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37章 chapter37

第37章 chapter37

        时间太晚了,回学校不太可能,傅嘉柔干脆在李甜表妹这儿借住一晚上,不打算回宿舍了。

        主要还是担心,他半夜发起烧来就糟糕了。

        陈叙川这个人,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哪有生病了一直硬耗的。

        夜深了,洗完澡。

        傅嘉柔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唇,后知后觉他是真真切切地吻了她,她的初吻,消失得浓墨重彩。

        和想象中一点都不同。

        想象中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他给她的感觉,像是暴风席般强烈占有欲,明明是决绝地要推开她,却依旧令人脸红心跳。

        不想了,不想了。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声音是慵懒散漫的调,“皮球宝贝,我的药你刚刚说放哪儿了?”

        啊,什么皮球宝贝…

        “找不到吗,我放在你茶几上,就在茶几上,你要不开灯看看有没有。”

        “开了灯,也没发现。”陈叙川垂着头,指尖戳了戳桌上的药片,忽然觉得这玩意儿没之前那么令人反感了。

        “你先等等,我现在过去。”

        傅嘉柔没想太多,披上外套就去了隔壁,她有陈叙川房门钥匙——临走前他给她的。

        然而,她进去了才发现,药就安安静静躺在茶几上,连位置都没有变过。

        “怎么会看不见呢,你看就在这儿……”她说着说着,忽然发现不对劲。

        一抬头,才发现陈叙川嘴角含着笑意,安静地看她,眸色漆黑。

        “噢,你是故意的。”她感觉自己中计了,“旁边放的草莓糖都被你吃了,就剩药片孤零零在这里。”

        陈叙川:“没有,我发烧发糊涂了,眼瞎没看见。”

        说着,他还扶了扶额头,那模样逼真极了

        “行,我叫你瞎子陈好了。”

        “和你待着就行,瞎了也无所谓。”

        “那你真瞎了我可不管你,”傅嘉柔嘴上这样说着,还是在他吃完药后,给他拨开了一颗糖,“你张嘴。”

        口中的苦顿时化开,草莓味在舌尖蔓延。

        她摸了摸自己额头,随后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应该没有发烧了,但好像又有点烫……”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拿温度计,再给他测量测量,忽然间,后腰处传来一股力。

        陈叙川俯身贴近,额头抵在她额头上,皮肤相触。

        两人的眼神一下撞在一处

        他说,“这样会不会比较容易测出来。”

        容易?

        才不容易。

        傅嘉柔注意力根本没办法集中在体温上,垂眸没看他眼睛,睫毛轻颤着。

        他发烧没发烧她感受不出,她倒像是发烧了一般温度上升。

        过了会,她轻轻推开他胸膛,拉开距离:

        “好了,应该没有烧了,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今晚你必须必须早睡。”

        “好,听你的。”声音意外地轻,还有点乖。

        “还有,今晚你得多盖几层被子,得捂出汗来,”

        他点头,牵着她手推开卧室门,“你帮我。”

        他的卧室很宽敞,意料之外的干净整齐。

        整体上是蓝白的浅色调,并不像客厅那样灰暗,反而有种明亮的通透感,米白色窗纱轻轻飘浮,夜风慢慢渗入。

        象牙白的床单,海蓝色的棉被掀开了一角,清新又整洁。

        陈叙川半靠在床头柜,看她。小姑娘给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唇角不自觉勾起。

        这架势,这儿像是她家似的。

        “你床上那床被子太薄了,这儿有厚的你都不拿出来盖。”她有些责怪道。

        第一次进男生卧室,她也顾忌不上害不害羞,只是想着让他快一些恢复元气,“你躺着吧,我帮你盖。”

        “你别走。”

        “我不走啊,你快睡吧。”她说着,心里是打算在他睡着以后再离开,反正就在隔壁,两三步的事。

        陈叙川不摸索到她的手,紧紧攥住。

        她轻轻皱了皱眉,他的手怎么这么冷,冰凉传递到她手上。

        傅嘉柔另一只手盖在他手背上,使劲搓了搓,想把所有温度都传递给给他。

        “我还是冷。”他说。

        傅嘉柔:“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可以盖的厚点的衣服可以盖。”

        还没等她起身,直接被人勾着腰抱到了床上。莫名其妙地,又一次以绝对占有的姿势被他抱着。

        她屏住呼吸,耳畔是他的声音,“不准走。”

        她无奈道:“我不走,我给你找衣服,你不是说冷?”

