的交际也仅止于此。

        两人都不算是健谈的人,却围绕着那个话题谈了十几分钟。

        最后分开走。

        —

        【两位,明天有约吗?

        】

        辛语在群里艾特了路童和江攸宁。

        路童很快回复:【做什么?

        请我吃大餐吗?

        】

        江攸宁:【+1。

        】

        辛语:【吃饭容后再议,请你们吃/精神食粮。

        】

        路童江攸宁:【?

        ?

        】

        辛语:【明晚八点熙和路86号,山盈俱乐部的脱口秀专场,去看吗?

        】

        路童:【好耶。

        我还没看过脱口秀线下,有什么名人吗?

        】

        辛语:【我……算吗?

        】

        江攸宁:【?

        ?

        】

        路童:【……】

        路童拨了群语音,很快就通了。

        “你转行了?”

        路童疑惑道。

        辛语:“是啊。

        我这会儿瘦成麻杆了,新公司有了要捧的人,那天跟老板吵了一架,算是解约了吧,我总得工作啊,这算是我找到的过渡期的兼职。”

        江攸宁:“你这跨度也有点大啊。

        谁给你介绍的这工作?”

        路童附和:“就是,从外貌工作者变语言工作者,未免也太离谱了。”

        “哪儿离谱?”

        辛语说:“我现在场场爆满好嘛,连着一周我都快说哑了。”

        路童:“……脱口秀的本质是轻微冒犯,你确定你能把握好冒犯和骂人的度吗?”

        辛语嗤笑一声,“呵,你这个人不相信我,我度把握得挺好,昨天俱乐部那经理还夸我来着,你相信我行不行?

        我,虽然长得貌美,但实力也很强。”

        路童惊讶,“哈,你被领导夸了?

        让我听听夸你什么了?”

        辛语见她不信,立马清了清嗓子,学着俱乐部经理的语气道:“思媛啊,你讲的这些简直就是宝藏段子,咱们俱乐部很久没有出你这么真性情的人了,除了不怼观众,其余你都diss的堪称完美。”

        路童江攸宁:“……”

        “思媛是谁?”

        路童问。

        辛语那边卡壳了两秒,“我艺名。”

        思念孙媛——她的母亲。

        江攸宁听出了弦外之音,压下心头的酸涩道:“挺好的,我明天有时间,去看!买票!”

        路童叹了口气,没忍心打击辛语的自信,立马斗志昂扬,“我也去看!一定得花钱!多少钱一张票?”

        辛语轻飘飘地说:“350一张前排,不过明天是拼盘脱口秀,我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二十分钟啊,不少了。”

        路童说:“我就买第一排,坐你眼皮底下给你递水。”

        “我也给。”

        江攸宁说:“我给你买农夫山泉。”

        “我买百岁山。”

        路童争着说。

        辛语笑了,“都不用,姐姐明晚讲完以后请你们吃大餐。”

        江攸宁:“我请呗,好久没请你们吃饭了,我钱包说它想出来放放风。”

        路童哈哈大笑,“那我就不争了,贫穷打工人只希望吃饱就行。”

        江攸宁听说脱口秀行业不太景气,挣不了多少钱,辛语又刚安顿完她妈妈的葬礼,以前的积蓄估计也不剩多少了,她又是个好请客的性子,从来不顾虑自己钱包里有多少,反正随意花,江攸宁总得帮她顾虑一下。

        “行。”

        辛语答应,“你请。”

        “不过。”

        路童贼兮兮地笑了声,“你不跟男朋友去过七夕吗?

        这么大好的日子确定要浪费在我们两个身上?”

        辛语:“……我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

        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江攸宁:“你怎么说完不认呐。

        就前段时间我们把你送回家的时候……”

        路童啧了声,“不是男朋友都敢亲,不愧是我语姐,猛!”

        辛语:“……”

        嘟嘟——

        辛语直接挂断了语音通话,改为发文字。

        【我跟他真没关系,上次就是单纯帮忙,再加上看阮言不爽而已。

        我单身!单身!我是想不开吗?

        为什么要谈恋爱?

