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年少心动(三)

年少心动(三)

        年少心动(三)

        周一是个晴天。

        江攸宁比往日更早醒来,    她蹑手蹑脚下了床,去卫生间洗漱。

        她的桌上有了化妆品,    都是问了辛语之后买的。

        房间里的光很暗,    她摁开了台灯。

        对着镜子施展刚学不久的化妆技术,但化完之后……一言难尽。

        口红涂得太重了,眼影好像也太浓了,    眉毛又粗又浓,    脸上腮红太重,总之像极了舞台上滑稽的小丑。

        正好碰上路童醒来,    迷迷糊糊地下床,    看见江攸宁的妆时吓了一激灵,    “宁儿你干嘛呢?

        咋变成这样了?”

        “好……好看吗?”

        江攸宁磕绊着问。

        路童:“……”

        无尽的沉默就表示这个妆容真的很失败。

        江攸宁失落地趴在桌上,    找了张纸慢慢擦。

        路童已经清醒,    走过去在江攸宁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怎么突然想起要化妆?”

        “就是觉得你们化妆很好看呀。”

        江攸宁用了早就想好的说辞。

        路童:“那一会儿我帮你化。”

        最后路童帮她化了个很素的妆。

        两人又一同吃了早饭。

        周一的课不算多,上午一节,下午一节。

        江攸宁现在每一餐都吃很多,    还让叔叔给买了钙片,    她吃得很勤。

        她们导员是个很年轻的博士,    正好带三年级的课程,    所以就让学长学姐们来给他们传授一下学习和生活的经验,    让他们这些刚入学的大学生不至于慌张忙乱。

        江攸宁仍旧是去得最早的,只是因为跟其他班一起听,    她的第一排位置已经被文具占领,    她只能找距离讲台最近的。

        在第五排靠窗的位置,    这排只剩一个位置,路童坐在她后边。

        教室里人来人往,    江攸宁低着头看书。

        今天拿得是一本散文集,其实她也看不进去。

        心思本就不在这上边,一边看还一边想着别的事情。

        她这一排坐的都是男生,应当是她们班的。

        她无意看,也无意了解。

        只是旁边的男生问了句,“你有多余的笔吗?”

        江攸宁翻了下浅绿色的笔袋,找到一支新笔递过去。

        男生腼腆地笑了下,“谢谢。”

        “不客气。”

        江攸宁不是个爱跟人聊天的性子,反正书也看不下去,她便转过头看外边的风景。

        这会儿天色将晚,华政的路灯在一瞬间亮起。

        她坐在第五排,在等人来。

        导员找了六个人来。

        沈岁和就是第六个,他来的时候还有些喘,应当是跑过来的。

        前边的学长学姐已经将各个方面的问题都讲过了,在场众人也没什么问题问,但看见沈岁和来,教室里还是短暂沸腾了一下。

        他仍旧是黑衣黑裤,但今天穿的是T恤,露了一截胳膊出来,很消瘦。

        江攸宁目不转睛地看着讲台,笔尖戳在纸上,不经意画了个圆。

        沈岁和没有讲演稿,他就随意地聊了几句。

        关于进哪些社团,关于做哪些课题,以及如何学习。

        离不开的三句话:多读书、多看题、多背诵。

        他自己加了一句:多看新闻和案例。

        大家都以为他会说出哪些令人惊艳的话来,没想到他说得竟如此一般。

        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题。

        他声线清冷,说话时台下还有躁动,但他仍旧旁若无人地完成了整个讲演。

        江攸宁几乎是在心里速记,他说了些什么,

        讲演完后,他说:“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教室里雅雀无声了几秒,又突然像是鸟飞出了笼子,叽叽喳喳,小声讨论。

        江攸宁在心里酝酿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但不敢举手说。

        她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老师点名喊,她才会站起来。

        这会儿整个教室里近百号人,她不敢。

        但沈岁和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很尴尬,她刚想站起来问该如何保持对法学这门课程的热爱,教室最角落里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不知是谁说的。

