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情侣日常(二)

情侣日常(二)

        情侣日常(二)

        婚礼终于提上了日程。

        江攸宁以往觉得这个仪式感必不可少,    但近些年对这些东西的要求倒是淡了些。

        许是知道了自己在这个人这里的重要性,所以觉得这类仪式感没那么有必要。

        婚礼几乎是沈岁和一手策划的。

        她只负责去婚纱店挑了婚纱,    两人不是第一次拍婚纱照,    第一次拍婚纱照的时候两人都僵得像是木头。

        她不太敢靠近,沈岁和也不怎么能面对镜头。

        虽然同框,但像是隔开了楚河汉界。

        这一次拍婚纱照,    还出了外景。

        大清早起来去北城影视基地拍,    正好闻哥在这边拍戏。

        还约着中午一起吃饭。

        先拍得是一套古装风格,从造型到服化很是麻烦,    但出来的效果很漂亮。

        江攸宁虽然是地地道道的北城人,    但她身上带着几分南方的温婉,    换上古装之后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了似的。

        而沈岁和是第一次穿古装,    穿上一身红衣,    不大像新郎,    倒有些像杀手。

        江攸宁凑在他耳边悄悄说:“我觉得你一会儿能直接去剧组了。”

        “做什么?”

        沈岁和问。

        “闻哥他们剧组还招群演。”

        江攸宁说:“你挺适合去演戏的。”

        沈岁和说:“我不上镜。”

        江攸宁给他把衣领折了一下,他比她高近20公分,这会儿低下头来看她,    顺手把她头上掉落的“亮晶晶”拿掉。

        “这个古装好看的。”

        江攸宁说:“我觉得你能去演那种剑客,    特别无情的那种。”

        “你这是在骂我还是夸我?”

        沈岁和笑了下,    “那你适合演什么?

        小宫女么?”

        “我怎么不得演贵妃?”

        江攸宁转了个圈,    把手指上那一圈戒指给他展示出来,    “你看我这贵气逼人的样子。”

        “那我要演皇帝。”

        沈岁和说:“但是就要一个贵妃那种。”

        “干嘛?”

        江攸宁瞟了他一眼,“从此君王不早朝吗?”

        沈岁和的手刚好掐在她腰间,    轻轻捏了下她腰间的软肉,    “倒也可以。”

        他说这话的时候大抵怕别人听见,    只跟江攸宁耳鬓厮磨。

        江攸宁听得耳朵发热,推了他一把。

        孰料那边摄影师喊:“来,    就这个姿势,再近一点,新郎把手搭在新娘手上,新娘踮个脚尖。”

        摄影师说着要求,两人照做。

        隔着咫尺距离,江攸宁还能听到沈岁和的心跳。

        他的胳膊搭在她腰间,平日里也抱习惯了,这会儿倒没什么不适应。

        “新郎笑一下,表情不要那么僵。”

        摄影师说。

        沈岁和是真的不习惯面对镜头,平日里十分的美貌在镜头下只能展现八分。

        江攸宁戳他的腰,“笑。”

        “我笑了啊。”

        沈岁和露出一个笑,僵得要死,根本看不出来那是笑。

        “你这样特像是被我抢回来的。”

        江攸宁低声和他说。

        “什么?”

        沈岁和问。

        江攸宁凑到他耳边,“压寨——夫君。”

        这几个字把沈岁和逗乐了,他瞬间笑开,忘记了在镜头前的紧张。

        几张照片才算完成。

        接下来这一组是欢脱主题。

        江攸宁趴在他背上,揪他的耳朵。

        他仍旧笑得僵硬,但江攸宁几乎知道逗他笑的方法,总能让摄影师抓拍到好看的那张。

        她被他抱着、背着,躺在他怀里。

        各种各样的姿势都来了一次,而且还都不是一遍过。

        很有可能是十几次才能拍出一张好的。

        两人累了一上午才算是把这一组古代装的拍好,下午的拍摄时间是两点半。

        也就是说吃个饭两人又得重新化妆拍摄。

        当时沈岁和去选的,他选了一套古代主题、一套现代主题,还有一套民国风。

        下午要拍的就是民国风。

        在去找闻哥的路上,江攸宁捏了捏自己的肚子,“我这怎么吃饭?

        下午还要穿旗袍呢。”

        沈岁和瞟了眼,“没事,你穿旗袍也不会显小肚子。”

        江攸宁摇头,叹他不懂。

        她给闻哥打电话,闻哥给他们发了个地址。

        【你们先到这来。

        】

        “不是说要请吃饭?”

        沈岁和问:“他是还没下戏?”

        “谁知道呢?”

        江攸宁说:“过去看看呗。”

        两人身上换回了普通的衣服,但还带着妆。

        走了一段有人突然拦住他们,问他们有没有意向去演戏,就两场,给两千块钱。

        算是开了很高的价格。

        沈岁和想也不想地拒绝,他又不适应镜头。

        等那人走了之后,江攸宁瞟了一眼他的脸,“是挺适合演戏的哈。”

        “不。”

        沈岁和说:“我本职工作挺好的,不想转行。”

        江攸宁哈哈大笑,“我那会儿就觉得你应该去当影帝,而不是做律师。”

        “嗯?”

        沈岁和疑惑。

        “咱们刚结婚那会儿,你记得吗?”

