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89

Chapter 89

        Chapter        89

        初秋夜渐长,    病房里的灯光也变得暗。

        临近六点,远方的天空才泛起了鱼肚白,    江攸宁也终于看完了卷宗,    她收了正在提醒电量不足20%的手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沈岁和眼睛闭着,呼吸均匀,    睡得正熟。

        她拿过体温枪测了下,    37.3度。

        在发烧的边缘徘徊,但跟他夜里的39.5度比起来,    已经算是降温了。

        江攸宁今天还要上班,    这个点儿得离开回去洗澡换衣服。

        她看了眼表,    正要给裴旭天发消息问他在哪儿,    病房的门就被推开。

        换好了衣服的裴旭天走进来,    把东西随意放在一侧,    远眺了眼躺在床上的沈岁和,尔后压低了声音问:“他好些了么?”

        江攸宁一边收拾东西起身往外走,一边用气声道:“好多了。”

        两人怕惊扰到沈岁和,    蹑手蹑脚出了病房。

        “37.3度。”

        江攸宁跟裴旭天交待道:“半夜他醒了一次,    四点半左右又睡的。”

        “那你呢?”

        裴旭天问:“你一夜没睡?”

        江攸宁摇头,    “五点的时候眯了一会儿。”

        但也就十几分钟而已。

        “你今天还上班么?”

        裴旭天说:“回家休息吧。”

        “不了。”

        江攸宁说:“去律所还有事,    忙完以后我再回家休息。”

        “啊这……”裴旭天面露担忧,    “你一晚没睡哎,开车也……”

        他顿了几秒,    “我送你回去吧,    你坐在后边能休息下。”

        江攸宁摇头:“不用了,    你留下照顾他。”

        “他睡着。”

        裴旭天笑了下,“我让我朋友时不时过来看他一下就行,    反正你家离这边也不算远。

        我大半夜把你喊过来,害得你一夜没睡,你再不让我送你回去,我寝食难安。”

        “你也没睡吧?”

        江攸宁盯着他笑,“不用客气了,裴律,我喊个代驾就行。”

        裴旭天:“……”

        “成吧。”

        裴旭天说:“代驾我帮你找。”

        说着他就打开手机点了代驾,然后打算下楼送江攸宁。

        但江攸宁推辞掉了。

        她离开医院,没回头看。

        而裴旭天盯着她的背影,直到身影消失在拐角才转过身。

        若说原来的江攸宁是温柔的水,那现在的江攸宁就是密不透风的墙。

        他一直企图从江攸宁的行为中寻找仍旧还爱沈岁和的蛛丝马迹,但什么都没找到。

        除了她接到电话来了医院,还很有“耐心”地照顾了他一晚。

        但这个行为能归为“留有余温的爱”,也能归为“善良之人的温柔”。

        她什么都知道,便看不出她想要什么。

        裴旭天叹了口气,老沈这条追妻路可太难走了。

        他现在担心这家伙寻短见什么的,本来精神状况就不好,还把那些事在心底压了那么久。

        这会儿事事不顺,很难说他会做出什么事。

        算了,担心没用。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推开门进去,沈岁和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他身上。

        一派清明,哪像刚睡醒的样子。

        “她走了?”

        沈岁和温声问。

        裴旭天愣怔了下才点头,“你一直没睡?”

        “睡不着。”

        沈岁和说。

        裴旭天:“……”

        那还装得那么像。

        病房里沉寂了会儿,沈岁和的点滴已经打完,护士过来给他拔了针。

        扎过针的地方留下了黑紫的印迹,他清瘦的手背筋络看得异常明显。

        “你现在多少斤了?”

        裴旭天皱眉问他,“这也瘦得太离谱了吧。”

        沈岁和抿唇:“没称过。”

        只是原来的衣服确实都瘦了一号。

        此刻他安静地坐在那儿望向窗外,倒真像是在拍画报。

        只是搭配着外面昏沉的天气,这画报应当是暗黑系列。

        裴旭天良久无话。

        等到天渐渐晴了,沈岁和才低下头摩挲着自己的手指问,“你认识在高校里工作的心理学方面专家吗?”

        裴旭天愣怔,“做什么?”

