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98

Chapter 98

        Chapter        98

        这晚夜色昏沉,    月亮像喝醉了红着半张脸躲在云朵后面。

        江攸宁回去时,家里还亮着灯。

        慕曦跟江洋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漫漫躺在婴儿床上呼吸绵长。

        见她回来,    慕曦起身要去给她做饭。

        江攸宁笑着说:“我吃过了,你们看电视吧。”

        她去房间里收拾了行李,按部就班地洗漱。

        躺在床上才有空刷手机,    正好路童在群里连发了三条消息。

        【姐妹们!我辞职了!】

        【从今天起,    我,路童,    自由人,    自由魂,    自由就是人上人!】

        【我要开家店,    自己当老板!高兴时开店,    不高兴就闭店!】

        这消息来得突然。

        路童之前虽说在公司受了挤兑,    但好歹对这工作抱有热忱。

        江攸宁:【怎么了?

        是你主动离职?

        】

        路童:【对,我不想干了!他们过分!】

        具体怎么过分,路童也没说,    只在群里给大家讲解了她未来的宏图霸业——开店。

        至于开什么店,    没想好。

        店名叫什么,    没想好。

        店开在哪儿,    不知道。

        总之,    遥遥无期。

        不过,她发的语音听起来也挺乐呵,    江攸宁跟辛语举双手赞成,    还说等她开了店就去支持。

        而江攸宁终于在群里发:【咳咳。

        事情呢,    你们也知道了,我谈恋爱啦~向各位报备一下。

        】

        辛语:【看出来了,    这开心的,消息都带波浪线。

        】

        路童:【恭喜!百年好合,修成正果。

        】

        辛语:【@全世界最好的江攸宁,你那情侣头像幼不幼稚啊。

        】

        路童:【你就羡慕吧。

        】

        辛语:【嗯?

        ?

        不就是恋爱?

        说得好像谁没谈过似的。

        】

        江攸宁路童:【说来听听。

        】

        辛语:【……我没谈过。

        】

        理不直气也壮。

        不过——

        【J:你们怎么知道我恋爱啦?

        】

        路童辛语:【图片.jpg】

        两人同时发来同一张图,都是沈岁和朋友圈的截图。

        [这组图片很喜欢。

        ]

        配了三张图片。

        前两张是他们情侣头像的大图,第三张是聊天截图。

        【J:我喜欢这一组。

        】

        【YN:我也喜欢。

        】

        任谁看不出来是在撒狗粮?

        简直就是把狗粮往嘴里喂好嘛?

        这条朋友圈是闻哥先截来给辛语的,辛语又去问了路童。

        然后大家都知道了。

        包括慕老师,只是慕老师向来纵她,对她感情的问题不会指手画脚,她喜欢便就随她去,如果她不跟慕老师当面说,慕老师也不会多问。

        江攸宁这才想起来,一直没回沈岁和消息。

        她切出来聊天界面,才发现那儿已经有了很多个小红点。

        【YN:江可爱,你到家没?

        】

        【YN:你是不是在忙?

        我一会儿找你。

        】

        【YN:你忙完没?

        平常洗漱不是只要二十分钟吗?

        】

        【YN:我不是催你。

        】

        ……

        最新一条截止到两分钟前。

        【YN:江可爱,我们这周日去看电影吧!】

        江攸宁这才慢悠悠回:【什么电影?

        】

        【YN:《你好许之焕》,好像是文艺片。

        】

        江攸宁:【好。

        】

        她跟沈岁和又随意聊了一些,大多是沈岁和抛问题她回答。

        主要是聊了工作上的事,她也在考虑跳槽这个事情,但这会儿还不知道方涵要怎么做,所以只能等明天去律所再说。

        不知不觉聊到十二点,江攸宁困得哈欠连连。

        她实在奈不住,戳着屏幕给他发:【沈怂怂,我要睡觉。

        】

        【YN:好。

        】

        【J:晚安!】

        那边儿隔了两秒才发了条消息过来。

        不是文字,是三秒的语音。

        江攸宁戳了下,点开播放。

        卧室里只开着床头灯,灯光昏黄,她脑子混沌,眼睛半闭不睁,昏昏欲睡,清冷声线刻意压低,就好像在你耳畔低声呢喃。

        他说:“江可爱,晚安。”

