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都是日常(三)

都是日常(三)

        都是日常(三)

        婚纱照的拍摄还剩下最后一天。

        江攸宁昨晚睡得太晚,    身子也乏,第二天早上怎么说也要睡个懒觉,    于是只有沈岁和去送漫漫上学。

        沈岁和送完漫漫回来,    在楼下发廊理了个头发。

        倒也没有剪太短,跟大学那会儿的发型很相似。

        即便如此,他一回家江攸宁还是发现了不同。

        彼时她正捧着一杯水喝,    只随意瞟了他一眼,    便轻笑道:“你剪头发了?”

        “对。”

        沈岁和在玄关处换了鞋往里走,“你休息好了没?”

        江攸宁摇头,    “还想睡。”

        “晚上回来再睡。”

        沈岁和上前从后边抱住她,    脑袋搭在她脖颈间,    “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江攸宁:“……”

        她嫌腻歪,    于是掰开他的手,    “热,    别闹。”

        沈岁和反手握住她的手,“洗漱吧,影楼还在等。”

        “今天到底要拍什么啊?”

        江攸宁在盥洗间里问,    “我们选定的两套主题不是已经拍完了吗?”

        沈岁和正站在客厅修剪花枝,    闻言动作一顿,    尔后噙着笑看向她,    不疾不徐道:“保密。”

        江攸宁:“……”

        —

        沈岁和说得保密在两小时后被江攸宁悉数知晓。

        因为她们换上了蓝白色的校服。

        沈岁和的是校服外套和裤子,    一双运动鞋,江攸宁的是T恤+外套,    半身裙和尖头小皮鞋。

        T恤领口夹了一个蝴蝶结,    是真的很粉嫩。

        照镜子的时候江攸宁将蝴蝶结摘了下来,    她问服装师,“还有其他款式的校服吗?”

        她是大客户,    服装师领她去了她们的衣帽间。

        有一排专门的校园风格衣服。

        她大概明白了沈岁和的意思,所以去挑了三套。

        一套是身上搭的这个,一套是衬衫半身裙,一套是衬衫校服裤,还打了领带那种。

        拍婚纱照的校服要比高中那土不拉几的校服要好看得多。

        江攸宁挑完之后换上了自己最心仪的那套,衬衫半身裙,还有白色的尖头小皮鞋,发型是造型师给弄得,刘海儿微卷,扎了半丸子头,后边的头发松散开来,弄了细小的羊毛卷,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江攸宁那双眼睛是加分项,许是睡眠充足,她眼周的细纹很少,这会儿装扮起来,说是大学生也有人信。

        全副武装好之后她走出化妆间,沈岁和已经在等。

        他今早剪过的头发在搭上这身衣服后让江攸宁瞬间梦回当年。

        两人隔着五米,江攸宁却怎么也不肯再走。

        她站在原地,忽然偏了一下头,嘴角上扬,似是在调笑,“沈学长好。”

        沈岁和逆光而立,他本是打算收起手机跟她一起往外走,看到她装扮好的那一瞬间,心跳倒也有几分加快,但没有到很快的地步。

        可她站在那儿,双手背在身后,俏皮又明艳。

        沈岁和大脑真空白了几秒。

        他没有说话,拉着江攸宁往外走。

        江攸宁跟在他身后,温声问:“你怎么了?”

        “帮我挑衣服。”

        沈岁和在沉默了几秒后说。

        语气算不得好。

        “我喊你,你不喜欢吗?”

        江攸宁问他。

        但沈岁和一直没有回答,他只是倔强地拉着江攸宁往前走。

        直到走进了另一个化妆间。

        江攸宁问他,“你确定是要我帮你挑衣服吗?”

        化妆间的门砰地关上。

        刚才一直没有回答的人此刻转过身来,他的手狠狠压在江攸宁手上。

        身子前倾,温热的呼吸悉数吐露在她耳际,扫过她脸颊两侧的肌肤,然后一个吻猝不及防地落在她唇边。

        他似是刻意,又带着虔诚。

        在寂静的空间里,江攸宁听到他心飞速在跳动。

        他像是跋涉千里万里停在佛殿前的信徒,在她耳畔低声呢喃,“学妹。”

        江攸宁的心念一动。

        她另一只手抚向他的喉结。

        手泛着春天的凉意,抚过他肌肤之时,惹得他肌肤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他的喉结在她手掌下轻微滑动,他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江攸宁看。

        他又喊,“江学妹。”

        江攸宁忽地轻笑,眼尾都向上挑,骨子里的邪恶分子在作祟,“沈学长。”

        她复又喊了一遍,比刚才更撩人。

        撩得沈岁和心火旺。

        “江学妹。”

        沈岁和像是在刻意勾人,那清清冷冷的声线在此刻平添了几分放荡,“我可以吻你吗?”

