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情侣日常(一)

情侣日常(一)

        情侣日常(一)

        北城的春天向来多雨,    但近日是难得的晴天。

        太阳高悬于空中,温度不断上升,    直到傍晚时分有风刮起,    气温才降下来。

        江攸宁在办公室看卷宗,全神贯注,根本没注意到有人站在门口。

        卷宗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沈岁和终于忍不住出声,    “你忙完了没?”

        江攸宁这才抬起头,揉了揉眼睛,    叹了口气,    “还没。”

        最近拿到手的卷宗太多了,    她过段时间要休假,    所以每天几乎都是加班加点在做事。

        “下班了吗?”

        江攸宁问。

        沈岁和绕到她身后,    长臂一伸抱住她,    “是啊。”

        她又瘦了。

        沈岁和手指在她肚子上轻捏了一下,“你每天能不能多吃点?”

        江攸宁:“我努力了。”

        只是努力没成功。

        沈岁和每天都逼着她多吃饭,但越吃越瘦,    越吃越瘦。

        她现在已经剩90斤了,    自己上次洗澡摸后背,    能摸到很棱角分明的骨头。

        确实太瘦了。

        “我带你去吃饭。”

        沈岁和说:“今天别加班了。”

        江攸宁想了想,    “也行。”

        尔后恍然想起,    “漫漫呢?”

        “昨晚妈就接走了。”

        沈岁和说:“这几天放假,让他去爸妈那儿住两天。”

        江攸宁叹了口气,    “好吧。”

        她已经给忙忘了,    脑子里都是卷宗卷宗。

        如果说年龄带给她成熟和稳重之外,    还带给了她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遗忘。

        她这会儿时常因为工作太忙,    忘掉跟沈岁和的约定。

        沈岁和会常提醒她。

        两个人重新开始之后,江攸宁发现没谁刻意去经营这段关系。

        就只是单纯想对对方好,这样做了,做了之后也好好表达,两人的心意彼此都明白,所以减少了很多矛盾点。

        这段关系起码让两人都很舒服。

        她收拾卷宗的资料,沈岁和便抱着她不松手。

        他弯着腰,也不嫌累。

        江攸宁拍了他手一下,“松开。”

        沈岁和干脆脑袋也搭在她肩膀上,还隔着椅子,他也不嫌别扭,“我不。”

        他这状态很不对劲。

        江攸宁眉头微皱,抬手往他额头上搭,沈岁和抬起一只手握住她的,“我没发烧。”

        “那你怎么了?”

        江攸宁问:“工作不顺利?”

        “不是。”

        沈岁和松开她,没再继续说。

        江攸宁站起来收拾东西,把资料分门别类地整理好。

        而沈岁和把她身后的椅子一转,自己坐着,安静等她。

        他安静地有些过分。

        江攸宁收拾完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

        “怎么?”

        江攸宁碰了碰他的肩膀,“遇到什么事了?”

        沈岁和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

        “你说呀。”

        江攸宁笑了下,戳他的肩膀,却猝不及防被拉住手腕一把拽到了他怀里。

        片刻的惊慌之后,她低声问:“你怎么了?”

        沈岁和把她抱得愈紧,没回答她的话,却先咬了她一口。

        在她的脖颈间,厮磨。

        他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咬一口。

        “痒。”

        江攸宁在他怀里挣扎。

        沈岁和却在她腰间拍了下,温柔又缱绻地喊她,“江可爱。”

        “干嘛?”

        江攸宁见躲不过,便也不躲了,她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然后把玩他的手指,“你是不开心吗?”

        “是。”

        沈岁和说:“江可爱,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攸宁愣怔了两秒,“分手纪念日?”

        沈岁和又在她脖颈间咬了下,“好好说话。”

        “我没有好好说吗?”

        江攸宁笑,“你要说就说,不说……我再想想。”

        沈岁和蹭她的耳朵,她散落下来的头发悉数落在他的脸上、脖颈间。

        江攸宁被弄得想笑,重重捏他的手指,“你不要动我,我好好想。”

        “想。”

        沈岁和的鼻息悉数吐露在她耳际,弄得她耳朵都泛红。

        “挑婚纱?”

        江攸宁问。

        沈岁和:“……”

        “那你说。”

        江攸宁说:“自己说,别让我猜,我好累的。”

        她脑袋靠在沈岁和的肩膀上,“我都工作一天了。”

        沈岁和叹气。

        “你又不高兴。”

        江攸宁说:“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日子?”

        沈岁和无奈放弃,“也不是很重要。”

        他看她疲累至极,还是心疼更多,他抬起手给她摁眉心,“做不完的事情就分下去,实在不行就少接几个案子,不然累垮了身体。”

        “我知道。”

        江攸宁很享受他的按摩手法,闭上眼睛跟只猫一样窝在他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肩膀,用风轻云淡的语气道:“沈怂怂,你怎么还是这么闷啊?”

        “嗯?”

        沈岁和的手一顿。

        “或者,你不应该叫沈怂怂。”

        江攸宁说:“你应该叫闷闷。”

        “怎么?”

        江攸宁轻笑,她仰起头在他脸颊吻了一下。

        “我记得的。”

        江攸宁说:“今天是你生日呀。”

        说着像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拿出一个戒指,趁他还愣怔的时候给他戴到了无名指上。

        她怎么会忘?

