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团宠小师妹是朵黑心莲在线阅读 - 第602章 无人能及的疯子

第602章 无人能及的疯子

        鹿悠悠特意为龙蛋做了一个类似鸟窝的小窝,把龙蛋放了进去。

        她双手托腮,一脸无奈。

        “一个月过去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破壳啊。”

        “应该不会太快。”洛希城揉了揉鹿悠悠的长发,让她安心等待。

        鹿悠悠叹息,摸了一下龙蛋,随后搂住洛希城手臂,娇滴滴的冲洛希城眨眼。

        “老公,咱们快出去招呼众神吧。”

        鹿悠悠顶着一张高冷禁欲脸撒娇,这种反差感,让人难以抵抗她的魅力。

        洛希城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鹿悠悠。

        “老公,怎么了?”鹿悠悠眨巴着大眼睛,无辜极了。

        洛希城忍不住低头,吻上她。

        鹿悠悠顺势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气息交缠,两个人之间升起了粉红泡泡。

        鸟窝里的龙蛋动了动,似乎在抗议自己这对没羞没臊的父母。

        洛希城的手圈住鹿悠悠的细腰,越收越紧,力度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身上的热度逐渐攀升,脖子上不禁出现了红色的鳞片。

        男性的气息将鹿悠悠包裹其中,让人忍不住面红耳赤。

        就在两个人都有些情难自禁的时候,云鹤贤突然闯了进来。

        “不好了,云岫那个虚伪的小人带着夜婴和阿狸来了,悠悠,洛希城,你们......”

        话说道一半,云鹤贤就尴尬的闭了嘴。

        鹿悠悠被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洛希城,面红耳赤,又有些手足无措。

        与云鹤贤和鹿悠悠的尴尬比起来,洛希城就显得坦然多了。

        他脸不红心不跳的问:

        “刚刚你说云岫他们来了?”

        云鹤贤立刻回神,严肃道:

        “嗯,他们不请自来,绝对没有好事,洛希城你赶快随我出去。”

        洛希城的眸子深了深。

        “悠悠,你留在洞府,我出去会会他。”

        鹿悠悠点头,目送洛希城和云鹤贤离开。

        洛希城出了洞府,还是觉得不放心,他在洞口外连续布置了三道防御法阵,这才安心。

        钟山,会客厅。

        这里一般不会有人前来,但因为今天是龙蛋的满月宴,会客厅坐满了人。

        有昆仑山的白泽上神,有凤凰族族长凤离君以及他的女儿凤吟霜,还有鸾鸟一族的山君青鸾,段星舒和陌寒尘也在其中。

        最突兀的就是站在会客厅中央的三个人。

        云岫常年一身白衣,脸上笑容的假面具戴的时间长了也就摘不掉了,不管发生什么,他从来都是笑脸迎人,却不知道在这笑脸之下的却有数不尽的阴谋算计。

        夜婴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他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阿狸低着头,看不出她的表情。

        洛希城在步入会客厅的同时就已经收拾好了情绪,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与云岫虚与委蛇。

        “没想到青丘山君会屈尊降贵前来。”

        云岫笑容得体,举止有度的冲洛希城点了点头。

        “来的唐突,钟山之神不会见怪吧?”

        “呵呵,怎么会。”

        两个人说的客套,但是整个会客厅的气氛却因为云岫三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变得异常紧张。

        洛希城请云岫三人落座。

        夜婴冷着脸道:“我对你们之间的谈话不感兴趣,你们慢慢说,我出去等着即可。”

        他不顾别人脸色,自顾走了出去。

        在经过云鹤贤身边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云鹤贤。

        和他的淡漠无情比起来,云鹤贤在见到他之后,心脏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他的眸子不由自主跟着夜婴的身影移动,在他出了会客厅门口的那一刻,云鹤贤跟着出去了。

        洛希城一直观察着云岫的反应。

        云岫从始至终都滴水不漏,一点都不担心云鹤贤和夜婴解除误会,更不担心自己做过的事情会暴露。

        他稳稳当当坐在那里,拿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

        “算起来,今天是我第一次来钟山做客,钟山是仅次于昆仑山的第二大仙山,坏境清幽,仙气比我们青丘可浓郁多了,果然啊,连这灵茶都如此好喝,我可要多喝点,以后怕是想喝都没有机会来钟山了。”