        江攸宁那双澄澈的眼睛盯着他看,密集地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但眼里的狡黠显露无疑。

        两秒后,沈岁和热情地覆向她的唇。

        嘴巴刚刚涂过唇釉,为了搭配她这身衣服刻意换的颜色,比她日常妆容口红的颜色还浅,但沈岁和此刻并不在意。

        这个空间迅速像点了一把火,烧在人的心尖上。

        江攸宁只回应着他,但并不热烈。

        反倒是像极了欲情故纵的把戏。

        他找,她跑。

        他追,她退。

        他停,她复又勾上来。

        只是简单的接吻,却比昨夜的更热烈。

        良久后,沈岁和刻意前倾碰了碰她,哑声道:“都是你惹得火。”

        江攸宁抵在他肩膀微微喘息,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怪我咯?”

        随心散漫,落在沈岁和耳朵里却又是万种风情。

        沈岁和往后退了半步,却又不舍得离开,重新抱住她。

        江攸宁轻笑:“这时候你该自己去冷静。”

        “想抱你。”

        沈岁和说:“有安全感。”

        江攸宁听了哭笑不得,她笑着拍了他一下,“沈学长,谁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你怎么这么娇?”

        “我是。”

        沈岁和说:“我扛住所有的大事。”

        他顿了两秒,脑袋侧过去,鼻息吐露在她的颈间,“你扛住我。

        所以在你面前——”

        “我可以娇。”

        他说这话几乎是用气声说的,低低跟江攸宁呢喃。

        尤其说最后那句时,他又噙着笑。

        似乎说出来的不是“娇”字,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形容词罢了。

        江攸宁被撩于无形,片刻后她只是笑,胸腔带上了共鸣波震,“学长,我们该去拍照了。”

        “好。”

        沈岁和松开抱她的手,耳垂竟然是红的。

        江攸宁踮起脚尖捏了他耳朵一下,“你可真纯情。”

        也不知是天生还是怎样,江攸宁发现他在这种事上真的是纯情。

        无论做多少次,他的耳朵总会红。

        沈岁和握着她的手转到她耳朵上,“你摸一下自己的。”

        江攸宁的亦是。

        —

        沈岁和跟江攸宁换好服装去拍摄,已经临近中午。

        幸好是春天,中午的太阳也不毒辣。

        车子缓缓驶向华政,最后在北门停下。

        沈岁和拉着江攸宁下来,北门的那棵大槐树还在,仍旧茂盛着。

        这里的公交站修葺的愈发好了。

        江攸宁跟沈岁和穿着校服站在门口,感觉有些违和。

        因为大学生们都是不穿校服的。

        不过摄影师们把大大小小的设备搬下来,两人开始拍照。

        中午拍出来的效果不算好,江攸宁便提议先去其他地方拍。

        华政向来很人性化,没有人会拦着他们不让去拍照。

        他们顺利地进入学校,然后一路往南走,一直走到法学院的楼。

        法学院教学楼不远处就是图书馆。

        江攸宁跟沈岁和先在法学院附近拍了一组图,然后又去图书馆。

        图书馆是很长的阶梯。

        江攸宁站得高,沈岁和站在下边,拍了几张沈岁和背她的,又拍了几张她摸沈岁和头的。

        有了前几天的拍照经验,这会儿拍起来简直如鱼得水。

        尤其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环境,他们的状态还算可以。

        只不过围观他们的人也很多。

        倒也不算是围观,毕竟只是拍照而已,许多人都处于想看不敢看的地步。

        看得多了怕冒犯,但又很想看。

        毕竟俊男美女的组合非常惹眼。

        拍摄间隙,沈岁和给江攸宁递过一杯水,坐在她身侧看她喝。

        江攸宁听到有路过的人在聊天,话题围绕着他们。

        “是不是咱们学校的呀?

        毕业就结婚也太羡慕了吧。”

        “呜呜呜呜呜,那个男生真的好好看,身材比例跟男模似的,那张脸可以吊打娱乐圈一众小鲜肉了。”

        “那个学姐的气质也很好啊,书香气,感觉看着她我都能再多看两本书了。”

        “我看着那个男生有点眼熟。”

        有人说了句,“那个不是沈岁和吗?”

        “沈岁和?”

        “对啊。”

        女生还从手机里找出照片,“就毕业了很多年的学长,咱们系的,他的成绩和颜值到现在咱们系都没人打破呢,我刚入学的时候舍友跟我说的。”

        于是,沈岁和这个名字带着风再一次在华政学校里响起。

        围绕他的有两个话题,一是他吃了防腐剂,二是他跟同校学妹结了婚。

        而有人认出了他的同校学妹是当初在学校风靡一时的江攸宁。

        这些八卦本应尘封在岁月里,但华政法学院有一面荣誉墙。

        这面墙上,曾同时出现过两个人。

        在他们毕业的很多年后,系里重新改革,将她们的法考成绩、保研院校、四年绩点做了综合排名后,建立起了一块庞大的荣誉墙。

        墙上,有沈岁和,也有江攸宁。

        江攸宁跟沈岁和去系里看了那一面荣誉墙,每年都有新加的人,但她们一直都在前面。

        很巧合地,江攸宁在沈岁和的旁边。

        因为在沈岁和之后,绩点几乎全满的人是——江攸宁。

        没想到,在漫长的学生时代里,她也有幸待在他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