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95

Chapter 95

        Chapter        95

        周一是个阴天。

        江攸宁比往常来律所更早,    避开了许多人。

        当然,也有没避开的,    她感受到了跟往日不同的打量目光,    不过她仍是笑着跟人打了招呼,然后进入电梯,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

        这一天跟平常也没什么不同,    除了昨天夜里她又做了噩梦。

        梦里是走不出的迷宫和逃不开的牢笼,    导致她早早醒来,心情不算好。

        跟网络相关的事情只要关掉网络就不会再看见。

        早上八点半,    许临奇给她发了条微信:【很抱歉,    这次的经历让你不愉快,    我们往后还是做朋友吧。

        】

        这算是变相的拒绝再深入了解,    换句话说这相亲结束了。

        江攸宁想了想回复:【好的。

        】

        隔了会儿,    她还是不太想留这么个人在列表里躺尸,    酝酿了几秒发:【怕你前妻误会,我们还是删掉吧。

        】

        这消息一发出去,前面加上了红色感叹号。

        还有白色小字提醒“您已不在对方的好友列表”。

        动作很快,    但这行为让人不太舒服。

        可能在许临奇那里,    说那样的话就是默认要删好友了,    可是对江攸宁来说,    这话你不说清楚再删,    很不礼貌。

        但总归目的是达成了,她将这个人删除掉,    刚好之前递交资料的婚介所给她发了条消息:【江小姐,    我们为您找到了合适的约会对象,    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机会出来见个面呢?

        】

        江攸宁:……

        她现在对相亲彻底PTSD。

        爱情这事儿,可遇不可求。

        她强求不来,    没那个命。

        认清了现实,她回复起来也就更容易:【不好意思,我目前不考虑相亲了。

        】

        然后她交了钱,把自己的资料都撤了回来。

        心里总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单身已经两年多,她本以为自己足够成熟去面对感情,但没想到感情根本不眷顾她。

        那这样也好,顺其自然吧。

        复杂又忙碌的工作让她无暇想太多,即便有人想八卦她的事情,也肯定不会当着她的面,没听到没看到便也当不知道。

        雨是下午四点多下起来的。

        三月里的天气一向变化多端,这天阴恻恻了一整日,总算是不出所料,迎来了一场瓢泼大雨。

        这雨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滚落人间。

        五点那会儿还下了十分钟的冰雹,办公室里的人觉着新奇,还引起了不小的喧哗。

        时针转过六点,到了下班时间,江攸宁刚好卡着点做完了手头的事情,看了眼窗外,天昏昏沉沉地,外边闪着的也只有路灯微弱的光。

        倒是雨势小了。

        她拎起桌边的透明伞,拿着包离开了办公室。

        一路下楼。

        在一楼,律所的前台喊她,“江律师,这里有您的信件。”

        大抵还是从纽约寄过来的。

        从起初的不习惯到现在已经见怪不怪,她走过去拿起看了一眼,随意塞在了她的包里,懒得拆外边的纸袋,倒是比她的包大了不少,冒了一截儿在外边,隐约还能看到寄件人:suihe        shen。

        她走出门,下意识在外边扫了一圈。

        雾气弥漫,雨淅淅沥沥,路上空无一人。

        接她?

        开玩笑吧。

        幸好她没当真。

        她低下头,正要将自己的伞撑开,但一把伞忽然遮在她的头顶,熟悉的声音传来,“你的包淋湿了。”

        江攸宁立马侧了个边,往廊檐里站了站。

        这才顾得上回头。

        许久未见的人穿一件浅灰色的风衣,在雨幕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雨线从他的身侧坠落,他站得笔直挺拔。

        “江攸宁。”

        他往前走了半步,眼带笑意,“好久不见。”

        江攸宁:“……”

        “你真回来了?”

        江攸宁皱眉。

        仍旧没消化完这件事。

        “是。”

        沈岁和把伞往她那边移,人也往那边挪。

        两人挨得很近,江攸宁甚至能闻到从风里裹挟来的淡淡清香。

        是独属于他的沐浴液的味道。

        “不上课?”

