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别为他折腰在线阅读 - 刺猬爱情(四)

刺猬爱情(四)

        刺猬爱情(四)

        电话被裴旭天挂断。

        辛语瞟了眼他不算好的脸色,    “你去?”

        裴旭天摇头。

        辛语也不知道怎么,忽然感觉到轻松,    她笑道:“那就行,    我还以为你包子呢。”

        裴旭天整个人往后仰,陷在沙发里闷声回了句,“你馒头。”

        没头没尾的。

        而且自这句话后,    屋内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气氛之中。

        外面起了风,    能偶尔听到风刮过窗棂的呜咽声。

        辛语低头在那条毛巾被上抠来抠去,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因为她听到了裴旭天略带哽咽的声音。

        这时候好像再说什么都不合适。

        隔了几秒,    在诡异的安静中,    裴旭天的电话再度响起。

        他瞟了眼屏幕,    仍旧是那串号码。

        片刻后,    他选择了挂断。

        几秒后,    对方又打开。

        裴旭天仍旧挂断。

        “拉黑吧。”

        辛语给他出主意。

        裴旭天:“哦。”

        然后手指戳着屏幕操作一番,    把手机放到了茶几上。

        之后再次陷入寂静。

        但这种寂静并未持续多久,他的电话再一次响起。

        辛语疑惑,“不是拉黑了?

        还能打进来?”

        “不知道。”

        裴旭天拿起手机看一眼,    是另一个来自北城的陌生号码。

        他接起来,    对方是道男声,    “您好,    是阮小姐的朋友吗?

        她现在喝到不省人事,    您能过来接她一下吗?”

        裴旭天的唇紧抿,没有说话。

        辛语看着着急,    直接从他手里拿过了手机,    “哈喽?

        你找谁?”

        对方:“您是阮小姐的朋友吗?”

        辛语:“巧了不是,    我这辈子长这么大就不认识一个姓阮的。”

        对方:“……”

        “但是阮小姐给的号码就是这个。”

        对方说:“她喝醉了还在背这个号码,我们以为这是阮小姐的男朋友。”

        “不是。”

        辛语的胡话张开就来,    “这手机是我刚从垃圾桶旁边捡的,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男人扔的,好像是因为接了前女友电话很生气,直接把手机扔了。

        哎,你说现在的人真是,白白便宜了我。

        但我也不缺这个手机,不跟你说了,我这会儿也着急联系失主呢,这大半夜的,找个人太难了。”

        对方迟疑了半秒,“那阮小姐?”

        辛语:“我都说了不认识什么姓阮的,你看她那么好,都舍得帮她打电话联系别人了,那就自己把她送回去呗,要么就让她自己走,再狠点就把她扔出去酒吧,看谁捡就捡,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和情绪负责任的。”

        对方:“……”

        辛语直接掐断了电话,顺带把这个号也给扔进了黑名单,然后把手机递给裴旭天的时候,裴旭天盯着她的眼神很不对劲。

        带着几分探究和好奇。

        辛语倒无所谓,她学着裴旭天的样儿往他家沙发上一仰,脑袋朝天,“看我干嘛?”

        裴旭天:“你倒是很能编。”

        语气平静,也听不出来是夸还是损。

        辛语权当他是在夸自己,“也还行吧,小学时候作文拿过二等奖呢。”

        裴旭天:“……”

        于是这个房间里寂静弥漫。

        晚上十二点多辛语才回的家。

        原因无他,她在裴旭天家沙发上睡着了,刚眯了不一会儿裴旭天就把她叫醒。

        她迷蒙着说:“再睡会。”

        裴旭天:“回家睡。”

        辛语:“这不是我家?”

        “不是。”

        裴旭天:“这是我家。”

        辛语不在意地摆了摆她柔弱无骨的手,“差不多。”

        然后她就被裴旭天连拎带拖的扔到了她家门口。

        辛语:“……”

        她震惊于裴旭天的骚操作,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先摁了密码锁把她家门打开,尔后站在那儿双臂环抱质问裴旭天:“你至于吗?

        连个沙发都不给我睡?”

        裴旭天面无表情,“你家有床干嘛跑我家来睡沙发?”

        辛语:“……”

        “问题是我都睡着了啊。”

        辛语翻了个白眼,“你要不要这么没有风度?”

