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Chapter 99

Chapter 99

        Chapter        99

        晚上的11路公交车人不多。

        江攸宁跟沈岁和坐在倒数第二排,    江攸宁靠窗,沈岁和拉着她的手。

        手心里汗津津的,    不知道是他的汗,    还是江攸宁的。

        车里的灯很暗,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周遭景色的残影。

        江攸宁很多年没坐过公交车了。

        她看向窗外,低声跟沈岁和说:“我以前常常一个人坐公交去青禾校区。”

        去看沈岁和的辩论赛。

        “我也是。”

        沈岁和略带遗憾地说:“为什么那时候没遇见呢?”

        “因为我避开了啊。”

        江攸宁回头看他,    笑了下,    “我那时候没敢。”

        她自幼顺遂,唯独对沈岁和,    爱而不得。

        因为爱上他的时候,    她觉得这个人无比耀眼。

        而她,    不敢去说。

        怕丢脸怕被拒绝,    怕很多很多。

        她只能把自己隐匿于黑暗之中,    像是一个小偷,    偷了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

        暗恋就是她青春里的秘果,又酸又涩,但在酸涩中能品出一点点甜。

        “没关系。”

        沈岁和把她的手握得更紧,    “我们最后没有错过。”

        江攸宁靠在他肩膀,    她看向窗外,    温声喊他的名字,    “沈岁和。”

        “嗯?”

        沈岁和低声应,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但目光里只有她的侧脸。

        他给她将散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

        “如果当时我勇敢一点就好了。”

        江攸宁有些遗憾。

        沈岁和却偷偷在她脸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他说:“但那时的我,    应该会让你更难过。”

        所以,    不如现在。

        他在熬过了孤寂,    尝过了爱而不得,一点点把自己失去的情感找回来后,    他们再重新相爱。

        “你那时候,是什么样的?”

        江攸宁问。

        沈岁和想了想,“冷漠怪物吧。”

        他对什么都很冷漠,大学四年没交过一个朋友。

        甚至连自己谈了女朋友这件事都不知道。

        全都是后来才发现。

        他对自己的事儿都漠不关心到了极点。

        无暇顾及,也无意关心。

        “我不太知道怎么跟人相处。”

        沈岁和说:“别人对我好,我总会下意识躲,我也不习惯别人对我好,就连老裴,我用了两年才跟他熟起来。”

        江攸宁看他,“我那会儿以为你是高冷,不大喜欢跟人交往。”

        沈岁和摇头,“是不知道。”

        他那会儿刚上大学的时候想过和舍友好好相处,但最后毕业,他没参加过任何一个舍友的婚礼,跟他们也再无联系。

        不知是他把他们排除在外,还是他们把他排除在外。

        总之,人际交往这一课,沈岁和永远不及格。

        他说:“我初中,高中,都是这样过来的,就自己一个人玩,慢慢就习惯了。”

        江攸宁见他情绪有些颓,另一只手拍了拍她们握着的两只手,“以后你能跟漫漫玩,没事。”

        沈岁和笑,“那你呢?

        江可爱。”

        他喊的时候噙着笑,清冷声线也没压着,听起来带有几分缱绻。

        江攸宁:“嗯?”

        “你跟我一起玩吗?”

        沈岁和问得很认真。

        江攸宁想了想,故作矜持,“看你表现吧。”

        “好。”

        这天,他们坐到11路的终点站,又从终点站坐回华政北门。

        槐阳路华北政法大学鹿港校区公交站。

        那棵槐树历经百年,仍旧枝繁叶茂。

        春日晚风轻轻吹动,他们牵手站在槐树下。

        光影斑驳,人影绰绰。

        —

        清明节将至,北城的温度又骤然降了下来。

        前一天更是过分,下了一整天的雨。

        江攸宁已经入职天合,所以沈岁和每天下班时上楼等她就好。

        她空降的时候引起了众人的议论,起先大家可是惊讶了一番,可后来对沈岁和时不时就往楼上跑的行为习惯了之后,哪天不往楼上跑,还会觉得是不是两人吵架了?

        也不是员工的接受度高,主要是有江攸宁在的沈岁和,比以往温和了许多。

        没有利益之争,大家也挺喜欢江攸宁,是故她在天合待得还算不错。

        这天,沈岁和跟她一起回家,然后在家里跟漫漫玩了会。

        慕老师正跟江洋商量清明节回家祭祖的事儿,就问江攸宁要不要回去。

        “回吧。”

        江攸宁说:“很久没回老家了。”

        慕老师:“明天上午七点就得起啊,跟你二叔他们一起回。”

        “好。”

        “岁和呢?”