        江攸宁的心忽地跳停了一下。

        比以往很多次都更能够明显地感觉到。

        她嘴角扬起,又点了次播放。

        一次。

        一次。

        又一次。

        这一句话,她翻来覆去听了七八次。

        翘着的嘴角,一直没放下来过。

        床头的灯熄灭,房间里陷入昏暗。

        她将手机放到一边。

        只跟空气低声说了句,“晚安啊,沈怂怂。”

        这天夜里,她梦到了很多年前的场景。

        那天她在华政的玫瑰园里站着,她侧前方五十米站着沈岁和,夕阳西下,光线朦胧,她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

        而他在跟导师谈事,她没听到交谈的内容,但她听到了最后那句,再见。

        就像是跟她说的一样。

        那会儿,听到他一句再见,她也能心跳一整晚。

        如今,听到一句晚安,会在一瞬间梦回十八岁。

        —

        次日一早,她是被闹钟叫醒的。

        8:20的闹钟,甫一响起,她就摁灭,在床上打了个滚儿才慢悠悠坐起来。

        不到两分钟,电话就响起。

        清晨脑子转得慢,她声音也懒洋洋地,“喂。”

        “起了吗?”

        沈岁和问:“你好像该起来上班了。”

        江攸宁:“嗯,我知道。”

        她起来拉开了窗帘,阳光倾泻而入,落下一地斑驳。

        “有事吗?”

        江攸宁问。

        那边顿了两秒,“没有。”

        江攸宁:“哦。”

        “就是喊你起床。”

        沈岁和声音还挺严肃,但下一秒,他笑了下,“我今晚的航班到北城。”

        江攸宁:“哦。”

        沈岁和:“你没睡醒吗?”

        “不是。”

        江攸宁已经把手机放在一边,开了免提,开始刷牙,声音含糊不清,“难道还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

        沈岁和说:“太晚了,我自己回。”

        “嗯,那你路上小心。”

        隔了会儿,沈岁和才问:“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他问得时候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好似怕被拒绝。

        果不其然——

        “接我做什么?”

        江攸宁刷完了牙,“我会开车。”

        沈岁和:“……这不一样。”

        “以前就一样的。”

        江攸宁说:“在一个家生活的时候尚且没送过,这会儿倒献起殷勤来了。

        你这是亡羊补牢?”

        “不是。”

        沈岁和声音有几分哀怨,“这是重新把羊抓回来盖房子。”

        已经不是补牢能形容的了。

        “我以前不知道。”

        沈岁和说:“我上次有问岑溪,我才知道她老公从谈恋爱以来几乎都接送她上下班。”

        这会儿知道了,所以就想做得面面俱到。

        “那你知道岑溪是她老公追了三年才追到的吗?”

        江攸宁说:“从高中追到大学,他这属于珍惜劳动成果。”

        沈岁和:“……我也珍惜。”

        “不跟你贫。”

        江攸宁说:“我要收拾东西上班了,你也忙吧。”

        “那我明天……”沈岁和又问。

        江攸宁:“随你吧。”

        算是默认。

        她在家一如往常,洗漱吃饭,跟漫漫告别,出门上班。

        没人问她跟沈岁和的事情。

        倒是出了门,路童给她发了个问题:【你是怎么下定决心跟前任复合的啊?

        】

        江攸宁坐在车里,她想了会儿才戳屏幕。

        【J:不是复合。

        】

        【J:只是重新恋爱。

        】

        【J:他也不过是我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

        】

        【J:而我恰好喜欢他。

        】

        复合是两人都轰轰烈烈的爱过,彼此交心,彼此坦诚。

        而她跟沈岁和,真的只是重新认识,从头开始。

        路童:【如果你发现你们复合以后,以前的那些问题还会再出现呢?

        】

        【J:那就尝试着解决。

        如果解决不了就分手。

        】

        路童:【不会难过吗?

        】

        【J:只要是你认真投入了感情的恋爱,分手了都会难过。

        并不是只跟他分手会难过,也不是因为你们复合了才难过。

        】

        跟那个人无关,也跟复合无关。

        只是因为你爱了,但你爱没结果,所以会难过。

        可——

        【J:不能因为害怕受伤,这辈子就不再去爱了啊。

        】

        【J:就算不跟他在一起,不也还会想他吗?

        】

        路童:【……】

        【J:当你开始纠结这个问题并不断找人寻求答案的时候,你就希望有人可以告诉你,你跟他会好的,你不会再被伤害了。

        】

        【J:但是抱歉亲爱的,我不能作这样的保证,但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的那刻,你会快乐。

        如果哪天感觉到不快乐了,那就再分开呗。

        】

        【J:换个角度想,他不是前任,只是你有点好感的男生,而那个男生也在追你,这样不是很好接受?