        裴旭天迟疑了两秒,上下打量她一番,“男女有别。”

        辛语:“……”

        他说完就离开。

        辛语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无语过后,赶在他进门前喊了声,“我可谢谢您嘞,还把我当一女的。”

        裴旭天的手握在门把上,只探出个脑袋,“不用谢,毕竟你生理结构还摆在那。”

        辛语:“?

        ?”

        两家的门相继关上,世界归于寂静。

        辛语倚在门上,没有开灯。

        一室黑暗,她的身子慢慢滑落到地上,轻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其实她刚才并未睡好。

        半梦半醒之间,她看到了赵女士。

        赵女士躺在病床上,神情绝望,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这会儿没有人,她所有的情绪都可以毫无顾忌地释放出来。

        哭完以后才打开客厅的灯,然后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因为一把手伤了,洗脸时动作缓慢,她也没在意,反倒是放缓了速度。

        洗完脸后还单手涂了护肤品,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随意切了一个老片,坐在那儿开始看。

        —

        辛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昨晚打开的电影已经循环播放了好几遍。

        她关了电视又一次洗漱,去房间里换了衣服后随手盘了个丸子头,给赵女士打电话提醒她复查的事情,然后拎着包出门。

        平日里路过N遍都不会注意的地方今天竟然多看了两眼,好像真有什么好朋友住进来了似的。

        她走上电梯,下楼开车离开小区。

        全程没有看到裴旭天。

        赵女士的病确诊,是癌症晚期。

        确定了之后辛语就给她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去她家里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跟那位继父交代了病情,继父也很悲痛。

        他看着病房里面色惨白的赵女士,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辛语全程不发一言,她只是抱臂作壁上观。

        继父握着赵女士的手深情款款,“玲娟,我们夫妻一体,有什么困难就一起面对,你放心,我一定会花钱给你看病的,癌症也没关系,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你一定能好起来。

        从现在开始,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由我来管,你就好好养病。”

        赵女士也被说得红了眼,“好。”

        辛语望着这一幕出神,直到继父拿着赵女士的缴费单喊她,“语语,我们先出去,不要打扰你妈妈休息了,让她好好睡一觉。”

        “哦。”

        辛语这才回过神来,她瞟了眼病床上的赵女士,赵女士仍在对她笑,示意自己没事。

        她出了病房。

        脑海里仍旧是刚才继父的背影。

        那个跟她的妈妈说好好治病,我们夫妻一体的男人,仿佛跟那个和单位某个离异女性走在一起搂搂抱抱牵手说情话的男人不是同一个。

        如今是那个女人已经再次结了婚,而她的继父在被赵女士用财产胁迫后,勉强回归这个已经算是支离破碎的家庭。

        所以他可以毫无负担地说出那些话。

        但——

        如果两人的关系真好,那以赵女士的性格怎么会找她来看病?

        男人可真会装啊。

        而且,男人的心真大。

        这事儿不免让辛语想起来当初。

        她高中的时候发现这位继父出轨,然后告诉了妈妈。

        妈妈在质问他的时候,他说的是:我也爱你啊。

        是啊,男人爱你,但也爱别的女人。

        男人的爱就是这么伟大又无私,想给天下所有孤独无依的女人一个家。

        简而言之,都是垃圾。

        走廊里行人穿梭,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让人心情烦闷。

        继父走出来之后把缴费单递给辛语,“语语啊,叔手里没钱,家里的钱都在你妈妈那呢,你先把这个费用缴了,到时候叔再让你妈妈给你。”

        辛语跟他差不多高,能毫无压力地平视他。

        她略带压迫感的目光扫过继父的脸。

        经过岁月的蹉跎,那张脸如今也变得皱起来,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飘忽,他自己也知道这话不好,但还是说了出来。

        他递缴费单的手悬在空中,辛语一直没接。

        辛语知道他手里有钱,去年她就跟赵女士聊过这些事。

        因为继父那边也有一个女儿,从前年开始他的退休工资就没再给过赵女士,赵女士手头也有钱,不缺他那一份钱,也就一直没问。

        用赵女士的话说就是他们两个现在不过搭伙过日子罢了,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大家都有各自的儿女,怎么可能一条心?

        令辛语没想到的是,他刚刚在病房里还深情款款,恨不得把家底都拿出来给赵女士看病,结果出了病房就是这幅嘴脸?

