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61章 chapter61

第61章 chapter61

        一中的队友们轰然涌上去,脸上洋溢着激动和喜悦。陈叙川被围得出不来,和他们一一击了掌。

        高平中拍拍他的肩膀道:“发挥得不错,我原先想着你给我捧个银牌我都开心了,结果给我拿了金牌,可以!”

        陈叙川和他肩膀抵了下,嘴角轻敛,“是您教得好。”

        “呦呵,你这小子!”高平中笑得合不拢嘴,笑着笑着眼里忽然有些泪花,和他平日训练时严厉肃穆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道:“我还是等到了这一天,以后都别不准放弃了啊。”

        “行。”陈叙川话不多说,答应得干脆,“会坚持的。”

        高平中感慨指了指陈叙川手上的发圈儿,好奇道,“你们年轻人现在都兴戴这种款式的手环了?”

        “啊,对。”陈叙川兀自笑了下。

        谁知,高平中还仔细观察了下,揪了揪严肃提醒道,“上面还有朵花,会不会是你买错了,怎么那么像我女儿扎头发的呢?”

        “……”陈叙川沉默片刻,“这就是。”

        高平中有点儿懵:“?”

        “这教练你就不懂了吧,”吴一铭强忍着笑意,“大川比较有少女心,就喜欢整这小玩意儿戴手上,走在时尚前沿。”

        “……”

        他的视线越过人群,在有些嘈杂的人堆中搜寻着她的身影,身后传来她声音,“川哥,这里。”

        傅嘉柔将手中外套递给他,笑意盈盈望着他。下一秒,陈叙川连着外套和她一起拥住,旁若无人,手臂微微颤抖着,“我的小皮球终于,跳过来了。”

        在她面前,陈叙川没有压抑,所有的伪装皆可放下,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好像两条腿里面装了弹簧一样,特别厉害。”她说话时,喘得还有些急,是从坐席那儿一直跑来的。

        傅嘉柔拍拍他的背,陈叙川牵住她的手,摸到她微湿的手心,“洗手了?”

        “我哪有时间洗手,太紧张了手心出了汗。”她说完,陈叙川拿起她的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给你擦擦。”

        随后,他披上外套。

        傅嘉柔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帮他擦着脸颊上和脖颈侧的汗珠,到短袖圆领的凹陷锁骨处,她看向他的眼睛,“陈叙川?”

        “嗯?”

        “辛苦你了。”

        陈叙川愣了片刻,他抬手揉了揉她发顶,“辛苦什么?不辛苦。不是你说的,我脚上装着弹簧呢。”

        她被他逗笑了,同时眼眶也有些泛酸。

        他停练如此之久,却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备战恢复到最好的水平。

        那样训练强度高到一般人不敢想象,努力也得比寻常人努力强百倍。她本身也是运动员,经历过,更晓得奖牌背后所蕴涵的血汗与汗水。

        颁奖环节。

        陈叙川站在领奖台最中央,胸膛正中央一块金牌熠熠生辉,傅嘉柔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那段有些黑暗混乱的日子。

        他黑发凌乱,眼神疲倦而又颓然,有些手足无措地抱着她,极度没有安全感,在她耳畔喃喃着,“不准离开我。”

        “我要是没有了你,该怎么办?”

        此刻的他,已然同过去判若两人。

        他站得如同白杨般挺拔,笑得有些内敛,却又透着并不张扬的自信,五官是俊美硬朗的,引人注目。

        身边的人都在鼓掌,她也用力地拍着。

        他终于,可以以这样优秀的姿态,无畏又坦然迎接任何人的视线,忽然间她眼眶就又有些酸涩。

        都过去了。

        最后,清溪一中校田径队全员集合拍照。

        陈叙川站在其中分外显眼,吴一铭和沈希南分别站在他两侧,俩人一人一只手臂组成了一个爱心,把陈叙川圈在里边。

        “你们两个是不是傻的?”

        陈小楠站在前面那排,回头看着他们无语道,“看看陈师兄那嫌弃的眼神,沈希南吴一铭不如你俩组一对吧?”

        拍完后,大家自由活动。

        陈小楠拉着傅嘉柔拍合照,本来是两个人拍,不知怎的变成了四个人。

        陈叙川和沈希南也加进来。

        两名女生站在中间,陈叙川和沈希南分别站在傅嘉柔及陈小楠身侧。

        傅嘉柔感觉身体略有些沉重,腰上被陈小楠搂着,肩膀上驾着陈叙川手臂。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jpg

        而沈希南孑然一身。

        吴一铭给他们拍,他同情地看着沈希南,“沈希南,我看你就像个打酱油的,站那儿格格不入的。”

        陈小楠一听,决定让沈希南不那么格格不入,于是,伸手将沈希南腰一揽,那模样活脱脱左拥右抱的老皇帝。

        顿时,沈希南笑容僵了。

        垂眸,看的陈小楠咧着嘴笑着,没心没肺的,果然又是他想太多。

        之后,陈小楠挽着傅嘉柔道:“你带我们去逛逛四中吧?”

