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59章 chapter59

第59章 chapter59

        “傅嘉柔是吗?跟我过来吧。”

        “这是你的座位,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几十双眼睛刷刷看来,傅嘉柔淡定坐下。她的同桌是个戴白色边框眼镜的男生,腼腆对她笑了笑,“你好,我是白岩。”

        “你好。”她笑笑。

        傅嘉柔没有继续留在清德七中。

        清德七中确实太烂了,陈叙川转走了之后,她没理由继续呆下去了。

        在七中的半个学期,就像一场梦呼啸而过之后。只留下他在原地,提醒她这并非梦,而是一段真实存在过的日子。

        但她也没有回清溪一中。

        人已经是清德市队的队员了,不能又半途中不明不白退出,不然很不负责。——何念青对此颇有微词,但也不会强硬要求她回清溪一中。

        于是,她成了清德市市重点第四中学的寄宿生,转学过程很顺利。毕竟多一个重本的苗子,哪一个中学会不欢迎?

        来之前,考虑到她有艺术体操的体育特长,四中老师想安排她去特长班。

        傅嘉柔却申请去了普通班,她对她的文化科成绩有信心。

        四中哪里都好,老师拥有绝对权威,同学们基本上都是勤恳努力的好学生,不打架不玩手机,争分夺秒做多点题。

        只是,不会有人给她不戴校牌不穿校服的特权,不会有人带着她随意进出校门。

        放学后,没有在教学楼下等待的他,没人会用不会做题的由头让她去他家,却抱着她不撒手。

        一开始她还有些水土不服。

        后来也就渐渐习惯这种节奏的生活,其实这就是她来七中前的生活,兜了一圈之后又绕回来了。

        由于将重心转移到了学业上,艺术体操训练便主要集中在周末和晚上。

        她想尽量把这两者兼顾好。

        这一点上,她和普通学生不同,不少人对她好奇不已。后桌女生问她道,“傅嘉柔,你转学前在哪个高中啊?”

        “清德七中。”她坦荡道。

        “!”清德七中可是清德本市人提起,都要嫌弃一番的学校,“七中那种地方,你竟然还能完好无损地出来?”

        她笑笑,“这很奇怪吗?”

        “之前我有个发小,特叛逆那种,被他爸妈管教送进去了,没过多久他就受不了了求着要出来,后面我见他感觉他完全变了个人。”

        她有些哭笑不得,清德七中被形容得像个监狱似的,“没那么夸张其实。”

        话音未落,她微怔。

        其实,不是夸张。而是,那段时间里,陈叙川给她罩了层保护罩。

        他护着她在安全区待了很久,导致她忘记了那儿,原本是多么的混乱。

        他的保护是无条件的,养成了她的依赖。所以之于她而言,七中那样的地方也可以是美好的存在。

        听傅嘉柔说是从七中来的,有些人心料她成绩肯定一般。不免有种“上帝虽然给你开了美貌之窗但还是很公平地关了你一扇门”的心态。

        傅嘉柔不关心其他人怎么想。

        也没想着去证明什么,课认真听,卷子认真做。一想到在另一个地方,她喜欢的人在和她一起努力着,她便充满动力。

        两个人有共同目标并为之努力,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终于等到周日下午。

        陈叙川拿回了手机的使用权。男生们拿了手机无外乎几件事,打游戏看球赛等。

        “快过来看,快过来看,有人给我发了好东西。”吴一铭激动道,拔掉了耳机迫不及待外放。

        不少人趴过去围观。

        陈叙川仿若未闻,他在和傅嘉柔通电话中,没时间搭理,他道,“我后个星期左右比赛,你来不来看?”

        “我是想,不过我只能看直播了。”傅嘉柔说完,“应该会有比赛直播……吧?”

        “有,不过你不需要看直播?”

        “什么?”

        陈叙川突然转移了话题,“没事,四中有没有骚扰你的?追你的?”

        “没有……吧。”她是收到过几封较为含蓄的情书或纸条,但是真正说骚扰的倒说不上,“在这里大家都忙着刷题学习,没有人会这样。”

        “那就好,凡是那些要你电话号码的,留我的。”

        “……好的。”乖巧.jpg

        说着说着,傅嘉柔听见了别的,好像是女人的声音?她皱了皱眉问:“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在宿舍床上躺着,怎么了?”

        “那为什么,我好像听到有女生的,叫声?”她颇有些迟疑,“床上,怎么回事?”