        辛语翻了个白眼,嗤笑了声,也懒得跟他吵,没那个必要。

        隔了几秒,她才从继父手里抽出缴费单,没说话便离开。

        这个医院不算是治疗宫颈癌的好医院,她倒是问了一个,但那个私立医院现在病房满了,没点关系进不去。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到这来。

        其实可以找江叔帮忙,但在这一方面赵女士和辛语出奇的一致,能靠自己解决的问题就不想麻烦别人,所以宁肯退而求其次也不想去麻烦人。

        而到现在,所有人都还不知道赵女士得病的事情。

        赵女士也无意跟别人说,一来治不好,二来还让别人跟着操心,没有必要。

        她就想安安稳稳的治病,治得好出院,那自然是喜事,治不好离世,在最后关头跟众人告个别就完事。

        对谁都好。

        整整一天辛语都在医院待着。

        她推掉了近期的所有工作,就在医院里陪赵女士。

        甚至第二天她只回家拿了点儿东西就到医院陪床了,只不过回家时门把手上挂着一袋药品,就是那天她用过的碘伏、纱布、消炎药。

        她尝试去敲裴旭天家门,没人应,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不过她还是把那些东西拿到了医院。

        她的生活忽然变得单调。

        每天起来坐在病床前陪赵女士聊会天,然后跟护士们聊聊天,等到赵女士睡着了,病房安静下来以后,她就拿着手机刷朋友圈、刷微博、刷短视频。

        有天她刷着抖音,忽然给她推荐了一条秀恩爱的视频。

        文案很甜蜜,视频里的两人也很养眼。

        不知是因为上了热门给她推的还是从某些大数据里截获了她一些资料给她推的,反正她就是刷见了。

        视频里讲述了两人这些年来分分合合的心路历程,以及最重要的一句:十年风雨,我们终于要结婚了。

        而评论区里的人都在祝他们99。

        辛语的手指抖着滑过了下一条视频。

        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看见这些东西还是还悸动,仍旧会悲伤。

        后边推送的视频在那条视频的对比之下显得索然无味。

        她干脆关掉了APP。

        但已经看过的东西忘不掉。

        那些甜蜜的合照,那些动人的情话。

        以及那个男人温柔的眼神。

        曾经,她为了那个眼神能赴汤蹈火。

        后来才知道她自始至终没走进过那个男人的内心。

        辛语关掉手机看向窗外。

        今天的天气不错,外边阳光明媚,她倚在窗台看楼下,宛若蝼蚁的人们行色匆匆地走着,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那条短视频还是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点儿影响,起码中午吃饭的时候,赵女士关怀地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她闭口不谈。

        到了下午,她陪赵女士下楼去散步。

        午后的阳光洒在人身上,十分美好。

        这样的日子,辛语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赵女士的病情突然恶化,需要进行第一次手术,她毫不犹豫签了字,把赵女士送进了手术室。

        手术是在傍晚进行的,远处红霞弥散开来,染红了天际,预示着明天又是个大好的晴天,但有些人可能已经没有了明天。

        手术室里的灯一直亮着。

        一直到凌晨两点,赵女士才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

        手术还算成功。

        辛语在病房里坐了许久,了无睡意,等到清晨天边熹微晨光露出,她才开车回家洗了个澡,稍稍补了个觉。

        赵女士那边有继父看着,而且刚经历了麻醉的赵女士,不到下午醒不来。

        —

        辛语这一觉睡的还算沉,醒来以后在房间点了外卖就去洗漱。

        等到外卖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打开门不止看见了外卖小哥,还有拎着两瓶酒的裴旭天。

        “呦。”

        辛语接过外卖,转身进家,“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上次你想喝的。”

        裴旭天跟着她进门,把酒给她放到桌上,“别说我小气。”

        辛语从厨房里拿出餐具,她没接裴旭天的话,而是问:“你吃饭了吗?”

        这会儿是下午三点多,裴旭天睨她一眼,“你说午饭还是晚饭?”

