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符箓老祖的马甲要掉光了在线阅读 - 第756章 容洌的心思

第756章 容洌的心思

        原本夏知微还不明所以,等听到最后那句话时,脸颊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夏知微嗔怒的瞪大眼睛,“妈!”这声音难得多了一丝不满。

        夏母没好气的伸出手,在她前额戳了一下,“你啊你,有些事可不能任由男人随心所欲,你觉得难受了一定要说,知道吗?”

        夏知微发觉这个话题越说下去真的没完没了,赶紧敷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行了,你记住就好。”夏母已经不想再听夏知微的辩解了。

        两人说完话,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这边的司老夫人也已经警告完了,赶紧拉过夏知微的手,心疼不已:“夏夏你放心,奶奶刚才已经教训过小四了,身体是自个的,以后你也别让着他,该拒绝咱们也得懂得拒绝!”

        这话一出,夏知微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脸色又再次染上一抹粉红,佯装生气的喊道:“奶奶!”

        见她这样,司老夫人面上的笑越发浓郁了,“哈哈好,夏夏不气,奶奶不说了。”

        夏母看了一眼时间,忙不迭地开口:“厨房还温着早餐呢,你们俩先坐下,我去端出来。”

        司老夫人点了点头,“对对对,瞧我都忘了,两个孩子还没吃早饭呢。”说完也赶紧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夏知微气得狠狠瞪了司晔一眼,降低了声音问:“你究竟同奶奶说了些什么?”

        司晔无辜极了,满脸委屈,“老婆,我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奶奶自己猜测的。”

        夏知微才不信呢,冷冷的“哼”了一声,便率先走到餐厅,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

        吃完“早饭”,夏知微便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

        电话那头一片安静。

        夏知微眉头轻轻拧了一下,眉心不耐:“哪位?”

        正当夏知微想要挂断时,对面终于开口了。

        只听他轻笑一声,嗓音低沉:“夏小姐,还记得我吗?”

        这声音有点熟悉!夏知微第一反应便想。

        她眉头微蹙,脑海里思绪翻涌,下一瞬便回忆起这道声音的主人。

        ——任家少主。

        夏知微可还记得,小司的父母至今还在对方手上。

        她眉眼泛着一层寒霜,冷漠的问:“不知任家少主有何贵干?”

        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了一瞬。

        很快就恢复如常,轻笑一声,“看来你已经从司老爷子的口中知道了我的身份。”顿了一下,“昨天我送的贺礼,夏小姐可否收到了?”

        就算知道了夏知微已经同司晔结婚,可任家少主私心里仍然喊她为夏小姐,不愿意承认她是司家的少夫人。

        贺礼?

        夏知微蹙了蹙柳眉。

        任家少主送的贺礼,怎么没人告诉她?

        话虽如此,可她语气依旧云淡风轻,“任少主心可真大,明知道司家联合四大世家在搜寻你的踪迹,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

        说到这里又变得有些冷淡,“更何况我同任少主只见过一回,我们之间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吧!”

        任家少主眼神微闪,似笑非笑地说:“夏小姐话别说的那么早,说不准以后我们两人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

        顿了顿,声音突然变得缱绻缠绵,“我对夏小姐可是感兴趣得很。”

        夏知微握着手机的手指蓦地收紧,周身萦绕的清冷气息几乎能透过手机,传到任家少主那一边。

        任家少主许是有所察觉,面上笑意更深,“夏小姐,郑重介绍一下,我如今的名字是容冽,我很期待能从夏小姐口中……听见这个名字。”低沉的嗓音刻意拉长,多了一丝缠绵悱恻的味道。

        夏知微嗓音清冷,眼眸毫无波澜:“抱歉,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容冽低低的轻笑一声,“夏小姐,尽管司家老爷子这些年将这个孙子的身体状况捂得严严实实,可这世上本就有不透风的墙,就好比他做的那些违背良心的恶事,我相信总有一天他定会自食恶果!”

        最后一句话,他的语气难掩浓浓的恶意。

        夏知微眉心紧紧蹙成一团,没忍住提醒了句,“任少主,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当年所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

        这话一出,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

        容洌的失态紧紧是维持了几秒,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在他看来,如今夏知微嫁进了司家,肯定是站在司老爷子那边,她的话也未必能信!

        他虽然对夏知微有些兴趣,可也没有到非要不可的地步!

        一旦两人站在对立面,容洌不见得会心软。

        容洌眼神难掩讽刺,眸光微黯,“夏小姐,当年我虽还小,可我有眼睛,会自己看!谁是灭了我任家的罪魁祸首,我心里有数。”

        夏知微见他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轻轻叹了一口气。

        既然他执意要同司家作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容洌的情绪变幻莫测,语气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司晔的恶意,“司晔的身体想必支撑不了多久了,所以夏小姐先别着急拒绝,我可是很期待往后同夏小姐在一起的日子呢……”

        说完畅快的笑了一声,“等司老爷子最看重的孙子没了,我再送司白玄和莫夕夫妻上路,夏小姐,你说司老爷子遭受了重重打击后,还能坚持几天?”

        “哈哈,任家除了我以外都死绝了,司家也该如此,不是吗?”

        夏知微:该死!

        要不是她还尚存一丝理智,只怕这会手机都直接被她捏碎了。

        “容冽,你最好期待你自己能蹦哒得久一点,否则我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她眉眼夹杂的冰冷气息,径直穿过手机,传到容冽身上。

        容冽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寒颤,只是他情绪向来控制得很好,面不改色的轻笑:“果然,这个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说不出的动听!”

        直到现在,他依旧肆无忌惮的调笑。

        察觉到夏知微越来越冷的气息变化,容冽总算收回了自己调笑的语气。

        他轻咳一声,眼眸微深:“夏小姐,我们做个交易吧!”

        夏知微眸光微动,声音依旧清冷:“什么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