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19章 chapter19

第19章 chapter19

        正值饭点,食堂拥挤得很。

        “那个,傅嘉柔啊,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的,你不会还在生气吧。”李顺奇瞧见坐在饭堂角落的傅嘉柔,犹豫半晌过去道。

        傅嘉柔瞥他一眼,“你故不故意和我没关系。”

        说完,继续低头吃饭。

        李顺奇心里苦恼得很,他这两天都在担惊受怕,坐立不安,就怕陈叙川带人上高二揍他,毕竟之前这种实例也不是没有过。

        一开始这小姑娘看着还挺有人情味的,待久了,他发现她是越来越冰冷了。

        李顺奇干脆把她对面的同学赶走,自己坐下,“你别这么冷漠啊,我那不是听说你和人打架又在操场上睡了一晚上,表达下对你的关心嘛……”

        “你关心谁呢?”

        李顺奇忽地听见耳边有人问,嘴快接道:“表达对我同班同学的……”

        等等,这个声音是……

        傅嘉柔闻言也仰头,冷冽好看的下颌,染了墨似的眸子,身上松垮套了件牛仔外套——正是她前天披了一晚上的那件。

        李顺奇脖颈僵硬,扭头,对上陈叙川不偏不倚的目光,口齿顿时不伶俐了,“是川哥啊,你别误会,我是上次不小心弄了傅嘉…不对,我是因为……”

        什么来着,李顺奇脑子已经搅成一堆浆糊。

        陈叙川眼眸凉薄地掀着,没耐心欣赏他的语无伦次,“滚远点。”

        “好嘞。”听到一个“滚”字就如同得到了特赦,李顺奇起身时差点没摔,麻溜得滚了,还没走出两步又听身后陈叙川道:

        “等会。”

        李顺奇心里咯噔一声,笑容僵硬:“川哥还有什么指示?”

        陈叙川面无表情指了指桌子:“把你饭碗端走再滚。”

        话音刚落,傅嘉柔垂着眼,嘴角不自觉上扬,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她赶紧清了清嗓子恢复原样。

        “嗓子不舒服?”头顶传来声音。

        她吸了吸鼻子,神情还有些不自然:“没有不舒服。”

        说完,她嗓子真的有些痒,她忍不住咳了两下。

        他勾唇笑笑:“看见我这么紧张到咳嗽啊。”

        不远处。

        “大川,快点,该走了!”不远处齐万不解风情喊道,被何天一巴掌拍在背上,“得,何天,兄弟我怎么惹着你了?”

        “你没看见川哥在把妹吗,再多等几分钟又不会要你老命,你用得着催命似的吗。”

        “哈?”齐万定睛一看,瞧清楚那女孩是傅嘉柔后道,“谢谢兄弟的救命之恩。”

        “以后别搭理这些人。”说完,陈叙川将一杯奶茶放在她手边,转身离开。

        玫瑰柠檬茶,颜色是很浅很浅的粉,几片金黄的柠檬片浮着,很清新。

        她对着他背影道:“不用了。”

        他也不恼,回头道:“那等会我拿到你教室去。”

        傅嘉柔:“……那我还是用吧。”

        傅嘉柔默默望着他冷峻的背影,待到人走远了,用手掌贴了贴奶茶杯杯身,是热的,从她掌心传过来。

        也许还残留着他的掌温。

        方媛憋了许久,终于可以出声:“这个奶茶店很出名诶,但是最近的一家都离学校有段距离,实话说,陈叙川学长不会是特意去了那么远给你买的吧。”

        傅嘉柔:“我也不知道,也许吧。”

        她咬着吸管,温热的茶慢慢滑入,口感清甜中带着点酸,小腹有种暖融融的感觉。

        方媛吮了一口食堂的清淡无味的汤,问道:“好喝吗?”

        “还可以,”傅嘉柔伸手把玫瑰柠檬茶递给她,“方媛你要不要来一口?”

        方媛连连摆手,“不不不,我就问问,嘉柔你还是自己喝吧,这是陈叙川学长特意给你买的。”

        她哪敢啊,万一落得和李顺奇一样的下场就不妙了。

        “没关系,他走了。”

        方媛推了推鼻梁的黑框镜,“我还是觉得食堂的汤比较好喝,清淡又养生。”

        今天是月末最后一天,清德七中少有的开放给内宿学生的外出日。

        傅嘉柔打算买一张新的电话卡,何念青给她的这张是被限制通话的手机卡,只能拨打何念青的手机,完全不能拨打给任何其他人。

        因此,她这些天完全没办法联系陈小楠,以及其他以前认识的朋友。

        她对于她的朋友而言,相当于失联状态。

        这也是何念青所希望的,让她在一个恶劣的环境下,但是不能向除了她之外的任何人求助,一旦她不找何念青,便是孤立无援。

        不过,何念青这一回,小看了她的适应能力。

        老人机有一段时间没开机了,她刚开机,累计了好几日的消息弹出来,全都来源于何念青。

        傅嘉柔不打算看,冷嘲热讽的话语她有权利选择不停不看。

        天色暗下来,与清溪市相比,清德市的街道并不繁华,却挺热闹,两边各色小店林立,大部分灯光都是暗沉的,烟火气十足。

        “我也只出去过一次,所以对这附近其实也不是很熟,”方媛说,“卖手机卡的应该实在这附近。”

        “没事,我也正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散散步,接触下外面的世界。”傅嘉柔笑意简单干净。

        清德七中就像个巨大牢笼,呆久了难免让人压抑。

        再加上这些日子一连串事的发生,傅嘉柔想将那些烦心事糟心事都先抛开,重新找回自己最舒服的节奏。

        八点左右,兜兜转转,俩人终于找到了手机卡店。

        “对了,嘉柔,你想不想喝奶茶?”

