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完全拟态在线阅读 - CM173 咒界统合

CM173 咒界统合

        交流会结束后,黛冬寒选择了休假,名为疗养身体,实则是与某位诅咒师见面。

        在一间寻常可见的咖啡厅内,坐着一位身穿袈裟的俗家和尚。

        “好啦,我的任务就到这里了,拿人钱财,与人方便,黛先生可不要跟人打小报告哦。”

        负责联络的人是冥冥,对方出了很大的价钱请她帮忙,对于钱她一向是不介意的。

        “当然,谁让我们是友好的合作伙伴呢。”

        黛冬寒目送着冥冥离开,然后坐到了和尚的面前,“想必您就是特级咒术师夏油杰吧?”

        “好眼力啊,不愧是最后的咒术师,我的情报看来你也了解不少呢。”

        夏油杰选择在这个节点与黛冬寒见面,自然是为了接下来的百鬼夜行做准备的。

        “想要让我袖手旁观,至少要拿出足够令我动心的数字才行。”

        黛冬寒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咖啡,味道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这个要放糖才会好喝的,不过苦涩的味道也挺不错呢。

        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对我来说都不是事情,这方面您完全可以放心我的诚意。”

        夏油杰将一张支票从袖口中拿出来,推到了黛冬寒的面前。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黛冬寒没有去看数字是多少,直接塞到了怀里。

        “像您这样优秀的咒术师,不如和我共举大业的好啊,呆在咒术界只会被排挤吧?”

        夏油杰为黛冬寒的处境鸣不平。

        “排挤?也要看是什么样的排挤。我问你,你会在意脚边爬着一堆蚂蚁吗?蚍蜉撼树而已。

        我事先说明了,你在我的眼中也是一只小蚂蚁而已,最好认清你的身份。

        我之所以和你对话,是因为我没兴趣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争斗,就算你俘获了祈本里香,也不会让我在意多少,白来的意外之财,不要白不要啊。”

        黛冬寒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夏油杰。

        “啊哈哈……哪怕是悟也不未曾在我面前这么狂妄过的啊。”

        夏油杰尴尬一笑,内心则充满了怒火,居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个少年太狂妄了,难怪会被咒术界排挤,这目中无人的态度,任谁都受不了的吧?

        “五条悟吗?

        在我的眼中,你们的争斗就和蚂蚁王国间的战争差不多,蚂蚁的战争会影响到人吗?

        你不用太过担心我,我不是对你们有没有兴趣的问题。

        用华夏诗经中的话来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的视野与你们的视野有何不同之处,你们随便争斗,我不会去坐山观虎斗也不会坐收渔翁之利,而是将整个咒术界全盘拿下。

        五条悟已经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迟早你们也会明白了,别把我当成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去看待。

        倒是你,夏油杰,拥有才能之人,不应该将自己固步自封的。

        区区一个乙骨忧太而已,夺取他的咒灵,在我看来不值得浪费你这么多的精力。”

        黛冬寒在咖啡中加了糖之后,觉得更不好喝了,还不如苦涩的味道呢,不过两者都不好,不如茶的清香。

        夏油杰就像是没有加糖的咖啡,而乙骨忧太是加了糖后的咖啡,他们都只是咖啡。

        如果说在饮品中,咖啡讲究的是雅味,那么茶就是意境了。

        “那就是仁者见仁了,像您这样天赋卓绝之人,自然不会觉得祈本里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我所拥有的【咒灵操术】如果获得了这只咒灵女王,会彻底改变现有的格局的。

        我只是希望您不会出手就好。”

        夏油杰当然不会觉得这个少年只是虚张声势,他完全有资格蔑视他,拥有那么多强力的手段,杀掉他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谈这些无趣味和无意义的事情的,之所以特地来一趟,是另有目的的。

        我调查了关于十一年前,天元与星浆体同化失败的事件,按理说不会失败的,毕竟有着六眼与无下限的后人。

        历史上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阻止天元与星浆体同化,但都未成功。

        而这一次却是因为天与咒缚禅院甚尔的出现成功了,也就是说,咒术界的平衡被打破了,可以说,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会是咒术界发生重大变革的时代。”

        黛冬寒收敛了气势,声音变得平缓轻柔。

        “哦……你想说什么?”

