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刺猬爱情(三)

刺猬爱情(三)

        刺猬爱情(三)

        辛语最后是被裴旭天推出去的。

        毫不夸张,    裴旭天一把将她推出门,然后砰地一声门响,    她就被隔在门外。

        辛语摸了摸鼻尖儿,    先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了,门已经闭紧。

        她对着门翻了个白眼,然后曲起手指敲了敲他家的门,    “裴旭天。”

        “你是不是恼羞成怒?”

        辛语怕吵到邻居,    声音也不算大,但她猜裴旭天肯定还在门口,    所以咬牙切齿地教育他,    “你是不是心虚?”

        “你都分手了还护着她?

        她是给你下降头了还是把你pua了啊?

        全世界没女人了吗你挂她那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还是你怕以后娶不到老婆?

        你这样的还缺老婆吗?

        随便从街上拎一个都比那个女人强,    你至于?”

        里边没声音。

        辛语气得不行,    啪地一脚踹门上。

        裴旭天拉开门,    眼睛还有点红,    他低下头看辛语,“你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辛语看着他红了的眼睛忽然有点心虚,但她趁裴旭天不注意直接溜进门里,    然后靠在他家门口的墙上说:“我咋跟你说?”

        裴旭天:“就正常说。”

        “那你不得骂我全家脑瘫?”

        辛语轻嗤,    “你当我不了解你们男人?

        相信世界上有鬼都不相信女朋友出轨,    尤其你对阮言那样儿,    言听计从,    我怎么说?

        我说阮言把你绿了,她还在办公室里跟实习生这样那样,    你是不是得……”

        她说得正嗨,    一抬头就看见裴旭天的眼神,    愈发阴翳。

        而且那双眼睛泛着红,眼里还有几分晶莹。

        放在女生身上,    这会儿一定泪漪涟涟,但裴旭天还算坚强。

        辛语本来打算说得话都艰难咽了下去,她生怕这一米九的大男人在她面前哇的哭出来,那多造孽?

        于是她轻咳了声,拍了拍裴旭天的肩膀,“男人,不哭。”

        裴旭天:“……”

        他咬牙切齿,“辛语,你是不是脑子不好?”

        辛语:“?

        ?”

        “哎?”

        辛语急了,心想我他妈好心好意安慰你,结果你就这样对我?

        你还是人吗?

        于是她瞪大了眼睛,“你会不会说人话?

        我体谅你被女朋友绿了分手已经很口下留情了,你要是再不识好歹,信不信我给你把我那天看见的复述一遍?”

        裴旭天:“……”

        拳头硬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回去吧。”

        辛语:“?

        ?”

        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她已经全副武装打算开炮,结果对方要跟她休战,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他妈已经准备了三千字大作文跟你噼里啪啦对刚,结果你跟我嘿嘿一笑,说别打了,我们还是朋友。

        这能忍?

        谁他妈跟你是朋友。

        打嘴仗就要有打嘴仗的尊严。

        辛语一口气憋着差点没上来。

        于是片刻之后,辛语问他,“你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裴旭天:“不然呢?”

        辛语有心安慰他几句,但从小到大她确实少点这方面的天赋,于是她想了几秒只能说:“来,跟我一起骂,渣女滚蛋。”

        裴旭天回头看她,眼睛里明晃晃地写着五个大字——你病得不轻。

        辛语:“……”

        “朋友,你怎么回事?”

        辛语见安慰无果,干脆放开了说:“你们男人最高兴不过三件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你看看你现在,三大喜之一哎,而且恭喜你摆脱渣女走上人生巅峰,你不高兴吗?”

        裴旭天:“我应该高兴吗?”

        辛语看他说这话说得艰难,于是疯狂点头,“我觉得应该。”

        “那你说我是应该高兴相恋八年的女朋友出轨了?

        还是应该高兴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就我不知道,被瞒在鼓里那么久,毫无怨言地当了那么久的移动ATM机?”

        裴旭天一连串的问句把辛语给问懵了,她果真站在原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但没思考出答案。

        好像是应该庆幸没结婚前及时止损,但这件事对裴旭天的打击确实很大。

        良久之后她叹了口气,“你也别难过,反正男人变心很快的,说不准哪天你就又遇到真爱了呢。”

        裴旭天:“……”

        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回家吧。”

        辛语:“哦。”

        她想说的话说完了,也该回家了。

        但这会儿她还挺不想走的。

        今天知道赵女士得病,她心情本来就不好。

        又在酒吧听了一首《爱情转移》,雪上加霜。

        这会儿好不容易逮住个人能让她说会话,她还想再逼逼叨一会儿。

        于是她站在门口,抬头问裴旭天:“你困吗?”

