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38章 chapter38

第38章 chapter38

        原本大家推测,傅嘉柔应该会表演舞蹈,比如说芭蕾,或者是古典舞等风格比较优雅美丽的舞蹈,结果……

        她说她要表演艺术体操?

        这是在开玩笑吗。

        体操?体操?为什么艺术节上要表演体操,难不成前面加上“艺术”二字,就可以在艺术节上表演了吗。

        虽然说是在体育馆内表演,但是,清德七中的体育馆内也没配备体操用的双杠单杠之类的设备,感觉有些不太可行。

        从来不曾有过“艺术体操”概念的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方媛说叹了口气,“刚才有个同学说,要是学校不让你表演这个体操,我们班是不是要做俯卧撑……”

        “为什么不让?”

        “他们说没器材。”

        傅嘉柔笑了笑,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不用什么器材啊,自己带器械就可以了。”

        “那嘉柔你从小学的都是艺术体操,那就是没学舞蹈了?”方媛好奇道。

        傅嘉柔哭笑不得,“其实这两个是密不可分的。”

        “啊,这两个名字都不同啊…”方媛推了推眼镜。

        傅嘉柔思考片刻后道,“其实吧,艺术体操有个别称,地毯上的芭蕾,芭蕾舞是一开始要学习的基础。”

        “地毯上芭蕾,原来如此,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方媛若有所思,“我以前真的没怎么了解过,还真以为,这就是体操。”

        “傅嘉柔,你会唱歌吗?”文娱委员过来问,看表情似乎是鼓起了很大勇气。

        “不是很擅长,怎么了?”

        “我在想……要不要你表演个唱歌好了,反正你长得这么好看,唱得不好听大家也会买账的,你不用不好意思什么的。”

        “你这个建议挺好的,但是,我还是想表演艺术体操,这个我挺比较擅长。”

        “可是你得考虑硬件啊,七中的破体育馆里面不存在单杠和双杠那些做体操的设备……”文娱委员真实地忧心忡忡着。

        “其实不需要的。”

        “要不咱们还是唱歌吧?”

        “……”

        走到楼梯口,傅嘉柔老远便望见了那个身影。

        他校服拉链没拉,散在两侧,头顶上还扣着连帽衫的帽子,鼻梁线条若隐若现。

        “嘉柔,拜拜。”方媛很自觉地松开了傅嘉柔手臂,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陈叙川感觉有手伸进他兜里,垂眸一看,小姑娘立刻把手给抽走了,脚步轻快地走在他前面,回头道:

        “川哥,走了。”

        陈叙川笑了下,伸手摸了摸口袋,有一颗草莓糖,“是不是给你的吃不完,就把我当垃圾桶了?”

        “什么啊,”傅嘉柔转身,倒退着走路,“特意给你留的好嘛,不然我就全部吃掉了。”

        他勾起唇角,“还算你有点良心。”

        “那个,你们班艺术节表演什么啊?”

        陈叙川思考片刻,漫不经心道,“这个不清楚,这些东西他们会安排,不归我管。”

        “那你管什么?”

        “我管什么,”他扭头看了她一眼,掀唇道,“我只管你,其他一律不管。艺术节你要上台?”

        “我……没有啊,他们都安排好了。”傅嘉柔望了一眼别处,耸耸肩,“那到时候你会去看艺术节吗?”

        “说不准,坐不住,有可能不去。”

        傅嘉柔有些着急,“不行,你到时候一定得去。”

        他挑了挑眉,“说个理由?”

        “因为……”她还不想那么快告诉他,“因为我在那里呆着你却出去玩,我感觉太不公平了。”

        “行,我去。”他干脆道,“到时候我去找你……”

        话还没说完,陈叙川忽然快步上前抓住她两肩膀,一下止住她往后倒的脚步,扶着她站稳当,“是不是傻,不看路?”

        傅嘉柔回头一看——

        身后两米开处的地方,赫然有一棵树,她差点就撞树上了,“都是因为和你说话,所以才这样的。”

        “怪我咯。”

        她一本正经埋怨道:“本来就怪你,谁让你长这么好看。”

        后半句一出来,他没忍住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愉悦,“便宜你了。”

        跟她在一起,他发现嘴角上扬的次数频频增多,手臂一伸,直接就搭在了她书包顶端的扣带上,轻轻往后一拉——

        像拎小鸡一样,她就被拎到了他身边,“好好走路,待会摔倒了别让我背。”

        “我有好好走。”

        话音刚落,好巧不巧,脚下踩到一块石头,绊了一下,

        “……”

        傅嘉柔下意识就抬头看他,对上他“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眼神,“这就是好好走路?”

        “这只是个意外。”

        他拉近她,在她耳边道:“是不是非得要我抱走?”

        “……”

        李甜的车停在学校门口。

        傅嘉柔听完今晚的训练安排后,她问道:“对了教练,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李甜笑问道。

        “就是,过一阵子学校有艺术节,我要上台表演艺术体操。”

        “艺术节,挺不错的,也可以当成是一次赛前备练。”

        “对,但是我想自己选一首歌跳,不用原来我们那些曲目,可以帮我看看怎么编舞比较合适吗?”

        “当然可以,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一次不错的推广这个运动的机会,让更多人认识认识。”

        傅嘉柔一边点头,一边已经拿出手机,给陈叙川发了信息——“川哥,你喜欢听什么歌?”

        与此同时,耳边忽然听见李甜问:

        “嘉柔,那个经常送你出校门的小伙子,是不是帮忙给你带东西的那个男生?”