        沈岁和:“申请去哥大留学,要推荐。”

        —

        沈岁和这些年的工作给他留下了不少人脉跟资源,裴旭天那边也有一些。

        但心理学这个专业对沈岁和来说算是比较陌生的领域,他本科和研究生都是法学,这会儿突然换个其他专业,难度自然不小。

        他倒也没发怵,去官网上找了资料后,住院这段时间就把申请资料发送了过去。

        本科毕业那段时间他也想过去国外,但考虑到家里的情况,尽管他各类成绩都算优异,最后也没去。

        但留学需要的语言类成绩他都不差。

        更何况他申请的不算是高难度档,也不是正儿八经去要学位的,他就是想换个环境,顺带蹭个课上。

        曾寒山正好有这方面的朋友,帮着沈岁和弄了一下,他的申请很快通过,入学时间是9月份,比国内大学开学的时间稍晚一些。

        但沈岁和出院时已经是八月底。

        他又去了两次心理医生那边,对方也说以他这样的聪慧,自救要比他救来得更好。

        北城的秋天是在一场场秋雨中悄无声息降落的。

        泛黄的树叶被秋风扫落,气温也转凉了一些。

        临走之际,沈岁和拎了礼品去江攸宁家。

        他摁了几声门铃,是江洋来开得门,看见是他轻哼了声。

        “又来了。”

        江洋也没关门,转身回了客厅。

        沈岁和直接屏蔽了这句话,温声打了招呼,“叔叔好。”

        尔后把买的礼品放下,关上门,拎着礼品来到客厅。

        “bobo!”

        本来坐在爬行垫上玩积木的漫漫看到他眼睛顿时亮了,大声地又喊了一遍,“bobo!”

        说得含糊不清,但是语气到位。

        沈岁和朝着他笑,把给他买的玩具拿出来,蹲下身子抱他,孰料漫漫直接顺杆爬,非得骑大马。

        沈岁和无奈,一把抱住他软乎乎的身子,笑着低声问:“外婆呢?”

        “popo。”

        漫漫想骑大马没能得逞,扁了扁嘴,只喊了声popo就没再说话,挣扎着就要从沈岁和身上下去。

        沈岁和放开他,他撅着小屁股往不远处爬,然后又站起来。

        他两条小短腿站得还不算太稳当,站着的时候会像是踩了平衡木,身子左摇右晃几下,隔十几秒才能不晃荡。

        他站着还没有沈岁和蹲着高,这巨大的身高差异也没能让漫漫放弃,他气鼓鼓地哼了声,眉头皱着,看着像恼了。

        “过来。”

        沈岁和低声喊他。

        漫漫就是在刻意跟他作对,他喊过来,但漫漫直接往后退半步。

        尽管他的半步就跟没退一样。

        “漫漫。”

        沈岁和看了想笑,“过来。”

        漫漫又退了半步,勉强可以看得出来跟沈岁和离得远了三厘米。

        沈岁和也不再逗他,长臂一伸,笑着直接把他抱在了怀里,漫漫找准时机,再次想要骑大马,沈岁和也任由他胡闹。

        只是他还小,能力难免有限,最后还是沈岁和帮了他一把,他才顺利骑到大马。

        正好慕老师从外边回来,看到这幕不由感叹,“我的天,小淘气。”

        她站在玄关处换了鞋,很平和地跟沈岁和打招呼,“岁和来了啊。”

        “嗯。”

        沈岁和的头发还被漫漫拽了一下,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他还是尽量谦恭地打招呼,“慕老师。”

        慕曦笑着走过去,伸开手抱漫漫,但漫漫正玩得愉快,抱着沈岁和的脖子紧紧不撒手,看着慕曦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慕曦伸手在他脚上拍了下,“淘气死了。”

        漫漫也不知道听没听懂,笑得更欢乐。

        “没事。”

        沈岁和说:“男孩子嘛,淘气一些也正常。”

        慕曦见漫漫跟沈岁和玩得开心,便没再继续逗弄他,转过身去了厨房,一边走一边说,“他啊就爱这事儿,平常也就他外公能跟他玩一玩,但他外公腰也不好,前段时间还扭了一下,年纪大了啊就全是毛病,不是扭脚就是扭腰,这段时间都没人跟他玩了,昨天想往他妈身上凑,结果拽了宁宁好几根头发,宁宁气了一晚上。”

        沈岁和闻言拍了下漫漫的脚,“怎么这么坏?”

