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完全拟态在线阅读 - CM174 打不过就加入吧

CM174 打不过就加入吧

        在狭义的咒术界面临危机之际,黛冬寒以回乡省亲为由,向乐岩寺嘉伸递交了请假条,之所以没有通过庵歌姬,是因为他的请假时长很久,要到明年才会回到这个所谓的咒术界。

        “三个月的休假——胡闹!我不会准许的!”

        乐岩寺嘉伸将请假条揉成了一团,扔到了桌子上面。

        “你不会以为能够命令我吧,乐岩寺校长?唉呀,唉呀,至今为止,我在祓除咒灵时的身份都属于劳务派遣啊。

        听说又有几个负责京都的咒术师被袭击了啊?”

        夏油杰手下的诅咒师袭击了咒术高专设立在京都的几个驻地,只有京都,为什么,因为最后的咒术师,也就是他,坐阵在这京都,所以为了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限制住他的行动,咒术圣地京都受到了针对,而另一个百鬼夜行投放点东京新宿则相对平静。

        刚刚结束的交流会,咒术界也确立了应对百鬼夜行的策略。

        以五条悟和他黛冬寒为中心分别镇守东京与京都,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已经被彻底肯定了,但肯定他实力的咒力高层,仍然天真的以为可以像以前一样操纵他。

        “你啊……处心积虑地在等待着这一时刻吧!”

        乐岩寺嘉伸露出了杀气。

        “没错哦,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听话啊,作为一介天真的少年任劳任怨啊,哪怕备受你们的打压也依然无怨无悔,在这边的收入确实比我家乡的高许多,你们以为像我这种穷酸的乡下小子肯定会满足现在的待遇吧?

        我啊,只是在麻痹你们而已,拥有特级实力的我,拿着寒碜的报酬不辞辛劳的奔赴各个任务的场地,对你们的各种打压和命令,听之任之,毫无反抗……

        啊呀,难道你们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这叫做天真?已经是蠢了吧?

        在你们把我当成猪欺负的时候,疏不知你们在我的眼里也是猪啊。

        因为我的存在,百鬼夜行的压力减少了很多吧,但是啊,我要回家了啊。

        同时,你们最近在监视我吧,我承认,夏油杰和我接触了,他听说了你们给我的劳务派遣费用之后,十分豪爽的大手一拍,给了我十倍的报酬啊。

        一来,我不被你们当成咒术界的咒术师看待,甚至可以说不被你们当人看。

        二来,我的工作能力与报酬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你说,我为什么要为你们服务呢?”

        黛冬寒直接摊牌了,他为什么要忍耐呢,就是在等着这一刻。

        今天是2017/12/20,24日就是百鬼夜行了,这个时候,他的离开会令京都防线受到重挫,如果再临时进行调整和重新征召人手,都会来不及的。

        同时,还要考虑他会加入夏油杰一派。

        那么——咒术界将会必败!

        “你终于露出了狼牙了啊——!”

        乐岩寺嘉伸发觉到自己被这个年轻人狠狠的耍了一回,他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刻露出獠牙,还以为他会藏得更久一点。

        “老东西,想必你已经明白了吧,我成为了左右咒术界天平的最重要的一颗砝码!

        如果我被夏油杰收买,咒术界会在百鬼夜行之际毁于一旦!

        哈哈哈哈——!

        傻了吧?”

        黛冬寒猖獗地大笑着,眼中流露的只有冷漠,“我出身华夏,这边的人你以为我会在乎吗?我甚至在想,如果这边的咒术界毁灭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在我的家乡建立一个新的咒术界呢?

        那个时候我就不需要听你们的耳提面命了,而是自立为咒术之王啊!”

        “那就……”

        乐岩寺嘉伸眼中流露寒光。

        “杀了我吗?你能吗,你们能吗?虽然说高层中都是一群玩弄权术的草包咒术师,但老头子你不是吧?

        你应该明白我的级别,乙骨忧太之流和我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啊!

        还是说要让五条悟来杀我呢,而他要和我战斗多久才能够杀掉我呢?

        到时候夏油杰的百鬼夜行完全可以提前啊!

        五条悟确实比我强,但不代表我就很弱,我的最强在于不死啊,哪怕封印我,在我苏醒的那个时代,是否还有着五条悟这样的咒术师呢,是否会站在你们的立场上呢?

        也就是说你们不敢冒着咒术界被毁于一旦的风险封印我,那封印不了我也杀不了我,你们怎么办呢?

        啊哈哈哈哈嘿嘿哇嘎嘎——!

        想不到啊,天底下还有你们这般愚蠢的人啊,居然妄想着欺压世界最强之人,你们的脑子没事吧?”

        黛冬寒忍受不住了,因为这太好笑了啊,这就像是凡人想要把神踩在脚下一样,谁才是最天真的呢!

        “你想要什么——!”

        乐岩寺嘉伸失去了所有的锐气,他开始妥协了,眼前这个人没有一点的天真和愚笨,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掌舵的人了。

        “最坏的结果,不是我协助夏油杰,而是我公开与咒术界为敌吧?

        你们这些老东西的自欺欺人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咒术界,所有人都觉得我被你们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但是啊,当他们明白我并不是受到了你们实力压迫选择了服从,而是故意为之后,咒术界的权威将他们的心中彻底丧失。

        所有人都以为你们可以像驱使五条悟一样驱使我,可是啊,我和五条悟是不同的啊,我是劳务派遣啊,知道这个的只有少数人吧?

        当所有人知晓,我不在你们这个咒术界的名单之内后,那就代表我完全可以随心所欲。

        那时候我就有理由联络岛国以外世界上的所有咒术师和诅咒师,成为他们的领袖,重新建立所谓的咒术界。

        像你们这么弱的一群垃圾,消灭不了五条悟还除不掉你们这些咒术界的害虫吗?

