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第79章 chapter79

第79章 chapter79

        “不过是用我的方法。”

        “什么…方法?”她一瞬间慌乱起来,翻了个身,想去够床边的纸巾,“是在这儿擦吗?”

        他呢喃了句,“用不着擦。”

        下一秒,陈叙川握着她的手臂,又把她给牢牢翻回到刚刚到位置,俯下身。

        她脸颊传来他唇瓣的软,温热的蔓延着,从她弧线漂亮的唇线,描绘到她的下颚线。

        有什么炸开了。

        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方法。

        他在用唇舌,勾着她脖颈残余的奶油,一点一点地,细致又小心,却引得她不住颤栗。

        她微微喘着,推他:“不用,不用这样,我还是,去浴室洗洗就……唔。”

        “我在帮你,乖点儿。”他抬头,漆黑的眼眸淬火似的,声音轻佻而沙哑。

        说着,他唇落在她锁骨处。

        刚才她没躲过,现在同样也逃不掉。衬衫被他卷到她下巴的位置……她下意识地去拉,结果被他直接脱了。

        此时此刻,陈叙川体会不到奶油的腻甜,入口的都是她的清甜,像个无底洞,引他深入。

        电光火石之间,她想起了一件事,“对,我还没把礼物给你,你先别……”

        “现在我就在收。”他将她手腕,摁到头顶。

        她力气像被抽走似的,再也推不动他,喉咙发出细细的声音,对他而言,似折磨又似火种。

        时钟再一次被人拨慢了。

        陈叙川用他所谓的方法,完成了他先前帮她的承诺,还额外增添了服务,以至于她翻来覆去,一夜无眠。

        原本他是想收敛的,毕竟明天还有课。可那样的情况,他完全无法自控,更无法收敛。

        以至于,傅嘉柔原本准备送给他的礼物,都没来得给他。

        陈叙川醒来时,习惯性把身边的捞回,小姑娘被背对着他,露出漂亮瘦削的蝴蝶骨,皮肤残留着昨夜留下的红痕。

        “别闹。”

        傅嘉柔拍了拍他的手,再次被他用他特别的方法唤醒了。

        今天毕竟是有课的日子。

        傅嘉柔感觉没睡够,腿上还有种酥麻奇异的感觉,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原本还担心他腿没好完全,看来应该是她想得太多。

        而他竟然,还理直气壮地抱着她问:“宝贝,我的礼物呢?”

        “你的礼物,你还惦记着你有礼物?”傅嘉柔有气无力道,“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这回事。”

        他挑唇一笑,“这不昨晚忙着伺候你,没时间问你,没忘呢。”

        傅嘉柔:“……”

        莫名其妙就想起了……他昨晚那些没完没了的荤言荤语,不停地刷新她的认知,次次把她逼得进退两难。

        他垂眸,便见她红得滴血的耳珠,他忍不住轻啄了下,“你就是我的礼物,我知道。”

        她身如果是礼物的话,那么肯定是包装都被拆得七零八落了……

        想着,傅嘉柔起身,从床边柜子里拿出个盒子。递给他,“给你,这才是你的生日礼物。”

        是一整套的irs运动套装,红色立领运动夹克,长袖侧边有黑色条纹,款式休闲,裤子是配套的休闲运动裤。

        买礼物之前,她在网上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有推荐各种花里胡哨的东西的,毛绒玩具,男士香水,手表等各种各样。

        甚至有说:“把你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男朋友,相信我,就是他最最满意的礼物。”

        刚看到这句话时,她还觉得特别荒唐,刚才听他真的一说,这话确实有点道理。

        最后,她觉得礼物还是务实点。

        陈叙川是运动员,他平时穿得最多的还是运动服装,而且身高腿长,活脱脱的衣架子。不挑衣服。

        陈叙川没想太多,他的脑回路很简单,宝贝送的东西自然也是宝贝,“怎么想到买红色?”

