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41章 chapter41

第41章 chapter41

        沈希南到前台结账,结果服务员告诉他已经他们那桌已经付过钱了。

        他有些诧异,“请问是不是弄错了?”

        服务员笑了笑,表情似乎还有些羞涩地指了指远处,“没搞错,是那一桌那个帅哥付的。”

        沈希南顺着她视线看去,果不其然,是在另一桌上坐的陈叙川,眼尾浅浅地上挑着。

        说起来,他认识陈叙川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高一上学期进的一中的校田径队,陈叙川当时是田径队的师兄。

        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了解。只记得有段时间,陈叙川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

        那个曾经在比赛前拍着他肩膀鼓励他的师兄,变得阴冷又沉郁,不爱说话,缺席训练,到后来直接退出校田径队。

        没有任何理由,教练也没说,只是单纯告诉大家陈叙川退队。

        陈叙川在市运会创下的男子跳高记录,至今还没有人打破过。也创下过其他大大小小的成绩,沈希南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放弃。

        “聊聊?”

        沈希南在收银台发愣时,有声音将他思绪扯回,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正是陈叙川。

        沈希南笑笑,“川哥,好久不见。”

        这句话他早就想说了,“其实能在这边遇到你,我还真的没想到,你怎么转学过来清德市了?”

        “挺复杂的,三言两语说不清。”陈叙川刻意掠过了这话题,“你没怎么变,人长得白,挺精神。”

        “哈哈,你是在说我是精神小伙吗?”沈希南说,“其实也不能说没变,毕竟被高教练毒打了这么久。”

        提到高教练,陈叙川眸色黯了黯,随后再抬眸,神色已无波澜。

        “挺好,继续努力。”

        “不过,师兄你特意过来应该不是只是想说这件事吧?”

        “嗯,对,你和傅嘉柔熟不熟?”

        “不熟,来之前就听过她,但不认识。”沈希南赶紧否认。

        “行,”他点点头,“以后,不要再提起我之前呆过校田径队的事,无论是谁,尤其是她。”

        毕竟都是过去。

        沈希南想问“为什么”,但最后说了个,“好。”

        “也没别的事了,回去吧。”

        “川哥,”沈希南在他转身前叫住他,“其实说实话,高教练其实挺挂念你的,我有次和他闲聊他还说,希望你可以回田径队训练,我也觉得你……”

        陈叙川冷笑了下。

        当时他不是没想过留下,想坚持,但还不是一样被劝退,对外说得好听点是他主动离开。

        有些事情,一旦结束,就没办法再轻易开始。

        陈叙川:“谢谢,你觉得不一定我觉得。”

        陈叙川还没走到位置,两个女孩在位置头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陈小楠仰天长叹,“不过,我万万没想到啊,来一趟清德七中,这天都变了,我的老婆现在硬生生变成了姐妹,你说这像话吗?”

        很像话。

        再像话不过。

        他在心里先替她回答了。

        他还在想傅嘉柔会怎么答,就听见小姑娘语气欢快道,“我不介意三妻四妾,左手一个,右手……”

        “……”

        他伸手在她脑袋揉了一把,咬牙道,“不介意,三妻四妾?”

        空气此刻仿佛都静默了一瞬,陈小楠还喜滋滋地应和道,“陈学长,你应该也不介意吧?”

        陈叙川:“很介意。”

        他说话时,视线一直落在傅嘉柔脸上,后者心虚地移开眼睛。

        “陈学长,哎你这就不对了,到时候……”陈小楠没说完,话突然中断了,沈希南不知何时捂住了她的嘴。

        他看,“三妻四妾啊,想法挺美啊,我是你大老婆?”

        傅嘉柔勾了勾他小指,晃了晃,假装失忆道,“我有说过吗,没有吧,川哥你听错了。”

        陈叙川笑而不语,“哦”了一声。

        傅嘉柔莫名觉得,他这一声“噢”真的是意味深长的最好写照,饱含了秋后算账等多重含义。

        “噢。”

        她也“噢”,以为这样万事大吉,事实上后面的事告诉她,她还是太年轻。

        饭后,傅嘉柔陈小楠在附近商业街逛完,两人叼着根棒棒糖,身后的两个人男人在聊天,四人行,倒也还其乐融融。

        唯有陈叙川,看到傅嘉柔挽着个寸头时,时不时给他一种她和别的男人同行的错觉……

        “所以,嘉柔你是没办法了再转回清溪一中了吗?”陈小楠说着,沧桑抽烟——用一种抽烟的“手法”夹着棒棒糖棍子。

        “我应该,短期内都会在七中了,因为我同时也是清德市艺体队的队员了,如果再回清溪市会很不方便训练。”

        “原来如此,”陈小楠惆怅,“那如果我想来找你玩耍都得等着清德七中一个月,仅仅!一天!的休息日?”

