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48章 chapter48

第48章 chapter48

        比赛圆满画上了句号。

        傅嘉柔拿了两个冠军,个人全能的冠军,个人单项中球操的第一名。

        清德市队在集体赛中并不出色,但在个人赛中却有很突出的表现,少不了大家都功劳,而傅嘉柔占了好一部分。

        当然,能有好成绩自身的原因很重要的,但她也不会忘记背后支撑自己的力量。

        比赛结束之后,清德市队并没有很快组织回清德市,而是领着小姑娘们这附近游玩。

        本来想说去博物馆,但小姑娘们正值青春美好的年华,喜欢漂亮新鲜的事物。

        于是,便从参观博物馆改为——逛街。

        傅嘉柔喜欢和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一起去玩,她这一天都过得还算充实。

        但其实,她更想见到陈叙川。

        明天就回去,就可以见到他了。

        逛街时,她在想着要给他准备什么礼物,才最特别,最有纪念意义。

        她的生活是有所期待的。

        傍晚,小姑娘们满载而归。

        傅嘉柔与何娴回了房间,李甜忽然来了,让她出来一下。

        傅嘉柔笑着问道:“有什么事吗,教练?”

        李甜似乎欲言又止,“嘉柔,比完赛后你有和你妈妈交流过吗?”

        傅嘉柔唇角变淡,“……没有。”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李甜叹了口气,“嘉柔啊,尽管你不愿意面对你妈妈,但她终归是你母亲,你要不要借着这个机会,和她好好聊聊?”

        傅嘉柔低下头,有几分茫然,“教练,她找你当说客吗?”

        李甜摇头,“这倒没有,我是觉得你们两个的矛盾不能总这么压着,没准试着沟通,能够及时释放掉压力,不要老被这些心事压着,也希望你可以活得开心点。”

        她没说话,点了点头。

        李甜说:“她的房间就在我们这一层上一楼,303。”

        “妈妈。”

        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很陌生,明明应该是温情的字眼。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会在受伤时哭叫“妈妈”,奔向她的怀抱。

        是从什么时候就变了呢。

        “恭喜啊,这次拿了两个冠军。”何念青笑着,但那笑容实在称不上好看,像是被人硬生生用手提起她嘴角似的。

        “谢谢,靠努力换来的。”

        两个明明应该是最亲密的母女,对话却显得客套而生硬,彼此都拿捏着什么。

        何念青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努力是吗?那怎么我以前让你努力你不肯,推着赶着,非要我做到极端,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傅嘉柔自嘲一般地笑笑。

        何念青以为她在执着一件事,执着着她被送到清德七中这件事,但根本不是。

        她问:“虽然听起来有点好笑,但是你知道一棵树枝是怎么断的吗?”

        “什么怎么断的?”

        难得何念青会愿意听她说话,傅嘉柔竟然会有些欣慰。

        傅嘉柔说:“一片片雪花落在树枝上,它承受的重量不断增加,但它始终没有断,所以人们以为它永远都会这样,不会有断的那一天。”

        何念青眼里有剧烈的挣扎,有不可置信,也有觉得不可理喻,种种。

        “然后呢?”

        不听话?简单粗暴,骂,冷暴力。

        再不听话?好,关进黑屋,真真正正的名义上的黑屋,自己反省好了再出来。

        还不肯顺从?行,让你试试更极端的方式,看你能承受到什么时候,反正,最终你肯定会选择乖乖听话的。

        说话时,傅嘉柔脑海中闪过过往种种,最后她说:“但是当最后一片无足轻重的雪花落下时,一直以来都没断的树枝,此时终于因为‘咔嚓’一声断了。”

        她一直在这种死循环中,提心吊胆。

        她本应在热爱中为艺术体操奋斗拼搏,最后变成担心拿不到名次的自我折磨,日复一日的如履薄冰。

        而那最后一片雪花,不过是去清德七中前,她膝盖旧伤复发时,何念青一句冰冷的“继续练”。

        何念青不会听不懂。

        几十年的观念虽然不会因此便天翻地覆,却受到了很大的动摇。

        她迟疑地问:“我真的,有你说得这么不堪吗?我只是希望你听我的话。你按照我说的做,总归是没错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的。”

        “为了我好,”傅嘉柔轻轻笑了,“也许吧。”

        何念青皱眉:“难道这么多年,你不觉得我是为了你好?”

        傅嘉柔忽然敛起唇角的笑,冷声道:“但你让我感觉,我只是一个工具,不是你女儿。”

        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怎么会天真到以为一个人的观念能够凭几句话就改变。

        傅嘉柔说:“这两天天气冷,您自己多注意身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何念青拉住她,眼眶有些红,“嘉柔,我只是希望我女儿可以更优秀,成为顶尖的无可替代的艺术体操运动员,难道我错了吗?”

        “你没有错。”她笑了笑。

        “我只是希望我妈妈爱我,是我的错。”

        何娴在试穿今天新买的衣服,听到开门声,她很兴奋地小跑过去,“嘉柔,你看看我这么搭配会不会很奇怪?”

        “不会啊,挺特别的。”傅嘉柔强撑起一个微笑。

        何娴愣了几秒,发现傅嘉柔似乎很疲倦,鼻尖是红红的,“怎么了嘉柔,刚刚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何娴走过来,挽住她的胳膊。

        傅嘉柔吸了吸鼻子,扬起笑容,“没有啦,在走廊站了很久,风有点大。”

        “吓死我了,”何娴拍了拍胸口,“来,我给你倒一杯热水暖暖身体,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呢,我都差点快忘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

        傅嘉柔看了看手机屏幕的日期,12月31日,“这几天光顾着比赛,你不说,我都忘了。”

        何娴叹了口气道:“还好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放三天假啊,不过我现在想回家了,好想我妈妈,想她最拿手的酸菜鱼,哎。”

        傅嘉柔已经压住的酸涩,不知为何,此刻又不受控制地涌上来,她小声说:“真好啊。”

        何娴诧异道:“你不想家吗?”