        江攸宁看着雨幕,佯装镇静。

        “上得差不多了。”

        沈岁和说:“学分提前修完,剩下考试,在几个月后。”

        江攸宁:“哦。”

        “那你去忙吧。”

        江攸宁面上保持冷静,“我先回家了。”

        沈岁和低声笑了下,“我不忙,我专程来接你下班的啊。”

        江攸宁:“……”

        她往另一边挪动了几步,透明的伞从她手中骤然撑开,她进入雨中,回头瞟了眼仍站在廊檐下的沈岁和,“我带伞了,不用你接。”

        “那我陪你走路吧。”

        沈岁和也撑着伞进入雨里。

        江攸宁:“……我自己可以走。”

        说着步伐加快。

        但沈岁和腿长,步子更快,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上了她,“那你陪我走,我不想自己走。”

        江攸宁:“……”

        最终,两人停在江攸宁的车前。

        “你到底想做什么?”

        江攸宁无奈道:“这样很烦的。”

        沈岁和的唇角微微上扬,在沉默的雨中不疾不徐开口,“我想跟你在一起。

        你不必来爱我,等我去爱你就好。”

        江攸宁站在那里,盯着他许久没说话。

        她想起了他上次在公园说的话。

        他说:江攸宁,你再信我一次好吗?

        “沈岁和。”

        江攸宁深呼了一口气,“我们的事已经过去了。”

        “所以我可以想和你有未来。”

        沈岁和忽然伸手弹了下她的耳朵,“江攸宁。”

        “你做什么?”

        江攸宁捂着耳朵瞪他。

        沈岁和轻笑,“你耳朵红了。”

        江攸宁:“……冻的。”

        “但我现在脸有些热。”

        沈岁和笑着看她,仍旧是斯文清隽的模样,但脸上挂着一抹笑,清冷的声线跟雨声混淆在一起,江攸宁盯着他看,心好像在狂跳。

        是面对其他人都不曾有过的心动。

        沈岁和没刻意压低声音,只是风进了嗓子,轻咳了声才继续说出后边的话,“是因为看见你了。”

        顿了几秒又补充道:“不是冻的。”

        江攸宁站在那儿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有问句,但就是让她感觉到为难。

        她皱着眉,良久。

        “你这个人怎么……”她声音稍拔高了些。

        沈岁和却自然而然接了她的话,“死缠烂打,我知道。”

        “还不要脸。”

        沈岁和继续说:“或许你还想说我听到你相亲的事儿就急急忙忙从国外跑回来,是不自信,也不自爱,没能做到先爱自己再来爱你。

        但是爱你这个事儿要是我能控制,我一定在更早之前就这样。”

        “你之前在这里说的话我都记得。

        江攸宁,你让我去做的,我都尝试去了。

        我在别处都很自信,但在你这我不自信,因为你不信任我了,你随时会走掉,我不想让你走掉,不自信是理所应当。

        而且,我爱一个人就想这样,也应该这样。

        你可以决定只爱你自己,但你不能干涉我爱你,更不能因为我爱你就觉得我不爱自己,相反,因为我爱上你,我才懂得了要让自己好一些,这样才能更好的去爱你。”

        江攸宁愣在原地没回过神来。

        话里的信息量很大,她有些消化不了。

        虽然沈岁和是一直挂着笑意说的,但他神情很认真。

        那双原本没什么神采的眼睛此刻透亮清澈,盯着她似乎随时都在传情。

        这是江攸宁认识他的第十二年,她很清楚沈岁和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向来进退有度,从不迟到,会遵守每一个承诺。

        他身上有很多美好的品质,都是当初江攸宁爱他的理由。

        唯独对她少了爱,这也是分开的理由。

        就像当初辛语劝她,但凡他能有可能爱你,我都不会这么劝你。

        可现在,他爱她了。

        “江攸宁。”

