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错过一生错过你在线阅读 - 第418章 真有意思

第418章 真有意思

        她刚刚掀开被子,律北琰便从客厅走了进来。

        “北琰。”乔安安抬眸看他,漆黑一片,她看不清律北琰眉宇之间的情绪。

        律北琰颔首,走到床边,弯身,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凉凉的印在她的眉心处。

        “安安,我们要回去了。”

        轰——

        外面又是一声惊雷,律北琰担心会吓着她,早早地捂住她的耳朵,阻隔了声音。

        乔安安将她耳朵上的手扯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发布会需要提前,我们的设计图泄露了。”

        乔安安瞪大了眼睛。

        她没想到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又是应寒舜?”

        “……”

        律北琰没有解释,但乔安安知道,一定是应寒舜。

        没想到这场继承人之争的号角刚刚吹响,应寒舜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安排了这么多眼线!一步一步,这是想尽办法要让律北琰措手不及。

        乔安安和律北琰、牧尘连夜赶回陵城。

        坐上车那刻,乔安安抬眸去看四楼卜冉冉的卧室。

        只见卧室的窗户,薄纱帘子拉上了,里面昏黄暖暖的灯光透了出来。

        她还看见……卜冉冉的身影。

        卜冉冉就站在帘子后面,好像是在送别。

        ***

        叩叩——

        “进来。”应寒舜语调带着不羁和轻挑,坐在沙发上,斜斜地靠着,简直是坐无坐姿,站无站像。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应寒舜懒懒地掀起眼帘看向来人,勾唇,抿了一口红酒,“律二先生,你来了。”

        他收起了自己的坐姿,却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律国实眸光复杂的看着应寒舜,“寒……”

        “律二先生是来问项目进展的吧?这个你放心,我们的项目完成的很好。”应寒舜断了律国实接下来要说的话,继续道:“至于北琰少爷那边,你也放心,没有你的批准,我自然不敢下手太狠。”

        只不过是撞了律北琰的一个左右手——司祭。

        只不过是用了点手段,砸了一些钱下去,断了律北琰手上项目的供货渠道。

        只不过是安插了点人,顺带着拿走了设计图,而设计图,此刻正躺在垃圾桶里。

        律国实扯了扯唇角,听完应寒舜的汇报,语气里都带着笑:“你做事,我一向是放心的。”

        应寒舜颔首。

        律国实径自坐在沙发上,与应寒舜面对面。

        他动了动唇,“寒——”

        手机铃声忽地响起,应寒舜勾唇抬手示意律国实噤声,起身接听。

        律国实看着应寒舜的背影,眸光酸涩,脑海里又想到应寒舜方才对项目的汇报,眸中的那点复杂压了下去,更多的是胜利者的自得。

        “我知道了。”应寒舜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深,背对着律国实,站在落地窗前。

        深更半夜,从高处俯瞰整个陵城。

        陵城已然陷入了沉睡,安静的很,只有少数的几盏灯亮着,诠释着孤独。

        他转过身来,律国实张嘴就要说话,应寒舜却又一次不留情面的打断:“律二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寒舜,你是知道我想说什么的,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吗?毕竟我是——”

        “律二先生。”应寒舜忽地打断,“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还有些项目上的事情需要处理。”

        律国实的话三番四次的被打断,他不禁有些恼怒。

        可对上应寒舜那毫无波澜,却表面上含着疏远的笑意的脸,他满胸腔的怒气便散了。

        点了点头,律国实道:“等这个项目结束也就差不多年三十了,寒舜,你跟我们一起过年吧。”

        “……”应寒舜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就这么定了。”律国实道,起身离开办公室。

        门刚刚关上,应寒舜那狭长狡黠的眸闪过森冷的光芒,“真有意思。”

        他话音一落,手机便从他的手中划出一道弧线,穿过窗户,隐没在了黑夜之中。

        与此同时,律北琰将乔安安送回到凤鸣苑,陪着她,看她睡着之后才走进书房。

        牧尘早早在那里等着。

        “司祭如何?”

        “律总,司祭已经醒了,目前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在医院多休养一段时间。”牧尘道,“律二先生那边项目的渠道我们也已经断了,而且应寒舜身边的人也受了重伤,想来也没有时间顾得上项目的问题。”

        “设计图呢?”

        牧尘从公文包里将设计图方在桌面上,道:“在这了。”

        律北琰睨着桌面上的设计图,寒眸微闪。

        既然应寒舜这么想玩,他自然奉陪。

        偷设计图?

        在他的眼皮底下安插眼线?

        应寒舜一开始断掉供货渠道的确是让他有了一点手足无措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点,不足为惧。

        此刻躺在应寒舜垃圾桶内的设计图,根本就是“狸猫”

        而真正的太子,律北琰早就已经让牧尘警惕带走了。

        眼线?

        他要的就是应寒舜用自己的眼线,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眼皮下到底有多少二心的人。

        应寒舜显然经过这些日子的商战,有些自傲,低估了律北琰的能力。

        但也正是这一次低估,给了律北琰一个反击的机会,起码应寒舜这会儿,应该焦头烂额才对。

        “律总。”

        “说。”

        “这是c国总商会的邀请函,只怕这一次,我们重创了应寒舜的布局,在商会上……”牧尘有些担心,毕竟应寒舜这个人,什么阴损的招数都可能有。

        律北琰视线落在邀请函的封面上,“他只要还想要在律家安安稳稳的待下去,这一次就不会做什么。”

        牧尘垂眸,“是,这次的总商会也邀请了少夫人。”

        律北琰眸光沉下来。

        许久之后,律北琰冷冷的命令:“多派些人手,务必保护好少夫人的安全。”

        “是。”牧尘毕恭毕敬

        律北琰将邀请函把玩在手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牧尘犹豫了一下问:“律总,你是在担心应寒舜对少夫人……”

        “他不会有这个机会。”

        忽地,整个书房的温度下降几度

        牧尘不由得后背发凉。

        按理来说应寒舜应该不会胆子大到在公众场合做出什么事情来,但……这次的商会,应寒舜绝对是最大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