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93

Chapter 93

        Chapter        93

        江攸宁还是第一次在慕老师面前说到相亲这事儿。

        慕老师的第一反应是,    “跟他?”

        她指得是客厅里的沈岁和。

        江攸宁低敛下眉眼继续择菜,背对着慕老师,    声音略闷,    “不是。”

        “那——”慕老师迟疑。

        江攸宁把择好的菜递过去,不知是在跟谁较劲,“再说吧。”

        她也没想好。

        之前路童还给她介绍了一个,    微信加了之后没聊两句,    江攸宁就开始敷衍他。

        太油腻了。

        明明刚认识一天,给她发早安午安晚安,    一问在干嘛,    就说在想你。

        那油腻程度堪比大庆油田。

        江攸宁觉着他不是在养鱼就是在大海里遨游。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经那一次之后,    江攸宁对这些事又歇了心思。

        这会儿,    想去喜欢别人的念头疯狂生长。

        就是在跟自己较劲儿。

        她不相信自己会忘不掉沈岁和,    或者说会一辈子栽在沈岁和身上。

        她觉得自己应当是可以去拥抱其他的人,    过另一种生活。

        当初生下漫漫是因为她喜欢,她想要,有余力,    也能给他好的生活。

        但她不想为了漫漫放弃掉自己选择幸福的权利。

        可是,    她现在发现因为漫漫对沈岁和的亲昵,    她有被裹挟着往这条路上走的趋势。

        她不想。

        —

        沈岁和晚上在江攸宁家里吃得饭。

        吃过饭后很自觉起身去洗碗,    但慕老师却打发他去跟漫漫玩。

        江攸宁也在客厅。

        一直玩到九点多,    漫漫窝在沈岁和怀里睡着,江攸宁才松了口气。

        “把他抱去床上吧。”

        江攸宁低声说。

        沈岁和应了声好。

        可是漫漫的身子一落在床上,    他立马就睁开了眼睛,    感觉就和刚才在装睡似的。

        不止如此,    他还哭。

        沈岁和立马抱起来哄他,这才不再哭。

        江攸宁站在门口皱眉,    “这是什么毛病?”

        沈岁和摇头,做口型道:“我也不知道。”

        “那他以后都得你哄着?”

        江攸宁啧了声,不知是吃醋还是真心,“要不你带着他留学去算了,我妈还省点事儿。”

        沈岁和:“……”

        他幽幽地看向江攸宁,似是在问:你确定?

        江攸宁别过了脸,走向客厅。

        晚上十点多,漫漫才算睡熟。

        玩了大半天也算是筋疲力竭,沈岁和哄他也哄得筋疲力竭。

        哄孩子真是个力气活儿。

        漫漫睡了,也就意味着沈岁和该离开。

        “岁和你晚上住哪里?”

        慕老师问。

        沈岁和忽地愣怔,一时还真说不上来。

        他自己的房子许久未住,好像也只能去裴旭天那儿,但裴旭天最近因为崔明辞职的事还忙得焦头烂额。

        慕老师也看出了他的尴尬,“你这次回来几天?”

        “三天吧。”

        沈岁和看了眼江攸宁,“等那边有课我就回去了。”

        他计划的也刚好,能给江攸宁过完生日,还有圣诞节。

        然后再回去。

        “那就住在这儿吧。”

        慕老师说:“你跟漫漫住一个房间,成吗?”

        漫漫那个房间原本是家里的客房,他平常也不住在那儿,大部分时候是跟着江攸宁睡,他的婴儿床就在江攸宁床的旁边,但这个房间里也有一个,漫漫午休的时候住在这里,地上也是毛绒绒的毯子,原来这房子用处也不大,江洋干脆直接就改掉了格局,给漫漫玩,所以这房间里的床不算很大。

        “可以吗?”

        沈岁和也诧异。

        他的目光瞟向江攸宁。

        江攸宁:“……”

        “反正就三天。”

        慕老师说:“漫漫最近也想你,你陪他玩几天吧。

        宁宁,你觉得呢?”