        “午饭吧。”

        辛语随便地说:“你要愿意说是早饭都行,我意思就问你饿不饿,饿的话给你拿个碗,一起吃。”

        “不用了。”

        裴旭天说:“我就来给你送酒。”

        辛语只给自己拿了碗,但却拿了两个酒杯。

        她给裴旭天递了一个过去,自己拆开外卖坐在地上吃。

        她有地垫,平常想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就把饭放在茶几上,人坐地垫上看。

        哪怕今天有客人,她也没客气,大长腿一盘,在裴旭天脚边坐下打开电视,打开一档语言类综艺看。

        近年来喜剧语言类综艺兴起得很快,尤其是被搬上大荧幕之后。

        最让人上头的就是相声,毕竟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但辛语更喜欢脱口秀。

        裴旭天看辛语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目不转睛,身上衣服松松垮垮的,裤子又短,T恤领口又大,她好像格外钟爱这个风格的衣服。

        而且她应当在不久前洗过澡,身上还很香。

        裴旭天不自觉坐得离她远了点。

        辛语却招呼他,“不喝酒?”

        裴旭天给她倒了一杯,自己却没喝。

        他问:“你手好了吧?”

        “早好全了。”

        辛语说:“我年轻,伤口好得快。”

        裴旭天:“……”

        也不知道是在内涵谁老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

        他是真觉得辛语应该买一本《教你如何学说话》。

        她愉快地看电视,电视里嘻嘻哈哈,她也跟着笑。

        看一会儿又会突然想起自己旁边还有个人,然后就用胳膊肘碰一下他的腿,“你真不吃啊?

        我点挺多的。”

        “不吃。”

        裴旭天说。

        他见辛语看得起劲儿,也就不再打扰。

        “我走了。”

        他说。

        辛语仰起头看他,“再待会儿呗,今天周末,你反正也没事做。”

        裴旭天低下头,目光所及之处正好是她的锁骨以及白皙的肌肤,风光尽显,他立马别过眼,毕竟是在人家家里,人家穿什么都是人家的自由,他不需要多管闲事,他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眼睛,所以他说:“不了,回家里待着。”

        “你过来就专程给我送酒啊?”

        辛语疑惑。

        裴旭天点头:“对,免得你下次见了我又挤兑我小气,连瓶酒都不给你喝。”

        辛语已经把电视摁了暂停,哈哈大笑,“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心眼啊?”

        裴旭天伸手比着小手指,“也就这么大吧。”

        “啧啧啧。”

        辛语翻了个白眼,“还不是因为你以前相处的那些人?

        你康康,没一个是我喜欢的。”

        裴旭天:“……”

        “我的朋友为什么要你喜欢?”

        裴旭天摇了摇头,“你不喜欢的人多了去,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就挤兑我,人们会觉得你刻薄。”

        “不。”

        辛语冷哼了一声,“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阮言一直觉得我花瓶来着,单是冲她那句话,我就想踹她,连带踹给她当舔丨狗的男朋友。”

        裴旭天:“……”

        真的,他觉得不止得给辛语送一本《教你如何学说话》,还得附赠两节情商课。

        听听,说出来的这叫人话吗?

        裴旭天气得都翻了个白眼,他伸脚在辛语腿上踹了下,“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辛语:“What?

        ?”

        裴旭天又坐下跟她掰扯,“那天在酒吧是我救了你吧,回来以后我还给你包扎了伤口吧?

        不仅如此,我今天还以德报怨地给你送了两瓶酒来,结果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骂我?”

        辛语比他更震惊,“我哪儿骂你了?”

        那眼神真挚,大眼睛一瞪,小表情还有点可爱。

        裴旭天觉着这姑娘是真的好看,不过大概是真的拿智商换了美貌。

        以这么高的颜值来看,她的情商应该也一起搭进去了。

        裴旭天把她往一边推了推,“舔丨狗是好词吗?”

        “不是。”

        辛语理直气壮的承认,然后为自己辩解,“但它也不是个坏词啊。

        而且用这个词也有情境,又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像你一样对你女朋友没有下限。”

        前边听得裴旭天好不容易舒展了眉头,后边立马又皱得紧紧的。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辛语的肩膀,借机把她滑落下来的衣服给搭上去,“这难道不应该吗?”

        辛语眨巴眨巴眼睛看他,“怎么就应该?”

        “那我喜欢一个人,我找她做我女朋友,我不就得对她好吗?

        难道我找她是为了跟她吵架吗?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成了你们口中的渣男?”

