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年少心动(二)

年少心动(二)

        年少心动(二)

        昏黄微弱灯光下,    雨线勾连,连成了巨大又温柔的茧。

        男生黑色的衬衫同雨夜融在一起,    他裤子稍有些不合身,    走路时会露出一小截脚腕儿,在黑色的对比下尤为明显。

        白到发光。

        那双修长的手在雨中轻轻摆了摆,没有回头,    清冷声线夹着雨落进江攸宁的心里。

        “不用了。”

        他疾走几步,    长腿一抬,迈入了4路公交车之上。

        公交车的车门缓缓关闭,    压过雨声的轰鸣响起。

        那辆公交车和往日一样,    转过华政拐角,    开往下一站伊洛园。

        江攸宁的目光迟迟未移开。

        她鼻息间都是淡淡的松木香味,    手背处还残留着男生刚刚递伞时不经意触碰到的温度,    带着几分凉意。

        但慢慢变得炙热。

        地上的积水映着不远处微弱的光,    显得格外明亮。

        江攸宁的心跳在这个寂静的雨夜里。

        砰砰。

        砰砰砰砰。

        快到她快要呼吸不过来。

        良久,她手合成拳,低下头疯狂跺脚。

        “啊啊啊啊啊。”

        她应该问问学长叫什么的。

        不对,    她应该跟学长说谢谢的。

        好遗憾呀。

        江攸宁握着那把伞。

        伞很大,    风一起,    江攸宁都有些握不住。

        她得把两只手都叠放在一起,    用尽浑身力气才能握紧。

        即便这样,    也还是有些勉强。

        她低敛下眉眼,忽然好难过。

        学长好高,    她也想长高。

        —

        闻哥的伤势不重,    跟人打架伤到了脸。

        但他把人给打到骨折住院。

        江攸宁去了之后,    他还特骄傲地说:“那小子嘴欠,骂语语胸大无脑,    语语拎了凳子要干架,我上去就一个过肩摔,把那小子摔地上了。”

        江攸宁:“……”

        “打架这种事儿,怎么能让女生来?”

        闻哥笑得痞气。

        江攸宁拿着棉签往他嘴角一摁,疼得他龇牙咧嘴,“妹,你轻点儿。”

        “我看你不长记性。”

        江攸宁轻嗤他,“你要是让语语上,说不准谁都不用受伤。”

        江闻:“……”

        “侮辱人了啊。”

        江闻轻哼一声,“好歹我也是……啊啊,妹,你轻点!”

        “是什么呀?”

        江攸宁收了给他消毒的棉签,细致地把药品整理好,“还不是要把我诓回来给你挡刀。”

        “别说那么难听嘛。”

        江闻摸了摸她的头,“还不是因为你受宠?

        闻哥最疼你了,语语想来我都把她锁门外边。”

        “语语才不想来。”

        江攸宁无情地揭穿他,“她还怕小叔让她罚站。”

        江闻:“……看破不说破。”

        话音刚落,小叔就推开了房门,江闻一个激灵站起来,下意识往江攸宁身后藏。

        “江闻!”

        小叔底气足,声音洪亮,“你个兔崽子!长能耐了是吧?

        我让你去学校是干什么的?

        !你把同学打骨折!”

        江攸宁的小身板挡不住江闻。

        但江闻捏了一下她的胳膊,眉头一皱,“宁宁,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是不是学校的饭不好吃?”

        江攸宁:“……”

        转移注意力的方法百试不厌。

        江河看到了瘦削的江攸宁,眉头皱成了“川”字,声音却变得温和下来,“宁宁怎么又瘦了?

        晚上吃饭没有?”

        江攸宁瞟了眼江闻,似是在说——你要补偿我!

        “没有。”

        江攸宁说:“白天军训太累了,我晚上那会儿不想吃。”

        江河走过来拉着她,“那哪行啊?

        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闻哥每顿都吃两碗大米饭,快出来,我让张芳给你做点儿饭吃。”

        江攸宁:“哦。”

        她跟着小叔出去。

        之后强忍着喝了一碗汤,吃了两块骨头,实在吃不下了。

        “小叔你别怪闻哥。”

        江攸宁没忘记正事,替江闻说情道:“他是为了保护我们才那样的。”

        “知道了知道了。”

        江河斜睨了江闻一眼,“你这大半夜的从学校回来,就是帮他的,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能再打他。”

        江闻:“……”

        宁宁这个王牌好用是好用,就是用得心酸了点儿。

        他还是不是亲生的啊?

        “来。”

        江河给她盛汤,“再喝一碗。”

        江攸宁可怜巴巴地看向江河,“小叔,我喝不下了。”

        “妹~”闻哥喊她,“你什么时候买了把新伞?

        这伞一点儿都不像你风格。”

        “啊?”

        江攸宁愣怔了两秒,“你别动!”

        啪。

        伞在家中打开,雨水犹如天女散花一般洒落一地。

        江攸宁站起来跑过去,一把从江闻手里夺过伞。

        “一个朋友的。”

        江攸宁低敛着眉眼把伞收好,每一个缝隙都细致整理。

        就让她私心地称之为朋友吧。

        江闻:“什么朋友啊?”