        “我发现,你的衣服特别多黑白灰的,但是要你穿其他颜色鲜艳点的衣服,应该也好看。”

        陈叙川勾唇笑着:“你买的,不好看我怎么也得穿。”

        “你试试合不合身,去浴室里面换吧。”

        “这儿也可以换。”陈叙川脱了长裤,套上运动裤。

        一抬眼便瞧见傅嘉柔背过了身,他促狭地笑了声,“还转身,你又不是没见过,嗯?”

        “我……只是转身喝杯水。”她说着,走近他,主动帮他拉上外套拉链。

        随后,后退了两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点点头道:“好看。”

        本来她有些担心裤子会不会裤腿太长,但他完全把衣服撑起来了。

        傅嘉柔帮他拉直了有些褶皱的衣角。“这个衣服我洗过的了,不用再洗。”

        “那行,今天就穿这一套了。”陈叙川说。

        紧接着,傅嘉柔进浴室换衣服,她刚把衣服挂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顿住了……

        锁骨以下的皮肤,有许多处地方,如同火烧了似的,烧出大片红痕,那是他肆虐过后的痕迹。

        但幸好,脖颈上没有痕迹。

        她训练时需要把头发全部扎起来,也因此,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亲吻的力道。傅嘉柔看着镜中的人,她弯了弯唇。

        她出来时,陈叙川正在帮她把瓶瓶罐罐的小物品收进包包里,转身一看,他手上动作顿了顿。

        她身上穿的——赫然是和他款式一模样的运动服。

        陈叙川眉眼缓缓地扬起,“这衣服还是情侣款?”

        没过多久。

        z大校新闻社的访谈会,傅嘉柔应邀前往,她穿了那套立领夹克运动外套。

        这一次是运动员专题访谈,专门邀请四月各大比赛中有突出表现的运动员们,访谈室内人热闹极了。

        前两排是运动员的座位,第三以下是观众席。

        傅嘉柔是个陈小楠一起来的。

        傅嘉柔在体彩杯中个人全能项目上获得银牌,陈小楠在全运会短跑接力上获得铜牌。

        当然,还有好些位其他运动项目上有突出表现的运动健将们,共同点是每个人胸前都有一块奖牌,或金或银或铜。

        陈叙川不在其中。

        全运会上,即使前面披荆斩棘轻松晋级。但无奈,他因伤退赛没获得任何奖牌,所以并未被校新闻社邀请。

        于大部分人而言,获得奖牌与否是运动员好坏的标准。没人去较劲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熬过了多少苦楚的日夜。

        想到这儿,傅嘉柔敛了敛眸,低头看了眼胸前的银色奖牌。

        访谈会还未正式开始,门口宽敞走廊处挤了一堆人,陈小楠放眼一看:

        “基本上都是我们专业的人。柔儿你当心点,你是为数不多的不是咱体育学院的。”

        “当心点?”傅嘉柔笑了笑,“你们体育学院的人还不至于排外吧?”

        “当然不排外,咱们体育学院大部分都是大老爷们,排外是不存在的,他们巴不得吸收有其他学院的新鲜血液呢。”

        正说着,有几个男生走过来,熟稔道:“楠哥,给哥们介绍介绍?”

        陈小楠在男生堆里混得很开,不少男生当她兄弟称呼。她揽着傅嘉柔的腰道,“不介绍不介绍,她名花有主了。”

        听到“名花有主”,大家都是当代素质青年,男生们顿时笑着散了,“那还真是太可惜了。”

        访谈会进行中。

        访谈会主持人在台上介绍道:“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咱们的全运会跳高项目的冠军,郭衍西同学。”

        陈小楠先:“陈师兄也太可惜了,当时我们田径队总教练说,本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陈师兄至少可以是前三的。”

        傅嘉柔没说话,轻轻“嗯”了声。

        她何尝不知道,陈叙川参加比赛前,和她一样,对比赛是充满自信的,期待着能站上领奖台。

        在她比赛前夕,他还对她说过:

        “我争取拿个金牌,到时候交换你的奖牌,可以么?”