        陈叙川闭了闭眼,踹了一脚上方的床铺,语气不耐:“吴一铭,你那玩意儿别外放。”

        末了,他道:“好了,现在没声了是不是?”

        “现在是没了,但是,有女生进了你们宿舍吗?”

        “嗯…不是,他们在看片儿。”

        傅嘉柔先“噢”了一声,才突然反应过来那不是寻常电影,沉默了几秒后她道:“你呢?”

        “我在和你讲电话。”陈叙川扶了扶额,“我没看,要不是你说,我连那声都没注意到。”

        “噢。”

        “不信我?”

        她不是不信他,而是感觉有点儿怪,不想在这样的话题展开详细讨论,贴着手机的耳朵有点儿燥热,半天只憋出几个字,“那你别看那样的,没意思的。”

        他似是轻笑了声,嗓音缱绻道:“好,没意思。”

        “嗯。”她闷闷应声。

        “看你比较有意思。”

        “……”

        星期五下午,傅嘉柔有体育课。

        不知为何,今天的操场比往日人都要多。很多拨穿着不同校服的人,似乎不是本校学生。

        傅嘉柔问边上同学:“他们是干什么的?”

        “别的高中来比赛的吧,好像有个什么运动会要由我们四中承办,听老师说的。”

        她点点头,随即集合做热身运动,做完热身运动之后,要绕圈跑两圈。

        身边有人在讨论。

        “我们四中果然牛批,自从上次大整修之后竟然可以安排上全国性比赛了,太有排面了吧。”

        “难怪,我今天早上看到外面好多大巴车啊,还上以为是哪里来的旅行团,原来是来比赛的啊。”

        全国性比赛?

        她想到了陈叙川,他也得比赛,可是她没法在现场给他加油。

        虽然女同学们平时爱学习,但这并不代表对帅哥无感,而是因为四中帅哥比较稀缺值得尖叫的少得可怜。

        所以,这会儿外来人员众多的平况下,眼镜片儿后边的眼睛如探测仪一般,刷刷探测着……

        “太难得了,看着全都是荷尔蒙满满的,而且没戴眼镜的!”

        “看最后一排就完事儿了,目测到一个超级大帅哥,你们快看,靠近主席台下面的那个高中,最右侧的那个……”

        傅嘉柔条件反射看过去,似乎瞧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但操场上人太多,她没来得及细看便被遮住了。

        太想他出现幻觉了?

        傅嘉柔摇摇头,继续往前跑着。

        操场上的人在减少,外校集合的人基本上都解散了,正在自由活动熟悉场地中。

        午后的阳光并不热烈,慵慵懒懒铺了一层,空气中有塑胶跑道的气味,少年如清晨朝露般朝气。

        解散后。

        “傅嘉柔,下个星期要体测,我们班同学组队练一下仰卧起坐,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呢?”

        说话的是她体育课和她站一起的女同学,李晓青。

        面对同学释放的善意,傅嘉柔欣然接纳,“好呀。”紧接着,她与另外李晓青一起走到了操场草坪。

        这儿还有班上一半的同学,傅嘉柔对他们笑笑,算是打招呼。

        她眼睛干净清澈,笑起来弯弯的。有男生硬是看愣了,心里还稍稍回味了下。

        两人一组。

        李晓青和她一组。

        这时候,操场上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还有别班男同学在草坪中央上踢足球。

        她先按着李晓青的脚,给李晓青数着数。然而,她总感觉身后似乎有一道视线,不远不近地萦绕着。

        正想回头看,李晓青忽然道:“累死了,我做了几个了?”

        “11个。”

        “不会吧,按照这个速度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一分钟26个。”李晓青绝望道。

        傅嘉柔说:“没事的,你继续多做几次吧,练多了几次数量就上来了。”

        于是,李晓青一激动,打了鸡血一般地做着,不知道触发了哪个点竟然开始肚子痛,“不好意思啊,傅嘉柔,我有点想上厕所……”

        “那我等你回来?”