        洛希城心中冷笑,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却还能在他面前面不改色,是说云岫这个人巨能装,还是说他脸皮足够厚。

        “青丘山君说笑了,青丘比之我钟山有过之而无不及,如若不然也不能孕育出你和夜婴这样的绝世之才。”

        “呵呵,钟山之神谬赞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看似一派祥和,但却暗涛涌动。

        在坐的人早就从洛希城口中听说了云岫的为人,一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但今日再见才发现云岫确实非常不对劲儿。

        与会客厅的气氛一样剑拔弩张的还有云鹤贤和夜婴。

        “让开。”夜婴脸色冰冷的快要结冰了。

        他看着云鹤贤的时候,眼里一点情绪都没有,似乎云鹤贤继续在他面前废话,他就会将他毫不犹豫的杀了。

        云鹤贤对夜婴又怕又恨又无奈又有无法言说的亲近。

        他都有些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他的性格不是会对伤害自己的人宽容的。

        “夜婴,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

        见夜婴不说话,云鹤贤说道:

        “一个多月前,你为什么要打伤我。”

        打伤?夜婴疑惑,他什么时候打伤他了?难道指的是他切断了他们之间契约的那一次?

        “云鹤贤,我今天才发现你这个人挺能装的,你都已经选择别人了,我还留着你做什么?”

        “我不是已经和你解释清楚了吗?你也答应不计较了。”

        夜婴被云鹤贤说糊涂了。

        “你什么时候和我解释过,我又什么时候说过不计较?”

        云鹤贤突然笑了。

        鹿悠悠和洛希城推断出那次打伤他的人很可能不是夜婴,而是云岫变成了夜婴的模样。

        虽然他不清楚云岫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不妨碍他要将这件事告诉夜婴,揭穿云岫的真面目。

        “一个多月前,我曾经给你传信,你也答应要和我见面,我以为你原谅我了,却没想到你将我打成了重伤。”

        夜婴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奇怪。

        “云鹤贤,你是要诬陷我?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你先听我说完。”

        “......”夜婴闭上了嘴巴,他倒要看看云鹤贤在搞什么鬼。

        云鹤贤将自己是如何被打伤的,又是如何回到的钟山,钟山发生了什么都一一跟夜婴说了。

        “我相信伤我的人不是你,但如果不是你就是有人变成了你,这个人正是云岫,要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将我送回钟山,自导自然了一出自己被打伤的戏码,回到青丘,等你看到他受伤,对钟山的恨意越发的深。”

        夜婴听到最后脸色黑了。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胡说八道?”云鹤贤拿出一张纸。

        “这个就是当初云岫给我的回信,就因为这封信,我才会被骗出钟山。”

        “夜婴,你是被云岫一手带大的,不会不认识他的字迹吧?”

        夜婴当然认识云岫的字,正因为认识,他才能一眼看出信中的字迹确实出自云岫之手,一点都做不得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夜婴不想继续面对云鹤贤,转身要走。

        云鹤贤拉住他:“夜婴,面对现实吧,你的大哥一直在骗你,在利用你,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是要让你和我们为敌。”

        夜婴一把甩开云鹤贤。

        他不相信,云岫不会骗他,云岫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如果不是云岫,他出生就被狐王杀了,长这么大,活了几千年都是赚来的。

        他性格阴郁,为人不讨喜,云岫从他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还要经常因为他被狐王斥责,在这样的情况下,云岫对他好的唯一理由就只有将他当成亲弟弟这一条了,更何况云岫那么的善良。

        "看在你曾经跟在我身边六年的时间,我今日不杀你,但你要是再敢诋毁我大哥,别怪我无情。"

        “夜婴,你为什么非要执迷不悟,云岫绝对不是一个好人,他一定是在利用你,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

        “哈哈哈——”夜婴突然疯狂大笑,笑够了,一把掐住云鹤贤脖子,愤怒使他变得阴狠异常。

        “相信你?你已经欺骗了我一次,你凭什么以为我会选择相信你?”