        她还很清楚记得,他说这话的语气,是游刃有余的,眉眼间都是势在必得的自信。

        然而,小插曲是在意料之外的。

        即使,陈叙川在比赛之后,没表现出任何的遗憾或是懊恼,但她怎么会不清楚,这个落差,他不会好受。

        竞技体育是强者为王。

        她承认郭衍西实力是强的,但她私心希望,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是陈叙川,那多好。

        “这次的奖牌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吗?”

        “对的,我的目标就是要拿金牌,但是比我计划得要轻松点,因为我少了个实力很强的对手,有点遗憾。”

        “假如下次你和那个很强的对手一同比赛,你还有十足的把握拿冠军吗?”

        郭衍西思考了几秒,笑道:“有,我的目标是保持第一。”

        主持人逮住了这话题不放了,又问道:“你最想说你的强劲对手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说什么的话……”郭衍西完,忽的瞥见,陈叙川从后门进来了,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郭衍西继续道:“下次比赛的时候,我先提前,祝他好运吧。”

        陈叙川听到这话,勾唇笑了下,神情却依旧是冷冷的。

        这么一句话,他记住了。

        陈小楠道:“我怎么感觉,郭衍西这是在跟谁宣战呢。”

        傅嘉柔也点头道:“感觉出来了,对陈叙川说的。”

        桌子底下,她暗暗地握着拳,虽然不是对她,她感觉那句“祝他好运吧”就像是对她说的似的。

        下一个上台的是傅嘉柔,主持人按部就班地问了些艺术体操比赛相关的问题,她握着话筒,回答得落落大方。

        底下观众一大部分都并非运动员,很多是普通专业的学生,主持人道:“那现在到了我们的提问环节,同学们有谁想要提问的吗?”

        立刻就有人站起身,“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

        傅嘉柔:“运动型男生。”

        主持人,“果然,运动型女生也偏爱运动型男生,那我想问一下啊,如果在台下的运动员中选择,你会倾向于选择什么项目的做你的另一半?”

        她想都没想,答道:“跳高项目。”

        台下一阵起哄声,大家都还记得前一个上台的运动员,就是全运会的跳高冠军郭衍西。

        “这么一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感觉她和刚才的郭衍西还挺有cp感的。”

        有人喊起了“郭衍西”的名字,“这不指的就是郭衍西嘛。”

        郭衍西后面的男同学,伸手戳了戳他后背,语气不无羡慕,“是你吧兄弟?”

        郭衍西笑而不语,没否定也没肯定。

        主持人见气氛热烈,便顺水推舟地问道:“为什么会选择跳高这个项目?”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傅嘉柔笑了下,淡淡道:“因为我男朋友就是跳高运动员。”

        就向有心灵感应似的,她刚说完这句话,视线便同最后一排陈叙川对上。

        他来了。

        台下有人大声问道:“所以你对象应该就郭衍西吧?”

        “他在最后一排。”傅嘉柔望着陈叙川。

        闻言,众人纷纷回头,一眼便注意到了最后一排的男生,眉眼冷戾又出众,分外显眼。

        “是那个靠近门口的男生吗,他长得比郭衍西还要好看很多诶,简直了。”

        “我认得这个人,之前咱们z大校园论坛选系草,他是体院得票最高的那个,我还给他投了一票呢。”

        “……”

        众人又火速发现,陈叙川身上穿的这套运动服,和台上的傅嘉柔——款式是一模一样。

        “破案了!”

        四面八方透过来的视线,陈叙川眼神转都没转,而是在她过来时,朝她勾唇一笑,眉眼顿时温柔不少。

        真的抱歉有时候会请假,因为有时候真的忙到飞起了,匆匆写了两千多字感觉又是不负责。但如果我请假了,我第二天会尽量把那天的补回来。

        所以,等会应该还会更一下