        “就是……”江攸宁说不上来,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也没什么杀伤力。

        “你妹的事儿你少管。”

        江河拉着江攸宁走到饭桌前,“宁宁,喝了汤再去睡觉。”

        江闻:“我这还不是怕她交到坏朋友。”

        江攸宁:“才不是呢!他是好人。”

        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

        江攸宁想起了晚上的场景,她低下头看着那碗汤,眉头微皱,却还是端起来喝掉。

        她要长高。

        长到不用高仰着头看学长。

        —

        这雨淅淅沥沥下了半夜,次日一早便放了晴。

        江攸宁回宿舍时,舍友刚起床。

        路童喊她:“你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

        江攸宁卸下书包,然后换上军训服,坐在椅子前百无聊赖等路童。

        今天去操场的时间可以稍迟一些。

        路童的头发很长,她随手就能盘一个漂亮的丸子头。

        而江攸宁是经年不变的高马尾,露出光滑的额头。

        她拿出镜子照了照,额头起了一个小痘,不大。

        头发也没什么新意,这张脸放在人群中好像也只是普通。

        她托着下巴望着镜子发呆,昨晚的那张脸在她脑海中盘旋不去。

        男生的眉毛又黑又粗,虽没有刻意修剪,但形态很好。

        鼻梁很高,皮肤不是病态的白,嘴巴是很漂亮的形状,他站姿挺拔,长得高但肩膀并不耷拉,大伞时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便没动过。

        他站在一侧,好似隔绝了那个方向的风。

        温柔又美好。

        她看了看自己的桌上,没有化妆品。

        路童正在涂口红,她眨着眼睛看。

        “你涂吗?”

        路童把口红转回去递给她,“今天会拍照上校报的。”

        江攸宁接过,但不会涂。

        最后还是路童帮她涂得。

        路童抬着她的下巴,站在逆光的方向,在她的唇上轻点了几下,“抿。”

        她轻抿,口红散开。

        路童在她脸上轻戳了一下,“真漂亮。”

        江攸宁的眼睛亮了,“我好看吗?”

        “好看啊。”

        路童说:“可爱死了。”

        “真的吗?”

        江攸宁看着镜子,“可我觉得你最好看呀。”

        “我好看,也不耽误你好看啊。”

        路童笑,“就是太低了。”

        “不过你年纪小,等长大了就是大美女。”

        路童摸了摸她的头,用遮瑕给她遮住了额头的痘痘。

        江攸宁嘴角微扬。

        走在路上,她低声问路童:“咱们学校有没有长得很好看的人呀?”

        “那很多。”

        路童说:“外语系的孙西源、计算机系的陈珂、物理系的方周齐,太多了,咱们学校贴吧里有帖子,有一个照片和专门的排名,我转给你看。”

        “好。”

        江攸宁点头。

        “怎么突然对男孩子感兴趣啦?”

        路童笑着揶揄她,“妹妹难道是想早恋吗?”

        江攸宁立马摆手,面露惊恐,“没有。”

        她就是想找到那个学长而已。

        真的只是找到而已。

        她不敢奢望跟他谈恋爱。

        像学长那样的,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对了。”

        路童说:“学校里最好看的男生应该是咱们学院的。”

        “谁啊?”

        江攸宁问。

        “沈岁和。”

        路童低声说:“之前他来给咱们做过开学演讲,你忘了吗?”

        江攸宁摇头,完全没有印象。

        那天她在下边看书,没有抬过头。

        倒是有听旁边的姜梨和白雪静窃窃私语,“哇,他长得太好看了。”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听说一直都单身哎。”

        “这个学长的声音也好好听。”

        她听得都有些烦躁,干脆别过脸捂住了一只耳朵。

        “他名字挺好听的。”

        江攸宁没找到别的夸赞点,只好这样说。

        “嗯。”

        路童点头,“人也长得好看,就是性子冷了点,听说他一直独来独往,很少跟人相处。”

        江攸宁:“哦。”

        昨晚学长也是一个人。

        他是不是也很孤独呢?

        应该不会吧。

        像学长那么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他。

        江攸宁胡思乱想着,跟路童一起去了操场。

        操场人多,平日里江攸宁一到就站在角落里发呆,几乎从不抬头看。

        但今天她在四处张望,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路童问:“你在找什么?”

        江攸宁立马摇头,“没有,随便看看。”

        她没看到昨晚的那个男生。

        有些失落。

        今天是军训正式结束的日子,半个月的军训要交上最后的成果。

        所有方阵都要绕着主席台走一圈,然后被评判、打分,评选出最优秀的方阵和优秀新生代表,基本上每个班都有1—2个荣誉。

        这一套流程走完,起码要上午十二点。

        尤其是颁奖,一次念十个名字上去领奖。

        江攸宁忽然小腹坠痛得厉害,算了算日子,临近经期,昨晚还淋了雨,这会儿鼻尖儿都开始冒汗,她有些虚得站不稳。

        路童碰了碰她低声问:“你怎么了?”

        “肚子疼。”

        江攸宁说。

        路童想也不想就打报告,“教官!她生病了!”

