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将立于食物链顶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解剖和占有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解剖和占有

        那些毛虫释放出来的细软丝线,是徐云书驻足留步至此的关键因素。

        尽管经历了怪鸟来袭、天降美食的意外,但他仍旧清晰记得自己最初的目的。

        在料理完了所有被扑杀的怪鸟后,徐云书终于有了闲暇功夫,向之前那片被织就的巨网处看去。

        当地衣林喷出浓浆,怪鸟自空中飞来的时候,徐云书就对这些吐丝毛虫的行为模式有了一定的猜想。

        结果不出他所料。

        那片巨网阵的地面上,多了许多切片血肉。

        这是怪鸟的盛宴,徐云书的盛宴,同样也是这群吐丝毛虫的盛宴。

        它们织就这张锋利的巨网,并不是为了阻击贸然闯入林中的徐云书,而是根据祖辈遗留在基因中的生存模式,在地衣林繁衍的夜晚守株待兔,等待怪鸟群自己撞上猎网。

        如此一来,它们就有了充足的食物。

        梦境森林中的狩猎关系,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在这之前谁能想到,这种连初级掠食者都不是的弱小毛虫,居然凭借着种族特性,成为了怪鸟的天敌呢?

        徐云书感慨着梦境森林的奇诡,同时给自己增添了一层谨慎之心。

        或许弱肉强食是梦境森林的基本规则,但经历今夜的事件后,谁又能信誓旦旦保证,他今后所见到的任何一种弱小的虫豸鼠蚁,不会成为自己的克星呢?

        悄悄迈步过去,借着月光和星光,徐云书看到了翻涌的虫潮。

        比起梦境森林一隅正在闹腾着的地底虫蛹灾祸来,眼前这地衣林中的虫潮不管从规模还是辣眼程度都远远不及。

        这些吐丝的毛虫只是匍匐在厚切的生肉片上大快朵颐,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动作了。

        它们很满足自己的狩猎成果,证据就是,徐云书制造的切片更多,但没有任何毛虫爬到这边来跟他抢食吃。

        这些怪鸟的血肉被毛虫饱餐之后,剩余的部分会化作养料,继续滋养着地衣林,让地衣更加茁壮成长,在繁殖的季节里喷出更多的浓浆,以此吸引更多的怪鸟前来觅食。

        徐云书细细琢磨,这算不算梦境森林里的生死轮回?

        哲学上的事情他暂时没空思考,比起宏大议题来,他更关注的是小小毛虫的生理结构。

        他对这几乎无形无影的细软丝线充满了好奇和占有欲。

        强化过视力后,徐云书未发现再有任何丝线的影子,他犹自不放心,甚至超频了片刻,仍旧没有看到随风飘飞的丝线。

        这让他对丝线的特性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回忆起了甫一遭遇所谓的“亮线”时,那怪异的感觉。

        当丝线附着固定到地衣茎秆上时,因绷直而有了片刻的反光,形成一道微弱的亮线。

        当徐云书撞到“亮线”时,身体被瞬间切割,但在那之后,他并未第一时间察觉到丝线的存在。

        直到此时,看到了那张被编织的巨网消失不见后,他才意识到这丝线的特性。

        这玩意估计无法反复切割,它只能是一次性的,在完成使命后,就会化作飞灰——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儿,反正就此消失不见了。

        松了口气的同时,徐云书心中也暗暗可惜。

        如果这丝线是一次性的话,那么它的实战价值就有些打折扣了。

        不过操作得当的话,应该也能发挥奇效。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关键的是,他究竟能不能将这手绝招复制下来。

        没有了丝线的阻挡,徐云书可以放心大胆迈步前进。

        这群正在用餐的毛虫并不是什么迅捷种,它们的行动方式跟现实世界里的毛虫差不多,一拱一拱的,根本跑不了,徐云书很轻易地从血肉片上揪起一只来,低头看着这肉嘟嘟的小虫子在他手掌中扭来扭去。

        尽管生活在地衣林中,但这毛虫意外地没有任何毒素积累。

        徐云书抓住一只后,剩余的毛虫并没有惊慌逃走,它们继续趴伏在新鲜的血肉上,似乎在表达着这群毛虫的生存观。

        就算是死,也要吃上一口新鲜热乎的。

        徐云书满足了毛虫的心愿。

        第一只被抓的虫子,在他求稳的心态下被直接捏死,并从一端用力挤下,于是这虫子的内部构造被彻底挤出来,暗绿色的汁液流得满爪都是。

        通过被挤出来的内脏结构和体腔液体判断,解剖它们并没有什么危险性。

        于是徐云书放心大胆了许多。

        甩了甩爪间的虫汁,他再度抓来一只毛虫,就地解剖研究起来。

        有了解剖研究浓疮怪物的经验,再度解剖梦境生物时,徐云书已经驾轻就熟。

        他的指甲就是最好的手术刀,只要进行细微处的强化,就能精确剖开毛虫的腹腔,将整个内里的结构显露出来。

        这毛虫狭小的体腔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枚乳白色的腔囊,这枚腔囊占据了整条虫的三分之一体积,腔室末端连接着毛虫的口器。

        徐云书心中一动。

        或许这就是毛虫贮藏丝线的器官。

        他用精准的手法将这相比毛虫身躯来说足够巨大的腔囊切割出来,摆在爪垫处细细观察。

        这腔室已经空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一层浅浅的粘液还附着在内壁中。

        徐云书犹豫了片刻,将这东西丢进嘴里。

        比起他的庞大身躯来说,这小小的毛虫腔囊连花生米都不算,顶多是瓜子的水平。

        吞入腹中之后,徐云书立刻调动起适应进化的潜能,尝试模拟这腔囊,以及囊体内残留的东西。

        小小的一点样品,被他强大的胃部瞬间消化干净。

        没咂摸出什么味来,人参果倒是没了。

        不过这并不打紧。

        徐云书放眼望去,可供品尝的试验品还有许多,他有足够的耐心。

        这就行了。

        于是,试吃品尝大会开始,参赛选手一人,总冠军同样也是一人。

        徐云书收获了他应得的奖励。

        他模拟成功了这奇特的腔囊,并真正在体内制造出了相同的器官。

        比起原版来,唯一的改变就是巨大了许多。

        理论上来讲,徐云书可以在身体任何部位创造这个器官,不过为了便捷性考虑,他还是将这储存特异蛋白的腔囊安置在自己的喉中。

        徐云书有意实验自己的新武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挤压喉间的腔囊,然后一口吹出。

        一瞬间,“千树万树梨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