        “我其实不太喜欢喝这一类饮料。”傅嘉柔笑笑说,“我陪你去买吧。”

        “好,我早就想去陈叙川学长给你买奶茶的那家店了,今天终于能找到机会了。”方媛说,“你怎么会不喜欢喝奶茶?”

        “身材管理,我不想发胖。”

        这么多年作为艺术体操运动员,她必须保持严格保持身材,控制好体重,再加上何念青严格管控,自然养成了这样的饮食习惯。

        方媛:“这么一点点糖分不至于吧?”

        怎么会不至于。

        曾经有一次,她吃了一块同学给的白巧克力,何念青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甩了她一巴掌,那种耻辱感毕生难忘。

        她轻描淡写:“我以前是练艺术体操的,体重和身材都必须严格保持在一定水平上。”

        “好厉害啊,艺术体操是什么样的啊,是不是也是在单杠或者双杠上表演的那种?”

        “你上次也是这么问我的,”傅嘉柔哭笑不得。

        “是吗。”方媛不好意思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的那是体操,和艺术体操不是同一回事,体操的观赏性没有那么强,艺术体操更具有艺术性,而且是女子项目,没有男子项目。”

        “这么特别的吗,我以前都没关注过。”

        “嗯,没事啊。”

        “我想起来了,以前我在家看视频好像看到过,就那种手里拿着丝带或者球跳舞的,很好看。”

        提起这些,傅嘉柔兴致很足,“对,那是带操和球操,还有其他的,艺术体操的要很强的舞蹈功底,看上去其实和芭蕾很相似。”

        “难怪我感觉你有一种气质,”方媛沉思片刻道:“我想象了你跳艺术体操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真的好好看。”

        “你的想象力有点强大,不过,谢谢你。”

        “但是有一点我很纳闷,嘉柔,你怎么没有继续练下去啊,而且还转来清德七中这样的破学校?”

        傅嘉柔唇抿着,笑容淡下去,“很复杂。”

        方媛觉察到她情绪有变,心里顿觉自己说错话了,主动转移话题,“你以前来过清德市吗?”

        ……

        奶茶店,方媛点了杯芋圆珍珠烤奶,傅嘉柔在门口等。从店员手里接过奶茶,方媛出来挽上她手臂,“我们走吧。”

        傅嘉柔没有动。

        方媛诧异,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瞧见两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很长的高跟黑靴,妆很浓,“怎么了吗?”

        “我的项链。”傅嘉柔说,目不转睛道,“那个人戴的项链好像是我的。”

        方媛眯起眼瞧仔细,只隐约看见那人脖子上的银项链一小部分,“你怎么认出来的啊,只能看见这么一点点,会不会是认错了。”

        “直觉,我想跟过去看看。”

        方媛也严肃起来:“那走吧,我们一起去。”

        清德小酒吧二楼,最靠窗的卡座最为喧闹。

        “今天是我生日,你们全都给我把手机放下,都来喝酒啊,今天都给我点面子。”齐万握着啤酒瓶,脸色通红道。

        陈叙川坐在沙发上,周身散发着冰凉的气息,左手戴着黑色手套握着个杯子,一杯特调的鸡尾酒。

        “川哥,你那个算什么酒,来几杯我这个度数高的白酒,那才叫刺激。”齐万说是这么说,但要真让他给陈叙川杯里倒酒,他是不敢的。

        陈叙川酒量并非不好,而是喝酒容易失控,需要许久才能缓过来,这是兄弟几个心照不宣的事。

        所以,一般这种场合,没人敢管他是不是给人面子喝酒,最多说几句话活跃活跃氛围。

        “给我倒一杯。”陈叙川拿了个新杯子道。

        “你确定吗?”刚才叫得比谁都要欢的齐万反而犹豫起来,“这个酒后劲相当足啊,只有像我这种酒量极好的人才能驾驭得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陈叙川说,“倒满。”

        这边齐万才小心翼翼倒了一杯,那边不知谁又大喊道:“哇这妹子可以啊,一只手就把给人甩地上了,长得还贼对我胃口。”

        两三个人围着部手机,是不是发出惊叫感叹声,作为寿星的齐万沉不住气了,“你们在看什么好东西啊,我生日都不先分享给我,算哪门子兄弟。”

        说完,齐万直接将那人手机耳机线拔下。

        “行,万哥,重播给你看下,在线观看仙女打架。”男生一般将音量调至最大,神情都是兴奋,“今天咱们清德七中贴吧置顶的热门帖。”

        齐万:“这什么鬼玩意,高二级女生宿舍仙女大战贞子?”

        手机的音量足够大,视频的声音清清楚楚传遍每一个角落——

        “行,那你找啊,找出来我给你跪下道歉,找不出来,你给我跪下道歉,行吧?”

        “不好意思,我有洁癖,这书包我不敢碰。”

        陈叙川端着杯子的手一顿,他听出那是傅嘉柔的嗓音,起身便走向齐万所在的方向。

        手机屏幕被几个头遮的严严实实,“拍的什么?”

        齐万:“大川啊,这女生不是傅嘉柔嘛?”

        他敛眸:“手机给我看看。”

        后天要上夹子,按照惯例好像是不更的,那明天先不更了吧。谢谢小花的手榴弹,谢谢没有感情的爹(有趣有趣)的营养液,你说想看原文案是吗,写个短一点的也许可以安排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