        漫漫咯咯乐。

        “她最珍惜头发了。”

        沈岁和跟慕曦聊,“肯定得生气。”

        “是啊。”

        慕老师开始忙碌,招呼了沈岁和,“你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

        沈岁和也没客气,“好。”

        他本来就有事要跟慕曦谈。

        江洋在客厅刻意把电视声音开大,《动物世界》的背景音响彻整个家。

        慕曦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你那是看电视呢还是打仗呢?

        耳朵都要震聋了,一会儿邻居都得来敲门。”

        “声音大点,敲门也听不见。”

        江洋说。

        慕曦急了,整个身子都站在厨房门口,“把电视关了,洗菜来。”

        “什么?”

        江洋半个身子侧向厨房,“你说什么?”

        慕曦直接拿起遥控关了电视,世界顿时安静。

        “来洗菜。”

        慕曦说。

        江洋没了娱乐项目,不大情愿地站起来,主要是不大高兴地瞟了眼正在跟沈岁和玩的漫漫。

        之前他哄的时候独死了,只要自己一个人玩。

        这会儿跟沈岁和,玩具也能分享,又高兴又能笑。

        呵,小没良心。

        他一进厨房就跟慕曦抱怨,“小没良心的,看见他爸就高兴成这样儿。”

        “不然呢?”

        慕曦把菜递给他,“那好歹是亲爸。”

        “问题天天哄他的人是咱俩啊。”

        江洋低声道:“他就看着他爸亲。”

        “血缘关系摆在那。”

        慕曦笑道:“小时候江河也老来哄宁宁,结果呢,你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一趟,一回来宁宁就抱着你不撒手。”

        “人是个很神奇的物种。”

        慕曦说:“你与其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洗菜,要是不愿意就下楼再买点菜,我这买的就够咱们两人吃的。”

        “够了。”

        江洋皱眉,“不还有昨天剩的排骨么?

        热一热,焖点米饭就行。”

        “那你吃热排骨,我们吃炒菜。”

        “怎么就我吃热排骨?”

        江洋不服气,“他都不是你女婿了,你还好好招待他?

        他成天来这白吃白喝的……”

        话没说完,慕曦就拍了他一下。

        “你自己看看,那是白吃白喝?”

        慕曦斜睨了他一眼,“人家上万一瓶的酒你没喝?

        还是说给你买的补品你没吃?”

        “谁稀罕呐。”

        江洋气急,“让他拿走,以后别来。”

        慕曦无奈叹道:“不是你稀不稀罕,是他上门来了,给带了礼物,你呢就好好招待。

        一方面他还是漫漫的爸爸,一方面也得看宁宁的意思,两个人说不准还会复合呢?”

        “你脑子里成天就想这些,宁宁以后不嫁人不也挺好么?”

        江洋冷哼,“我女儿为什么要嫁出去受委屈?”

        慕曦翻了个白眼。

        “江洋啊,你今年六十多岁了,你女儿才不到三十,你外孙不到一岁。”

        慕曦拧了他一把,“你真能照顾你女儿一辈子啊?

        她是有能力有钱,以后咱们的钱也都是留给她的,但她要是生病、意外,你能管得上么?

        我又不是一定要她结婚,一切不都是看她意愿么?

        怎么在你嘴里我就成推女儿进火坑的人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江洋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叹口气道:“我还是洗菜吧。”

        厨房里无声的战争刚刚停歇,沈岁和推着漫漫的婴儿车过来,而漫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婴儿车里朝慕曦和江洋挥手。

        “叔叔阿姨。”

        沈岁和说:“我带他去楼下散散步,你们有什么需要买的吗?”

        慕曦:“不用了,你们快去快回。”

        “好。”

        沈岁和应了。

        —

        八月底的风还算不上凉薄,但一进了九月,连着下了几场下雨后,这风就带上了凉意,沈岁和推着漫漫的婴儿车往外走。

        华师附近散步的地方也就是操场和公园,他推着漫漫去了公园。

        这会儿还不到大家散步的点儿,公园里人很少。

        漫漫在婴儿车里也待不住了,沈岁和便把他抱起来。

        隔了会儿有路人经过,沈岁和犹豫了几秒也没开口。

        时间一点点过去。

        终于有人再次路过,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身宽体胖。

        沈岁和喊了声,“大哥。”

        男人停下脚步,狐疑地看过来。

        沈岁和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大哥能帮我拍张照吗?”