        陈叙川吻了吻她颈项,“有你抱着就够了。不冷。”

        “……”

        感冒药具有催眠成分,再加上少女身上的清香,他困意越发浓烈。

        半梦半醒时恍然感觉身边人要挣开,他无意识地收紧手臂。

        “川哥,我好热。”傅嘉柔还穿着一件外套。

        陈叙川松开她,脱了她身上的外套,顿时,她只剩一件针织保暖衣,他一只手再次圈住她腰身。

        被窝像个小暖炉。

        她紧张到呼吸都轻了,后背隐约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清晰而生动。除此之外,很安心。

        他睡着了,她却怎么都睡不着,翻了个身和他相对,借着月光用眼睛描绘他喉结线条,薄唇的弧度,鼻尖。

        怀中的人在动,陈叙川睁开眼睛,发现她不知何时正面朝向他,那双眼睛藏了一片安静的湖水。

        可能是感冒的原因,嗓音有些低哑,“宝贝,快睡。”

        清德七中虽然名声难听,但是该有的校园活动一样都不会少,比如说艺术节。

        高二一班的同学兴致不高,自告奋勇表演的人几乎没有,个个对这种集体活动都是没有任何奉献精神的。

        老师:“你们先讨论一下啊,要是没有同学上的话,我可能会随机抽人。”

        台下——一潭死水,同学们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一下课,又炸成了一锅粥。

        “还搞什么艺术节啊我说,干脆给我们放一天假好了,放假它不香吗还是咋滴。”

        “要不你上吧,我感觉你舞跳得还可以啊,为班级做做贡献呗。”

        “滚滚滚,我还觉得你歌唱得不错,你不会自己上?”

        教室内一片乱糟糟的,窗外阳光却正好,天空万里无云。

        傅嘉柔手臂撑在栏杆处,沐浴着冬日暖阳,头发似镀了一层浅金,周围嘈杂的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

        有两三个同学在她附近推推搡搡,两位都是班里的文娱委员,“你上。”

        “还是你去跟她说吧,我他妈有点担心会被学长揍啊。”

        “行吧我上就我上,不过我觉得她大概率是不会答应的,毕竟她刚来时我们班上的人都不怎么厚道……”

        “傅嘉柔,你是不是会跳舞啊,要不这次艺术节你替我们上吧?”

        傅嘉柔笑容淡淡的,“艺术节在什么时候?”

        这俩人正想详细说一说,李顺齐逃命似的奔过来,把俩人推走,“你们这是在异想天开吧,傅同学每天学习都够辛苦了,你们还在逼迫人家上台表演。”

        一下被扣上了“逼迫”帽子的两人一脸懵逼,转身一看走廊尽头,瞬间了然了,李顺齐这是刻意邀功请赏。

        傅嘉柔不明所以,一转身,走廊尽头上来一堆人,她眼中的笑意立即明显了,阳光的暖意洒进了眼底。

        她安静地注视着他。

        他穿了七中的校服,拉链拉到胸口的位置,校服裤勾得两条腿笔直修长,狭长的眼,线条冷冽的下颚。

        只是那双眼睛触及但她时,忽然染上了笑意,嘴角上扬着愉悦的弧度,周围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见过陈叙川来检查的次数不多,但哪一次不都是冷着脸,像今天这样发自心底的笑意,还是第一次见。

        走过来时,因为身高太高,别人基本上需要仰着头看他。

        陈叙川和一群人过来高二突击检查校服,他其实不喜欢这些琐碎的检查,只是想到可以见到她,所以来了。

        她夹在其他同学中间,但他却一眼注意到了她,她的眼睛是带着亮光的,暖融融如同此刻的阳光。

        他望着她,差点忘了自己来着干什么的,转身进了教室。

        栏杆上有个同学没穿校服,他没料到今天会有检查,此刻正面努力地往前面的同学身后躲,暗自祈祷不要被发现。

        此同学恨不得此刻有遁地之术。

        不过,陈叙川还是朝着他来了,越来越近,那一刻男同学感到呼吸困难,然而……

        陈叙川伸手,将傅嘉柔散落的那缕发丝别在耳后,

        藏在人后的男同学:“……”

        正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男同学又听到陈叙川看着自己道:“你,出来做俯卧撑。”

        终究还没躲过。

        傅嘉柔不明所以,耳廓还在发烫,就听到自己要做俯卧撑的噩耗,她看了看身上整整齐齐的校服。

        “你等等,”她扯住他的袖子,声音有些委屈,“我有穿校服啊,为什么要做俯卧撑?”