        裴旭天真是气不过,开始跟她掰扯这个问题,“你们女人是不是看男人不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我宠女朋友吧,你说我舔丨狗,我要是对女朋友冷漠点吧,你说我渣男。

        更别说出丨轨这种事情,放我身上,我就得是不可回收有害垃圾。

        这位朋友,我觉得你要是真的不喜欢男人,你就试着喜欢喜欢女人,实在不行还有第三性别,或者某些国家还有变性人,你找你喜欢的看,不要每天就盯着我们这些垃圾。”

        辛语:“……”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裴旭天说这么多话。

        而且这么长一串,他好像气儿都不带喘的,感情是真把他气到了啊。

        辛语一撩头发,“你别着急生气啊,咱俩不就是友好讨论么?

        我咋感觉你再说下去,大耳光子就要扇我脸上了?”

        “我敢?”

        裴旭天翻了个白眼,“命,我还是要的。”

        他敢坚信他要是动辛语一下,辛语能告他入室抢劫和杀人未遂,反正依这姑娘的性格不把他搞死不罢休。

        辛语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转过脸继续吃饭,忽然感叹了声,“裴旭天呐,我到底怎么吓到你了?”

        裴旭天:“……太强势了。”

        辛语:“行吧。”

        关于这点她没有意见。

        不过针对裴旭天刚才说的,她还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这一次是很认真的,甚至带上了几分严肃去说得自己观点,“你对女朋友好是可以的,你宠她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没有意见。

        但阮言生日那天,江攸宁是受了委屈吧?

        而且这委屈肯定不小,不然她不会让我们去中洲国际那儿接她,所以你宠女朋友归宠,伤害其他人这就不好了吧?”

        “第二,我不反对你们谈恋爱宠着护着,这是应该的,但是没有下限的宠爱就跟给了别人踩着你尸体上的机会,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别人把尸体给踩了,而且当你感受不到对方对你有同样爱护之意的时候,你还这样子没有下限,那才是舔丨狗,所以大家都说舔丨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第三,其实我不讨厌沈岁和,我只是因为心疼江攸宁。

        你,还有江攸宁,都是在为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拼命付出,那个人不一定感激,所以最后受伤害的人肯定还是你们自己,如果对方喜欢你,那她肯定舍不得让你这么卑微,让你卑微到快感受不到男朋友的尊严,甚至是做人的尊严的时候,那她是只把你当成工具人。”

        辛语面无表情地说完,然后捧起酒杯喝了一口。

        她不擅长说这些话,这会儿突然说是因为被裴旭天的话刺激到了。

        很明显,裴旭天听完她这些话也愣怔了许久。

        他的舌尖儿抵着左边牙齿,良久之后才说:“但当你深陷其中的时候,你根本想不到这些问题。”

        当他现在从那段感情里拔‖出来的时候,他也看出来自己其实太没下限了。

        因为那么多年的相处模式已经固定,在早几年,尤其是刚谈恋爱那会儿,阮言跟现在不一样,但后来慢慢地,阮言就变了。

        而他一直想着跟阮言结婚,所以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变的。

        辛语闻言也叹气,“所以这才是症结所在。”

        当你陷进去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人千好万好,所有劝你的人都是见不得你好。

        就跟去拉斯维加斯赌场去赌博的人一样,拼上所有身家赌一个不知道的结果,最后大多都一败涂地、倾家荡产。

        其实当你心如死灰,从后往前看,自己都得骂自己一句傻逼。

        比如,从前的她。

        “你懂挺多啊。”

        裴旭天忽然笑,“赶紧吃饭吧,一会儿饭凉了。”

        辛语:“哦。”

        她坐在那儿再看节目,早已索然无味。

        电视上正讲着跟父母的故事。

        这期节目的主题就是“我跟爸妈有话说”,主题脱口秀一般不好演出,因为你不确定这个话题是不是你的菜,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故事。

        但上场的几个脱口秀演员都是辛语比较喜欢的,说得观点也各式各样,而且穿插了很多或编或真的故事。

        辛语低下头扒拉饭,吃着也索然无味。

        她干脆收拾了残局扔到一边。

        裴旭天拿来的酒还不错,味道很浓郁。

        她不知不觉就喝了大半瓶进去,稍有困意。

        裴旭天看电视很内敛,哪怕是很快乐的脱口秀节目,碰到全场爆点的时候他也只轻笑一下,然后揭过。

        跟辛语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不过辛语这会儿心情不太好,看得时候都没有拍案叫绝,也算收敛了许多。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不知不觉也快把这个节目看完了。

        裴旭天忽然问:“你最近都忙什么?

        经常不在家。”

        辛语:“你找过我啊?”

