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50章 chapter50

第50章 chapter50

        快期末考试了。

        天气也愈发寒冷,虽然七中热水供应早就恢复正常,但是为了方便直接去艺术体操馆练习,她照例在李甜表妹那儿洗澡

        借用了别人房子这么久,傅嘉柔第一次见到房子的主人。

        这天她开门前,就听见房间里有动静,进去一看,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姐,你好。”猜到这应是李甜表妹,礼貌地打招呼。

        “嗨,是嘉柔吧?”声音有种随性的慵懒,沙发上的人转头,傅嘉柔才看清她的长相。

        女人浅棕色长发柔顺而光泽,披在肩膀上,黑色铅笔裤勾勒出修长笔直的一双腿,五官妖冶,眼睛有几分生人勿近的冷。

        但傅嘉柔对她挺有好感,弯着唇角,问道:“对的,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嘛,姓黎名清颐,叫我清颐也没关系,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黎清颐挑眉,“第一次见我没吓着你吧?”

        “没有没有,”傅嘉柔笑了下,“你长得很漂亮呀,没有惊吓,只有惊喜。”

        “会说话,我喜欢。”

        确实,这个姐姐虽然生人勿近的类型,但是态度却出乎意料地平易近人。

        “先跟你说一声,我这些天回这边住,你别不自在啊,像以前一样当自己家就行。”

        “好。”

        “要不要过来一起看电影?”黎清颐问。

        傅嘉柔笑道:“你先看吧,我呆会要训练,得赶紧先洗澡。”

        “噢对,你还要训练,我表姐跟我提过。”黎清颐说。

        傅嘉柔洗完澡之后,黎清颐刚好也要出门,两人正好同行,黎清颐边穿上高跟边问,“艺术体操中心离这儿远吗?”

        “打车的话大概十分钟左右吧。”

        黎清颐边说着,边打开门道:“这样,那也不远,我刚好要开车去,顺便送你一程?”

        “谢谢你,不过,我和人约了一起。”傅嘉柔笑着道。

        “那也行,没事。”黎清颐拍拍她肩膀,“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黎清颐一抬眼,就看见她许久未见的隔壁邻居,顶着一张看着不怎么安全的冷漠脸,站在门口处。

        “嗨。”黎清颐随手和陈叙川打了个招呼,陈叙川淡淡点了下头,径直朝着两人走去。

        黎清颐凑近傅嘉柔耳边道,“这我邻居,人特冷,你俩还不认识吧?”

        傅嘉柔刚想说话,陈叙川忽然开口:“不认识,你介绍下?”

        黎清颐说完,一抬头,前一秒还在她口中“特冷漠”的邻居,此刻竟然笑得如此……如沐春风?

        黎清颐没有掩饰神色的意外,陈叙川住她隔壁挺久了,两人也仅仅停留在点头之交的水平。

        然而瞧见漂亮的小姑娘,竟然让她介绍。

        但她也从善如流道,“你人设崩了,想认识,自己主动点过来自我介绍呀?”

        陈叙川笑了下,看着傅嘉柔,“喂,你叫什么名字?”

        傅嘉柔无奈:“陈叙川,别闹了。”

        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的黎清颐,面上已经丝毫没有惊讶之色了,垂眸扫了眼陈叙川手腕上的发绳,“情趣玩的挺到位啊。”

        “过奖。”陈叙川接纳得自然,牵起傅嘉柔的手。

        傅嘉柔闻言,耳根烧红,嗔怪地看了眼陈叙川,随后对着黎清颐挥手,“清颐姐姐,我先走了,拜拜。”

        “好,注意保护自己喔。”黎清颐在她耳边咬字道,傅嘉柔确听出了点儿别的意味。

        傅嘉柔才发现,陈叙川手腕处,赫然是一朵白银色的发绳,上面一朵白栀子,和她头顶上那朵一模一样。

        星期一清晨。

        冬日阳光明朗温和,陈叙川披着晨进了教室,同站门口的何天打了声招呼,“早。”

        “哎,川哥,我还以为你今天也不来呢。”