        两人十指相扣走在路上,她笑着说:“我经常在想,你演技真的好,跟一个不喜欢的人都能同床共枕,还能在外人面前演得那么好,对着我是一个表情,有外人的时候又是一个表情。”

        沈岁和皱眉:“有吗?”

        江攸宁重重点头,“有!”

        沈岁和捏了下她的手指,“那我要澄清一下。”

        “嗯?”

        “我那会儿没有不喜欢你。”

        沈岁和一本正经地说:“我一直都在想,我为什么会想跟你结婚。”

        “因为我乖。”

        江攸宁接了下半句。

        沈岁和直接破防,他拉江攸宁的手拉得更紧,像是生怕她跑了,然后继续道:“我那时候胡说八道的。”

        “那是什么?”

        江攸宁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不一直都说是因为我乖才娶我吗?

        我听话又好拿捏,简直就是形婚的不二人选。

        但是吧,某些人跟我形婚还让我怀孕了,简直就是渣男界的个中翘楚。”

        “我不是……”沈岁和听着她说,听得还心酸,“你别那么想。”

        “那我要怎么想?”

        江攸宁笑,“当初话都是你说的。”

        “我那时候不会说话。”

        沈岁和解释道:“你知道的。”

        “二十多岁的男人都不会说话,那你学了些什么呀?”

        江攸宁逗他。

        沈岁和:“……”

        他忽然紧张。

        哪怕江攸宁是笑着调侃他,他还是从那个笑里看见了苦涩。

        重新在一起之后,江攸宁很少跟他提过去的事情,说是人不能永远停留在过去,所以往前看。

        他有时候也会旁敲侧击江攸宁对过往的态度,但江攸宁几乎都不会说。

        她就是笑笑,然后开玩笑似地说:“想补偿我啊?

        那你就知道我过去受了很多委屈就行,以后记得好好爱我。”

        在她这儿,过去就是过去。

        她好像很怕沉溺于过去,因为她说以前就是太沉溺于过去,才会把自己困在原地一直走不出来。

        所以她现在就只往前看。

        在人潮涌动的长街之上,沈岁和忽然紧紧抱住了江攸宁。

        他长臂收紧,附在江攸宁耳边说:“我当时一定很喜欢你,所以才想把你占为己有。”

        那些日子里,我没有跟你演戏。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对你好而已。

        —

        去找闻哥的时候,沈岁和眼尾还泛红。

        他抱着江攸宁说了很多,跟她不停解释,哪怕江攸宁都笑着说是在开玩笑,但沈岁和说:“我想起来那会儿的自己都生气。”

        每次都不问她,还以为她不在意。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了,没想到根本不够。

        真是年少太志得意满,所以自然而然忽视了身边的人。

        但他那会儿是很喜欢江攸宁的。

        看她笑,他会开心。

        他真是蠢啊,跟她错过了那么多年。

        还差点没把人追回来。

        江攸宁拍了拍他的胳膊,“没事,我想起来那会儿的你也生气。”

        沈岁和:“……”

        他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委屈你了。”

        “没事。”

        江攸宁看他那个可怜又懊悔的样子,特别想笑,但又憋着没笑,抬起手捏他的脸,“我现在不是还给你了吗?”

        沈岁和:“还不够。”

        “那我要对你拳打脚踢才够吗?”

        江攸宁又捏他耳朵,“那我岂不是在家暴?”

        沈岁和:“……”

        片刻之后,他忽然很中二地说:“江攸宁,我会对你好的。”

        江攸宁压制着嘴角的笑意:“哦。”

        “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

        沈岁和说。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说起这话来也没羞没臊。

        江攸宁抱了他一下,像在安慰一直大狗狗,“好啦,我知道了。”

        “江攸宁,你真好。”

        沈岁和说。

        江攸宁:“是的,我可太好了。”

        “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沈岁和忽然转移了问题。

        江攸宁挑眉,“做什么?”

        “带你——去浪漫。”

        —

        江攸宁倒没有想去的地方,但有一直想尝试但没敢尝试的项目。

        跳伞和蹦极。

        她看上去乖,但骨子里也有不羁的那一面。

        这两个事情她一直很想去做,但没敢。

        沈岁和揉了揉她的头发,“我陪你去。”

        他说得是陪,不是带。

        —

        见到闻哥是在剧组,他已经没在拍戏了,但童瑾在。

        童瑾这会儿在拍一场哭戏。

        她的对手演员是个爱豆转型来的演员,长得很惊艳。

        江攸宁过年那会儿无聊,还回看了那个选秀,当时就觉得他帅,发现最后他果然是C位出道的。

        没想到这会已经来演戏了。

        他穿得是校服,正是20多年的年纪,穿着校服格外有少年感。

        江攸宁戳了戳沈岁和,“我还没见过你穿校服的样子。”

        沈岁和从各种图册里翻出了自己高中时的毕业照,然后一抬头就发现江攸宁盯着那边拍戏的男生看得入迷,眼睛都不带眨的。

        她还低声问闻哥,“那小孩儿谁啊?

        看着真帅。”

        闻哥正皱眉看着童瑾,她哭得声嘶力竭的,估计一会儿又出不了戏,听见江攸宁这么问,随口回了句:“沈羡。”

        “跟沈岁和一个姓哎。”

        江攸宁啧了声,“现在小孩儿都吃什么长大的啊?

        看起来比沈岁和那会儿还好看。”

        沈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