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神级圣医在线阅读 - 第296章就你他妈话多

第296章就你他妈话多

书迷正在阅读:吞噬古帝
        第296章就你他妈话多

        “难道,就这么算了?”

        一名武盟弟子不甘地说道。

        他们虽然打不过陈风,但不代表武盟没有人打得过他,武盟还是有很多的强者。

        “自然不能这么算了,武盟的长老已经下来了,估计马上就到了,等着清算吧,他会付出代价的。”

        “我们走,等着看好戏便是。”

        于炳冷哼一声,目光闪过一抹阴沉之色。

        ……

        目送着武盟弟子离去,沛军、沛红父女一脸懵逼。

        “爸,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们收了钱还不办事。”

        沛红一脸迷茫,看到陈风安然无事,一脸不甘。

        沛军捂着火红的脸颊,沉声说道:“武盟的人,不过徒有虚名,指望不上他们,只能靠我们自己。”

        说完,沛军的眸子眯了起来。

        “两位,看样子,你们叫过来的人不行啊。”

        陈风微微一笑。

        “哼,不要得意,我知道你的新原集团现在就是一具空壳,忘记告诉你,当年那一笔烂账就是我设计的。”

        “这一笔钱,虽然夏美一已经已经同意了,但我有权追回来。”

        “只要一个电话,这笔钱银行就会给我退回来。”

        沛军沉声说道,目光之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打肯定是打不过,不过玩计谋肯定是他更胜一筹。

        “爸,打出去的钱,怎么能退回?”

        沛红一脸迷茫。

        “我在合同上做了手脚,只要打个电话,不仅要原路返回,还要给贴利息。”

        沛军得意洋洋地说道,为自己的精明感觉到十分自豪。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怎么能跟他斗?

        陈风皱了皱眉,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

        “那你就等着瞧,最多三分钟。”

        说完,沛军直接打了一个电话。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陈风便接到了春向雪的电话,说钱已经被转回去了。

        “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阴险。”

        陈风的脸色阴沉,这可是他的钱,何况现在公司十分缺钱,观星楼也缺钱,两个项目都缺钱。

        沛军这么一搞,无形之中会打断新原集团新药研发的进度。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是夏美一的来电。

        “夏小姐,你们公司的人,将那一笔账给转了回去,你说,怎么处理?”

        陈风沉声说道,比起沛军,他更愿意相信夏美一的话。

        电话的另一边,夏美一沉默了片刻,“要不,算了吧。”

        “他是我公司的高管,我也没有能力压住他,若是他狗急跳墙,说不定我们会有麻烦。”

        “这一笔钱,等我挣够,我私人还你。”

        夏美一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一码归一码。”

        陈风挂了电话,看向沛军的目光之中已经带着一丝冰冷。

        “看样子,还是我爸厉害,你斗不过我们,我知道你很能打,有本事,把我们给打死。”

        “打死人,你也是要坐牢的。”

        沛红得意地笑道,目光之中终于露出一抹快意。

        “你们太过分了,做人怎么无耻到这种地步。”

        陈风在道德上对父女二人进行了强烈的谴责。

        同时,脑海中快速地思考对策。

        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一道身影冲过来,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对策,有了!

        “你们既然是普益商会的人,应该知道你们的头上还有实力更强大的人,实话告诉你们,我在普益商会有人。”

        “识相的话,把我的钱给我转回来,然后我们重新签一份还账协议。”

        陈风缓缓说道。

        “你在普益商会能有什么人,无非是夏美一,这个小贱人,我迟早会将她给拉下水。”

        “凭她,还斗不过我。”

        沛军不屑地说道,心中是暗自摇头。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不然我要叫人了。”

        陈风瞥了一眼,看到那道身影快到了,立刻催促道。

        “哼,整个普益商会,谁敢驳我的面子,我的话,谁敢不从?”

        “不知道欧阳厚在你们普益商会是什么地位,我想他要是看到的话,应该会不高兴的吧。”

        “欧阳先生,是我们分部的指导员,他身份高贵,怎么可能会认识你这个贱民。”

        “再说,就算他在我面前,我依然是这一番话,他的面子,我也不给。”

        沛军有些飘飘然说道。

        现在的分部,夏美一已经控制不住他了,而欧阳厚是指导员,一般是指导工作的,不会下场。

        自然不会为难他。

        “欧阳厚都不行?”

        “他不行!”

        “看样子,这欧阳厚确实不行。”

        陈风点了点头,淡淡一笑。

        “我行,我行的。”

        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一道焦急的声音。

        欧阳厚的身影冲了过来,跪在陈风的面前,“陈神医,我错了,请你救救我。”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求生的渴望,拥有荣华富贵的人,又岂会如此轻易放弃生命。

        “欧阳先生,我可没有时间给你治疗,你看我的钱被人给扣了,我现在忙着讨债呢。”

        “你们普益商会,做事够狠,我不喜。”

        陈风负手而立,脸色平静地说道。

        “欧阳先生,您怎么来了,你别被他给欺骗了,是他欺负我们父女在先。”

        沛军头皮发麻,没想到欧阳厚竟然跪在陈风的面前。

        “还有,您叫他神医,欧阳先生,你别被他给骗了,他是新原集团的总裁,根本不是医生,更不可能是神医。”

        沛军心情无比的忐忑。

        陈风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看了欧阳厚一眼。

        “就你他妈话多,赶紧给我滚,把钱给我退回去。”

        “他要不是神医,难道你还是神医不成?

        老子说话,轮得到你插嘴,不服,欢迎你来搞我。”

        欧阳厚站起来,走到沛军的面前,一巴掌狠狠一抽。

        “欧阳叔叔,你怎么能打我爸。”

        沛红傻眼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武盟的人也打,怎么普益商会一直中立的欧阳厚也打人。

        “陈神医,您满意否?”

        看到陈风没有说话,欧阳厚脸色阴沉冲到沛军面前又是数巴掌。

        “敢动陈神医,那就是我的敌人,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滚了,以后普益商会没有你的位置。”

        欧阳厚呼吸变得急促进来,脑子也是一片浆糊一般,随时晕倒过去。

        若是陈风不出手,他必死。

        死亡的感觉始终笼罩在他的身上,他终于明白陈风所说的暴毙是真的。

        “欧阳厚,你当真要如此的决绝,我为普益商会立下汗马功劳,你岂能如此对我。”

        沛军脸色狰狞。

        “滚,惹陈神医,就是我的死敌。”

        欧阳厚几乎是吼着说道。

        “你们会后悔的。”

        沛军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说道。

        “神医,快救我。”

        欧阳厚说完,直接晕倒在地。

        从办公室追出来的夏美一刚好看到这一幕,看到陈风出手之时,心中顿时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