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18章 chapter18

第18章 chapter18

        “傅嘉柔,捡一下球。”

        陈叙川迎着晨曦的光辉,侧脸沐浴在日光下,眉眼少了平日的冷戾,添了暖意,走近她。

        他眼里笑容充满朝气,一点也看不出来,昨晚他是如何窘迫地靠着墙角过了一夜。

        傅嘉柔错愕了瞬间,才小跑着将角边的路边的篮球拾起,在一众好奇惊讶眼神中,将球扔进他怀里。

        随后继续往教学楼走,没等他。

        齐心手还捂着后脑勺,刚才那一下差点没让她痛晕过去,想要讨回公道的词句憋在心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同她并排的姐妹面面相觑,不安地盯着陈叙川的背影,生怕自己也会遭遇无妄之灾。

        不明就里的人极为小声讨论着。

        “怎么回事啊,那几个女生搞什么惹到陈叙川了,被砸得好惨。”

        “我不知道啊,那个叫什么柔的捡球女生又是怎么回事,她和学长什么关系啊?”

        “我有一个大但的猜测,会不会学长是在帮那个女生啊,不是都传学长喜欢上了高二某个女生吗,会不会就是她?”

        “很有可能,我看刚刚那个什么柔的女生长得好好看,和学长站一起配一脸啊。不过,为啥小姐姐等都不等学长捡了球就跑了啊?奇怪。”

        “可能学长还没追上?”

        齐心的小姐妹听到边上人的讨论,脸色都变了,“齐心,她们说的是真的,陈叙川学长在追傅嘉柔?齐心,齐心,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齐心这才回神,后脑勺还疼痛不止。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极力否认,尽管不相信心里却止不住担忧,“我不知道,你们别问我,还嫌我现在不够烦吗?”

        昨天臀部摔得很疼,今天后脑勺又遭了殃,全都是因为遇见了那个人。

        傅嘉柔抱着书本在前面走。

        身后早已没有了那几人窃窃私语的谈论,远处传来清脆鸟鸣,以及……篮球和地面碰撞的节奏声,愈发清晰。

        他就在她身后,不远不近地走着。

        她的心也随着一下一下的篮球声不停跳着,只得加快了脚步。

        “大川!”齐万老远看见了陈叙川的背影,兴奋地奔过来,攀上陈叙川的肩,“我辛辛苦苦坚守岗位,你倒好,一大早就想着去打篮球。”

        “大庭广众下注意注意。”陈叙川道,“等会检查完过来打球,叫多几个人。”

        “好嘞,”齐万正打算走人,脑袋里忽然冒出疑问,“不对啊,你这么早来就为了打球?我记得你以前哪他妈这么积极。”

        陈叙川并不住宿,在这点上他是清德七中为数不多的特例,但他偶尔会在宿舍睡,其他大部分时候外宿,齐万以为他昨晚在家睡的,今早竟特意这么早来打球。

        陈叙川看着前面的人影,淡声道:“我一直就这么积极,你现在才发现?”

        齐万默默不说话,忽然瞧见前面一个纤细身影,转角的时候侧脸看得清楚,“那不是皮球妹妹?”

        “皮什么球?”耳边是陈叙川不悦的声音。

        “皮球妹啊,不是吗?”齐万纳闷,“上回还听你喊那妞儿皮球妹呢。”

        “你不准这么叫她,”陈叙川敛眸,“我可以。”

        两人和傅嘉柔距离拉得不远,她多多少少将两人对话听了些。

        原本听到那句“你不准这么叫”她心里还有些感激,后半句一出,她那点感激之情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走这么快干什么?”冷不防听见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不等我。”

        他腿长,一步便可抵她两'三步,衬得她的步伐很急促,而他只不过是在悠闲散步而已。

        “学长,我们好像并不顺路。”她声音带着点无奈,又默默地往路边走了些,和他拉开一段距离。

        他见她似乎有意避开自己,他不急不恼,指尖上转着篮球,“小皮球,这么冷漠么,昨晚咱俩还在小黑屋里……”

        没说完,便听他道:

        “能不能请你说话小点声?”

        其实陈叙川说话并不大,只是,她想起昨晚和他呆在那儿一晚上便止不住难为情,自然不想听见他提起,还是这样无所谓的语气。

        “行啊,你别走那么远,”陈叙川靠近她的方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

        傅嘉柔没再往边上避,经过一条人迹稀少的校道时,边上有一片树林,清脆的鸟鸣清晰可闻。

        “那个,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气味?”

        尽管她不相信齐心那些人说的话,但是昨夜在那样的垫子上睡了一晚上,她有些担心自己现在可能,真的不太好闻。

        他轻笑了下,“这个那个,你叫哪位?”