        “我们是现代人,可以用手机呀。”

        “噢也对,”陈小楠说着,看了眼傅嘉柔手上的棒棒糖,“你这样拿棒棒糖,会比较有气势。”

        “怎么拿?”傅嘉柔不太明白。

        陈小楠给她示范,“像这样,食指和中指夹住棒棒糖的棍子,对的,没错,就是这样。”

        傅嘉柔恍然大悟,用新手势拿着棒棒糖,“怎么感觉有点像抽烟。”

        陈小楠打了一个响指,“没错的,就是抽烟的的手势,这样把能把棒棒糖抽出气势来。”

        “原来如此。”傅嘉柔点头。

        然而,她刚用“很有气势”的动作把糖从口中拿出,身后突然来了一只手,把她的棒棒糖直接拿走了。

        “!”

        她一回头,便瞧见这只魔爪的主人——出自陈叙川,“陈叙川,你还给我。”

        他挑了挑唇角,“不给,谁让你学坏,还抽烟?”

        说完,他拿着那根糖在她面前晃了晃,随即放进自己嘴里。

        “哎,我吃过了。”傅嘉柔阻止道。

        “那又怎样。”他理所当然。

        始作俑者陈小楠默默不语,“……”

        唉,她就不该起这个头,造孽啊。

        下午傅嘉柔没歇息,午睡十分钟后,便打车去清德市艺术体操中心开始训练,丝毫没有停歇。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身体很快找回了原来的感觉。

        而且,她刚转来七中时,训练中止了一段时间,必须更加刻苦努力,才能弥补那段时间的空白。

        卸掉了何念青这座重担,没有人在她身后抽鞭子似的赶着她,她反倒更有拼劲。

        人就是很奇怪,有时候被别人死命推会感觉很累,没有反而会努力地更加毫无保留。

        当其他女孩拉伸时哀嚎着快坚持不住时,她咬着牙将动作做到最极限。

        当有人训练时间一结束超离开,她留下来坚持不懈地,将每个动作做到最好。

        当有人把规定的训练内容练完就万事大吉时,她不断地和教练探讨请教如何精益求精。

        中场的休息时间,她坐在边上喝水。

        “其实,嘉柔你有没有发现,”李甜拍了拍她的膝盖,“那段时间停止训练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教练,什么意思?”

        “你之前膝盖有旧伤,本来应该好好康复一下,但你那会就像陀螺一样高强度训练,根本没能让你的膝盖好好恢复。”

        “我懂了,我也有这种感觉,”傅嘉柔说,“那段时间反而让我的膝盖有了时间休息,现在基本上不会有痛感了。”

        “对的!”

        李甜拍了个掌,欣喜道:“太好了,这样的话涉及到的高难度动作都能更顺利地完成,反而比停练之前提高得更快了。”

        傅嘉柔点头:“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

        从下午持续性训练到晚上,中途在附近的专门为艺体中心运动员设计营养餐的餐厅吃了晚饭,休息没多久便接着训练到了晚上。

        市队的晚训在九点左右结束。

        傅嘉柔没着急着离开,而是和李甜探讨了艺术节选曲的编舞,把这首歌反反复复听,具体那些节奏可以拆成什么样的动作最适合。

        这首是陈叙川喜欢的歌。

        所以她在练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活力充沛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疲倦。

        后遗症就是,她一晚上脑子都在播放那首歌的旋律。

        晚上她没回学校,李甜送傅嘉柔回了表妹住处,在那借住一晚。

        洗了澡,推开阳台的门,夜晚的凉风很轻柔地抚上她脸颊,

        傅嘉柔下意识看向隔壁,他客厅的光线渗出。

        走到栏杆边缘,透过阳台的玻璃门,他弧线冷峻的侧脸近在眼前。

        陈叙川指尖夹着一支笔,垂着眼眸,认真地看着桌子上的书。

        她默默观察了几分钟,脑海中闪过一个绝佳的念头,她扬声道:“川哥,陈叙川——”

        耳朵敏觉地捕捉到熟悉声线,陈叙川偏了偏头,放下笔便起身,往阳台走。

        而这边,一见他有所动作,傅嘉柔立刻蹲下,藏在角落里隐住身影。

        推开玻璃门的声音、脚步声,慢慢朝着她所在阳台靠近的声音。

        陈叙川没看见她人影,“傅嘉柔?”

        “宝贝儿?”

        依然没人应,他拧了拧眉。

        他看到她室内亮着灯,窗纱轻轻飘着,肯定是有人的,刚刚那声音难不成是他错觉?

