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刺猬爱情(二)

刺猬爱情(二)

        刺猬爱情(二)

        辛语家在十二楼。

        她进了电梯摁好楼层,    头也没回问裴旭天:“你几楼?”

        裴旭天沉默了几秒。

        辛语:“几楼啊?”

        裴旭天:“……十二。”

        辛语:“?

        ?”

        她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跟踪我?

        但看见裴旭天那不可置信的表情,明晃晃写着四个字:冤家路窄。

        他好像对这件事也很难受。

        电梯升到六楼,    辛语才从无语的情绪中走出来,    又觉着他今天帮了自己一把,于是随口问了句:“你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昨天。”

        裴旭天说。

        辛语:“哦。”

        十二楼到了。

        当初这房是赵女士帮忙出了一部分,再加上她当模特挣的钱,    从江叔手里买下来的。

        地段好,    空间大,升值潜力大。

        一层有四户人家,    辛语基本没见过几个人,    她的作息时间太过阴间,    出门的时候楼道里基本空荡荡。

        小区倒是有住户群,    她一直没加,    有事情直接找物业。

        出了电梯,    两人一同往出走,走的还是同一个方向。

        辛语家在最里面,而裴旭天走到她隔壁停下。

        呵。

        还真是冤家路窄。

        “新邻居。”

        辛语看在他今天帮过自己的份上,    好心跟他说:“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问我。”

        “你会知道?”

        裴旭天挑眉,    “怕是平常都不回家吧。”

        辛语:“……”

        她回家,    只不过一般回得晚。

        “算了。”

        辛语今天已经吵过一架,    这会儿没有精力吵第二架:“狗咬吕洞宾。”

        裴旭天:“……”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两人各自转身进门。

        但片刻之后,    裴旭天又打开门喊了声,“你等一下。”

        辛语先是皱眉,    然后就笑了,    “怎么了?

        新邻居,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

        你尽管说,但我看心情决定帮不帮。”

        裴旭天:“……”

        他只是重复了一遍,    “你在这等一下。”

        辛语:“嗯?”

        一分钟后,他小跑着从他家出来,然后走过去把一袋子东西递给她,“拿着。”

        辛语:“这什么啊?”

        她拎起来转了一圈看,绿白相间。

        “你的手,包扎一下。”

        裴旭天说。

        辛语懵了两秒,然后才后知后觉地看向自己的手,应该是刚刚被玻璃渣划破的,一道长长的血痕在掌心蔓延,有的血迹已经干涸凝固,但仍旧有新的血流出来。

        她一直没感觉到疼。

        因为当时最疼的地方是手腕,就感觉麻到不行。

        后来坐在后排,许是酒精麻痹了痛觉,她便没察觉。

        “哦。”

        辛语朝他背影说:“谢谢啊。”

        裴旭天:“不必。”

        各自回家,互不打扰。

        但十分钟后,辛语敲响了隔壁的门。

        裴旭天门开得很慢,他在洗澡,匆匆忙忙擦干净水渍,换上体恤和睡裤出来。

        “怎么了?”

        裴旭天问。

        辛语举起自己已经洗干净的手,“伤的是右手,我包扎不了,只能来麻烦你,拜托你送佛送到西吧。”

        裴旭天盯着她凝视了一会儿,然后侧过身子给她让开路,“进吧。”

        “谢谢。”

        辛语啧了声,“你简直是人间天使啊裴律。”

        裴旭天就看她,说谎话草稿也不打,那双眼睛里一点儿名为真诚的东西都没有,一听就是信口胡诌的。

        不过他确实也不需要她的感谢。

        看见了就帮个无伤大雅的小忙,更何况两人还认识。

        今天在酒吧,就算是陌生人他也会帮忙。

        —

        辛语坐在裴旭天家的沙发上,还挺自来熟的。

        她酒喝多了有点口渴,便问:“你家这水新鲜吗?”

        裴旭天说:“新鲜的,喝吧。”

        辛语给他看自己的手。

        裴旭天便给她倒了一杯。

        辛语捧起来一饮而尽。

        她刚刚在家里用冷水冲过手,水流滑过她的手心,带着刺痛,疼得她龇牙咧嘴,站在卫生间里打哆嗦。

        她以前经常受伤,出来工作以后频率低了很多。

        久违的痛感竟直接把她带到了高中时代。

        但裴旭天给她消毒的时候她才知道刚刚的痛并不算什么,沾有碘伏的棉签擦过掌心,顺着受伤的方向一路往上。

        辛语的手拼命想往回缩,但裴旭天早知道会这样,直接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手指,起初还挺怜香惜玉,捏的力气小一点儿,到后边辛语怀疑他拿出了掰手腕的劲儿,她的几根指头都被捏红了。

        如果不是她骨节小,她觉得裴旭天很有可能把她的指头给捏断。

        “你不是在报复吧?”

        辛语咬牙切齿地问。

        裴旭天是半蹲着给她擦的,听到这话仰起头,眼神里就写着一句话——你是不是有病?