        “她生病了自己不会说?”

        教官训斥路童:“你怎么知道她病了?

        疼在你身上?

        !”

        江攸宁拽了拽路童的胳膊,她看着教官低声说:“不好意思……我有点难受,教官。

        我可以去趟医务室吗?”

        她的状态很不好,看着会随时倒下。

        教官也没苛责,让路童陪着她去了。

        校医院就在操场边上,江攸宁被路童搀扶着去。

        她捂着肚子坐在医院里的长椅上,额头大滴大滴的汗往下掉,路童去帮她挂号。

        校医院挂号费一块钱,要现金。

        “一百找不开吗?”

        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江攸宁忽然抬起头望着挂号的窗口。

        路童身侧站着的,正是昨晚的那个男生。

        他仍旧是黑衣黑裤,站姿挺拔。

        站在那儿拿着钱,颇有些为难,“开感冒药之后也找不开吗?”

        “都是零钱。”

        柜台前那人说:“你拿来吧,我试试。”

        他感冒了吗?

        江攸宁盯着他的背影看。

        路童忽然大声喊她,“宁儿你有零钱吗?”

        江攸宁晃过神来,在男生回头的那一瞬间低下头,声音细弱蚊虫,“有。”

        她掏了掏兜,有张10块的,还有两张20,以及几张一百。

        白皙的手臂低举着,在阳光下很晃眼。

        路童小跑过来拿钱,“还好你机灵。”

        路童再回去的时候,男生已经往回走了,他路过门口,手里拎着感冒药。

        走在医院的地板上,每一步都好似在江攸宁的心尖儿上跳舞。

        江攸宁半俯下身子,她别过脸悄悄看男生。

        他的腿好长,他的手也好漂亮。

        他吸了吸鼻子,好似不太舒服。

        是感冒了吧。

        昨晚的雨把他给淋感冒了,其实他应该不用感冒的。

        如是想着,心底愧疚更甚。

        江攸宁给自己打气:问一句吧。

        这是礼貌,并不是搭讪,学长不会讨厌自己的。

        她的手握成拳,又松开,不停重复着这个动作。

        握拳,松开,呼气,吸气。

        学长快要走出去了。

        她抓紧时间,微仰起头喊,“学……”

        “沈岁和?”

        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儿出现在门口,她笑得张扬,略带轻佻地喊沈岁和的名字,“你感冒了?”

        江攸宁的话悉数卡在了喉咙口,心掉落到谷底。

        那是学长的女朋友吧。

        她见过那个女孩子,前几天给她送过丢失的学生卡。

        她们还在一起吃过一餐饭,是文学院的徐昭,漂亮又张扬。

        微风吹动她的裙摆,她笑着说:“我照顾你啊。”

        男生却皱了皱眉,不知怎地,他别过脸抬着下巴指了指江攸宁的方向,“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帮帮那个女孩儿。”

        只是一瞬,他的目光便移开,但他清冽的声音仍旧在响,“她看起来比我更需要帮助。”

        说完之后,手背拂开拦在他前面的那条胳膊,头也不回地离开。

        徐昭终于看着她,忽地笑了,“小学妹,是你啊。”

        江攸宁抿唇点头。

        她低下了头。

        徐昭问:“有人照顾你吗?”

        “我舍友在。”

        江攸宁说:“谢谢学姐。”

        “那我就先走了。”

        徐昭笑得张扬:“来抓鱼的,没想到鱼溜了。”

        江攸宁望着她的背影。

        抓鱼吗?

        是学长吗?

        路童挂完号回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在看什么?”

        “没什么。”

        江攸宁下意识回答。

        “刚刚那个你看到了吗?”

        路童扶着她去医务室,“那就是沈岁和。”

        “是他啊。”

        江攸宁在心底默念那个名字。

        沈—岁—和。

        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

        “下周一咱们导员请他来做分享交流了。”

        路童说:“晚上七点的班会,导员请了很多学长学姐,听说里边就有他。”

        “真的吗?”

        江攸宁眼睛顿时亮了。

        “怎么?”

        路童笑,“有兴趣?”

        江攸宁那双澄澈的鹿眼闪过慌乱,她立马摇头,欲盖弥彰,“没有。”

        说得没什么底气。

        但路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宁儿,我劝你别想早恋这回事了,沈学长都快有两个你高了。”

        “我没有。”

        江攸宁脸色微红,“你别乱说。”

        路童仍旧自顾自道:“你的当务之急是好好长大。”

        江攸宁笃定点头,“嗯。”

        她要好好吃饭,长高,好好长大。

        “而且。”

        路童顿了顿,瞟了眼刚才沈岁和待过的地方,“那就是朵高山上的雪莲,摘不下来的。”

        江攸宁:“哦。”

        有些失落。

        “那学姐你看见了吧?”

        路童颇为惋惜地说:“校花,好几个富二代排着队追她,但她就往沈学长那棵树上吊,两个多月了,沈学长都没正眼看过她。”

        江攸宁:“哦。”

        连徐昭那样的人都不喜欢,沈学长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他常一个人走,不孤独吗?

        不过她有时也喜欢一个人。

        独来独往的沈学长,好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