        】

        路童:【……】

        【所以你就这么想开了?

        】

        【J:主要也是后来遇到过很多人,但都没人像他那样。

        】

        【J:我觉得我还是很喜欢他,而他又恰好喜欢我了,那我就想再试试。

        】

        路童:【你还真是只大飞蛾啊。

        】

        江攸宁看着屏幕笑了,她回了个嗯。

        路童:【我知道该怎么做啦~】

        路童:【等我好消息吧!我也要恋爱啦!】

        路童:【我要让梁康杰跪下喊爸爸!】

        【J:……哈哈哈哈哈。

        】

        江攸宁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

        走在路上,她打开了车载音响。

        今天的阳光很好,歌手的声音也很温柔。

        是江攸宁曾在夜里循环过很多次的那首歌。

        [在深夜喃喃自语        没有人像你

        一句话就能带来天堂或地狱]

        —

        路上堵了车,江攸宁到达律所时稍有些迟。

        她去办公室先放了包,跟岑溪打了个招呼就去找方涵。

        来了之后虽然升了职,但江攸宁一直没换办公室,一来懒得动,二来律所确实也没跟她提过这个问题。

        主要还是在后者。

        她一直觉得这事不太重要,这会儿想起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尽管她如今在业内声名鹊起,但金科并不在意。

        金科的好律师不止她一个,在这个方面更权威的有方涵,可没想到,上层内斗到连脑子都不要了,这会儿连方涵都想挤走

        她去方涵办公室,门开了个缝,她稍微敲了一声,没人应。

        平日里方涵有时想事情太专注,让她们来的时候都是直接推门进,江攸宁便也没想太多,直接推开了门。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男人还抱着方涵,以很亲昵的姿势。

        江攸宁:……

        这就赶巧了不是?

        她立马拉上了门,在门口大声喊了句,“涵姐。”

        同时在心里为小舅点了根蜡,想不到涵姐被人捷足先登,看来她小舅要注孤生了。

        转念一想,连涵姐都有男朋友了,她小舅还单身!

        而且从她记事起,她小舅好像就是单身,当初大学的时候好像追了个女孩,一直没追上,当然了,小舅恋爱的事儿也不会跟她讲,只是以小舅的状态来看,应该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没错了。

        她甚至在门口拿出了手机,给小舅发了条消息:【叹气.jpg】

        隔了几秒,小舅回她:【进来吧。

        】

        江攸宁懵,【进哪儿啊?

        】

        慕承远:【方涵这儿。

        】

        江攸宁:【…………】

        她不可置信地重新推开门,只见方涵坐在办公桌前,慕承远坐在待客沙发上。

        江攸宁:……

        哦,那男人的背影就是她小舅。

        江攸宁站在门口打量了会儿,“你……你们……”

        “没关系。”

        慕承远说:“别多想。”

        江攸宁:“……”

        都这样、那样抱一起了,还没关系?

        她小舅单身的理由找到了。

        虽然长了一张让人不放心的脸,但有一张让人放心的嘴。

        不过江攸宁有事儿要跟方涵谈,便把这茬揭过。

        方涵跟她简单说了一些,没提及和高层吵架的事情,但关于她自己的归属,她倒是想清楚了的,“我已经递交了辞职申请,裴旭天跟我说了跳槽的事情,但我觉得这些多年我工作太累了,我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等休息够了再考虑工作。

        但宁宁你的话,我建议你去天合,撇开私人关系不谈,天合的环境是最利于你工作的,裴旭天那人稳妥,你去了之后想必能让天合再上一层楼,反正都是打官司,你如今有人脉跟案源,不怕失业。”

        江攸宁听完她的想法沉默了会儿。

        最后还是点了头,“我去天合吧。”

        “你跟沈岁和,又好了?”

        慕承远问她。

        江攸宁点头,不大敢看他,“是啊。”

        “什么时候的事儿?”

        江攸宁:“就这两天。”

        “让你出差呢还是让你恋爱呢?”

        慕承远戳了戳她的脑袋,“你怎么这么好骗?”

        江攸宁扁了扁嘴,坐得离他远了一些,“出差顺带谈了个恋爱。

        我哪好骗了?