        他刚放下包,何天走近上下打量了他几下,感觉陈叙川神清气爽,一扫此前的阴沉。

        “怎么了?”陈叙川掀了掀眼皮。

        “没,就是感觉川哥你今天不太一样啊,变得更帅了,快赶上我了都。”

        陈叙川:“可拉倒吧你。”

        说完,他一点时间没耽误,拿出一本厚厚的英语单词书开始背,在昏昏欲睡的班级里,原本低沉的嗓音显得格外明朗。

        “去检查要不要叫上川哥?”何天问齐万,“刚好要上高二,没准还能让他见上人妹子几面。”

        后者摇头,叹息道:“别了,大川这几天没来上课,现在看上去听神清气爽的,说明他想把失恋的苦痛转移到学习上,发奋向上。”

        于是,俩人带人检查去了,没叫上陈叙川,避免两位旧爱相撞的尴尬局面。

        路上,何天又想起什么,“那今天中午咱们吃饭,要不也别叫上川哥了?”

        齐万摆手:“这么重要的日子,大川作为我好兄弟,不在场帮我见证一下不太合适。”

        “你脱个单那么事多,让一个刚走出失恋不久的人,帮你见证什么玩意儿?你是谈恋爱呢还是搞皇位登基?”何天无力吐槽。

        “没事,走出失恋的最好方法,第一是不和前任联系,第二是走出舒适圈,多接触接触外面的世界,懂不懂。”

        瞧着齐万头头是道的模样,何天竟然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吃个饭就走出舒适圈了?属实夸张。”

        “这个嘛,我还让人喊了高二几个漂亮学妹,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饭,让大川成功走出舒适区。”

        “……”

        中午,饭店某桌,聚了一圈人。

        齐万搂着个女生,对着在座的各位道:“兄弟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

        在场的人给力地鼓着掌,不少人回头望向他们那桌,看了眼后立刻扭回头。

        这帮人在清德七中的辨识度可不低。

        这附近的饭店基本都挺热闹,放眼望去基本上基本上是七中的同学,四舍五入可以算学校食堂分堂。

        陈叙川不时看手机屏幕。

        他右边坐着个兄弟,左手边座位是空的,突然间,他敏锐觉察到陌生气息的接近,下意识拧眉。

        抬眼看去,不知来了打哪个女的,在他边上座位坐下,差点碰到他搭在桌子边缘的手肘。

        陈叙川皱眉,移开了手肘。

        女生毫无察觉,试图主动和他开口打个招呼,“学长,你好。”

        陈叙川不耐地瞥她一眼,应都懒得姓,女生吓得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同时,女生心里疑惑,她之前也是刷过清德七中的贴吧的,看过不少热帖。

        之前那张给陈叙川帮女朋友穿衣服的照片,她至今储存在手机里。

        以及,不是听人说他最近和女朋友分手了?连个人影都没在高二出现过了,而且陈叙川的女朋友也是消失了一个星期,才又在学校出现。

        再加上,女生觉得自己风格和他“前女友”挺像的。所以,她才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试着和陈叙川搭话,

        然而,他一个眼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就令她把说话念头给压下去了。

        她现在,都怀疑那张照片是哪位p图大师弄出来的,现实中的陈叙川,哪能见到半点照片里的温柔,反差太大了吧?

        陈叙川没空搭理她,

        他给傅嘉柔回了条消息,随即便听旁边人声音:“学长,可以帮忙我拿一下那个纸巾吗?”

        纸巾在餐桌对面。

        陈叙川起身,。

        女生心下一喜,以为陈叙川起身是去帮她拿纸巾,哪知他站起来就推开椅子,看都没看她一眼。

        陈叙川离开座位,“何天,过来换个位置。”

        何天麻溜地起身,跑到刚刚陈叙川的位置,打趣道:“川哥你也真是的,特意把有美女在边上的位置让给我,属实大公无私。”

        陈叙川笑了下,“别想太多。”

        齐万还以为陈叙川经历过一段感情之后,会不那么抵触和异性接触,结果刚刚的局面,和以前似乎没什么两样?