        江攸宁:“……”

        隔了几秒,江攸宁闷声道:“我没意见。”

        “谢谢慕老师。”

        沈岁和立马道谢。

        “不用。”

        慕曦说:“漫漫那个房间里有独立卫生间,也挺方便的。”

        说着忽然顿了下,笑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又不是没住过。”

        确实。

        沈岁和还没跟江攸宁结婚的时候,上门来拜访时就住的客房。

        他还记得江攸宁给他抱了一床被子过来,两个人坐在房间里聊天,那会儿江攸宁还很拘谨,生涩到他俯身吻她,她的眼睫都会一直颤。

        两人没聊多久,江洋生怕他们住在一起,直接敲响了房门,提醒江攸宁该回房间睡觉。

        他来这边也就住过一次客房。

        之后再来要么是当天就回了家,要么是跟江攸宁一起住在她卧室。

        这会儿想起来,又愉快又难过。

        这次仍旧是江攸宁给他拿的被子。

        慕老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漫漫睡得很熟。

        显然,江攸宁这次并不想多跟他说话,被子递给他就往外走,但他却拉住了江攸宁的手腕,江攸宁回头看他,“做什么?”

        沈岁和:“聊会天吧。”

        他说得很平和,也放低了姿态。

        听起来像是请求。

        江攸宁顿了几秒,想都不想往外走,却又在走了几步后停下。

        她回头问:“你去散步么?”

        —

        北城的天还是很冷。

        江攸宁跟沈岁和走在公园的那条路上,河面已经结了冰,厚厚一层。

        凛冽的风迎面吹过来,江攸宁率先开口,“那我去天合,是什么待遇?”

        她聊得是工作方面的事儿。

        不知怎地,沈岁和还有些失望。

        但也只是片刻,他很快调整状态,把今天下午没讲完的话说出来。

        他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向来能给出专业判断。

        江攸宁在这方面还是偏信于他。

        但——

        跟前夫在同一家律所工作,她想想还是别扭。

        所以她保持了沉默。

        沈岁和看出了她的顾虑,他倒着慢慢走,笑着看江攸宁,“如果你担心我利用职务之便占你便宜的话,那我也就没什么信誉了。

        你可以自己拟合同,对你有利的,无论多不合理,我都可以让老裴跟你谈。”

        “如果说怕咱们两个人扯上关系的话,那现在怎么样都会扯上关系的,未来漫漫读书上学,各种各样的事,你我都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咱们两人必然会扯上联系,就算离婚了也还能是朋友啊。

        况且,也不是不可能重新在一起。”

        江攸宁:“嗯?”

        正好有风吹来,吹乱了她的头发,沈岁和伸手把她作乱的头发弄好,很不经意的一个动作,甚至没等江攸宁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伸了回去。

        他笑着说:“江攸宁,我在追你,这话永远算数。”

        “你说不会有人爱那样不自信的我,所以我去治病。

        等我的病好了,我才敢对你好。

        我现在也想对你好,只是还不得其法。”

        沈岁和很温柔地说着,声音散在凛冽的风里。

        他忽然顿住脚步,“江攸宁,你再信我一次好嘛?”

        江攸宁听着他的话,忽然感觉他写得那些信被突然念了出来似的。

        他从纽约寄过来九封信,以每周一次的频率。

        每次的信都是些很没营养的内容,看完以后不知道他想讲些什么,但莫名又知道他在纽约那边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她一封没回过,但沈岁和坚持不懈在写。

        “我知道你对过去的我失望透顶了。”

        沈岁和站在她面前,跟她隔着两步远的距离,“我也不喜欢过去的自己。”

        “所以,我们重新认识一下。”

        沈岁和朝她伸出手,“我是沈岁和,华政毕业,比你大三届,有过一段不太成功的婚姻,让我曾经的妻子很失望,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他叫江一泽,我很惭愧没能陪伴他全部的成长过程,因为我曾经……患有双相情感障碍,但现在我有积极接受治疗,目前我觉得我的状况算是正常。

        我还有半年回国,到时候可以接你上下班,也能陪孩子玩,哄孩子睡觉,我正在努力学习做饭,可能不尽如人意,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综上,我觉得我是成长型男友,可以值得考虑。”

        江攸宁一阵发懵。

        她仍旧没反应过来怎么突然从工作就谈到了恋爱这个话题?

        而且沈岁和这一长串说得他嘴皮子都发白。

        冬日凛冽的风吹过,江攸宁站在风里,盯着他看了很久。

        他的头发有理过,变成了比寸头长一点点的发型,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酷。

        但他整个人的面部表情是非常柔和的,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她,眉目含情。

        他笑着看向她,整个人都很温柔。

        直觉告诉江攸宁,这个人的怀抱很温暖。

        但——

        她能相信吗?

        良久。

        江攸宁转过身,“我没想好。”

        她往前走。

        但刚走一步,沈岁和忽然拉住她。

        他的胳膊张开,尔后圈住她。

        但他的胳膊足够长,没有收紧,他整个人都是悬空着抱住江攸宁。

        “江攸宁,再信我一次好嘛?

