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玄幻:我真没想当人皇啊在线阅读 - 第401章群殴!

第401章群殴!

        第401章群殴!

        徐晏清,许天剑,天凤圣子,以及九翎使徒那位天骄的无始果已经不能去争夺!

        毕竟规矩定下,他们若不遵守,之后他们即使夺得无始果,又会掀起新的争抢。

        如此无休止的争抢,只会两败俱伤。

        但。

        陈非寒那边可没这规定。

        所以九幽魔子提议联手是完全行得通的!

        郑九血怦然心动。

        一来本就对陈非寒充满怨念,二来无始果的诱惑太大,他也很不甘空手而归。

        有机会,为何不争取?

        “我去联系战九霄他们。”

        郑九血直接道。

        “好,那我就去找源不败,相信他一定很乐意。”

        九幽魔子冷笑。

        “暗子,姬龙虎那边,剑卒,天墓几人也可以叫来。

        既然要打,那就狠狠打。”

        郑九血森冷道。

        九幽魔子眼皮一跳,狠还是你郑九血狠啊。

        很快。

        战九霄,源不败等人就是先后收到消息,几乎没怎么沉默,他们就是答应了。

        他们,可都和陈非寒有仇的。

        “我倒要亲自见识下他的强度!”

        姬龙虎低语。

        许天剑等人自然也知道了,皱了皱眉,但他们此刻最重要的是摘取无始果,自然不会顾及其他。

        无双神女人都沉默了,忽然觉得以前霸绝无双的天骄们也不过如此……

        “你动不动?”

        白泽圣子问一旁重明圣子。

        “我可是要脸的。”

        重明圣子道。

        “明智。”

        白泽圣子一笑。

        “怎么,你看好他?”

        重明圣子讶然。

        “我总觉得那大帝传承者比咱们看到的还恐怖。”

        白泽圣子幽幽道。

        重明圣子悚然一惊,白泽圣子可不会空口说白话,定然是发现了什么。

        另一边。

        九翎使徒等团体的势力也在商量着。

        九翎使徒的那位天骄叫做北秋,年纪虽小,但实力却是顶尖,丝毫不输九幽魔子这些人。

        他长的清修,背后却斜背一杆足有他人两倍的玄铁大枪。

        而在边上。

        剑卒和天墓的两个顶尖天骄也在。

        这三个团体关系不错,北秋得到无始果后,两人更是替他护法。

        剑卒的青年叫许独一,一头青发颇为显眼。

        这人在四星区域也极其有名,本来是被放逐剑魔阁看好,却因为不想修魔而加入了剑卒,是极其罕见的正道剑修,一手正气剑倒是独一无二。

        天墓那人这叫上官弘,背着口黑色棺材,看着极为渗人。

        据说棺材里葬着的是他上一代天墓修士,这是天墓的传统,一代传一代……

        “那人的确恐怖,我们要不要插一脚?”

        上官弘询问。

        “按我说,既为大帝传承者,估计也杀不死他。

        你们两个去夺得无始果的概率也低,倒不如放弃。

        毕竟得罪一个大帝传承者,最后还什么都没捞到,那就太难受了。”

        北秋直接道。

        “北秋说的在理。”

        许独一沉声道:“再说咱们和他无冤无仇,人家还是罕见的大帝传承者,没理由出手的。”

        “那好吧。”

        上官弘叹气。

        像他们这样的小团体在四星区域不多,但在镇炎龙国却不少。

        而且他们的总部也在镇炎龙国,算得上顶尖团体!

        当然,他们是属于比较正派的了,行事也极其讲道理。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么多四星顶尖天骄联手,那人能撑多久。”

        北秋笑道。

        “估计不会太久,镇炎龙国那些荒子来了也没辙。

        毕竟四星区域的顶尖天骄,放到镇炎龙国也顶尖。

        而且这一代天骄,明显比往常强很多!”

        许独一道。

        “那这么多人联手对付大帝传承者,岂不是说他更变态?”

        上官弘笑道。

        “这算得上另类了,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我估计也就镇炎龙国那个最强荒子级别的,才能镇压他了……”北秋沉声道。

        而此刻。

        无始果已经随手就可摘取,但陈非寒不想太醒目,也就没有收起。

        这时他在熟悉无始树,发现无始树的根系扎到了很深,好像还在汲取无始山中的力量。

        “这是…八荒之气?”