        “可以呀,”傅嘉柔看了眼陈叙川,“不过其实我也来了没多久,不是很熟。”

        陈叙川咳了声,“沈希南,你带你女朋友去逛?”

        “!”

        “!”

        “……”陈小楠和沈希南对视一眼,“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陈叙川蹙眉,“不是?上回在饭店你们自个儿说的。”

        陈小楠:“额……那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那会我们不是怕你误会嘛,就说了这个美丽的谎言,那就是个错误。”

        “我倒觉得可以将错就错。”陈叙川淡淡道,“凑一对算了。”

        傅嘉柔没忍住笑了,“挺好的这样。”

        “不要。”

        沈希南和陈小楠俩人同时出声,陈小楠愣了,怒视沈希南道:“好啊小南子,你现在倒还嫌弃起我来了?”

        沈希南瞥她一眼,“那你的意思,是要我说要,你才满意?”

        “……”伶牙俐齿的陈小楠语塞了,半晌才道,“那也不行,你这是越级。”

        “那不就是了,还说我嫌弃你?”沈希南摸了摸耳朵,有些烫。

        总而言之,陈小楠回过神来时,傅嘉柔和陈叙川已经不见了,只剩他们俩人。

        “他们人呢?”她问道。

        “他们先走了。我带你逛校园去,别当电灯泡了。”沈希南牵起她的……后衣领往外走,“走吧。”

        夕阳西落。

        远方的天际线铺着浓淡相交的晚霞,从烧红过度到浅红,深蓝,浅蓝一层层。

        傅嘉柔从未注意到,四中的天空可以这么好看,他牵着她的手。

        她看向他,他也看向她,抬手刮刮她鼻尖,“鼻子怎么这么红,嗯?”

        他下巴蹭蹭她头发,嗓音亲昵低沉,“我还没欺负你,眼睛就红了?”

        “你这段时间,肯定过得特别累吧,要在这么短时间内突破自己。”傅嘉柔垂眸,眼眶酸涩不已。

        而且,她很清楚他文化课成绩不太好,却选择了把考z大的全压在训练和比赛上。

        尽管在电话中他只字不提,然而,在这样有限的时间内孤注一掷,担子会有多重,她可想而知。

        其实她都懂,他没有说出口的压力。

        陈叙川心下一软,伸手抱住身前的小姑娘,拍着她纤薄的背。

        “为了我们的目标,”他亲了亲她眼角,“累点也值得。太想和你去z大,不努力怎么行?”

        夕阳拖长了俩人的影子,色泽温润。

        抱着怀中的人,陈叙川忽的想起了一件事,“不过,是谁跟我说,我要是没考上z大就要找新男友?”

        她一愣,“我不知道,不是我。”

        他轻笑了下,“不是你就好。”

        傅嘉柔道:“我也会努力,我现在把z大的明信片贴在了桌子上,每天看一看,动力立刻就来了。”

        “怎么不顺便把我照片也贴上?”

        “你的,照片?”

        “没准看了更有动力。”

        其实还真有,不过她是将他照片夹在了笔记本中。傅嘉柔开玩笑道:“要是贴了你的,你长这么凶,估计同学们都不敢靠近我了。”

        “那不是更好?”陈叙川似是惊喜,“正好警告那些男的离你远点,一举两得。”

        夜幕低垂。

        两人在四中绕了一大圈,瞧见一个小小的植物园,绿荫遮蔽,树影交缠,无人光顾显得略很是荒芜。

        “进去看看?”陈叙川问。

        傅嘉柔在门口张望两下,实在不懂,这样光线昏暗的地方,哪点吸引到他了,“这地方要白天来才比较好看。”

        “晚上更好看。”

        “?”然而进来后,她好像懂了。

        陈叙川重点压根不在“植物,”,而在于她,他手摩挲着她脸颊,俯身倾近。

        她道:“原来你是想……”

        “猜对了。”他声音忽然就沉了,“我想很久了。”

        说完,他封住她的唇。他吻得缠绵,时而轻咬她的下唇,时而往她更深处探。

        下一秒,指尖捏她下巴,进了她的城池,她搂着他腰身的手不由自主收紧。

        到最后,两人气息都是乱的。

        陈叙川眼眸漆黑,他摘下金牌,把它挂到了她修长优美的脖颈,她指腹摩挲着奖牌,看向他。

        他勾着唇:“送你的。”

        “送给我?”傅嘉柔惊喜,“但这是你的第一。”

        “嗯,我的第一就是你的。”

        少年嗓音如晚风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