        “嗯。”

        裴旭天说:“前两天想看你手好了没。”

        “这么关心我呢?”

        辛语震惊,“算我没看错人,裴律,好人!”

        裴旭天翻了个白眼,他就是下班回来以后瞟一眼,然后顺带敲个门,没人他就回家了。

        毕竟算认识的朋友,她又看起来不太像个能生活自理的人,所以想着关心她一下。

        但来了好几次,都没人。

        “我没忙啥。”

        辛语说:“一直在医院呢。”

        “医院?”

        裴旭天问:“有人生病了?”

        “是。”

        辛语也没隐瞒,“我妈得了癌症,所以这段时间都在陪床。”

        裴旭天沉默。

        但他跟辛语不一样,他会安慰人,所以他隔了会儿才温声问:“阿姨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行吧。”

        辛语说:“昨晚刚做过手术,这会儿还没醒,大概还能撑几个月。”

        “在哪住着?”

        “人民医院。”

        沉默持续了几分钟,裴旭天说:“有去北城二院吗?”

        “问了。”

        辛语说:“病房已经满了,这会儿花钱也进不去。”

        “想去么?”

        辛语瞟了他一眼,眼神里明晃晃写着——你说得是废话。

        “我哥在那边。”

        裴旭天说:“需要帮你安排一下么?”

        辛语忽然愣怔。

        确实有些犯难。

        这件事她都没麻烦江叔,现在要麻烦一个不算是特别熟的朋友兼邻居。

        裴旭天帮了这忙以后,她得怎么样才能还回去?

        好像从此以后就低人一等了。

        她低下头思考。

        裴旭天见状,及时补充了一句,“就当你那天帮我接电话的回报。”

        辛语:“我接个电话就几秒钟的事儿,这……”

        “这对我来说也就是举手之劳。”

        辛语:“……”

        行吧,资本家了不起。

        —

        辛语没能办到的事对裴旭天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他第二天就给联系好了那边的病房,而鉴于赵女士刚做完手术不适合立即转院,所以拖了三天才办理的转院手续。

        辛语带着赵女士去转院的时候,医院里偶遇了裴旭天。

        他感冒,有点低烧,到这边来开点药。

        辛语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开完了药,站在走廊跟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聊天,两人都很高,长相五分像。

        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应该是裴旭天之前说的哥哥。

        辛语安顿好赵女士,在病房里等赵女士睡着以后才出来。

        裴旭天一个人站在走廊里,看着像在等她。

        她走过去打了声招呼,“你哥呢?

        刚不还在这?”

        “查房去了。”

        裴旭天说话有鼻音,“阿姨都安顿好了?”

        “是。”

        辛语对他客气了许多,“谢谢啊。”

        “没事。”

        裴旭天说:“你回家么?

        我打算走了。”

        “我还得一会儿,估计要回也晚上了。”

        辛语说完之后眉头忽然皱起,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你感冒了?”

        裴旭天点头,然后把刚开好的药袋子在她面前晃了一圈,“听出来了?”

        “鼻音这么重,就算傻子也听出来了。”

        辛语说。

        裴旭天:“哎,别这么骂自己。”

        辛语:“……”

        踢完之后她自己都愣怔了一秒,她啥时候跟裴旭天关系这么好了?

        裴旭天倒没什么反应,大概在他心里,辛语就这性子。

        “你这人不识好歹啊。”

        辛语睨了他一眼。

        裴旭天只是笑,看上去面色苍白。

        辛语问他,“你不用住院观察一下?

        我看你好像病得很严重。”

        “还行吧。”

        裴旭天说:“就低烧,回去喝了药就没事。”

        辛语看他情况不是太好,仗着身高优势,稍一踮脚就摸到了他额头。

        啧,还挺烫。

        她正要说话,手机就响了。

        她随意应答了几声,然后报了赵女士病房号,挂断电话后她跟裴旭天说:“你等我一会儿,我开车把你送回去。”

        裴旭天:“嗯?”

        “你发烧。”

        辛语说:“就别逞强了吧。”

        裴旭天上下扫了她一眼,觉得今天的辛语真有人性。

        不容易啊。

        他竟然能在辛语的身上发现人性这个东西。

        于是他轻阖上眼,倚在墙边,“我在这等你。”

        “嗯。”

        辛语转身离开,但片刻后又扭头,不放心地叮嘱他,“别乱跑啊。”

        裴旭天笑:“我又不是小孩。”

        —

        辛语把照顾赵女士的任务交给了继父,然后开车载裴旭天回家。

        她开了裴旭天的车,而裴旭天坐在副驾,上车之后先观察了一会儿她的开车技术,然后就被辛语轰赶,“你快闭眼睡觉,少质疑我!我老司机!驾龄九年了!”