        总之靠近后门那一片儿突然沸腾起来。

        教室气氛顿时活跃。

        沈岁和站在台上朝那边瞟了眼,然后扫过在场众人,清了清嗓子,“这个问题不在回答范围之内。”

        “嗐。”

        众人嗤了声。

        “但看你们是新生,可以回答。”

        沈岁和的目光算不得柔和,但江攸宁紧紧盯着那双眼睛,莫名感知到了安全感。

        他声音略拉长了一些,带着几分笑意,“没有。”

        “有谈恋爱的时间。”

        沈岁和说:“不如好好学习。”

        在场的女生们顿时芳心尽碎。

        沈岁和在教室里待的时间拢共不超过二十分钟。

        江攸宁把他说得都记了下来。

        最后导员总结,这场经验交流会便也结束。

        同学们陆续立场,她的“同桌”把笔递还,然后低声说:“谢谢。”

        “不客气。”

        江攸宁起身,背上了书包。

        她书包其实不沉,但心情不太好。

        说不上来的心情不好。

        可能是因为问题没有问出去,也可能是因为沈学长说不谈恋爱。

        还可能是他从未往她这里扫的目光。

        她站在那儿想,沈学长为什么不能普通一点呢?

        这样,他就是她在雨天里认识的好心人。

        而不是大家的沈学长。

        “需要我帮你吗?”

        她那个短暂的“同桌”低声询问:“我看你很不舒服的样子。”

        江攸宁摇头:“不用了,谢谢。”

        “哦。”

        “景谦,走啦。”

        他的舍友在喊他。

        男生应了声来了,便匆匆离开。

        江攸宁跟路童回宿舍,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沈学长。

        他坐在法学院系楼最偏僻的那条小路的长椅上,背对着路灯,一个人在吃面包。

        但面包大概不好吃,他只吃了两口便扔进了垃圾桶,倒是把一桶矿泉水全都喝完。

        “宁儿。”

        路童在前面喊她,“你在看什么?”

        “没有。”

        江攸宁匆匆跟上,余光还在扫向沈岁和。

        在那一瞬间,她看到沈岁和朝着她这个方向看过来。

        四目相对。

        她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停,快跳出来了似的。

        但最后,沈学长起身离开。

        他的影子在路灯下被无限拉长。

        江攸宁盯着他的背影,低声问路童,“你说沈学长为什么会一个人走啊?”

        路童沉思了会儿,“可能是太忙了吧。”

        “啊?”

        江攸宁惊讶。

        “他是个传奇。”

        路童把她所知道的八卦全都告诉了江攸宁。

        沈学长家庭条件不太好,他一个人打好几份工,还要保持年纪第一,每年拿国家级奖学金,为了挣学分还要参加社团活动。

        几乎是一个人劈成好几半用,所以没时间交朋友。

        也可能是跟他不大和人经常相处有关,他在学校里的风评很不错。

        江攸宁在回去的路上想,她要怎么做呢?

        也把自己劈成好几半用吗?

        不。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好好长大。

        —

        江攸宁以为在同一个院系,一定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可是他们学校大三就把学生派出去实习了,所以沈岁和回学校的时间少之又少。