        男人欣然同意。

        沈岁和站在那条大河的白色护栏前,抱着漫漫。

        他的胳膊收得很紧,漫漫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主动凑在他脸颊处亲了亲。

        男人一连拍了很多张,这才把手机还给沈岁和,还笑着打趣,“你儿子挺好看。”

        沈岁和笑了笑,“像他妈妈,好看的。”

        大哥哼着小曲走了。

        沈岁和看了眼图册,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漫漫亲他脸颊的照片。

        屏幕里的他头发随风飞扬,漫漫笑着朝他凑过去。

        很有意境,也很漂亮。

        大哥给拍了很多张,大概是怕怕不好看,所以拍很多张出来让他选择,沈岁和看着哪张也很好,所以一张也没删。

        他又拍了很多张漫漫坐在婴儿车里的照片。

        大概要很长时间见不到漫漫。

        多拍点照片,平常还能看。

        沈岁和推着漫漫在公园绕了半圈,公园里的枫叶都开始染了红。

        是秋天了。

        他动作很轻地给漫漫穿上鞋,让他站在枫树下,他拍了几张,然后又把摄像头后置,他用手机跟漫漫合拍了几张。

        好像哪个景色都想拍一拍。

        无论是哪个地方的漫漫他都想看。

        沈岁和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推着漫漫往外走,途径外边市场的时候买了一些凉菜,还有一些熟食。

        慕老师跟江洋在厨房里的话他听了一大半,涉及到江攸宁跟他的内容他全都听见了。

        两人说得都没错,便是沈岁和以后有了女儿,他大概也是舍不得女儿嫁人的。

        但是到了他也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或者女儿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他也必须忍痛割爱。

        中午这餐饭吃得还算和谐,江洋被慕老师刚教育过,显得格外温顺。

        对沈岁和的态度都稍好了一些。

        等到吃完午饭,沈岁和主动起身收拾去洗碗,慕老师却摁住了他,“让你叔叔去,你陪漫漫玩吧。”

        江·莫名其妙被安排了活·不能反抗·无情的洗碗机器·洋:“……”

        沈岁和还是帮着洗了碗。

        江洋洗,他涮。

        等到从厨房出来,漫漫喊他玩。

        他也只是过去亲了亲漫漫,低声哄劝道:“爸爸要跟外公外婆说点儿事,你自己玩好不好?”

        漫漫应当是听懂了,撅着小屁股一扭一扭去搭积木。

        沈岁和这才喊了慕曦跟江洋,三人坐在桌前,氛围略显严肃。

        他说了自己要去国外进修的事情,然后拿出了一张卡。

        “你这是做什么?”

        慕曦皱眉,“拿回去。”

        “我知道您二老钱够用,宁宁也有工资什么的,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从漫漫出生就一直在你们这里养着,我身为父亲尽到的职责确实不够,但我有在努力,这点钱不多,你们就平时买点吃的喝的,给漫漫添置点衣服玩具,不用跟我客气,也不要觉得我是在拿钱完成对漫漫的抚养任务。”

        “那你还出国?

        二十多年的书还没念够啊。”

        江洋没好气地哼了声,“想负责任就多照顾漫漫,把钱给我们,自己一个人跑国外算怎么回事?”

        沈岁和仍旧笑着,他回头看了眼漫漫,漫漫正皱眉看着他的背影。

        突如其来跟他的眼神对上,漫漫立马哼哧哼哧爬开。

        沈岁和眼睛忽然红了。

        他把卡往前递了递,“叔叔阿姨,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出国这个决定我做得也很艰难,但是我相信之后会好起来的吧。”

        他说得隐晦,江洋听得一头雾水,但慕曦算是听懂了。

        她收过了卡,“那你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换个环境放松心情,把那些不好的事情都放下,这样对谁都好。”

        “谢谢慕老师。”

        沈岁和笑了下,“到时候我能跟您视频吗?