        陈叙川该排斥的依旧排斥。

        中途,陈叙川在边上打了个电话,回来饭桌边上道:“我去接个人。”

        “好嘞,我给让加张凳子。”有人应道,随后其他人才反应过来,“不过,川哥这是去接谁?”

        “这还用猜,能要川哥接的就只有……”

        嗯?等等,不是都说分手了?

        此时,众人好奇地往门口看去,正好视线畅通无阻可以看到门口,陈叙川背影太高大,挡住他身前的人,但依旧可以瞧见,他牵住了那人。

        “大川这火箭速度?这么快就找了个新女朋友?”齐万语气听着似乎还有几分羡慕,被边上的女朋友瞪了眼。

        他赶紧改口,“你放心,我坚决不向大川学习,我这个人……”

        然而,当他看清陈叙川牵过来的人时,那可不就是傅嘉柔?

        陈叙川给她拉开凳子,随后抬头看向众人,“不认识了,都这种表情?”

        何天赶紧笑道:“认识认识,肯定认识,柔妹,好久不见啊,赶紧坐下来一起吃。”

        于是,大家眼睁睁看着,刚刚还不苟言笑,冷脸换座位的陈叙川,此刻,冷漠的面具早不知扔哪儿去了,跟傅嘉柔说话时还是带着笑的。

        傅嘉柔要控制体重,吃得很清淡,喝完一小碗汤了之后,她打算去附近的小书店买习题册。

        但看大家都还在吃,她也没说要先走,安静地坐在她身边,时不时和他说几句悄悄话。

        周围的人碰着杯,喧嚣吵闹,陈叙川会将耳朵凑近她唇边,认真听清她的话,“待会我要去买点东西,你要和我一起吗?”

        “等我,和你一起。”说完,陈叙川把手机递给她:“手机给你玩会儿?”

        傅嘉柔点头:“可以啊。”

        周围人都惊掉了下巴,尤其是男同胞,没十足的坦然他们绝对不敢随便交手机,万一叫女朋友看见什么就……

        接过他黑色轻薄的手机,之前陈叙川拉着她录了她的指纹锁,所以只轻轻一按,手机便解了锁。

        锁屏壁纸是俩人的合照,上回在s市两人的合照,桌面背景也是她的照片。

        傅嘉柔不经常玩手机,此刻点开一时也不知道玩什么,便随便点开了桌面的一个软件,抱着随便探索探索的心态。

        好像是看视频的?

        她将音量调得很低,看了两下发现这些都是特别短的短视频,千奇百怪的内容都有。

        她往下滑。

        希望可以刷到有关艺术体操的视频,半点相关和它的都没看见……

        陈叙川吃完后,简单道声别后,牵着傅嘉柔先行离开,在这个小饭店显得格外亮眼,所有分手传言此刻不攻自破。

        出来后,陈叙川见傅嘉柔还端着手机,“在玩些什么?”

        “随便看看。”傅嘉柔还在想着能不能翻到一个她感兴趣的,陈叙川也凑近,“我看看你随便看些什么。”

        她手指往下一滑,下一个视频弹出。

        男人拿着手机对着镜子,没露出脸,配着摇摆的伴奏,傅嘉柔不明所以。

        视频里的男人忽然撩起上衣,露出了六块结实腹肌,“……”

        她感觉挺没意思的,把手机装进陈叙川兜里,“手机还你,走路还是不要看手机好。”

        抬眼,却发现陈叙川眼神不太对,“所以你是在看这种玩意儿?”

        “……哪种?”傅嘉柔愣了片刻,反应过来后道,她觉得问题不大,“没有,我就看到一个这样的,刚刚好被你看见了。”

        陈叙川不悦,蹙眉道:“我还不够你看,要看别的男人?”

        看她刚刚的表情还挺无所谓的,

        傅嘉柔不知脑袋抽了什么风,嘴快接了一句:“你又没给我看过,哪有什么够不够。”

        他意味深长地勾唇,“行,下午过来,给你看个够。”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