        “是他。”傅嘉柔唇角带笑,“教练你还记得啊。”

        李甜其实留意到好几次,每回傅嘉柔出清德七中时,身边都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她猜应该是他们纪检队的。

        今天才看清楚那张脸,毕竟特别有辨识度,她一下子就记起来了。

        “没想到他人这么好,第一回见他我还真的没想到,刚才我见他看着你背影笑得可开心了。”

        可开心了…

        这个形容词和他有些维和,果不其然,李甜接着道:“就是长得有点冷,还挺坏的那种男孩子。”

        “没有,没有,他就表面上看着比较……坏一点点,其实他很好的呀。”

        “看样子,这个男孩子现在是在追你,而且我们的嘉柔也对他有点意思,是不是?”李甜笑了笑。

        “他是我男朋友。”傅嘉柔坦然道。

        “男朋……什么?”李甜原本还在笑,刹那间反应过来,“这个男孩子是你的男朋友?”

        傅嘉柔点点头,“嗯。”

        “能让我们嘉柔青睐的男孩子,不容易呀,我现在对这个男孩子更好奇了,”李甜从惊讶中回神,“究竟有什么特异功能把我家这朵花给采了。”

        李甜的态度出乎傅嘉柔的预料。

        她没想着刻意隐瞒。一是因为她第一次,认真看待的感情。二是因为李甜是她信任的教练,无时无刻密切接触着的人,迟早要知道的。

        “教练,你……不反对?”

        “反对什么啊,唉,说起来嘉柔你可别笑我,我现在就后悔年轻时谈一场。”

        “你现在也不老啊,也就比我大一点。”

        “这话说得我爱听,”李甜笑着笑着,面色有些严肃起来。

        “但是其实呢,我也不能说是支持,毕竟嘉柔你现在既要顾及学习更要加紧艺术体操队训练,所以……”

        她顿了顿,笑着看了她一眼继续道:

        “我希望你可以权衡好这几样,分清主次,才不会说哪个都不讨好,但也不能过界,心里要有数。”

        “好,我心里都有数的,教练,我还是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训练上,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李甜说这些话时声音是很温和的,同硬生生要将教条钉在你脑子里的不一样,而是给

        她说的话,傅嘉柔会听得进,并且认真思考这些话,同时也更坚定了努力的决心。

        “对了,下回有机会,让我和这个男孩吃个饭怎么样。”

        这倒是让傅嘉柔猝不及防,摸了摸鼻尖道,“这个的话,到时候再说……”

        陈叙川在操场上跑步,短跑长跑交替跑,黑发湿透了,他随手往后一拨,凛然的五官霎时暴露在空气中。

        齐万和何天几个人。在操场边上的球场打球。有个男生挺好奇的,问何天道:“天哥,怎么最近川哥都不过来打球了,天天在那跑步啊。”

        “可能是想重操旧业。”

        “旧业,重操什么旧业,难不成川哥以前还是个体育生?”

        “体育生你个屁,他以前在校田径队里是跳……”何天说到一半停住了,陈叙川早就让他别提这一茬了,他也不好到处乱说。

        “啥啊?”

        “没啥没啥,继续打球。”

        结束之后,何天走到操场上,给陈叙川扔了一瓶水,“川哥,什么时候吃午饭去,今天上外边吃吧,怎么样?”

        “可以,你们去,”陈叙川手撑在地上,站起身后道,“我和女朋友吃。”

        何天顿时一脸“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表情,“……”

        他从包里拿出手机,正想说去接她,打开手机就看见傅嘉柔发的信息,“川哥,我好朋友从清德市看我来了,所以中午不和你吃饭了。”

        “咦,川哥不是和女朋友吃饭吗,怎么还有空过来和我们玩?”

        “她临时有事,我和谁吃都无所谓。”陈叙川说着。

        几个人休息着,齐万忽然急哄哄地跑过来,表情还挺着急,“哎大川,你上哪去啊?”

        “吃饭去啊。”

        “不找女朋友了?”

        何天抢先道:“川哥实惨,本来要去找女朋友吃饭结果她女朋友有事哈哈哈,让我们一起来笑他吧。”

        陈叙川瞥了他一眼,示意他适可而止。齐万二话不说,攀住陈叙川的肩膀,“刚刚有个人说偶遇了傅嘉柔。”

        他掀了掀唇角,“然后呢?”

        “然后那个兄弟给我发了张照片?你女朋友……”

        “谁他妈随便乱拍,”陈叙川不悦道。

        齐万:“别别别,我还没说完,我本来还在想要不要跟你说,但谁让你是我兄弟,你看了照片就知道了。”

        齐万说着,翻出那几张照片,递给陈叙川看。

        “?”陈叙川不明所以地接过手机。

        一眼认出,图中少女的侧影,她没穿校服,上半身白色羊绒衫,蓝白格子衬衫裙,只看得见侧脸,但是眼睛笑得弯弯的。

        她拉着一个人的手,那只手的主人没入境,他推测这就是她那位好朋友。

        陈叙川抬眸:“这照片怎么了?”

        齐万伸手滑动了下屏幕,“后面还有两张,你看了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傅嘉柔紧紧搂着个男生,男生比她高出半个脑袋,留着寸头,两只手还紧紧放在她的腰上。

        图片有些糊,但很明显看出她脸上笑容是真的很开心,再一张,两人胳膊挽着胳膊往校园里走……

        “我寻思着这男的和学妹啥关系,感觉一般的关系不至于这么亲密啊。”

        齐万说着抬头,瞧见陈叙川蒙着阴霾似的一张脸,“大川,这……会不会是你小舅子来了?”

        陈叙川没说话,“不清楚。”

        他想起她给他的短信,说是好朋友来了。所以,这个寸头男就是……

        好朋友?

        大家是不是以为在一起就万事大吉了?

        嘻嘻嘻嘻嘻(……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