        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

        就像昨晚没有下雨,她想的是今年沈岁和可以过一个阳光的生日。

        她知道是清明节,但她更记得这是沈岁和的生日。

        沈岁和笑,“你骗我。”

        “是你笨。”

        江攸宁说:“想要礼物都不主动点,还等着我送啊?”

        “是。”

        沈岁和抱紧她,吻向她的唇。

        —

        晚饭没有去外边吃。

        今天江攸宁说她下厨,看在是沈岁和生日的份上,她可以给做几个菜。

        两人一起去超市,又一起开车回家。

        沈岁和把东西放到厨房里,然后给江攸宁系围裙,他也不出去待着,就在厨房里给江攸宁打下手。

        江攸宁已经很久没下厨了。

        带漫漫、上班挺累的,沈岁和算是勉强可以能做饭吃,但大部分时候两人点外卖,或者是简单做个面。

        她站在那儿,神色认真。

        沈岁和负责择菜、洗菜,她拿起刀负责切。

        但没过几分钟,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沈岁和立马站起来,“怎么了?”

        只见江攸宁的手指泊泊流血,刀刃上也沾了红。

        “切到手了?”

        沈岁和皱着眉,立马拉着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水流走她的血迹,露出被切到的那部分。

        挺长的一道口子。

        “你啊你。”

        沈岁和无奈,“疼么?”

        江攸宁点头,“疼。”

        沈岁和说:“我去拿药箱,你忍一下。”

        药箱里都备着常用的药,沈岁和给她洒了一些消炎药上去,然后用纱布慢慢缠上,给她的食指包成了一个肿肿的一团儿。

        江攸宁手受伤,那些说要下厨给沈岁和庆生的豪言壮语自然不作数。

        晚饭还是沈岁和来做的。

        他站在厨房里,昏黄灯光映下来,显得格外有烟火气。

        江攸宁倚在门边,就那样看他的背影。

        看他不算太熟练的把菜翻炒,但又很认真。

        她上前抱住他,脑袋贴在他的脊背,“沈岁和,生日快乐啊。”

        —

        这年北城的春天没下太多雨,辛语和裴旭天就在这个春天举办了婚礼。

        这一年,裴旭天38岁,辛语34岁。

        江攸宁跟沈岁和带着漫漫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漫漫还做了他们的花童,另一个小女孩是裴旭天的外甥女。

        婚礼的流程复杂又漫长,但是大家都很快乐。

        江攸宁问辛语办婚礼是什么感觉?

        辛语想了想,可能是虔诚吧。

        她说,她真的从来没下过这么大的赌注,在主持人问她愿不愿意嫁给这个人,跟他相携一生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她很爱这个人,然后才愿意进入婚姻。

        那天辛语、路童、江攸宁聊了很多。

        江攸宁他们还闹了裴旭天的洞房,辛语平常那么大大咧咧的人,在被闹洞房的时候红了耳朵。

        那天听说有人来过。

        阮言来过,还有一个陌生男人也来过,还带来了一个跟辛语很像的女人。

        但他们都在外边,没有进来。

        江攸宁当晚坐在床上,开始思考起了自己的婚礼。

        婚礼这事儿说复杂也不复杂,说不复杂,但又有点儿麻烦。

        活到这个年纪,她现在是越来越怕麻烦,所以跟沈岁和商量了几次,要不别办婚礼了,但沈岁和每次都用那种很幽怨的眼神看她。

        搞得她像个渣女一样。

        沈岁和洗完澡出来,看她盘腿坐在床上发呆。

        于是把毛巾递过去,蹲在床边,“在想什么?”

        江攸宁顺手接过,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头发长了。”

        “嗯。”

        沈岁和说:“最近没有剪。”

        “明天去吧。”

        江攸宁说。

        “不剪。”

        沈岁和的手正好握住她的,“这段时间都不剪了。”

        “留着做什么?”

        江攸宁说:“跟个流氓似的。”

        沈岁和:“那不是挺好?”

        江攸宁:“……”

        “昨晚你还说我是流氓来着。”

        两个人的房间里,沈岁和说起这些话来就跟话家常似的,“你抓我头发的时候,一点儿都没客气,我心想留长一点好让你抓。”

        江攸宁:“……”

        她的脚伸出去踹了踹沈岁和,“少说荤话。”

        “那我做荤事。”

        沈岁和趁她不注意,直接站起来,然后调转方向翻身而起,直接把她压在身下,修长的手指在她腿上勾过,缱绻地喊她,“江可爱。”

        “嗯。”

        江攸宁也早不是原来那个接吻就会害羞的女孩,她躺在床上还冲着他眨眼,“做什么?”

        他愈发过分,手指探向她腰间,轻轻捏了一下,“我们也办婚礼吧。”

        沈岁和俯身吻向她,“我都准备好了,你不要怕麻烦。”

        江攸宁轻轻推他,想让他把话说清楚。

        但沈岁和被勾起了邪念,却怎么也不说了,反倒是把江攸宁也带到忘记了这事。

        等到再想起来已经是半夜。

        房间里只开着两盏床头灯,江攸宁窝在沈岁和的怀里,她听沈岁和说:“我想让你做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