        陈非寒眼珠子瞪大了一分。

        无始树好像是汲取八荒之气,却将其炼化为纯粹的生机,以此滋养自己。

        也正是因此,陈非寒一开始也没察觉。

        “这是能转换力量啊,这无始树牛啊。”

        陈非寒心中惊喜。

        陈非寒就觉得无始树与神魔有关,这一查看果然没错。

        而且。

        陈非寒看了眼此地深处那祭坛。

        掌控无始树,让他知道那里的确有大凶险,顶尖天骄去了都得死。

        不过陈非寒却知道,自己估计没事。

        因为无始树似乎就能过去,还能庇护陈非寒。

        而且陈非寒体内的九颗神魔珠,估计也会避免他被攻击。

        “这就牛逼了。”

        陈非寒想大笑,好事真的是一件连一件。

        这神魔秘境实在是太对他胃口了,要不是时间一到就会被主动传送走,陈非寒都想住在这里了。

        在陈非寒眼中,这就是和天劫峰相同的造化之地!

        他幻想着往后自己拿回天劫峰,然后洞察此地的秘密,快乐的在这里修行……

        想到高兴处,都咧嘴傻笑起来。

        但很快。

        咻咻咻……

        源不败他们围了过来。

        陈非寒一滞,眼眸顿时变冷。

        “你们想干什么?”

        他冷喝。

        “干什么?”

        九幽魔子冷笑起来:“自然是来夺无始果!”

        “这已经归我了。”

        陈非寒冷冷道。

        “天地宝贝,强者得之!”

        郑九血讥笑。

        “诸位,过分了。”

        百花神女站出来,眼眸中闪过一丝薄怒:“此次争无始果,谁先得到就归谁,诸位难道不准备遵守了?”

        几人一滞。

        被陈非寒说也就算了,没想到百花神女也站出来替陈非寒说话,这让他们多少有些羞耻。

        但。

        他们更愤怒了。

        百花神女此刻站出来,显然是看上陈非寒了。

        “规矩是我们的规矩,可不包括他!”

        远处许天剑眼眸更寒:“神女,无始果的珍贵程度你也知道,他们没理由放弃的。”

        “那我出去后,倒要问问你们长辈,为了宝贝,是不是可以肆意妄为。”

        百花神女眼眸更冷。

        “让开吧,你拦不住的!”

        源不败不耐道:“无始果又不是他的,他也没拿到手,我们自然有资格争夺!”

        百花神女没再说话,毕竟这些人显然是铁了心。

        “话倒是一套一套的,说的冠冕堂皇!”

        赵明月这时却是冷笑:“有本事单打独斗,这么多人联合起来算什么本事。”

        众人脸一黑。

        “无始果在谁手上,我们就找谁!”

        九幽魔子冷冷道。

        “无耻!”

        赵明月直接拔刀,霸气十足,其他登仙楼修士也如此。

        不过。

        九幽魔子这群人显然不惧。

        而这时。

        陈非寒冷冷道:“无始果已经是我的了,你们要动手,可别怪我不客气。”

        “你揣进兜里了么,就说是你的?”

        郑九血冷笑。

        陈非寒一把就把无始果塞入怀中:“来,你再说话。”

        郑九血:“……”

        众人:“……”

        不少人更怒瞪郑九血,不知道这货瞎比比什么。

        而下一刻。

        “别废话,直接动手,镇压了再抢!”

        九幽魔子厉喝,毕竟不占理,说多错多,直接动手就是。

        这一瞬间。

        九幽魔子,郑九血,暗子,姬龙虎,龙子,麒麟子,战九霄,源不败等天骄齐齐动手,这方区域直接掀起恐怖狂风。

        而对面,陈非寒除了百花神女和登仙楼一众修士,再无其他帮手。

        穆剑华他们都浑身发凉,毕竟对面天骄太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打。

        不过这时。

        “你们无需动手!”

        陈非寒冷漠的声音响起,直接站到他们前面。

        他眼眸冰冷至极,更透着恼怒。

        老子就那一枚,你们还敢动手?

        欺人太甚!

        既然如此,老子不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