        看看漫漫。”

        “行啊。”

        慕曦说:“反正我也闲着。”

        沈岁和又跟漫漫玩了会儿,直到漫漫玩累了睡着他才起身离开。

        临走之际,慕老师给他带了两瓶腌好的菜和炼好的猪油。

        “听宁宁说你也喜欢吃葱油拌面。”

        慕老师说:“外头卖的不如自家做得好,你就带上吧。”

        沈岁和没有推辞,他从江攸宁家出来。

        一路下楼回到车里,情绪终于有些绷不住。

        但只是坐在那儿发呆,坐了很久。

        等到天黑透了,月亮也没能从黑压压的云层中探出头。

        他这才给江攸宁发了条短信:【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

        两秒后,消息那儿出现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消息发送失败。

        沈岁和:……

        他从出院后就没联系过江攸宁。

        只在来看漫漫时见过她几次,怎么也没想到唯一一个被她留存的号码如今也被拉黑了。

        他是又做了什么事吗?

        沈岁和翻了眼通话记录。

        哦,半夜十二点多给她打电话。

        再一看时间。

        呵呵。

        他转头给裴旭天发微信。

        【想必你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吧。

        】

        裴旭天:【嗯?

        人身攻击?

        】

        沈岁和:【你大半夜拿我手机给江攸宁打电话,疯了吗?

        】

        裴旭天:【还不是看你病得严重还喊她名字,想让她来看你一眼,结果她上去就挂了,还是拿我手机打才打通的。

        】

        沈岁和:【……】

        她不仅挂了,还给拉黑了。

        裴旭天继续往他伤口上撒盐。

        【谁知道她对你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

        沈岁和:【……】

        说句人话,做点人事会死吗?

        沈岁和发动车子,离开这里。

        车子的轰鸣声响起,在拐角处跟江攸宁的车擦肩而过。

        光线不算亮,沈岁和没有看到。

        但另一辆车里的江攸宁看到了,她透过后视镜看着熟悉的车牌号越来越远。

        —

        “我回来了。”

        江攸宁回家在玄关处换了鞋。

        慕老师跟江洋正并肩坐在那儿看电视,见她回来起身去厨房开始弄饭。

        “妈,漫漫呢?”

        江攸宁问。

        慕曦说:“在房间里睡着呢,今天跟他爸爸玩了一天,玩得乏了,五点多开始睡觉,这都快两个小时了还醒。”

        “那他晚上还能睡得着吗?”

        江攸宁心里警铃大响,“我去弄醒他。”

        他这会儿一觉睡到点,晚上就又不睡了。

        幸好漫漫算乖,江攸宁把他弄醒后他也就哭了两下,然后就在江攸宁怀里安静窝着。

        隔了会儿,她进厨房帮忙。

        慕曦低声跟她说:“沈岁和要去国外了,你知道吗?”

        “嗯。”

        江攸宁佯装淡定,但手上择的菜不小心掰折了一半,“哥大吗?”

        慕曦点头,“是,他给了我们一张卡。

        我查了一下里边有一千万。”

        慕曦说着把卡递给了她,“我跟你爸也不需要,你拿着吧。”

        “给你们的就是你们的。”

        江攸宁也推脱,“拿着吧。”

        慕曦最后还是塞给了她。

        吃过饭后,江攸宁就坐在阳台上发呆。

        秋天转凉了,她看了眼手机,没有消息。

        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把沈岁和所有号码都删掉了。

        那就算了,不联系也好。

        一片黄叶被秋风吹落,打着旋儿落在她身上。

        有些故事,好像在此终结。

        她在群里发:【如果有青年才俊,记得给我介绍啊。

        】

        【我要开始新生活了呦。

        】

        辛语:【?

        ?

        】

        路童:【!!】

        江攸宁:【二婚的也行,最好没孩子。

        】

        辛语:【?

        ?

        】

        路童:【!!】

        辛语:【什么风让你想恋爱了?

        】

        江攸宁:【秋风。

        】

        她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可以在此开启新的篇章了。

        过往都随风去。

        诚如跟沈岁和说的那样,她的脚步要往前迈,要去遇见新的人。

        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只对沈岁和心动,还是也会遇到其他令她心动的人?

        辛语:【没问题!我帮你留意。

        】

        路童:【ok    !我也会的!】

        江攸宁收了手机,继续坐在阳台发呆。

        今晚没有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