        慕曦问:“明天需要回家祭祖么?”

        本来就是个客套的话。

        沈岁和顿了下,笑道:“我不需要,我明天买两束花去我爸妈那儿祭拜一下就行,上午跟我舅一家去祭拜我外公外婆。”

        “哦。”

        慕曦也没再多问。

        不过沈岁和当晚跟漫漫睡的。

        零点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微信。

        【J:沈怂怂,生日快乐。

        】

        就像他们结婚时那样。

        只有她记得,这天是他的生日。

        而不是清明节。

        沈岁和看着久违的话,眼眶发热。

        他敲着屏幕,打了几个字又删掉,然后起身去轻轻敲了隔壁的房门。

        江攸宁探出半个头来,用气声道:“干嘛?”

        沈岁和指了指门,“让我进去。”

        江攸宁:“……”

        她拉开门,顺带开了房间里的灯。

        原本幽暗的房间顿时亮了起来,江攸宁的眼睛还有些不习惯。

        她站在那儿,想了想还是说:“生日快乐啊,沈岁和。”

        猝不及防地,沈岁和抱住了她。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处,只有很薄的一层睡衣,她能感知到他身体的温度。

        沈岁和抱得她很紧。

        良久,他问:“江可爱,我能要个礼物吗?”

        江攸宁:“嗯?”

        他眼尾泛了红,看着江攸宁,低下头,近乎虔诚地吻在她的唇上。

        没有更深一步,只紧抱着她,在她的唇上辗转。

        他低声说:“谢谢。”

        只有在跟江攸宁结婚的那几年,他会过生日。

        没有江攸宁之后,他也没有过过生日。

        他以往觉着不重要,没必要。

        只是没人在意他,所以他告诉自己没必要。

        可他想要的。

        还好,有江攸宁记得。

        有他爱的江攸宁记得。

        江攸宁伸手揉了下他的头,跟哄小孩儿似的,“沈怂怂,没事,我给你过生日。”

        沈岁和笑着把头抵在她的肩膀,“好。”

        —

        路童说要开店,五月份江攸宁就收到了她的邀请。

        她把店开在了离家不远的地方,一共两层楼。

        一楼是书店,二楼是自习室。

        她取店名为“谁都不伺候”。

        开业那天,大家都聚在了一块儿。

        闻哥本来打算带着童瑾给她剪彩,结果路童说自己另有人选。

        话音刚落,就见后边走出来个男的。

        穿着白背心、黑短裤,隐隐能看见肌肉,但并不算多。

        他脖子里挂一条白毛巾,额头上汗津津的,操着一口老京腔吊儿郎当喊,“童童。”

        童瑾下意识应了声,“哎。”

        那男的一愣怔,“你谁?”

        路童立马走过去在他胳膊上扭了一下,朝着大家讪笑,“见笑了见笑了,他脑子不好。”

        童瑾:“……”

        她低声嘟囔,“我以为在叫我。”

        江闻:“你可真自恋。”

        一旁的江攸宁听着为江闻捏了把冷汗,但童格格好像已经习惯了,只低声抱怨道:“你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

        听着似撒娇。

        江攸宁松了口气,还好,她这个嫂子比较可爱。

        但下一秒——

        江闻特冷酷地说:“别做作。”

        江攸宁:“……”

        啪叽。

        江攸宁心碎、

        闻哥也太直男了吧。

        她第一次发现闻哥原来是这种人!

        那可是你童年女神啊!闻哥!江攸宁在心里都要尖叫了。

        童瑾叹气,“江闻,我不高兴了。”

        “怎么?”

        江闻问。

        童瑾:“这还要问?

        你说我做作。”

        “本来就是。”

        江闻斜睨她一眼,“人家喊童童,你答应那么起劲儿做什么?”

        童瑾委屈,“我以为你喊的。”

        江攸宁的心又算是放了下来。

        还好还好,只是吃醋,有得救。

        这边儿闹着别扭,那边路童扯过梁康杰来跟大家介绍,“梁康杰,我男朋友,是个唱歌的。”

        “啊。”

        辛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梁同学,好久不见。”

        “大美妞,好久不见啊。”

        梁康杰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漂亮的。”

        “那我漂亮还是路童漂亮?”

        辛语轻笑。

        “当然是——”他拉长了声音,“我家童童。”

        路童嫌他肉麻,一胳膊肘杵他心口,但仍旧没挡住他那张爱胡说八道的嘴,“不是我说,大美妞。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问题你还问?

