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刺猬爱情(一)

刺猬爱情(一)

        刺猬爱情(一)

        辛语很久没来沉醉,    这边换了新主唱,声音比以往要更好听些,    酒吧里人也更多。

        她坐在吧台点了一杯“森林玫瑰”,    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来了啊。”

        “嗯。”

        辛语端起酒喝了一口,    还是熟悉的味道。

        老板跟她关系还不错,    坐在她身侧陪她喝了一杯,然后去招呼别的客人。

        吧台这还算空,    她就一个人坐着。

        其实脑子里很空,    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今天刚跟赵女士从医院出来,    并且赵女士检查出了宫颈癌晚期。

        赵女士是她的生母,    两人关系跟姐妹似的,    辛语有被这个消息冲击到,    而赵女士的反应比她要平静许多,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她。

        白天两人一起吃了饭,晚上她把赵女士送回去,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开车在这座城市游荡,    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

        沉醉能花钱点歌。

        有时候能听见人们点情歌,    有时候也能听见人们点苦情歌。

        最绝的是有天晚上,    一个人点了《单身情歌》,    循环十几次。

        而辛语就坐在那儿听。

        她很少会去点歌,一来浪费钱,    二来她对歌曲认知有限。

        但今晚的这个嗓音让她莫名有好感,    坐在那儿唱歌的男孩子因为嗓音让辛语多看了几眼,    挺秀气的一个男孩儿。

        于是她让服务员去那儿点了首她以前常听的《爱情转移》。

        以前是一听到就会流泪,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长进了没,    反正就听听看。

        歌曲前奏响起,她发现有很多东西还是会不自觉从记忆深处跑出来,很烦。

        尤其歌手的烟嗓带着几分故事感,听得她又红了眼眶。

        真糟心呐。

        花钱买罪受,她想。

        熬着听完了这首歌,不知道谁点了一首《嘉宾》。

        又是很苦情的一首。

        尤其唱到高潮部分,辛语手里的杯子忽然就掉在地上。

        “感谢你特别邀请,来见证你的爱情

        我时刻提醒自己,别逃避

        ……”

        酒液在光滑的地板上流动,玻璃渣在五颜六色晃动的灯光里折射出支离破碎的美感。

        辛语坐在高脚凳上,低敛下眉眼看着地上的玻璃渣。

        摔得真碎啊。

        就跟她那颗心似的。

        不过片刻,她转了半个圈踩着干净的地方下来,然后喊来服务员拿工具把这一地破碎收拾掉。

        她走到唱歌的台子前,仔细打量那个歌手。

        远看还行,近看一般,而且看他那样儿,估计不到一米八,太矮了。

        辛语歇了想撩拨一下的心思。

        她就坐在那儿听他唱歌,酒吧里人影交错,她莫名感觉到孤单。

        有不少男人过来搭讪,想请她喝杯酒,但她全都拒绝。

        她给赵女士发了条问候的微信,赵女士说打算睡觉了,让她也早点睡。

        辛语应了声好,然后找朋友问了家极好的医院,打算明天再带赵女士检查一番,然后就住在医院治疗,她知道现在赵女士应当是疼的,但赵女士能忍。

        而她并不想让赵女士忍。

        赵女士忍了小半辈子。

        从她父亲出轨那会儿就在忍,没忍住离了婚,而她继父出轨,赵女士也还是忍,忍到现在都没离婚。

        忍这些受来的气大概就变成了现在的病。

        辛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谁更无辜。

        都不无辜吧。

        一个不要脸,一个犯傻。

        但她又没法说。

        身为局外人就对感情和婚姻不屑一顾,看得明白,等到自己陷进去了又是另外一回事,谁还没个犯傻的时候。

        辛语坐在那儿发了很久的呆,直到唱台上的歌手结束了自己的工作,从后台绕出来问她,“我能请你喝一杯吗?”

        辛语:“喝饱了。”

        “那我们——”他的目光很,直勾勾地盯着辛语的胸看。

        辛语是模特,身材好,但胸挺平,不过谁还没个垫胸小技巧?

        所以她日常穿起衣服来摇曳生姿,S型曲线尽显。

        言外之意很明显。

        ——约吗?

        若是平常,辛语说不准真有试试的心思。

        但她穿着高跟鞋站起来,这男的可能刚到她耳朵。

        一点儿性趣都没了。

        更何况,她其实就嘴上看得开,正儿八经做这种事还是有压力的。

        谁知道那男的有没有病?

        万一是出来报复社会的呢?

        为了一晚上的欢愉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不靠谱

        辛语拒绝,“不。”

        “我见你看我很久了。”

        这男的似乎对自己很自信,也兴许是辛语刚才长时间的凝望给了他自信,他凑过来自以为很撩地说了句:“喜欢我?”

        辛语:“……”

        喜欢你妈。

        辛语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很容易醉。

        但在醉之前,脾气一定很暴躁。

        她现在就在发飙的边缘,但她觉得还勉强能忍,熟人的地方,不想闹得太难堪。

        “走吗?”

        男人说:“就一夜。”

        辛语:“不了,没兴趣。”

        “呵。”

        她的拒绝在男人那儿并没有起到作用,反倒被认为是欲拒还迎,他笑着说:“我知道你们女人说不要就是想要的意思,所以,你觉得我还差点儿什么才能跟我走?