        裴旭天:“?

        ?”

        辛语:“咱们聊会儿。”

        裴旭天:“……”

        他实在想不出来跟辛语有什么话好说,但看她那样儿,他也就往房间里走,“进来吧。”

        于是辛语跟在他身后又回了他家,而且自来熟地盘腿坐在他家沙发上,没过一会儿,裴旭天给她扔过来一个毯子。

        辛语:“干嘛?”

        裴旭天:“盖上你的腿。”

        辛语:“……”

        “你是不是觊觎我腿?”

        辛语啧了声,“男人啊,果然都是视觉动物。”

        裴旭天:“……”

        他往辛语旁边一站,把辛语眼前的光都给遮住,居高临下地看着辛语。

        辛语问:“你做什么?”

        裴旭天比划了一下自己腰的位置,“我需要觊觎你?”

        辛语:“……”

        行吧,腿长了不起。

        “那你给我递这玩意儿干嘛?”

        辛语说:“影响美观。”

        裴旭天:“我怕你一会儿腿瘸了,又借口不想离开我家。”

        跟辛语说话,裴旭天觉着自己脾气都变差了。

        果然怼人会传染。

        但辛语却好像格外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她嘿嘿一笑,“你放心,我想赖你家还需要找借口?

        我不想走就不走呗,你还能把我扔出去?”

        裴旭天看着她,目光幽幽,“可以考虑。”

        真的,这张嘴再欠点,他是会这样做的。

        辛语啧了声,“绅士风度呢?”

        “丢了。”

        裴旭天给她从柜子里拿了盒饮料,但给自己拿了罐冰啤。

        辛语的眼神就盯着那瓶冰啤,“裴律,你对我未免太过残忍。”

        裴旭天:“需要温柔?”

        辛语想了想他对阮言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妈的,这温柔她承受不来,于是疯狂摇头,“算了吧,你还是保持现在这样儿。”

        两人以往不算熟,但因为有共同朋友,之前裴旭天还帮过她一次。

        那次的争议解决让辛语对他有良好的第一印象,又因为沈岁和的事对他也带上了几分敌意,后来更是因为阮言,她直接把裴旭天的微信都给拉黑了。

        但这会儿没想到某天又能坐在一块儿瞎叨叨。

        其实就是辛语想找个说话的,但她的朋友们都在忙,她只能随便拉一个说。

        但说话这事儿又不好开头,她想了想,一直都没想到该以什么话开头。

        于是房间里难得的沉默。

        隔了会儿,辛语问裴旭天,“让男的一心一意是不是比登天还难?”

        裴旭天瞟她一眼,对刚刚她那些话仍旧心怀不满,如今见缝插针想看看她的笑话,于是把自己的职业素养都拿了出来,声音温和,循循善诱,“被人伤害过?”

        “也不算吧。”

        辛语说:“我见过的男人,好像就没有一心一意的,所以导致我对男人这个群体有偏见。

        也不算是偏见吧,总而言之就是很——垃圾。”

        裴旭天:“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你的问题?

        你要是遇到一个是这样,那是别人的问题,要是遇到一百个都这样,那很有可能是你出了问题。”

        “狗屁吧。”

        辛语白他一眼,“这什么受害者有罪论?

        你们男人是不是就会这一套?

        pua我p的挺起劲儿啊?

        你要是把这劲儿用在阮言身上,你至于是被她绿?

        你把她玩得那不是晕头转向的?”

        裴旭天:“……”

        这已经不是他今晚第一次无语了。

        辛语是真的不会聊天。

        但能感觉出来这个人其实不坏,就是说话不经大脑,而且感觉这些事情在她这儿其实不算事。

        他深呼吸了一口才能继续说:“你说我受害者有罪论,那你地图炮也很起劲儿啊?

        你说男人的时候都说是不分类别的垃圾,你也没比我好哪去。”

        辛语:“……”

        她皱着眉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裴旭天又说:“而且我PUA    你干什么?

        我只是实话实说,不是说你这个人有问题所以吸引渣男,而是你因为对这件事情太在意,所以看到的、思考的都是这个方面的问题,你也可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有真善美的。”

        言外之意,有好男人,你没发现。

        辛语忽然说:“那我两任父亲都出了轨,这该怎么解释?”

        裴旭天:“你妈没选对人吧。”

        辛语:“……”

        她正思考着,裴旭天电话忽然响了。

        他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辛语提醒他,“接呗。”

        裴旭天犹豫了几秒才接起来,而接起来之后听到的那个声音好像就是在验证他之前的犹豫。

        阮言的声音从听筒传来,“裴哥,我在沉醉,酒喝多了,你能来接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