        你从头发丝儿到脚指甲盖儿,哪儿都没我家童童好看。”

        “成。”

        辛语笑:“看你傻,不跟你计较。”

        一旁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来的裴旭天低声跟辛语说,“我觉着,你好看。”

        怕辛语觉着他这话不真诚,还又加了一句,“虽然美得没有内涵,但能一眼惊艳。”

        辛语斜睨他,“你听听自己说得是人话?”

        江攸宁刚好站在比较中间的位置,把他们的悄悄话都能尽收耳底。

        她低声跟沈岁和吐槽:“你们这些男人,好好的就长了张嘴。”

        沈岁和抱着漫漫,“嗯?”

        “没一个会好好说话的。”

        江攸宁无奈摊手,“活该裴律单身。”

        裴旭天正好听见,“弟妹,不带人身攻击啊。”

        江攸宁叹气,朝他握拳,“加油!”

        裴旭天:“……”

        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大家在一楼聊了会儿天,等到十点。

        梁康杰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还拿了自己的乐器。

        门口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路童去开门。

        梁康杰弹着吉他往外走。

        他平常吊儿郎当惯了,但一唱歌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作为独立音乐人,他之前参加了一个唱歌类节目,人气很高,这会儿大概发了微博宣传,门口人越来越多,都是女粉丝。

        他唱的是自己作词作曲的歌。

        一连三首,唱完以后,他把吉他一摘,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这我家店,欢迎大家常来。”

        有个女粉问了句,“哥哥,这是你开的吗?”

        梁康杰本来就在往回走,听到这话回头笑了,“这你嫂子开的。”

        他声音本就好听,这会儿说出来也没任何刻意因素。

        总之,当天在那儿还好。

        但晚上爆了热搜。

        #梁康杰        圈外女友#

        与此同时在热搜上挂着的,还有#岁岁平安        沈先生#。

        —

        江攸宁晚上十点收到了洛奇的消息。

        【平安!你跟沈先生真的又在一起了吗?

        呜呜呜,爷青回!你快看热搜,你家沈先生回应你了。

        我竟然能蹲到这种梦幻联动,好开心。

        】

        【对了,我家主编大人让我问问沈先生的信要不要出版,我们出版社给你家包圆儿,球球了!跪倒.jpg    】

        江攸宁看完以后先顺手回了沈岁和的微信:【嗯。

        】

        然后才打开热搜。

        她打开了那个热搜词条,关联人物有她的微博,还有一个陌生号。

        那个号的头像就是沈岁和目前在用的微信情侣头像。

        而ID    就是:沈先生。

        戳进他的微博主页,第一条微博就是:平安小姐,请接收这封迟到的信——《恰好》。

        这是一篇长文章。

        开篇第一句便是:

        岁岁平安,你好,我是沈先生。

        是你笔下令人惊艳的沈先生,也是生活中其实很平凡的沈先生。

        沈岁和的文笔算不得好,他是写正经文书出身,话语里都带着几分严肃,不过怎么说也是文科生,书读了不少,起码是没有错别字,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想写好这封信的认真。

        这篇文章一共9999字。

        【我印象里跟平安初见是在18年的夏天。

        是一个比较安静的雨天,我遵循我母亲的意愿去相亲,但我很不喜欢那个人,或许有我母亲的因素在,我觉得跟她结婚我会窒息,但邻桌的平安就不一样,她坐在那里好像世界都静谧。

        后来我看她站在咖啡厅的屋檐下躲雨。

        那天她穿一件杏粉色的长裙,外搭一件浅褐色风衣,挎着米白色的链条包,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帮帆布鞋,齐刘海儿,丸子头,檐下风铃轻响,她安静地站在那儿,是跟我以往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我一直都以为那天是风在动,后来发现其实是我心动。

        】

        【我很抗拒感情。

        】

        【我害怕成为像我母亲那样的人。

        】

        【我从始至终都知道自己不完美,我没有平安笔下那么惊艳。

        我是个普通人,但平安的爱让我在她笔下惊艳。

        】

        ……

        【我去年得了很严重的双相情感障碍,甚至一度有自杀倾向。

        后来我去哥大修了心理学,我去自救。

        我一个人走过了平安曾经走过的路,她的悲伤难过、孤独单恋我都体验了一遍,我在哥大的时候给她寄了很多封信,我统称为——《暗夜来信》。

        】

        【她一直站在光的暗处,可有一天会收到从暗夜里寄来的信。

        】

        ……

        【平安是很安静的,她后来跟我说如果她当初能勇敢点就好了,可是平安呐,那时的我那么稚嫩,又该如何爱你?

        我觉得现在是刚刚好的,所以我把这些信命名为——《恰好》。

        】

        【平安,你知道吗?