        所以啊,从现在开始供奉本大人吧,施加给我的,我会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黛冬寒将双腿翘在了桌子上面。

        “具体呢?”

        乐岩寺嘉伸这时候反而平静了很多。

        “不愧是老谋深算的人啊,这时候你变成了藏起獠牙的狼了啊,可惜是匹老狼。

        无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其实嘛,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虽然张狂了几句,可我还是明白,正义必胜这件事情的。

        你们可以继续愚弄咒术界与咒术师们,我无所谓,也不在乎。

        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钱,我啊,是穷怕了,家乡还有很多弟弟妹妹们需要照顾,我是真得想要做一个慈善家的,帮助所有的孤儿,这是个无底洞。

        从我拥有的业力拳,你,以及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所行所为皆数正义。

        之所以来这么一出,是因为正常的赚钱,是很难做到慈善家的水平的。

        夏油杰给了我十倍的报酬,那么你们也按这个比例比吧,这个报酬指的是正常水准的报酬。

        特级的十倍!

        接受不了就决裂。

        从现在开始,你们要笼络我了,明白吗?

        夏油杰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适用于你们,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

        黛冬寒只伸出了一根手指。

        财富,人脉,统治力,在实现统治力之前,首先要积累财富与人脉。

        “……十倍吗?可以。

        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够为我解惑。

        如果你被正常的对待,会有今天吗?”

        乐岩寺嘉伸觉得这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只能说他们确实脑抽了,居然会目中无人的螳臂当车。

        “会的,只是实现的方式可能会是另一种。

        当初和九十九由基见面时,我就把她当成猎犬看待了,我一直在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只能说,你们真得太懂我了啊,我要感谢你们,超级感谢你们不讲仁义道德的打压我羞辱我压迫我,让我有理由,能够更快地迈出这一步。”

        黛冬寒没有说谎。

        从一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那看来,这一局是我输掉了!”

        乐岩寺嘉伸意识到黛冬寒不是一个小狼崽子,不能够用他稚嫩的外表来衡量这个人的上限与下限。

        “……我预料夏油杰会死,但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复活,我并不是指他从咒术师变成咒灵,只是有这个感觉。

        我之所以没有选择横扫天下,是因为还有很多未能够看透的危机存在,这个危机从千年前就开始了。

        所以,让我们努力维护这个咒术界吧。

        十倍的报酬仅限于这次百鬼夜行,之后正常给即可。

        我才不是像你们一样过分的家伙呢,懂得见好就收,唯有激流勇退之人才能够笑傲于咒术之巅。”

        黛冬寒将两面宿傩的三根手指放在了桌子上面,“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入籍咒术界了,没问题吧,乐岩寺嘉伸校长?”

        “没问题……”

        乐岩寺嘉伸浑身颤动着,这个年轻人,不是可以为敌的,绝对不能够做敌人。

        “与其让我成为对手,不如让我成为你们中的一员,打不过就加入,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会入赘禅院家,也希望你能够帮我达成这件野望,毕竟目前禅院家的大多数人都只是在与我虚与委蛇而已。

        不用着急,时机总会到来的,到时候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禅院家主的位置。

        然后,我会执掌咒术界。

        不可否认的是,这边的诅咒确实更强,是世界的中心,岛国每年因诅咒而死亡的人远超世界的其余地方,这里才是我大展身手的舞台。”

        黛冬寒知道乐岩寺嘉伸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了。

        “百鬼夜行结束后,我们进行一次情报上的交流吧,至少也让我明白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才会有支持你的理由。”

        乐岩寺嘉伸当然明白,黛冬寒之所以没有继续咄咄逼人,是想要翘动他这块顽石。

        “这是必须的。

        老头子,你可是我猎犬名单上的重点对象啊,你这把老骨头还要多活上几年才行,否则我可是会很头疼了。”

        黛冬寒想要得到保守派的支持,乐岩寺嘉伸是位关键人物。

        “目前有谁知道?”

        乐岩寺嘉伸询问道。

        “九十九由基、五条悟、夏油杰,不过他们都是猜测的水平,而你会成为第一个知晓我的计划的人,只有你有这个资格,别人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而是定力不够。

        维持世界基盘稳定的,往往不是聪慧的人强大的人,而是定力足够之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发挥作用,平时韬光养晦,在关键时,倾尽全力。

        所以,你该针对我针对我,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你我之间矛盾极大,所以才更加保险。”

        黛冬寒认真说道。

        “……原来如此,这是你的另一个目的,故意和我针锋相对吗,确实,几乎不会有人相信我们能够合作的。

        那你不担心我会反水,将计就计吗?”

        乐岩寺嘉伸这一刻承认,黛冬寒是个拥有着大智慧的人。

        “你想错了,我会竭尽全力,为了这个世界赋予我的命运,然而不代表我不完成就会如何如何。

        所以,哪怕失败了那也一样可歌可泣。

        征服王死后,帝国四分五裂;秦始皇死后,帝国二世而亡。但他们都有留下什么。

        我不一定要成功,但我必须开拓,我实现不了的,一定会有人实现。

        如果你觉得它应该失败就随便你吧,我会尽力做到一切,最终的成功与否,过度纠缠,反而会精神失常。

        正因为这是大事业,所以才不能够抱有着如果怎样的心态,前怕狼后怕虎,最后甚至会自己怀疑自己啊。

        而且,我有自信,你一定不会掉队的,虽然是条老狗,但曹操不是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

        黛冬寒起身离开了。

        “……我说你啊,什么老狗啊——!给我尊重一下老人家!”

        乐岩寺嘉伸脸再次黑暗了下来,想起来了,和九十九由基是一个货色。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你要不要当我的猎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