        裴旭天:“……”

        他盯着辛语看,眼神就几个字——真的吗?

        我不信!

        辛语从医院的停车场驶出来,拐过一个路过,“你要是不信我先给你来个漂移?”

        裴旭天:“……”

        他闭上了眼。

        并不想看见此等漂移。

        辛语把裴旭天送回去,还体贴地给他烧了热水,等他喝完药就让他回房间睡觉。

        裴旭天问:“那你呢?”

        “我在你家客厅待会儿?”

        辛语用了疑问句,但又立马补充道:“或者回我家也行,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裴旭天沉默,他觉得这样的辛语很不对劲儿。

        能看得出来这姑娘因为他帮了忙,所以这会在委曲求全。

        要是搁之前,她肯定会大喇喇地说我在你家客厅待着,这会儿竟然在后边加了一个选项。

        他心里忽然挺不是滋味的。

        就好像一个人莫名其妙因为他做的一件事改变了自己的性格。

        但他的本意不是这样。

        “你随意。”

        裴旭天想了会儿才说:“怎么舒服怎么来吧,你可以看电视。”

        辛语:“会吵到你。”

        裴旭天:“……”

        他没再说什么,关了门回到房间休息。

        而辛语一个人待在他家客厅,先百无聊赖地刷了会手机,又刷到一条朋友圈,是她仅剩不多的还留着微信的高中同学,对方发了一张聊天截图,配得文案是:想不到我见证了一对情侣十年分分合合,最后他们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这个高中同学严格来说不是她的同班同学,因为她高中跟赵女士转过一次地方,也顺带转了个学,高三的时候才重新回到北城。

        所以这个同学是她高一的同学,而她高三回来那会儿跟闻哥重新一个班。

        但这个同学分文理科的时候跟那两个人同班。

        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辛语的心忽然紧了下。

        她硬着头皮戳开那张大图,然后就看到了那条消息。

        这么多年,他俩都没换过微信头像,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

        更何况,截图上面还有他的名字——宋习清。

        他在群里发:同学们,下个月20日是我跟嘉嘉的婚礼,在福来大酒店举行,大家在北城的都可以来啊。

        在一片恭喜中夹杂着几句起哄,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喜庆。

        辛语的心在瞬间窒息。

        是那种不由自主的、想疯狂摔东西的窒息。

        她许久都没动作。

        画面仿佛在那一刻被定格。

        直到手机微震,她的那个同学给她发了条消息。

        【语语,许嘉让我问问你去不去他们的婚礼?

        】

        【你别生气!我就是帮忙递给话,她本来找我要你微信的,我没给。

        】

        【你也别删我!我错了!朋友圈已经删掉了QAQ】

        一连发了三条,卖萌打滚。

        辛语吸了吸鼻子,屏幕上忽然就多了滴水。

        她纤长的手指揩掉屏幕上的那滴水,给对方回:【不去。

        】

        【最近挺忙的。

        】

        同学:【哦哦,那我去帮你回绝她。

        】

        辛语:【嗯。

        】

        她把手机弄成静音,然后翻过屏幕放在沙发上,没再看消息。

        她并不是很想知道这些东西。

        辛语坐在那儿发呆,忽然想到以前路童评价她的一句话,对感情这件事,简直是人间清醒。

        其实哪有什么人间清醒,不过是自己经历的疼痛要多一些,所以提前逼着自己长大了。

        她以前不讨厌男人。

        也渴望爱情。

        但一切在遇到宋习清之后,都变了。

        这个男人给过她最渴望的爱和温柔,但后来又拿刀一次次将她的心凌迟。

        所以才会让她时隔九年,提到这个名字仍旧心痛到窒息。

        辛语拎了个抱枕,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她脑子里都是那个夏天,十七岁的男孩儿笑着亲吻她的眼睛,说:“你的眼睛真漂亮,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那夜的风很温柔,男孩也很温柔。

        —

        辛语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

        从裴旭天家的窗户望出去,远方的天空透着生生不息的希望,漂亮到随手一拍就是完美的壁画。

        但这壁画里还带着个人。

        裴旭天身形颀长,站在窗户旁,似在欣赏傍晚美景。

        从某个角度看过去,他竟跟辛语刚刚梦里出现过的那个十七岁的男孩儿莫名像。

        一样高,一样瘦,甚至连站着的姿势都雷同。

        辛语竟鬼使神差地喊了声,“宋习清?”