        沈岁和把他钱都给我了,要骗也是我骗他吧?

        你想想,他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就直接让他倾家荡产,是不是我比较占便宜?”

        慕承远嗤笑,“你舍得?”

        江攸宁:“舍得舍得,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了。”

        跟慕承远瞎贫了会儿,江攸宁才想起问方涵,“涵姐,那岑溪怎么办?”

        岑溪从一进律所就是跟着方涵的,这会儿也快要能独当一面了。

        她做事儿心细,就是有些胆子小,慢慢历练一下就好。

        经历了这样的动荡之后,她在金科肯定也会被排挤。

        “我问过她了。”

        方涵说:“她愿意跟你一起去天合。”

        江攸宁点头:“好。”

        —

        周五这天,江攸宁提了辞职,因为她的直系上属是方涵,这会儿离职手续办得很快,岑溪也同她一起离了职。

        江攸宁决定休息一周再去天合报道,相关待遇也已经跟裴旭天谈好,而裴旭天为了表示邀她加盟的诚意,将自己手中的股份让出了3%,沈岁和又让出了10%,这样加起来江攸宁手头有21%的股份。

        只是,相应地,她拿到的提成少了一些。

        江攸宁倒是不太在意这些,她是想要个更好的工作环境。

        天合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

        难得的休息日。

        沈岁和买好了电影票,是十点场。

        看完出来正好吃午饭。

        江攸宁没想到休息日还要八点多起床,她在床上赖了很久才勉强起来。

        哈欠是一个连一个。

        她本来想着今天是休息日,再加上刚离职,人比较兴奋,跟路童她们打游戏打到半夜两点多,以为今天能睡个懒觉。

        结果——

        早上八点半,沈岁和已经出现在她家了。

        他来了以后先跟漫漫玩,漫漫说话已经很利索了,而且嘴特甜。

        慕老师说漫漫大抵是像了沈岁和,因为江攸宁小时候虽然乖,但没这么主动,说话也不甜,就是不太会哄大人。

        但漫漫这会儿跟着慕老师出门,遇到公园里遛弯儿的大妈给他吃东西,他都会笑着说:谢谢奶奶,这还不算,他还要加一句,奶奶真漂亮。

        公园里的老头儿老太太们都很喜欢他。

        江攸宁想了想沈岁和那个样儿,怎么都觉着慕老师是在开玩笑。

        但漫漫确实越长越像沈岁和。

        那个眉眼,就跟沈岁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但他比沈岁和性格开朗。

        等到江攸宁洗漱完化了妆,刚好九点半。

        两人一起出门。

        漫漫扁了扁嘴,“爸爸妈妈坏。”

        江攸宁:“怎么就坏啦?”

        漫漫气鼓鼓地,“不带我。”

        沈岁和轻轻捏了捏他的脸,“下周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漫漫眼睛一亮,“好!”

        然后冲他们挥手再见,摇摇晃晃地走着去玩了。

        江攸宁在前边走,沈岁和后边跟着。

        在电梯里,沈岁和忽然说:“你今天换口红了。”

        江攸宁挑眉,“竟然能看出来?”

        “颜色不一样。”

        沈岁和笑了下,他刚好别着脸看她,“你等下,别动哈。”

        他眼睛是狭长的狐狸眼,眼尾往上挑的时候特别勾人。

        这会儿专注地盯着江攸宁看,江攸宁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手托住了后边的电梯壁,“怎么了?”

        沈岁和的食指轻轻擦拭过她的嘴角,然后抬起来给她看,“那儿多了一点。”

        江攸宁:“哦。”

        之后全程寂静。

        北城已经正式进入了春天,江攸宁换上了长袖收腰T恤,高腰宽松牛仔裤,显得腿很长,站在沈岁和身边也没矮太多。

        但沈岁和的颜值太出挑,相比之下,江攸宁会显得有几分黯淡。

        不过她的气质倒让人觉得很舒服。

        站在一块儿,也是合适的。

        一路上,她们收获的关注度不低。

        因着是休息日,电影院的人很多,尤其是情侣。

        江攸宁发现,很多情侣都买了《你好许之焕》的票。

        果不其然,进去的时候几乎是满场。

        江攸宁那一排几乎都是情侣,而且都手拉着手。

        在这里边,她跟沈岁和似乎是最突兀的,看起来年纪最大,也没牵手。

        沈岁和倒是还算自如,他给江攸宁买了爆米花,也买了可乐,都在她手边放着,倒真是无微不至。

        电影很快开场。

        江攸宁本以为真像沈岁和所说是文艺片,结果是催泪爱情剧。

        李佳从小就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那个,却喜欢上了人群中最耀眼的许之焕,然后为了他一步步成长,可最后还是没能跟许之焕在一起。