        再一次见到沈岁和已经是十二月。

        北城刚落了一次雪,她站在公交站等11路去小叔家,沈岁和穿着黑色羽绒服目不斜视地途径她的身侧。

        江攸宁瞪大了那双鹿眼,但他没有看见。

        而几秒后,徐昭也从她面前路过,而且徐昭穿着白色的及膝羽绒服,脸上妆容明艳,笑起来像是春天的太阳。

        徐昭手里握着雪球,猝不及防扔进了沈岁和的脖子里。

        她跳起来笑着,像朋友、像情人。

        沈岁和低下头抖雪,眉头微皱,不知在说什么。

        11路的鸣笛声让她听不真切。

        江攸宁没上这趟11路,她仍旧站在皑皑白雪之中。

        雪又再次落下,但沈岁和跟徐昭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好巧,又好不巧。

        刚刚沈学长路过的时候,江攸宁发现自己长高了不少。

        距离到他肩膀处,差七八厘米了呢。

        沈学长,你再等等好嘛。

        江攸宁想,我会长大的。

        —

        漫长的寒假显得无聊。

        江攸宁跟家人去国外旅游,然后又回来。

        她做什么都是兴致缺缺,最后打开电脑进了学校的贴吧。

        里边有不少帖子是在问沈岁和的联系方式。

        但没有人说出来。

        江攸宁逛了会儿便打开了锦离,这是一个很文艺风的论坛。

        她前段时间更新了自己的心情在上面,没想到反馈很好,都希望她继续更新。

        于是她把上次见到沈学长的事情再写了出来。

        分享也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

        —

        华政的校运会在4月份。

        大一的必须参加,江攸宁作为体育差生,自然只有做后援的份。

        四月份的北城天气还不算太好,尤其是办校运会那几天,风还挺大的。

        可大家仍旧要比赛。

        第一天比得是室内项目,江攸宁负责加油,路童有一个跳远项目,她喊了没几声,嗓子就哑了。

        第二天天气好,于是在室外举行跑步比赛。

        50米、100米、200米、400米、800米、3000米,分两天举行。

        那个已经被磨掉了“1”的跑道仍旧在使用,大家在上面尽情挥洒汗水。

        但江攸宁的状态却不算好。

        她坐在观众席,小腹坠痛,又是这熟悉的感觉。

        自从上次在经期前淋过雨之后,她痛经的症状愈发严重,时常感觉自己要痛死过去。

        她跟路童打了个招呼,想去卫生间待一会儿。

        从观众席上匆匆跑下来,看都没看就往卫生间跑,可跑着跑着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还带着温度。

        以及那天在雨夜闻到的淡淡的松木香味。

        她稍一愣怔,往后退了半步。

        “慢点儿。”

        沈岁和那清冷的声线漫不经心地叮嘱,“记得看路。”

        他没有呵斥。

        但江攸宁就是默默地吞了下口水。

        她不敢抬头。

        但——

        她又悄悄地抬起来一下,声音细若蚊虫,“学长对不起。”

        “没事。”

        沈岁和说:“你记得看路,撞到人还好……”

        他今天心情似乎不错,还开了个玩笑,“要是撞到电线杆,可要碰头咯。”

        江攸宁挠了挠头,“哦。”

        沈岁和往反方向走,江攸宁的脚步放得很慢很慢。

        隔了几秒,她听见沈岁和喊,“学妹?”

        江攸宁回过头,“啊?”

        但又瞬间低下来。

        她现在脸色肯定很苍白,穿着宽大的校服,人又很狼狈。

        还是不要让沈学长看见了。

        “法学院的观众席在哪儿?”

        沈岁和问。

        江攸宁抿唇,抬起手指了指,“在第二排,第四个方阵,有牌子。”

        她声音不算大,但也能勉强听清楚。

        沈岁和已经走超了,所以折回来。

        但在离江攸宁不远的时候,忽然温声问了句,“你社恐吗?”

        江攸宁没说话。

        “可以尝试着去辩论社练习一下。”

        沈岁和说:“不然往后要怎么生活。”

        他只是随意地给了建议。

        但江攸宁望着他的背影,站在那儿想了很久,很久。

        她想,沈学长真的很善良。

        不过她参加了辩论社的啊。

        因为开学时的那次讲演,他首推的社团就是辩论社。

        她真的有在好好长大。

        可沈学长,为什么要等她呢?

        —

        华政很小,就两万多学生而已。

        但华政很大,江攸宁想遇见沈岁和,很难很难。

        她的青春里,好像就跟他说过几句话。

        但那几句话构成了她一整个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