        “陈叙川学长,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傅嘉柔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答,又补充了一句,“就那种,不太好闻的。”

        “不知道,”陈叙川不明所以,凝神感受了下,“似乎没有。”

        傅嘉柔立即松了口气,轻轻呼出一口气。

        但她依旧是有些不放心,她瞧瞧瞥了眼身边的人,趁他不注意时,低头嗅了嗅肩膀,仔细确认着是否有怪异气味。

        这个小动作,陈叙川尽收眼底,“你干什么?”

        她一下子抬头,随后目视前方若无其事道:“没什么……”

        话还没说完,傅嘉柔肩膀忽然传来一股力,她微一侧脸便看见他修长指节,没来得及动作,身边的人忽然俯身——

        陈叙川按着她的肩,俯身在她颈项侧嗅了嗅,独属于她的白栀子钻入鼻尖,比往常要淡上许多,却依旧好闻。

        “很好闻,”他轻声在她耳边,“我挺喜欢的。”

        他的气息扫在她耳朵尖上,下一秒,那只耳朵灼烧一般发烫,她慌乱地甩开他的手,“走开,我没让你凑那么近闻。”

        简直莫名其妙。

        他接得很快:“我就想凑这么近。”

        “傅嘉柔,你昨晚上真的在操场上睡了一晚上啊?”

        她刚进教室,就有听闻风声的男生凑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目光有同情,也有看好戏的成分在。

        傅嘉柔不打算搭理这些人,默默整理自己的书本,低垂着眉眼,在这样吵闹喧嚣中有种安静的美感。

        但显然,有些人有心想破坏这种美感,李顺奇两手撑在她桌子上,“我听你宿舍里的人说你在操场上睡了一晚上,没想到你还会打架啊,牛皮牛皮。”

        傅嘉柔停下手中动作,“请你走开。”

        李顺奇这会儿不害怕了,以前他是以为傅嘉柔有陈叙川罩着,但是按照道理陈叙川要是真罩着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心肝在野外露宿一晚上。

        没道理。

        因此,这妞现在根本没靠山。

        “我宿舍就在不远处,你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啊,我还可以上操场接你去。”李顺奇话一出,周围的人哄笑一团。

        傅嘉柔将桌子一拉,李顺奇措手不及,撑在她桌子上的手一瞬间扑空,差点没摔倒。

        “别弄脏我的桌子。”

        李顺奇刚骂了句“操”,转眼便看见齐心捂着后脑勺进了教室,注意力顿时又被吸引过去了,“听说你俩昨晚打架了,看你这样好像伤得有点重啊。”

        齐心没好气地看了傅嘉柔一眼,冷哼一声。

        “要不要哥哥我帮你讨回公道啊?”

        齐心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得了吧你。”

        李顺奇其实没那么乐于助人,只不过他想借这个机会,想让傅嘉柔能跟他讨饶,他说:“被人打了就应该以牙还牙,说吧,你后脑勺怎么弄的?我帮你……”

        “陈叙川学长弄的。”方媛拨开围观的人群道。

        李顺奇脸色骤变,一脸“你在和我开玩笑”的表情,“喂喂喂,你们大清早就这样造谣陈叙川学长不太好吧。”

        齐心没否认,不想继续听人讲自己的丢脸事,没好气地回了座位,临走前警告似的看了眼方媛。

        眼见这齐心一副默认的态度,李顺奇现在心里很慌,“你们把话说清楚行不行,齐心真的被搞了?”

        方媛心里其实紧张得不行,她不习惯做出头鸟,但傅嘉柔把她当朋友,她说:“本来就是真的,有什么好说谎的,有很多人都看见了。”

        “我我也看见了,”另一个平常沉默的同学也道,“早上在食堂前面那条路,陈叙川学长直接用球砸在齐心脑袋上。”

        李顺奇说不出话,“……”

        傅嘉柔弯起唇角对方媛笑笑,随后,冷眼看向李顺奇,“你不是想算账,去找陈叙川吧。”

        说完,她拿着两本书,径直离开了教室,身后传来李顺奇的懊恼的哀嚎,“操,你们这帮人怎么早点告诉我!”

        傅嘉柔面无表情出了教室,站在栏杆边上,“方媛,刚刚谢谢你帮我说话。”

        “没有,我们不是朋友吗,昨天晚上每能帮到你我真的很抱歉,”方媛腼腆地扶了扶眼镜,又注意到傅嘉柔脸色不对,“嘉柔,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自己不对劲。刚刚,我想都没想就把陈叙川搬出来了。”自然到让她觉得懊恼。

        方媛皱了皱眉,分析道:“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你会这么说,可能是因为,你对陈叙川学长已经产生了一些依赖感……吧。”

        她对他有依赖感?

        “不太可能。”她自言自语一般否认道。

        话说入v是不是得多更点啊哈哈,那今天双更吧,下一更在下午六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