        “想啊。”但不是那个冷冰冰的房子,而是,想有个家。

        何娴手机忽然响了,她喜形于色道:“我妈又给我打电话了,肯定又是催着我回家了,嘉柔,我先去讲电话了。”

        傅嘉柔微笑着点头,“嗯。”

        然而,何娴转身接电话时,她神色恢复落寞,眼神中不无羡慕。

        思念也是一件奢侈品。

        不,她不羡慕,她也有人可以想。

        陈叙川现在会在家里呢,还是在学校里上晚修,应该会在家里吧,

        在家里的话,应该在刷题中吧,或者在洗澡?或者……

        手机开始震动,傅嘉柔眼睛亮了,迅速接起,“喂,川哥。”

        她尽量让声音听起来不要太委屈,她要是不小心哭了,也不能见到他。

        “小皮球,今天干了些什么?”他的声音似乎夹杂风声。

        “我今天嘛,今天不用训练了,一整天都和大家呆在一起,挺开心的。”

        “然后现在回来公寓了,等会应该要和大家出去吃晚饭,但是我有点累,不想出去了。”傅嘉柔说,“你呢,在干什么?刷题?”

        “我在想你。”

        “真的假的?”她故意道。

        “真的,想很久了。你难道不想我?”他说,“噢,你一整天光顾着玩了,肯定没时间想我。”

        “我没有很想,好吧,其实我想快点见到你,”她的声音越说越低,“但我们明年才能见到了。”

        “明年,这是要去多久?”

        “因为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啊,我明天才回去,所以明年才能见,你也忘了今晚是跨年吗?”

        “差点忘了。”陈叙川说,“但今年也可以见。”

        她心里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想,这不禁让她心跳加速,但很快她冷静下来。

        这儿距离清德市队天南海北,他怎么可能过来……

        陈叙川忽然道:“我给你点了外卖,刚到楼下,你出去运动员公寓大门口拿一下。”

        “外卖?”她心里惊讶,但更多的是开心,“你给我点了什么?”

        说话间,傅嘉柔已经开始穿鞋子了,跟何娴说了一声便出去了,一路小跑,全身都开始热起来。

        “外卖你是写的我的名字吗?”傅嘉柔有些喘,快到门口时放慢了脚步。

        “嗯,什么名字都没写。”陈叙川说。

        “?什么名字都没……”她说着,抬眼一看,路灯下,站了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他也看到了她。

        他薄冰刃似的眼睛,此刻有温柔笑意,手机拿着手机置于耳边。

        傅嘉柔脚步顿在原地,直到手机里传来他的声音,“怎么还不过来?”

        她一下手机都快拿不稳了,她奔向他。

        陈叙川张开双手,她重重地撞进他的怀抱,紧紧相拥的那一刻,似乎是灵魂碰撞的声音。

        “你的外卖到了,就是我。”

        陈叙川弯着腰,右手扣着她的腰,左手按在她后颈处,那只手微微抖着,手机不知何时滑落都无人注意。

        紧拥着她,拥住只属于他的人间珍宝。

        此刻,所有言语都苍白无力。

        只有年轻的心跳与拥抱最真实。

        许久后。

        两人分离,她漂亮的鼻尖是红的。

        她什么都没问,其实她有好多想和他说的。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而是安静看着他的眼睛,

        陈叙川刮刮她鼻尖,“受什么委屈了?”

        “没有啦。”傅嘉柔笑着摇摇头,“就是见到你,我太开心了。”

        “还说没有,眼睛红成这样,肯定偷偷哭鼻子了。”他轻轻吻了吻她眼睛,唇瓣温热,“在我面前,不用压抑自己。”

        傅嘉柔没说话,眼眶却慢慢红了,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我其实不想哭的,就是,就是……”

        “我懂得。”他拍拍她后背。

        这三个字,让她积压了好几天的情绪此刻像被打开了一个口,委屈发酵,“陈叙川,我,我真的好想你。”

        她语无伦次,一直重复着想他这句话,他却听出了她压抑已久委屈和难受,以及对他迫切的需要。

        像被抢走糖果的小孩。

        手机里过得很开心,都是她装的,他心看着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似的,一下一下,疼得钻心。

        他抹去她眼角泪滴,指尖轻轻蹭着,“哭吧,别怕。”

        他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的人,现在在他怀里流泪,

        他一面轻柔地哄着她,帮她擦眼泪,轻吻她的脸颊安抚着她。

        同时,眼底也有压抑不住地怒火。

        “你告诉我谁欺负你,我帮你出气,跟我说,谁惹的你?”

        傅嘉柔哭出来之后,情绪好了许多,她渐渐平息后,看着边上拳头蠢蠢欲动,要帮她出气的陈叙川。

        感动的同时,还有些哭笑不得。

        “你怎么好像比我还生气。”

        “我,你男人,我他妈不生气谁生气。”

        “也不算什么欺负不欺负,没有人欺负我,你别激动。”她和他十指紧扣,慢慢地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我舍不得你哭。”陈叙川紧紧拧着眉,握着她的手,置于他心口的位置,“这里会痛。”

        “我没哭了,你快快好起来吧。”

        傅嘉柔轻轻捶了捶他胸口,嘴角忍不住上扬,“你看,我现在已经不伤心了,有你和我在一起。”

        “好不了了,”他说,“除非你告诉我为什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