        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可以先考察我,先跟我谈恋爱,哪怕谈很久,不合适就生气、朝我发火,我都接受。”

        沈岁和说:“但你,别为难自己了。”

        “我想保护你。”

        他给她戴上了帽子,然后在她的耳边说:“江攸宁,我真的很爱你,见不到你的每一天,都很想你。”

        冷空气在风里打转,江攸宁的眼泪掉下来,落在地上。

        她笑了下,“沈岁和,我能信你吗?”

        “能。”

        沈岁和笃定地说。

        江攸宁缓慢地摇摇头,拨开他的手,“我不敢相信。”

        因为有过前车之鉴,所以再不敢信。

        比起她不喜欢之人的伤害,她更怕的是喜欢之人的伤害。

        是的,她还对沈岁和心动。

        在她又看见沈岁和的时候。

        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但好像无可奈何。

        —

        江攸宁今年的生日一切从简,不过有沈岁和跟漫漫在,她倒也算过了个比较愉快的生日。

        从那日之后,她跟沈岁和之间还是有几分尴尬。

        不过她白天上班,不需要见面。

        这几日有沈岁和在,她倒也刻意加班了几天。

        很快,沈岁和飞回纽约。

        当天夜里,她坐在阳台,不止看星星,还看从北城离开的飞机。

        在天空划过一道痕迹,然后消失。

        她从微信里找到婚介所的人,将自己的资料和要求打包发了过去。

        寻找幸福也不是件很难以启齿的事情。

        她想要个自己的家。

        想真正感受爱情。

        但这次,不是跟沈岁和。

        —

        纽约的冬天漫长又多雪,看起来是个很浪漫的城市。

        但沈岁和却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冬天,下起大雪来没完没了。

        幸好冬天过得也还算快,从北城回来后他觉得自己低落的心情好了许多。

        虽然江攸宁拒绝了他,但起码他是有进步的。

        他敢于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跟江攸宁表达出来,而江攸宁当时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

        她还爱着他,只是她不敢接受。

        怕重蹈覆辙。

        那他就要让她慢慢变得不再怕。

        她爱了他十一年,那他想去重新爱她,自然也要很多时间。

        在这一点上,沈岁和早就认清了。

        他可以等。

        等江攸宁回心转意,等江攸宁重新敢爱他。

        这年春节,沈岁和没回去,他一个人在纽约过得年,隔壁的留学生都回家了。

        他留在纽约拍拍照、看看电影,给江攸宁写信,倒也还算可以。

        春节那天晚上,裴旭天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等课程结束,早的话就四月份,迟一点就五月底。

        裴旭天还笑着打趣他,“不回来追你的江攸宁啊?

        也不怕她跟人跑了?”

        沈岁和笑:“等回去慢慢追,温水煮青蛙。

        之前劲儿用得太猛了,差点把人给吓跑。”

        裴旭天:“成吧,希望你的青蛙好好跳。”

        沈岁和斜睨他,笑得散漫,“边儿去。”

        他就是觉着追人得有耐心和恒心。

        慢慢来,急不得。

        等到隔壁的留学生从国内回来,给他带来了很多食材。

        大部分还是辣的。

        他虽然不喜欢,也还是留下了,并且拿了两瓶酒当做回礼。

        时间转过三月,初春的天儿特适合出游。

        但沈岁和忙着修学分,他算了一下,如果快的话,他三月份就能回国。

        到时候就等着考试,然后结束这次留学生涯。

        三月中旬,沈岁和刚下了课就接到了来自国内的电话。

        准确来说是裴旭天打来的电话。

        他瞟了一眼,这是他打来的第四个。

        沈岁和皱眉接起来,“怎么了?”

        他还在教室,突然说中文还显得跟这教室格格不入。

        不过他收拾了东西往外走。

        路上引了不少人侧目。

        无论走在哪里,长得好看的人总会引起注意。

        他路过对方时,如果对方打招呼,他都会微微颔首笑一下。

        只是想找个更安静的环境接电话,所以脚步急切了些。

        直到走在校园的路上,他才听清裴旭天的话,“老沈,你还不回来么?”

        沈岁和:“嗯?”

        “还想着温水煮青蛙呢?”

        裴旭天叹气,“你青蛙都跑到别人池塘里游泳了。”

        沈岁和:“……”

        裴旭天撂下一句看微信就挂了电话。

        而微信里,裴旭天给他截了两张图过来。

        一张是江攸宁坐在咖啡厅里跟人约会的图,那人长得还算可以,关键是腿长。

        另一张是微博热搜截图#姜伊诺前男友新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