        “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会怀疑从小将我养大的哥哥?”

        云鹤贤知道夜婴说的对,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做出和夜婴一样的选择。

        要怪只能怪云岫太能装了,把身边的人骗的团团转。

        夜婴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他真的恨不得杀了云鹤贤。

        以往,只要是挑衅了他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可是云鹤贤陪在他身边六年。

        在这六年里,不可否认,他的心情因为云鹤贤变的还不错。

        夜婴将云鹤贤甩了出去。

        “最后饶你一次,再有下次,只有死路一条。”

        话落,他向会客厅走去,他一刻都不想在钟山多呆,希望云岫马上和他回青丘。

        然而,夜婴才走了两步,钟山突然响起了爆炸声。

        “轰”的一声巨响,一座洞府从里面炸开了。

        夜婴一脸冷漠的看去,但是等看清了那个被炸飞出来的人时,整个人瞬间爆怒。

        他的身影闪过,瞬息出现在云岫身边,将他牢牢的抱在怀里。

        云岫白皙的脸上多出来一道鲜红的巴掌印,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见。

        他的口中吐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胸前白衣。

        “大哥!”

        云岫冲夜婴笑:“大哥,没事。”

        才说完,再次吐出血来,喷到了夜婴身上。

        夜婴双手颤抖,像一头发了狂的野兽,凶狠的看向鹿悠悠和洛希城。

        洛希城搂着鹿悠悠的腰身,鹿悠悠怀里抱着龙蛋,面色黑的比之夜婴有过之无不及。

        “是你们伤了我大哥?”

        鹿悠悠黑着脸,毫不示弱道:

        “是又如何,这是他自找的。”

        “你们找死。”夜婴的威压倾泻而出,无情的拍向鹿悠悠。

        洛希城第一时间释放出了自己的威压进行抵抗。

        站在他身后的众神也不甘示弱,全部和洛希城站在统一战线,一同对抗夜婴。

        等云鹤贤飞过来的时候,双方的威压正在进行激烈的角逐。

        夜婴以一人之力,抵抗住了所有上神的威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鹤贤一头雾水,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儿工夫就让一向冷静的洛希城都一脸杀气。

        鹿悠悠怒视云岫道:

        “他突然闯入洞府,要打碎龙蛋。”

        云鹤贤相信鹿悠悠不会说谎。

        “夜婴你听到了,是云岫心怀不轨在先,被打伤也是他活该,你不要继续助纣为虐了。”

        夜婴不相信鹿悠悠说的话,云岫的善良是整个阴面的人都有目共睹的,他没有道理去伤害一个刚刚出生只有一个月的龙蛋。

        双方一时间处于僵持状态,谁都不让谁。

        那么,云岫是不是像鹿悠悠说的那样要伤害龙蛋呢?

        答案是肯定的。

        原本云岫和洛希城等人确实在会客厅,但是聊了一会儿后,云岫说要告辞。

        洛希城等人巴不得他赶紧离开,钟山有他不多,没他不少。

        就这样,众人看着云岫飞走了,没太当回事。

        却没想到云岫根本就没有离开钟山,中途折回来去了鹿悠悠所在的洞府,并强行破了洛希城布置的阵法。

        到了洞府后,他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将龙蛋碾碎。

        “啧啧啧,这个世界上有洛希城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多余的蛋,本不该存在于世上就应该被打碎。”

        他口吐狂言,要对龙蛋下手。

        鹿悠悠冲过去,巴掌挂着风声袭来,夹杂着法术的一巴掌,抽在了云岫脸上。

        云岫不仅不见生气,反而笑的格外开心。

        “这一巴掌打的真好,若是被我可爱的弟弟阿婴看到,你说他会怎么为我报仇呢?”

        “嗯,我想他会把你们全都杀了,你说呢?”

        鹿悠悠将龙蛋护在怀里,警惕的防备着云岫。

        “不过,一个巴掌可不够哦,我再助你一把可好?”

        接下来鹿悠悠就看到云岫释放出法术,将整个洞府变成废墟,还打了自己一掌。

        这一系列的操作,无不说明着云岫是个无人能及的疯子。

        变态程度,让鹿悠悠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