        这个名字太久没从她的嘴里出现,她喊完之后便瞬间清醒。

        嗓子眼里像是被什么烧过一样,火辣辣地疼。

        而察觉到屋内动静的裴旭天回过头,大抵是为了赏景,他还戴了一幅金丝边儿眼镜,这会儿看上去文质彬彬,他眉头微皱,“在喊谁?”

        辛语缄默不言。

        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顺手拿起手机解开屏,那个同学没再发消息来,但朋友圈里不止一个人发了宋习清和许嘉多年恋爱长跑修成正果的事情。

        辛语的心此刻变得麻木。

        但事情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调整状态也很快,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腿,毫不在意地说:“没谁。”

        “你病好了?”

        她站起来往厨房走,想喝杯水。

        裴旭天却先她一步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嗯,睡了一觉就好多了。”

        “那就好。”

        辛语问:“不烧了吧?”

        裴旭天摇头:“已经不了。”

        辛语捧着水杯站在原地恢复心情。

        而裴旭天就站在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

        一杯水喝完,辛语温声问,“刚刚在看什么?”

        裴旭天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口气,“阮言在楼下。”

        辛语:“……”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长腿一迈来到窗边,从楼上往下看,什么都看不到。

        辛语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大哥,你是什么眼睛啊?

        从十二楼能看见人?”

        辛语吐槽:“你那戴的不是近视镜,是放大镜吧?”

        裴旭天无奈叹气,从窗户边给她递过去一个小的望远镜。

        辛语:“……”

        “你是不是变态啊?

        怎么会在家里放这个?”

        辛语啧了声,“看不出来啊裴律,你的兴趣如此别致,你是不是经常拿着这个看?”

        裴旭天:“……你当我每天不用挣钱吗?”

        辛语听完才点头,“倒是有几分道理。”

        “这我堂哥儿子之前来玩落下的。”

        裴旭天还是解释了一句,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猥琐的宅男。

        辛语已经开始研究那个东西怎么弄,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没事啦,大家都是体面人,给彼此留点面子。”

        裴旭天:“……”

        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她把望远镜放在眼前比划了几下,一边比划一边吐槽:“裴旭天,你这是什么啊?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马虎死了。”

        裴旭天皱眉靠近她,“你弄错了吧?”

        “你来帮我弄一下。”

        辛语说着,但手根本不放开那望远镜。

        裴旭天无奈,只能站在她身后,两条胳膊抬起来,搁在平常是很暧昧的姿势,起初裴旭天刚抬起胳膊的时候也觉得有些过了,但辛语直接来了句,“裴旭天,你这玩意儿不行啊。”

        她说话爽朗,不管这个男人有多少旖旎和暧昧心思,都可以瞬间给抹杀掉。

        裴旭天给她调好,辛语忽然来一句:“卧槽!她还真在楼下,她怎么找过来的?”

        裴旭天:“不知道。”

        他也很纳闷。

        他是刚刚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只发了句:裴哥,我在你楼下。

        他起初以为是假的,直到在楼下看见了那抹身影。

        而且看她那样子,大有不等到人誓不罢休的意思。

        辛语看着,拳头硬了,她吐槽道:“你说她怎么还有脸来找你?

        是不是看着你心软,所以想跟你复合?”

        裴旭天:“我怎么知道?”

        辛语瞪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要不是你惯得,她能成现在这样?”

        裴旭天:“……”

        “你凶我干嘛?”

        裴旭天瞪回去,“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解决她吗?”

        辛语:“我倒是有个主意,但怕你心疼。”

        “什么?”

        辛语:“浇盆水下去,给她来个透心凉。”

        裴旭天:“……”

        “你说点靠谱的。”

        裴旭天无奈。

        辛语站在那儿想了想,“那就让她等着吧,我们出去吃饭。”

        “楼门都被她堵着,一下去不就被看见?”

        辛语打了个响指,在夕阳下笑得狡黠又美好,“我知道另一条路啊。”

        裴旭天忽然晃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