        就算他裴旭天好也不至于让我跳火葬场吧,我不婚不恋爱!谢谢!】

        路童:【……没关系就没关系,你不心虚挂什么电话啊。

        】

        江攸宁:【我暂且信你单身。

        】

        辛语:【@全世界最好的江攸宁,我就知道你懂我。

        】

        江攸宁:【但我不相信你会永远单身。

        】

        辛语:【……】

        —

        七夕这天跟平常也没什么不同,起码在江攸宁看来是这样的。

        上午十点,她刚在工位上坐了没多久,电话就响了。

        “你好。”

        江攸宁接起来,“江攸宁。”

        “啊,江女士您好。”

        对方的声音很温柔,像春风似的,“楼下有您的快递,请下来拿一下。”

        江攸宁皱眉,她的快递地址都是填家里的,没往公司寄过。

        不过也有可能是什么的会寄过来,她倒也没多想,只是懒得下楼,“你给放前台吧,我中午去拿。”

        “这个是不易保存的呦。”

        对方道:“您还是下来拿一趟吧,有惊喜。”

        江攸宁:“……好吧。”

        她不太情愿地起身,岑溪也跟着起身。

        “宁宁你也去拿快递么?”

        岑溪问。

        江攸宁点头:“对,说是让本人下去拿。”

        “我的也是。”

        岑溪叹了口气,“不过我得肯定是老公送的花,他每年都送,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江攸宁:“多好啊,还有花收。”

        “可是没多久就凋零了啊。”

        岑溪无奈:“还不如给家里添置个桌子椅子来得实在。”

        “但这是生活的仪式感啊。”

        江攸宁跟她一起下楼,进入电梯后摁了1,“有鲜花、阳光,这样才是生活,不然就是平平无奇的每一天。”

        岑溪点头,“倒也是,送花起码也能让我短暂地开心一下。”

        “对。”

        江攸宁说:“说明有人在意啊。”

        “宁宁,那你的不会也是花吧?”

        岑溪笑道。

        江攸宁摇头:“我都离婚了哪来的花?

        又没人追我。”

        “好吧。”

        岑溪说:“那一会儿把我的花给你的桌子上插几朵,我们一起过七夕,这才是生活嘛。”

        江攸宁笑,“也行。”

        楼下的人还不少,估计是恋爱中的都有花送过来。

        不同的配送小哥在楼外等着。

        岑溪给快递员打电话,很快拿到了她的花,是她喜欢的混搭花束,插花师刻意搭配的颜色,有勿忘我和郁金香,还有一些散花。

        而江攸宁视线绕了一圈也决定打电话,电话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响起,快递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估计是花店的老板娘,她手里捧着两束花,笑着跟江攸宁打招呼,“哈喽宝贝,这两束花都是你的礼物。”

        江攸宁:“……”

        一束白色的桔梗花,一束热烈的红玫瑰。

        江攸宁:……

        两捧花都很大,初步估计每个都是99朵。

        但真的……很恶俗。

        她很喜欢桔梗花,但从没一次性买过这么多枝。

        以前在家里的餐桌上,她都是插四五枝装饰。

        这会儿看见这么多,她顿时皱起了眉。

        “你好,这确定是给我的么?”

        江攸宁不确定地问。

        老板娘把花往她手里塞了一捧,然后拿出手机查阅订单,“是江攸宁女士对吧?”

        江攸宁点头,“是的。”

        “那就没错了,是一位姓沈的先生为您订的花呦~”老板娘朝她暧昧地wink了下,“好好享受浪漫的七夕吧。”

        江攸宁:“……我能拒收么?”

        老板娘一脸为难,“这位先生备注里写了拒绝退单,而且他钱都付过了,这是我们花店开业以来第一个大单,所以宝贝勉为其难也收下吧。”

        江攸宁:“……哦。”

        老板娘把花放下之后离开。

        江攸宁看到花里还插着卡片,她拿起来。

        【江攸宁,七夕快乐。

        】

        【江攸宁,这是你喜欢的桔梗花,永恒的爱,以后我会给你。

        】

        江攸宁:……

        好油腻。

        岑溪正好过来,“哇,宁宁姐这都是你的吗?”

        江攸宁无奈点头,把两张卡片下意识收了起来,“是。”

        “好有仪式感。”

        岑溪笑了下,“是哪个追求你的小哥哥送的啊?”

        江攸宁拿着那捧玫瑰,想都没想朝着垃圾桶走去。

        哐当。

        毫不留情扔进垃圾桶。

        岑溪:……

        江攸宁咬牙切齿,“前夫哥送的。”

        岑溪:“……”

        说完之后她拎着那一捧桔梗花,还想往垃圾桶扔,垃圾桶满了,于是她走到了另一个垃圾桶。

        再一次——哐当。

        岑溪:……

        “这好歹也是花钱买的。”

        岑溪有点心疼,“宁宁你就这么扔了啊?

        万一被别人捡到……”

        江攸宁面无表情:“正好,造福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