        陈叙川失笑:“我是说他,你身后那位。”

        傅嘉柔回头,瞧见一个没穿校服的同学站在她身后,那人赶紧点头:“对对,是我是我。”

        傅嘉柔松开他的袖子,摸了摸鼻尖,又听陈叙川道:“你做得很好,有奖励。”

        声音不大,只是两人刚好听见的音量,

        “什么奖励?”她有些期待,然而,陈叙川垂眸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喏,奖励。”

        傅嘉柔顿时为难,周围人瞧见这一幕也是惊了,这样的动作……是在索吻的意思?她赶紧道:“算了不需要了。”

        “我是说奖你一个我的笑,想什么你。”

        “……”

        切,切切,切切切。

        这算什么奖励?!她才没有误会好不好,想太多。

        回到教室,老师在台上问:“讨论出结果了没有各位?”

        刚刚经历了一波突击检查的同学们,几十张脸茫然无措,眼神流露出“别搞我们了”的神色。

        老师也不慌,“没人自告奋勇是吧,那老师跟你们实话实说吧,你们知道七中艺术节出了个有趣的新规定吗?”

        大家摇头,“什么规定?”

        “为了支持我们艺术节顺利开展,学校决定,这一次的艺术节要是再又哪个班级不参与,那就不用表演节目了。”

        不知谁先带头,讲台下掌声涌动。

        老师抬手,实意大家冷静,随后不紧不慢接着道,“大家先别激动,老师还没讲完,不用表演节目,但是得全班集体在讲台上做平板支撑一分钟,外加俯卧撑30个,做全场最瞩目的。”

        几乎是一秒钟,同学们脸上的笑容从无到有。

        “老师,要不我们抽签决定吧,抽到签的那个同学上台表演吧。”

        “这是个还不错的注意,那我们就采用抽签……”老师顿了顿,看到有人举手。“傅嘉柔你有什么问题吗?”

        所有同学目光齐刷刷扫向她,有“知情人士”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我就知道,她又可以有特殊权利了,根本就不用像我们这些可怜人一样……”

        “你怎么猜到的?”

        “你刚刚没看见吗,陈叙川学长进来检查时,在她桌子那边做了什么。”

        “行吧我认命了。”

        所有人都以为,傅嘉柔是不想抽签所以举手。然而,没想到她说的是:“老师,艺术节我可以表演。”

        “???”满头问号的大家。

        老师也有些不可置信:“傅同学,艺术节表演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确定要代表我们一班演出的人?”

        傅嘉柔点头,“对,是不可以吗?”

        老师一听,紧张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她笑了笑,坐下。

        其实这是她的私心,他没有正式坐在台下看过她跳艺术体操,这一次,她想借着这个机会,给他看。

        坐下,她合上桌面上打开的书页,动作忽然停住——

        书页底下,不知何时放了一小把草莓软糖。

        糖嚼着软软的,淡淡的草莓清甜香气,正如她此刻的心情,原来这才是奖励。

        “咦,嘉柔你什么时候买的?”方媛接过一颗糖。

        “不是买的,是奖励。”

        本来没打算没双更的,看到漂亮姐妹们给我留言了,尤其是破费投雷的宝贝,我就充满了动力!!

        下一本,有兴趣的可收藏下,我想写点青春沙雕的……啊……

        游戏环节,灯光熄灭之际——

        廖远星用尽半生勇气,偷偷吻了他脸颊。

        落荒而逃时,她没留意到耳坠掉了一颗,落在他掌心。

        随后,有人问廖远星有没有心上人,她瞥了眼沈漆冷淡的眼,含糊其辞地说有。

        自以为天`衣无缝,散场之后,她脚步顿在昏黑楼道下。

        沈漆上半身隐没在夜色中,拦住她,男人喝了酒,嗓音低哑:“有喜欢的人,还有胆子偷亲别人啊。”

        少女x温柔冷盐系。

        x一个有关于少女心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