        钱么?”

        辛语:“……”

        她眉头皱起,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向他,“我劝你别说话。”

        “怎么?”

        男人说:“刚刚那首《爱情转移》是你点的吧?

        受情伤了?

        那我帮你治疗一下啊。”

        说着他的手就伸向辛语的肩膀,她穿的是露肩装,男人的手指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但只是瞬间,辛语直接站起来,推了他一把。

        男人被推了个猝不及防,先是不可置信,然后嗤笑,“你他妈装什么?”

        辛语冷笑,“请你喝酒啊。”

        男人愣怔两秒。

        辛语直接从桌上拎起一瓶开了口的啤酒,抬起胳膊从上到下浇在他脑袋上。

        瓶口小,浇起来慢,但足以让这个男人清醒。

        辛语嗤笑,“这酒好喝吗?”

        “我日……”男人一边骂着一边从桌上操起酒瓶朝着辛语砸过去,屈辱当前,他根本不管对面站着的是不是女生,两个墨绿色的啤酒瓶在空中碰撞。

        辛语的手劲儿总归没男生大,这一下把她的胳膊震得发麻。

        两个啤酒瓶应声碎裂,残渣碎片从空中落下,溅了人一身酒,也溅了一身玻璃渣。

        “日你妈。”

        辛语替他说了接下来的话,带着几分不屑,“能换个骂法吗?

        听腻了。”

        辛语在嘴别人这件事上从没输过。

        从小学封神,直到现在节节攀升。

        当然了,别人骂脏话的时候她才骂,别人不骂的时候她就内涵。

        吵架也得看跟什么样的人,跟没素质的人吵架只能骂脏话,因为他不会听你这一长串内涵的话,但跟有素质的人骂,就是怎么阴暗怎么来。

        “时代变了弟弟。”

        辛语轻蔑地看向他,“女生说不要就是不要,是看不起你的筷子,也看不起你这张丑脸,别以为自己多帅,撒泡尿好好照照,长得还没姐姐胸高,看个屁的胸,睡屁的女人。”

        男人:“……”

        她骂完了以后转身离开,打算发条消息给这的老板说一声,把赔偿给他转过去。

        但没想到刚转身,头发忽然被人拽住。

        操。

        辛语就没碰到过这么不讲武德的男人。

        贱不贱呐?

        头皮传来的阵痛让她身子后仰了一些,也被拖回去一些。

        酒吧里的人,目光都往他们这么看过来。

        大多是看热闹的,并没打算出手帮忙。

        就在辛语想后伸腿把人一脚踢倒的时候,男人忽然闷哼了一声,她的头发逃离魔爪。

        回头看,是裴旭天。

        还挺冤家路窄的。

        他应该是一个手刀把男人手腕给震麻,让男人松了手。

        “你谁啊?”

        男人握着手腕,一脸警惕地看向裴旭天。

        裴旭天正要开口说话,只见辛语甩手就给了那男人一耳光。

        辛语高中的时候反叛过一段时间,反正她、闻哥、江攸宁,三个人一块儿,她打架最厉害。

        因为她性子莽。

        这会儿被这么欺负,再忍就说不过去了。

        本来心气也不顺,反手甩完一耳光,在男人还愣怔的时候,她长腿一伸,高抬腿踹向他胸口。

        咚。

        男人往后倒去。

        “就你这种货色。”

        辛语放下腿,“老娘眼瞎了,世界上男人死光了也看不上你。”

        然后,她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往外走。

        但走到门口又站住,她喊了声,“裴旭天,你走不走?”

        裴旭天这才回过神来。

        于是在来沉醉十分钟后,他又离开。

        期间一杯酒没喝,只看了一场打架。

        辛语喝了酒,在手机上喊了代驾。

        她跟裴旭天一起站在路边,用了很久才挺为难地说:“谢谢啊。”

        裴旭天看她这样,笑了,“不想说就别说,谁还不知道个谁啊。”

        辛语瞪了他一眼,“成吧成吧,我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今天的事谢了啊。”

        “不客气。”

        裴旭天说。

        她代驾来了以后便离开,还跟裴旭天挥手告别。

        但走了一大半路程,她的代驾跟她说,“后边有车跟着哎。”

        辛语一慌,心想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这样的话那她就要报警了。

        于是她扒拉着车窗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车牌号眼熟。

        以前裴旭天帮过她,她从那会儿就记得他的车牌号。

        行吧,是裴旭天。

        她关上车窗,“没事,是我朋友,他应该是想送我。”

        想不到啊,裴旭天竟然还挺够义气。

        如果他不是阮言男朋友的话,她还能勉强跟他交个朋友。

        一路到了小区,代驾帮她把车停好,这才发现裴旭天的车也停在了他们小区。

        辛语下车以后看见他,“你还下来啊?

        别送了,回吧。”

        裴旭天:“……”

        他站在原地,还是说了实话,“我没送你。”

        “那你?”

        辛语皱眉。

        裴旭天:“我刚搬来。”

        “在这?”

        裴旭天点头,“是这。”

        辛语原地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