        许之焕结婚生子,李佳还是李佳。

        两人曾短暂在一起,却又永远分开。

        这个导演很擅长用慢镜头,在慢镜头下,所有的感情都被无限延长。

        几乎到中途,在场所有女孩儿都哭了。

        江攸宁的共情感更强,电影刚开场二十分钟,她的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四十分钟,眼泪落了下来。

        一个小时,跟着在场女生一起哭得泣不成声。

        结尾时刻,她的眼泪已经把妆给哭花了。

        沈岁和坐在一旁,不停给她递纸,低声问她,“我们不看了好不好?”

        江攸宁摇头。

        他便在一旁坐着,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幸好他带了一包纸巾。

        但到了离场时,一包纸巾已经用完,他还问隔壁的小哥借了一张纸。

        从电影院出来,江攸宁的眼睛已经哭红了。

        沈岁和站在门口,无奈叹气,“都哭了还看。”

        江攸宁:“我想看。”

        “最后不是哭得更厉害么?”

        沈岁和说。

        江攸宁瞪他,“又没让你哭。”

        沈岁和:“……”

        他给江攸宁递了杯奶茶过去,低声嘟囔了句,“看你哭,我不难受吗?”

        但江攸宁没听见,她吸了吸鼻子,“果然,渣男都是没有心的。”

        沈岁和:“……”

        成吧,她说什么都对。

        但幸好,江攸宁没太陷在那部电影的情绪里出不来。

        他们去吃了江攸宁最喜欢的港式火锅。

        下午闲着无聊,江攸宁忽然说:“要去华政看看吗?”

        沈岁和盯着她看,然后缓缓点头。

        带着几分庄重。

        —

        之前沈岁和也提过想跟她一起回华政。

        但江攸宁拒绝了。

        那会儿她还处于跟自己较劲的状态。

        况且,那时的沈岁和状态并不好。

        她在那时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会跟他不再有交际。

        可后来还是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

        华政的变化不大,但这是他们毕业以后,第一次一起回华政。

        这个本该是他们初遇的地方。

        但沈岁和起初不知道。

        他的不经意,让江攸宁记了很多年。

        也让他错过了很多。

        沈岁和跟江攸宁在学校里走。

        他们走过西边的玫瑰园,走过东边的枫叶林,还走过北区的食堂。

        最后停在了南边的法学院系楼。

        系楼里这会儿在上课,不过有来来往往的老师们,倒是有认出两人来的,站在那儿聊了会天,不过老师也就是对他们两人会在一起比较诧异,也不知道他们俩之前的八卦,对他们简单表示了祝福。

        最后他们进了系楼,正好赶上学生们下课的时间。

        沈岁和带着江攸宁去找了他当时的辅导员,没想到他们辅导员对江攸宁还挺有印象,因为江攸宁大三的国际法是他给带的。

        导员说这个女孩儿看着就乖巧,上课向来认真。

        但再多回忆,竟是也没有了。

        正好四点多辅导员有一堂课,江攸宁跟沈岁和闲来无事便去最后一排旁听了他的课。

        两人并排坐着,没拿笔记本,但也没有说话。

        好像回到了当年,篡改了那一段记忆。

        他陪她一起上课,他们一起并排坐着。

        最后一起下课,然后从南区绕到北区食堂吃了饭。

        又从北区出来,走到学校外的公交站那儿。

        北门公交站那的大槐树更加枝繁叶茂,夜晚的路灯昏黄,随着树影婆娑洒下满地斑驳。

        沈岁和忽然在春风之中开口,“当初我就看见你一个人站在这儿,你那会儿特瘦,还小,没现在高。”

        “是。”

        江攸宁说:“我那会儿头要仰很高才能看见你。”

        沈岁和笑了下,“现在不用了。”

        他顿了下说:“我可以弯腰,你不用仰起头。”

        两人正聊着,11路缓缓驶来。

        在和煦的夜晚,沈岁和忽然牵起了他一天都没敢牵的手,在公交车门快要关上的瞬间,拉着江攸宁坐上了11路。

        他跟她十指相扣。

        在十余年后,重新在这趟公交车上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