        刚转身,这一次,身后清清楚楚传来一声——“川哥”。

        这回不是错觉。

        他刹那间了然,嗤笑了声,声音慵懒低沉,“傅嘉柔,有你这么整自己男朋友的?”

        “出来,别玩了。”

        “再藏着老子从这跳过去。”

        傅嘉柔终于没憋住笑,突然起身看着他,眼角眉梢都是“奸计得逞”的笑意,“这么远,你才不可能跳得过来。”

        “要不试试?”

        说着,陈叙川一手撑在栏杆处,长腿抬起,傅嘉柔赶紧阻止道,“不要跳,太远了!”

        虽说是两隔壁,但是阳台与阳台之间的距离有两米多,她是真怕他摔了,手在半空中挥着让他下来。

        他从善如流,“不跳可以,你得亲我。”

        傅嘉柔两手放在唇边,一连送他两个飞吻,“两个吻,送你了。”

        “……”

        “这不算。”他笑了下,“行,我去找你,等我。”

        傅嘉柔叫住他,“等等,你就为了……来找我?要不然,明天早上吧?”

        这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他用“难道这不是天经地义”的眼神瞥她一眼,又忽然想起什么,话锋一转:

        “没有,其实找你有点事。”

        “那我们在阳台商量怎么样?”傅嘉柔真诚建议道。

        “这儿冷,我想上屋里商量,”陈叙川说着,还咳了下,“我过去?还是你过来?”

        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很认真,确实是有事的模样,再看他,外套都没穿,就一件深蓝色卫衣。

        “行,你进去穿件外套。”

        陈叙川压住眸底的欣喜,面上神色淡淡,“嗯,知道了。你过来。”

        他随便披了件外套,站在玄关处,听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唇角轻挑。

        傅嘉柔不疑有他。

        拿了钥匙,套上鞋子便去了。他之前给了她他家的钥匙,她将那一把钥匙串在了自己一整串的钥匙上了。

        他应该有挺重要的事情要说,

        然而,在推开这一扇门前,她也没料到她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推门,进去,发现陈叙川就现在玄关处,眼眸漆黑。

        她正想关门,身后有两只手往门上一撑,门顿时“砰”一声关上。

        声音重重砸在她心上,她腰被人扣住转了个身,他掐住她下巴,整个人刹那间覆上来封住她的唇。

        “唔……”

        那一瞬间她脑子空白了,而他唇在这一片空白上浓墨重彩地渲染着。

        陈叙川搂着她的腰,稍稍同她分开一些,她眼里蒙了雾似的,湿漉漉看他。

        他咬了她下唇一下,“舒服?”

        傅嘉柔消失的魂儿顿时被勾回来,控诉,“陈叙川,你又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商量……”

        他勾唇,“确实有账要和你算。”

        “?”她没听错?

        “什么账?”她犹疑地问。

        “不记得了?”他问,“今天是谁说,想三妻四妾来着?”

        救命,她以为这事已经翻篇了。

        他追问,“有我一个,你还要几个?”

        傅嘉柔歪了歪脑袋,表示困惑,“我不知道啊,你记错了吧……”

        话没说完再次被他以吻封缄,他托着她后颈,拢着小姑娘的腰,先浅浅地吻,待到她放松时,捏住她下巴,轻松撬开她齿关。

        傅嘉柔睁开眼,腿上一软,他一手紧紧地圈着她,另一只手拉着她的手环上他。

        “想起来了?”他蹭了蹭她鼻尖。

        她极小声地“嗯”了一声。

        “以后还敢不敢有这种想法?”

        她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他润泽的薄唇上,脸上温度灼人,只是摇了摇头。

        他声音也烫人,“不能摇头,你得说话。”

        好女不吃眼前亏。

        她说,“没有了,就你一个。”

        “行,那我们接着算,第二笔账。”话音刚落,未等追问到第二笔账是什么,他不由分说先吻她唇。

        傅嘉柔用尽全力,然而他的胸膛坚如磐石,怎么都推不开,反而渐渐沉溺于他的吻中,闭上眼,与他纠缠。

        “又忘了?”他的手因为激动,轻轻地抖着,“今天谁在学抽烟姿势,不乖了?”

        “……”

        啊,那只是根棒棒糖,她忽然想起什么,气呼呼道:“你还抢了我的糖呢。”

        “是吗。”

        “是的。”樱桃唇微微撅着,那弧度分明在表明她委屈,“而且这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行,你想不想算账?”

        她脱口道,“当然。”

        他眼神晦涩不明,搂着她的腰往后一带,拉着她的手环住他脖颈。

        随后倚靠在墙上,顿时变成她压着他。

        嗓音低沉,“来,算吧。”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忽然知道要写什么番外了,婚后?………(不,醒醒,你才写到这么前面别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