        在我意识到我爱你的那一刻,我不敢承认的。

        我自诩爱是这世上最没用的东西,我当真见过最背离世俗最轰轰烈烈的爱,但伤人又伤己,可惜呐,我就是被波及的那一个。

        】

        ……

        洋洋洒洒,他写了很多。

        他从他的视角写了那段婚姻,写了他眼中的错过,写了他眼中的江攸宁。

        这封信一出,很多书粉评论:

        [啊啊啊!爷青回!我的平安跟沈先生果然是神仙爱情!]

        [我要吹爆这对CP!谁说他们不甜的?

        今晚又是为别人神仙爱情落泪的一晚。

        ]

        [兜兜转转,平安还是和她的沈先生在一起了。

        ]

        [我今夜磕生磕死,无心睡眠,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已经把平安的书拿出来跟沈先生的信对比了?

        我真的要磕生磕死。

        ]

        江攸宁想了会儿,切了平安的号在他那封信下评论:无论过了多久,我永远相信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足够炙热。

        因为年少的那一眼太惊艳,所以后来看谁都不及你。

        当晚,她发了微博:一切,都恰好。

        —

        时间打马而过。

        转眼间漫漫已经五岁。

        路童的步伐是最快的,她跟梁康杰结了婚,孩子已经一岁了。

        恐婚的辛语竟然已经开始跟裴旭天策划婚礼。

        江闻最夸张,给童瑾包了海岛办了世纪婚礼。

        本以为会注孤生的小舅也在两年前迎娶了小舅妈方涵。

        但——江攸宁跟沈岁和还没结婚。

        没办婚礼,也没扯证,但为了照顾漫漫方便,两人已经同居两年多。

        江攸宁说,还要考察一段时间。

        婚姻没有恋爱舒服。

        每年她生日,沈岁和都要求一次婚。

        但每年都是铩羽而归。

        就连裴旭天都觉着沈岁和可怜,但沈岁和觉着尚未抱得美人归的他更可怜。

        好歹他们孩子都有了,裴旭天却还连婚礼都没办。

        有次裴旭天喝多了,当着辛语的面儿吐槽,“我这是什么命?

        从小到大就喜欢了两个女的,都恐婚,我是不是这辈子注定结不了婚?”

        辛语差点没掐死他。

        但最后,辛语说:“结婚吧。”

        这两人也终于,步入了正轨。

        没想到最后剩下的竟然是江攸宁跟沈岁和。

        今年江攸宁就33岁了,她23岁的时候选择嫁给了沈岁和,26岁那段婚姻就走到了尽头,然后生下漫漫,过了两年的单身生活。

        这几年一直在谈恋爱。

        她跟沈岁和的恋爱关系还是稳定的,起先偶尔会闹一点点矛盾,但基本都在可调和范围之内。

        就是沈岁和每年都求婚这事儿,她觉着难办。

        因为她总觉着不到时候,其实她不恐婚,就是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

        这会儿,她想着等漫漫能当花童了再办婚礼。

        不过这想法她也没跟沈岁和说过,所以沈岁和从她们确定恋爱关系那年就一直在求婚,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三次。

        就连辛语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你真确定不给他点儿面子?

        老沈现在爱得好卑微。”

        当晚江攸宁就把这话转述给了沈岁和,“她们觉得你爱得很卑微哎。”

        沈岁和抱着她,胳膊收紧,脑袋窝在她脖颈间,“我不这样觉得。”

        “那你每年都求一次婚不委屈吗?”

        江攸宁问。

        沈岁和忽然咬了她一口,轻轻地,更像是在玩闹,“委屈。”

        江攸宁:“嗯?”

        “委屈是正常的吧。”

        沈岁和说话的气息吐露在她脖颈间,“我每一次求婚都是精心准备的,每年都不一样,但你都拒绝掉了,说不委屈是假的。”

        “但就像你那会儿喜欢我一样,虽然委屈,但也不可能不喜欢了啊。”

        沈岁和在她脸颊处啄了一下,“我每年都求婚,其实更像每年让我们重新开始恋爱。”

        “那要是我一直不答应呢?”

        江攸宁问。

        沈岁和忽然沉默。

        他顿了顿才说:“江可爱,你不答应吃亏的是你哎。”

        江攸宁:“嗯?”

        “我们现在除了没领证办婚礼,剩下的都做过了。”

        沈岁和说:“可没有婚礼,你不遗憾吗?”

        “反正我很遗憾。”

        没等她回答,沈岁和就说:“我想看你穿婚纱,然后嫁给我。”

        江攸宁想了想,转了个身子,在他怀里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然后忽然踢了他一下,“你说得有道理。”

        沈岁和:“嗯?”

        “所以你戒指呢?”