        辛语:“……”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但这会儿有求于人,她就把所有的小情绪都压了下来。

        裴旭天的动作其实算轻的。

        反正跟高中那会儿的闻哥比起来要好得多。

        她那会儿找闻哥处理伤口的时候总觉得是被二次伤害。

        裴旭天给她消完毒之后又洒了一点消炎药,伤口太长,没办法用创可贴,裴旭天就给她那纱布缠了三圈。

        一切处理好之后,他还用多余的纱布给系了个蝴蝶结。

        还挺好看。

        辛语坐在那儿,忽然没心没肺地感叹了句,“你是近年来,唯一一个离我这儿近的男人了。”

        裴旭天:“……”

        他把所有用过的药品收好,分门别类放进小药箱里,背对着辛语开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辛语摆摆手,“也倒是不用。”

        他家很干净。

        东西不多,大抵是刚搬进来的缘故,家里显得没什么烟火气。

        辛语忽然好奇,“你怎么突然搬到这边来了?”

        “中介找的房子。”

        裴旭天说:“地方不错,离律所挺近的。”

        辛语:“哦。”

        她其实想问的是搬家的理由。

        更想问的是他跟阮言是什么状况。

        辛语这个人吧,能接受别人对自己坏,这样她就能说服自己对他更坏。

        但是不能平白无故受别人的好,受了她就心理不安,总觉得欠着什么,所以这会儿她看着裴旭天,脑子里那句话一直在盘旋,但又觉得说出来对他太残忍。

        于是就捧着一个空杯子,坐在他家沙发上,目光跟着他的身影饶啊饶,绕了一圈又一圈,绕到他从酒柜里把红酒和红酒杯拿出来,站在不远处兀自倒了一杯,自饮自酌,丝毫没顾忌她的存在。

        “啊喂。”

        辛语用没有受伤的手摁了摁眉心,“大哥,我好歹也算是客人吧。”

        裴旭天:“嗯?

        你难道不是来找我帮忙的?”

        “是。”

        辛语理不直气也壮,“但咱俩也算认识吧,你今晚还那么英勇,怎么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这会儿我到你家来,你一个人喝,不合适吧?”

        她就是馋酒而已。

        裴旭天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所以,你还不走?”

        辛语:“……”

        只恨他是块木头。

        “我要是走了,你一个人喝多寂寞?”

        辛语头发一甩,站起来往他那边走,“不如我陪你喝一杯?”

        裴旭天:“你手有伤,不能喝。”

        一句话把辛语想喝酒的心思给歇了。

        她坐在餐桌前,低着头思考该如何把那个残酷的事实用尽量平和的语言告诉裴旭天,这样才能让他不那么震惊和悲伤。

        辛语觉得自己太难了。

        她本来就不是个会拐弯抹角的人,而且当初这个消息她并不打算告诉裴旭天。

        但今天麻烦了他这么多次,不做点什么说不过去。

        裴旭天仍旧在喝酒。

        看起来好像比之前瘦了。

        辛语随意找话题,就这么说了一嘴。

        谁知裴旭天忽然怼她,“你也好意思说我?”

        辛语:“……大哥!我这是工作需要,要不是为了上镜好看,谁愿意天天不吃饭?”

        裴旭天沉默。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裴旭天说:“不早了,你回吧。”

        辛语挑眉,“赶客啊?”

        裴旭天放下红酒杯,背过身去,“这个点了,你穿那么点衣服到我家来,你是没把我当男人呢还是想勾引我呢?”

        他声音温润,平常说话也一板一眼惯了,这会儿勾引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都不带一丝旖旎。

        辛语偏过脑袋笑了声,“我大半夜来勾引阮言的男朋友,我是疯了吗?”

        裴旭天回头看她,目光深邃,大抵是因为她提到了阮言。

        但辛语这人向来大大咧咧,并未察觉。

        “我当然是没把你当男人看啊。”

        辛语笑得更开怀,“咱俩都谁跟谁啊,天崩地陷了也不可能好好说两句话的人,还能睡一块?

        你信?”

        裴旭天:“……有时候爱跟欲是能分开的。”

        辛语瞟他一眼,“裴律,你可不像是能分开的人。”

        裴旭天:“……”

        人傻,看问题倒还透彻。

        辛语穿着一条热裤,一件白色T恤过来的。

        她这会儿一起身,修长的腿在空中一览无遗,又白又长又细,裴旭天只瞟了一眼便背过身去。

        辛语往门口走,但走到了门口,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把话说出来。

        于是她喊裴旭天,“裴律?”

        裴旭天:“嗯?”

        “我有个事儿不知当讲不当讲。”

        辛语尽量委婉。

        “那就别讲。”

        裴旭天说。

        辛语:“……但我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

        裴旭天扫了她一眼,“说。”

        虽然他话是这样说,但辛语从他脸上看出了——有话快说,说完快滚,不要在我眼前晃悠的意思。

        她也不想啊。

        还不是因为欠了人情?

        她清了清嗓子,“那个,你跟阮言现在关系还好吗?”

        裴旭天看她,“跟你有关系吗?”

        “跟我要说的话有关系。”

        辛语一遇到这种事就怂的一批,脑子里一直在劝自己尽量委婉,所以她现在跟一只偷吃了胡萝卜的大白兔子一样,眼睛眨啊眨,还带着几分同情和可怜看向裴旭天。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裴旭天脑海里涌现出来。

        他说:“不好。”

        “嗯?”

        “分手了。”

        裴旭天说:“已经半个月了。”

        辛语的心落回肚子里,“那就好。”

        裴旭天:“……”

        “节哀节哀。”

        辛语说:“不值得不值得。”

        不过——

        她忽然福至心灵,“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裴旭天咬牙切齿,“所以你早就知道?”

        辛语低咳了声,“也就早了那么大半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