        夏油杰没想到黛冬寒的情报能力如此出色,其中有一部分应该是他的推理能力吧,通过对情报进行综合分析而得出更高级的情报。

        “天元虽然有【不死】的术式,但并非【不老】,单纯变老倒没什么问题,但老化到了一定程度后术式就会试图重造肉体,也就是【进化】,他将脱离人类成为更高次元的存在。

        我个人推测,那一阶段的存在应该没有所谓的【意识】,进化后的天元将会变得不再是天元,或者干脆说不是人。

        因此,我判定,有人可能在故意引发天元的进化,由此来实现对整个咒术界的干涉。

        能够想到并做到这种事情人,肯定不是现代的咒术师,而是过去的咒术师,可能是存在了几百年甚至千年的家伙,

        禅院甚尔、你都成为了他计划中的一环,我甚至在想两面宿傩是不是也和此事有关,如果真得有,恐怕千前年未定的事情会在这个时代再次地上演了。”

        黛冬寒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两面宿傩可是只剩下了手指呢,不过你的猜测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

        天元与星浆体同化的事件,当年,夜蛾正道接受天元的指示,委托我和悟来办这件事情,最后被禅院甚尔截胡,星浆体死亡。

        事后,我们虽然被告知,存在着另一个星浆体,天元已经完成同化,。

        但是,我也觉得这可能只是为了安抚外界的说法,很可能天元实现了进化。”

        夏油杰对黛冬寒更加忌惮了,凭借着当年留下的一些蛛丝马迹就推敲出了这些情报,太厉害了,应该说他确实拥有俯瞰整个咒术界的卓绝眼光吗?

        “我在踏上这个咒术界之前,想的只是称王称霸之类的事情,凭借一己之力来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大概和你的理想差不多了,只是我们的‘美好’各有意义罢了。

        但是呢,在了解到这个事情之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想要来个一劳永逸之举。

        任何时代都会出现杰出的咒术师,然而,大多都是在历史中昙花一现而已,没有一个人能够将过去现在乃至未来的咒术界,或者整个世界大一统。

        咒术界没有出现像秦始皇这样的人,而我决心实现咒术界甚至整个世界的大一统。”

        在此,黛冬寒宣誓了自己的志向。

        “……那个世界,会是我满意的吗?”

        夏油杰眯眼。

        “会是令所有人都满意的世界,不做到这般地步,有何资格称作大一统呢?”

        黛冬寒自信地点头。

        “那么我姑且做个投资吧。但是,这个投资是假定我失败之后或者死亡……”

        夏油杰笑了,这少年居然反客为主了。

        “很好,看来你理解了。

        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殊途同归,我们咒术师所祈求的未来都是为了咒术的世界而服务的,在这个基础上,你和我都是奋斗者之一。

        无论是你的成功还是我的成功,或是别人的成功,我们都在推进着变革。

        我始终相信,这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人类啊是群居生物,这个家园,除非不是人类,都会试图维护这个家园以让其变得更加美好,无论这个美好有多少种解释,都是美好对吧?”

        黛冬寒的咖啡喝完了。

        “这个观点我可以赞同,有的时候,不同道路与目的的人们却能够走在同一条路上,就是在求同存异啊,那么,接下来的百鬼夜行就请多指教了。”

        夏油杰也同时起身,他们不能够逗留的太久。

        “当然,我会尽力在京都杀咒灵的,这可是一个难得的赚钱机会。

        作为留学生也有这么一个好处,应对危及,咒术高专可以让所有人都免费工作,然而要让我行动起来,就必须支付相应的费用啊,谁让他们把我排挤了出去呢,既然不把我当成自己人,那就支付报酬吧,这回我可要狮子大开口一回,不然嘿嘿……”

        黛冬寒也要开始快速积累财富了啊。

        “那我也会相应地对京都特殊照顾,多安放一些咒灵,对你这位最后的咒术师表示尊重。”

        夏油杰明白,咒术界已经开始压制不住黛冬寒了。

        “那就多谢啦……”

        黛冬寒率先一步离开,咒术高层最近对他的监视更加严密了,甩掉的那些人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来,要赶紧买点东西回去静养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