        沈岁和:“?

        ?”

        他翻了个身,长臂一伸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方盒子,飞快把戒指拿出来,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把戒指戴进了江攸宁的无名指里。

        “这次你怎么没有矫情的话?”

        江攸宁问他。

        沈岁和吻了吻她的手指,“怕你突然改变主意。”

        江攸宁笑,“我主要是怕沈怂怂过几年,年老色衰,我就爱驰了。”

        “对。”

        沈岁和忽然翻身而起,热气在她耳边吐露,“谢谢老婆体贴。”

        他靠得很近,但又控制着身体的重量,怕压到江攸宁,“但我还能伺候你好多年,你别爱驰,我不色衰。”

        江攸宁还没说话,沈岁和的手已经在她腰间流连。

        她的手臂攀向他的背,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一室旖旎。

        —

        第二天江攸宁跟沈岁和去接漫漫。

        从幼儿园出来,他就耷拉着脸不太高兴。

        江攸宁问他问题,他都敷衍着回答。

        沈岁和开口问:“漫漫?

        你被人欺负了?”

        “没有。”

        漫漫忽然抬头盯着沈岁和说,“哼,渣男!”

        沈岁和:“?

        ?”

        江攸宁拽了拽他的书包带,“你怎么了?”

        “妈妈。”

        漫漫卸下了书包,抱臂坐在车里,嘟着嘴不大高兴地问:“你跟爸爸为什么不结婚?”

        江攸宁忽然愣怔,她温声问:“怎么了吗?”

        漫漫低头:“今天我跟同学说,我有爸爸妈妈,但是我的爸爸妈妈没有结婚,他们都说我爸爸妈妈离婚了,以后我就会有新的爸爸妈妈,这是真的吗?”

        他这话说得跟绕口令似的,但江攸宁还是勉强懂了,并且亲自辟谣,“假的。”

        “可他们说爸爸跟妈妈是一定要结婚的,结了婚才能生下小孩子。”

        漫漫问:“所以,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不结婚就会生下我呢?”

        江攸宁顿了下,“我们是结了婚生的你啊。”

        “那为什么你们现在没有结婚?”

        “因为我们在结婚后又离婚了呀。”

        江攸宁很耐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为什么啊?”

        漫漫说:“我同学说,离婚很丢人,他们都笑话我。”

        “不是的。”

        江攸宁摸了摸他的头,“宝贝,你知道人为什么要结婚吗?”

        “为什么?”

        漫漫的情绪总算好了一些。

        江攸宁:“为了幸福。

        那你知道离婚是为了什么吗?”

        “什么?”

        漫漫眨了眨大眼睛。

        “也是为了幸福。”

        江攸宁笑了,“所以都是为了幸福,离婚为什么会丢人呢?

        就算爸爸妈妈离婚了,但对你的爱是不会变的。”

        “可是妈妈,你跟爸爸在一起幸福吗?”

        漫漫问。

        江攸宁点头,“现在是幸福的呀。”

        她晃了晃手里的戒指,“所以妈妈又答应爸爸的求婚了啊。”

        漫漫忽然瞪大眼睛,“真的吗?”

        他新奇地看向江攸宁的手指,往江攸宁怀里一滚,“真好哎,爸爸妈妈要结婚了。”

        江攸宁笑:“是啊。”

        “所以妈妈现在很幸福。”

        漫漫往前倾了一下,“爸爸呢?

        现在幸福吗?”

        沈岁和毫不犹豫:“非常幸福。”

        漫漫忽然不解,“那为什么我们在一起都幸福,你们还会离婚啊?”

        江攸宁:“因为我们当时结婚的时候不太成熟,没有学会爱对方,所以觉得不幸福就选择了离婚。

        妈妈从来都不觉得这丢人,相反,拿这种事情来嘲笑别人的人才丢人。”

        漫漫似懂非懂的点头,“所以是要相爱才会结婚吗?”

        “是的。”

        江攸宁说:“还要自信、自尊、自爱,然后才能好好相爱。”

        漫漫挠了挠头,“这好复杂。”

        江攸宁却跟沈岁和对了个眼神,彼此都懂了。

        相爱之前先爱自己,然后才能更好的相爱。

        沈岁和跟江攸宁拉着漫漫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漫漫一跳一跳地往前。

        夕阳透过树叶在地上落下斑驳剪影,沈岁和看向江攸宁,江攸宁也看向他。

        两人相视一笑。

        离婚从来不是别人眼中的笑料。

        婚姻也不是人生的必选项。

        短暂的失去,可能只是为了更好的得到。

        希望你结婚,是为了想跟这个人共度余生,而不是单纯想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