        “别,我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我找个其他同学帮你吧。”李晓青强忍着腹痛说着,让她欣慰的时,立即有同学响应了她的“号召”。

        傅嘉柔抬眸,瞧见两三个男生站在她身侧。

        “傅嘉柔,需不需要帮忙?”男生跃跃欲试,语气里还有几分小紧张,是她的现在的同桌白岩。

        还没等她开口,男生注意到她皱了皱眉,又赶紧道:“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我们男生做得比较快,刚好看到你好像需要所以就……”

        傅嘉柔笑了下,随后摇摇头,“谢谢你,不过……”

        “不用了。”

        这是她本来想说的,但是,耳边另一个声音帮她说了,并且这声音,她极度熟悉。

        几个男生同时转头,身后的男生身材修长挺拔,漆黑的眼削薄如刃,嘴角微微垂着,漫不经心又不悦的弧度。

        最要紧的是,穿的并非是四中、而是别校的校服??

        男生们眼睛里明晃晃写着“这位兄弟你打哪来的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几个字,却又仿佛被命运掐住喉咙似的,开不了口。

        “我帮你。”他看向傅嘉柔。

        傅嘉柔这回真怀疑她出现幻觉了。

        两人天南海北,陈叙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在,四中的操场上的吧?

        只有做梦能解释得通了。

        直到他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还愣着呢,不要我帮你?”

        这时候,男生们下巴惊掉,不由自主屏住呼吸,露出了诸如“兄弟太敢了”“等着被拒绝吧我先同情你几秒”等各种神色。

        然而,万万没想到。

        傅嘉柔竟然答应了,而且,漂亮眼睛露出的惊喜显而易见。

        陈叙川似是不经意拉拉衣袖,露出黑银色手表,以及……与手表相近的发绳,异常显眼。

        “看那个男生手上的,和傅嘉柔头顶上的,是不是一样的?”

        “都有一根白色的小花花,看见没?”

        “那他们八成……行吧,我懂了。”

        “他的手怎么这么多疤?”

        “不知道啊,感觉有点可怕,经常打架的那种类型?不过这丝毫不妨碍他长得帅。”

        “他们两个好像本来就……认识吧。”不知谁先说了句,反应迟钝的男生们才尴尴尬尬走开了。

        本来就是班内自由组织的,所以这会,做完的人基本都散了,班里的人剩下几个人零星分布。

        傅嘉柔后知后觉,由清德四中承办的大型比赛,应该就是全国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再回忆起他那天说的那句“你不需要看直播。”

        所以,他是来参赛的?!

        事实上,陈叙川早知道在四中参赛,也知道她在哪个班,想偷偷去教学楼下等她。

        不料体育场上先见到了。

        他眼神追逐了她许久,暗中观察她现在的状态,看她和其他女生说说笑笑,挺好。

        解散之后,本来安排他们统一吃饭,他已等不及了,请了假找她,站在她身后不远不近。

        却不料,看见她对其他男生笑。

        操了他心里被针扎了似的。

        此刻,陈叙川半跪着,双手按在她运动鞋面上,抬抬下巴,“开始吧。”

        傅嘉柔有一肚子话想同他分享,想拥抱他,然而……大庭广众之下的操场,她还是先做完仰卧起坐再说吧。

        傅嘉柔是练艺术体操的,做仰卧起坐其实丝毫不费劲,她可以做得又快又多。

        但是呢,许久没见的男朋友,下巴在她两膝上,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她,难免可能有点儿发挥失常——

        陈叙川出声:“做得太慢了。”

        又道:“能不能及格?”

        “谁说?你按稳一些。”

        她小小的胜负欲起来了,加快了速度,腰身看着纤瘦,但柔韧性极佳。

        “几个了?”

        他道:“34,35……”

        视线内他的脸庞忽远忽近,她瞥见他舔了舔唇,蓦地耳朵发热。

        而且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起身那一刻,他身体还微微前倾,与她尽在咫尺。

        她心跳不由自主加速,最后,干脆闭上了眼,默默地数着。

        少女闭着眼,鼻尖上渗出点滴汗珠,巴掌大的脸上铺着红霞,樱桃唇微张,急促地呼吸着。

        他日思夜想的人,近在咫尺。

        呼吸是真切的,声音更是,陈叙川眸色黯了黯。

        傅嘉柔起来的速度有所减缓,心里数着数儿,“61、62……”

        忽然间,唇上有很轻的触碰,有些软,一刹那的。

        傅嘉柔睁了眼,鼻尖却抵到他高挺的鼻梁骨,她呼吸不由自主屏住。

        下一秒,傅嘉柔如同反弹的弹簧,躺回了草坪。心口剧烈地起伏着,气息不足,“这儿,是,是操场。”

        陈叙川:“不管,谁让你对别的男的笑?”

        老子千里迢迢赶过来看到能不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