        沈岁和喊她,“上车吧,别冻着了。”

        江攸宁:“……”

        她懵懂地上了副驾,车钥匙到了沈岁和手里。

        车子发动。

        沈岁和温声道:“我说这些不是想道德绑架你,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是个爱你的人,你能信任我。”

        江攸宁倚着窗户假寐,没有说话。

        她脑子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沈岁和也没再打扰她,给了她空间。

        —

        漫漫许久没见沈岁和,高兴地直往他身上扑,扑在他怀里还低声说话:“爸爸,我好想你呀。”

        他这会儿快一岁半,说话已经很利索了,就是有个别的字发音不太标准,但比起之前来成长飞快。

        “爸爸也想你。”

        沈岁和抱着他,“你在家有没有好好听话?”

        漫漫:“听了的,我可乖呢。”

        “你哪里乖?”

        沈岁和逗他

        漫漫脑袋搭在他肩膀,思考了一会儿道:“嘴巴乖。”

        沈岁和笑了。

        他陪着漫漫玩拼的玩具,还有一些纸牌。

        玩到晚饭时间,他又在江家蹭了一顿饭,全程江攸宁都很沉默,甚至连头都没抬起来看沈岁和。

        她站起来要去厨房舀汤,沈岁和已经给她递了一碗过去,“晾好了的。”

        他的动作自然又亲昵,似乎照顾她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江攸宁坐在那儿,心里百感交集。

        真挺烦的。

        她不爱之前的沈岁和,但会为这样的沈岁和心动。

        沈岁和将他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一一送出去,然后敲响了江攸宁房间的门。

        此刻江攸宁正在拆今天从前台收到的快递。

        里面不止有信。

        还有沈岁和名下资产的汇算,以及几份股权转让,沈岁和都签了名。

        他名下的资产几乎全部转让给了她,自己只留了一套面积不算大的房子。

        江攸宁的眉头自打开那封信就没舒展过。

        沈岁和在信里说:这是他想跟她在一起的诚意。

        如果有天她真的爱上了别人,那这些就是他送给她的嫁妆,他永远都是她的娘家人。

        从国际邮局邮回来怎么也要十几天。

        他难道从十几天前就未卜先知她要相亲?

        咚咚咚。

        房门又敲了三声。

        江攸宁这才起身去开门,沈岁和站在门口朝她笑,忽然从手心里垂下来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他笑着说:“礼物。”

        江攸宁握着门把的手紧了又紧,侧了侧身子给他让出位置,“进来吧。”

        她声音尽量温和,脑子里飞快旋转着。

        “我还给路童和辛语带了。”

        沈岁和一边进门一边说:“你可以帮我转交给她们。”

        江攸宁严肃开口,“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为什么他会突然爱上她?

        为什么他忽然变得面面俱到?

        就因为她生了漫漫吗?

        “你说这个?”

        沈岁和瞟到了她桌上的信件,笑得轻松,“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啊。”

        “那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让人误会?

        会给人带来心理负担?”

        江攸宁质问他:“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非常讨厌?”

        沈岁和有些懵,他盯着江攸宁看,两只手不知道往哪放,略显得手足无措。

        房间内安静了很久,沈岁和才温声道:“不是误会,这都是真的。

        我想对你好,江攸宁,我不知道你怎么样才会高兴,所以我就学。”

        “我不想给你带来心理负担。”

        沈岁和看着她红了的眼睛,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跟她四目相对,他伸出手忽然抱住她,是轻轻地拥抱,更像是朋友,他温声说:“以后你不高兴的事都跟我说,我肯定不会去做的。

        你站在原地不要动就好,我来照顾你,保护你,但我有时候比较笨,你也偶尔说一下,我会懂得。”

        “我不用你教会我去爱人。”

        沈岁和说:“我把我最好的都给你。

        这都不是误会,江攸宁,我就是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只想和你结婚在一起的那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